第八百四十三章 观光

    听了楚天的话,叶凌惊讶的下巴都会落在地面上。

    这里可是二星区域,就连他这个精英榜的榜单高手也只能在这儿修炼了,而对方区区一个虚丹境的新生,竟然能比他还要深入,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诚然,理智上,他知道自己的耳朵绝不会出问题。

    但这委实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静雪也是惊讶,她没有劝阻,不过也叮嘱了楚天好一会儿,才放他离去。

    毕竟,以虚丹境修为,还在二星区的基础上再深入,的确危险很大。

    就这样,静雪和叶凌留在二星区刚进入之处,自己往更深处走去。

    二星区,某座灵瀑之下,邵阳震惊地睁开眼来,看到楚天路过,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这不是楚天么,他怎么来到这个地方了?

    他承认,楚天有资格与小糖和他平起平坐,但这是踏入实丹境之前,而这二星区一般精英学员都没能力适应,乃是精英榜上人物修炼之处,却也能看到楚天。

    “莫非他能适应这边的灵瀑,这不可能啊,他只是一转凝丹修为,或许是功法比较特殊?可这也太夸张了。应该是…随便过来逛逛,他是新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只是过来体验一下环境的,大概是这样吧。”

    邵阳思来想去,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苦思冥想间,突然觉得内丹压力增大,即便他已踏入实丹境,其内丹依然一阵嗡鸣和颤抖。

    原来灵瀑的冲击不会为他的思绪停留,他想楚天的事的时候,功法运转稍缓,却让内丹遭受到不小的冲击。

    他不由色变,顾不上去想楚天,连收敛一切杂念,心无旁骛,全神运转功法,以抵消灵瀑对内丹的冲击。

    此地的灵瀑,即便是现在的他,抵挡起来也不算轻松,不该有丝毫的疏忽大意,若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

    楚天在二星区行进。

    每走到一处,那处的学员都是睁开眼来,震惊的望向他。

    即便二星区也束缚不了他的脚步,风吹拂他的头发,银发稍显散乱,却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气度。

    第一反应,这少年竟然比他们更深入。

    第二反应,理智告诉他们,这不可能。

    继而,大多数人都像邵阳一般推测,楚天是来观光旅行的。

    有学长哑然失笑。

    区区虚丹境修为,竟然来二星区逛游,这位学弟倒是好玩得紧。

    不过,他们在灵瀑之下修炼,不管多想,只是看了楚天一眼,心里极其快速的掠过几个念头,便跑开杂念,专注修炼了。

    “楚天,竟然能在这里看到他。”某座灵瀑之下,一头火红头发的炎圣睁开眼来,满脸震惊的望着楚天。

    另一座灵瀑之下,某位身材娇小的少女,小糖也睁开眸子,俏脸上也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惊讶,喃喃道:“楚天,他怎么也到这里了,还在往前走?”

    不过,即便是刚和楚天交过手的小糖,也不认为楚天能在二星区坚持,在刚开始惊讶之后,也觉得楚天是来随便逛逛。

    就算楚天是九品神丹,要应付这里乃至更深处的灵瀑也太勉强了。

    楚天跨过二星区,来到三星区,二星区极深处精英榜上名列前茅的天才们和骄子们看着他离开。

    但这些人很快收起杂念,全心投入到修炼中。

    比起别人的情况,无疑还是自家的修炼更重要。

    三星区。

    楚天望着两边挺拔的山峰,以及声势更加浩大的灵瀑,灵瀑垂落间,即便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一阵阵的威压。

    一般的凝丹境,无须到灵瀑下面,就算在岸上遥遥的看着,其内丹恐怕都会不堪重负的战栗。

    但是,镇狱神丹感受到这般威压,如同猛虎遭到虫豸挑衅,一丝丝镇压之力释放处,灵瀑的威压便如烈日下的积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冰消雪融。

    这里是三星区,能在此地修炼的,不是核心级学员,就是精英榜上最变态的那十来个人。

    譬如,“金刚明王”宗明玉,名列精英榜第一。

    苏难,名列第三。

    杨夏茹,名列第七。

    宫羽,名列十一。

    宗明玉近乎完美的躯体盘坐于灵瀑之下,在灵瀑的冲击之下,浑身皮肤都释放着玉质的光芒,每一块肌肉都不显得夸张,却是力道内蕴,似是蕴含着无匹的力量。

    他闭上眼时,看上去十分凝重,宝相庄严。

    然而,他睁开眼时,却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哦不,应该是个眉清目秀的和尚,反正是个很英俊的光头。

    这个英俊的光头看到楚天,满脸惊讶。

    楚天也算是个名人,即便是宗明玉,也是认得。

    当然,这要拖静雪的福。

    “楚天,他一个一转凝丹境,来这里做什么?”宗明玉眉头微皱,但下一瞬就舒展开来,想到一个很好的解释:“哦,我知道了,他是来观光的,哦对了,他是新生,对什么都好奇,这是很正常的。”

    苏难是个瘦如枯木的男子,八字眉,愁眉苦脸,额前有着一道道皱纹,看脸相当有四十岁,实际上还不到三十,这与他修炼的剑法有关,“天哭剑”苏难,在精英学员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个普通学员,竟然来到此地,有意思。”苏难八字眉一样,脸上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他的笑容,倒是和那位资历最老的天席导师苍玄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但两者之间,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也不是苍玄的弟子,也没有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他们的笑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罢了。

    杨夏茹则是位眉清目秀的丽人,身上带着一股宛如先天生就的书卷气,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让人很容易误解成一位书香世家的大家小姐。

    但是,这是忽略其强大实力的情况下。

    她同样是精英学员中,那十来个有能力在三星区修炼的骄子之一。

    另外,她酥胸波涛汹涌,腰肢却极纤细,乃是校花榜榜上有名的丽人,在学院内有着诸多追求者。

    杨夏茹睁开星眸,看到楚天,不由一愣。

    “这是楚天,静雪拒绝宋玉学长,就为了他。竟然来三星区观光,还真是…”杨夏茹叹息了一声,轻摇螓首,心里不由替静雪的选择感到不甘。

    她容貌出众,对同在校花榜上,且名列第二的静雪自然会多几分关注,在她看来,楚天外貌虽说得过去,但处事未免幼稚,就算是初次来红枫谷,来着三星区观光也太内个了,跟个小孩一样。

    “来观光的?哼,白痴。”宫羽是个猿背蜂腰的美男子,这位美男在灵瀑之下睁开眼,看到楚天年轻的面孔,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不屑的冷哼一声,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平时尚且如此,何况在这修炼福地红枫谷内,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金钱,浪费时间的都是白痴,楚天这个新生小子,竟然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到观光这种无聊的事上去,当是白痴中的特大号白痴。

    宗明玉、苏难、杨夏茹、宫羽等精英榜上的风云人物认为是观光。

    其他的核心级学员也大都认为楚天是观光。

    他们在三星区修炼,没人比他们更了解此地灵瀑的可怕之处,虚丹境强者在这里修炼,除了丹毁人亡没有第二个结果。

    就算是精英级学员,也是实力堪比亦或接近核心级的那种佼佼者,才有能力承受。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楚天是观光的。

    不过,下一刻,楚天略沉吟,走向某处岸边,身子一纵,便跳到那边的灵瀑之下,在石座上盘膝坐下。

    无巧不巧,他的落点正是那个看不起他的宫羽身边。

    楚天和美男宫羽同在一个灵瀑之下,两者座位相邻。

    有木有样的修炼,运转玄碎诀,抵御垂天而落的灵瀑,并借着灵瀑对内丹的压迫感,尝试着吸纳元气提升修为。

    让楚天满意的是,这里的灵瀑果然比一星区和二星区强劲不少,对修炼裨益多多。

    此地修炼的天骄们,都是注意到楚天跳到灵瀑。

    “过来观光也就罢了,竟然敢进去,真是找死。”不少人摇头,便不再管他。

    宗明玉和苏难微微一愣,睁眼看了一下,复又闭上。

    他们知道,楚天马上就要倒大霉了,不过这和他们无关。

    何况,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就应该受到处罚。

    宫羽睁开眼,见楚天在他身边坐下,冷笑一声,心里暗道:“白痴。”

    然后闭上眼继续修炼了。

    虽然在修炼,不过他也分出小部分心神注意楚天,等着看楚天出洋相。

    不过,十几个好心人来到楚天岸边,其中多是母性泛滥的学姐们,她们不想见到,楚天这么个小帅哥在这里出现惨案。

    杨夏茹稍稍犹豫一下,却很快跳上岸,娇躯闪了几闪,也来到楚天岸边,星眸全神望着楚天,只待其出事,就第一时间救援。

    有的无视,有的讥讽,有的担忧…

    各人反应各不同。

    那么,在三星区修炼,楚天究竟有无危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