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呼风唤雨楚老怪

    楚天速度极快,模糊身影甚至在空气里拉出道道幻影,迅速逼近金甲巨虫和其后的古拉斯,速度之快,犹如是风驰电掣一般。

    金甲巨虫不但映在他冷冽的银色双瞳中,还映照在他自挑战开始就开启了的血妖瞳中。

    血妖瞳内,破障纹和洞察纹二合一的玄妙瞳纹之下,金甲巨虫的外表和内部构造,甚至体内血液和能量的动向,楚天都成竹在胸。

    纵然在狂奔中,他依然不忘观察对手。

    融合瞳纹有破障纹犹如缓慢时间的特性。

    在时间流动得异常缓慢的血红瞳术世界里,纵然是在狂奔中,楚天依然有充足的时间去窥探,去洞察。

    掌握金甲巨虫的情报后,楚天眉头微皱。

    这个大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坚固,正常的招数根本拿他没办法。

    那就只能用不正常的招数了。

    正好试试新招。

    他也是被逼的。

    无奈之下,距金甲虫还有不远不近的一段距离时,楚天脚掌一踩地面,整个人高高跳起,在空中将右腿对准金甲巨虫的脑袋狠狠地踹了下来。

    汹涌的天地之力灌注,恍惚间,楚天的右腿似乎放大了不知多少倍,冥冥中,似有凶恶的象啸之声响彻而起,一股穷山恶水的苍茫之感弥漫开来。

    攻击未至,腿风压迫下,下方白石地面就开始迅速崩陷。

    此次并非诛除阴邪的荡邪腿,而是三十六路天择拳威力最大的套路象形拳中,最擅长正面碾压的象踏。

    象踏之威,几可崩天。

    明明只是一条腿,腿还是那根腿,却愣是被楚天使出来御剑术中正面最强绝招“不周”的感觉。

    古拉斯对经竹笛强化后的金甲巨虫的防御力无比自信。

    作为一个严肃的男人,他最出众的,并非进攻能力,而是保命能力。

    他生活的族群竞争异常激烈,他深深地知道保命终于攻击的道理。

    人活着一切都有希望。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因此,他愿意相信金甲虫的防御,不下于他自己一生只有一条的,最最弥足珍贵的身家性命。

    这是他的终极防御,他绝不会输。

    古拉斯的中级防御,金甲巨虫微微抬头,冷硬的目光望向楚天,锋芒一掠而过,他发出一道刺耳的,与他巨大躯体绝不相符的尖叫声,两只暗金色的钳子,放在同样密布着暗金色硬壳的脑袋之上,打算将楚天的攻击抗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宛如能踏破天地的天择拳之象踏,便是和金甲巨虫的钳子碰到一起。

    金甲巨虫的钳子微微一颤,旋即立即粉碎,就连钳子后面的硬壳也龟裂开来,犹如冷硬黑土地上龟裂的,干渴的地面。

    脑浆沿着硬壳上裂缝汩汩冒出。

    古拉斯放松的神色一愕,尚未反应过来,楚天的右腿便带着苍莽巨象的象踏之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金甲巨虫踏在脚下。

    金甲巨虫全身即将粉碎前夕,古拉斯终于反应了过来,惊慌失色,连沟通虚拟空间将其传送出去。

    那些虫蚁倒也罢了,此虫就此一条,他已耗费无尽资源,供养了其整整十年,若被楚天踏死在这里,那就亏大发了。

    楚天脚掌落地,地面再度崩陷,地表都整个低沉了下去,右手呈虎爪形,在令人心悸的虎吼声中向古拉斯当面抓去。

    “我认输。”古拉斯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叫出声。

    呼。

    楚天虎爪几乎停在他的鼻子上,再差一丝丝,就抓破他的脸了。

    那可是毁容。

    虽然他不是女孩子,虽然他相貌不算帅气,但还是无比重视自己相貌的。

    漫说相貌,就算一根头发,也源自于父母,安刃舍弃。

    古拉斯一族一向有这个理念。

    他本人也难免受其影响。

    因此,他墨绿色的头发从来不剪,扎成一根根的小麻花辫,除去脸蛋的正面,向其他三面披散下来,绿色黑肤,相貌奇特,充满了艺术气息。

    然而,龙从云,虎从风,虎拳一现罡风生。

    楚天虎拳虽停在他鼻子前面,已生成的罡风却无法挽回了,在他脸皮上刮出一道道的红印,鲜血流淌出来,红色鲜血流淌在棕黑色的肌肤上,看来触目惊心。

    而且,他精心留下的满头艺术小辫随风舞动,应该说被无数罡风之手东拉西扯,无依无靠的飘摇。

    甚至,有那么几缕风用力大了些,从未剪过的小辫子竟然被硬生生扯断。

    断裂的小辫失去了形状,扑簌簌的落下来,零落至已是崩陷成大坑的地面上。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可惜古拉斯的小辫没有这个功效。

    古拉斯形容狼狈,一向珍重的脸上破了相,一头原本打理的很好,受之父母,从未断过的小辫也是轻则动荡,重则被扯断,按说他该生气了,然而他脸上却没有露出这类表情。

    他目瞪口呆的望着楚天,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看楚天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披着人皮的怪兽一般。

    尼妹哦,突破五转凝丹而已,至于这么牲口吗,六转凝丹他都见过不知多少个,却也没见过这么变态的。

    目瞪口呆中,虚拟空间将他传送出去。

    回到现实中,他目瞪口呆了许久,直到楚天下次挑战已经开始,才渐渐回过神来,他突然醒悟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破了相,鞭子被扯断了那么多,就连最用心饲养的“大金”也差点被踹死。

    至于大金,则是他给金壳巨虫起得名字了。

    虽然简单粗暴,却也名副其实。

    他看看提前出来的大金,全身硬壳尽碎,体表光泽暗淡,身体软了下来,一向高昂的雄赳赳,气昂昂消失无踪,看起来很萎靡,像生了病一样,精气神三者,一个也不占。

    精气神全无。

    就像一只金壳护体、威风凛凛的硬壳虫,变成了一条软乎乎、胖嘟嘟的芝麻虫。

    心疼地看了看神态萎靡的大金,又摸了摸鞭子,其他散开的倒也无碍,可以再扎,哪几根被虎拳之风用力过猛拉扯断的,却是没法搞了,掩饰都掩饰不住。

    破镜终究难圆。

    “楚天,我要跟你拼命。”古拉斯歇斯底里的吼叫出声,声若轰雷,震得整个屋子都嗡嗡作响。

    然而,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下一战楚天挑战的是实力远胜与他的,排名第五十的崔树森,在掀开一些底牌后,依然已压倒性的优势取胜。

    旋即,略作休整,继续发起挑战。

    楚天再次在精英榜上掀起风暴,在众人惊叹的注视下,战胜了一位又一位选手。

    他的名次,最终稳定在精英榜第三十名,堪堪闯入前三十,一名不多,一名不少。

    因为他与第二十九名的于春战斗,底牌尽出,血脉秘术,不灭天星体,御剑术,三十六路天择拳,荡邪腿诸多威力绝强的招数,施展了一整遍,也始终奈何对方不得。

    于春是位身材瘦削,相貌清秀的学姐,虽然酥胸不显,看不出和异性有什么区别,但修为精深无比,一身实力硬是要得。

    楚天久攻不下,只能放弃。

    他是挑战者,与对方战成平手,挑战就算是失败了,名次还是第三十名。

    在楚天修为突飞猛进的时候,霍门其他人实力也有提升。

    云昭等名次在普通榜上进步不少,几人本是居于末尾,现在都上升到第五六百名的水准。

    颜卿实丹化进行了九成多,进入四转只需要一个契机,届时社团就能再增一位精英学员。

    朝阳冲击精英榜成功,实力一步一个台阶,此时已上升到四百零五名,差一点就能进前四百。

    不愧是地阶天才。

    另一位地阶天才静雪提升更大,仅次于楚天,在楚天修炼时,她在提升修为之余,时常到学院悟剑池领悟剑意,在剑法境界精进迅猛,修为虽然没突破五转,却也很近了,总体实力提升极大,几乎要把名次提升到前一百。

    谁也没有闲着。

    大家都在进步。

    但楚天无疑是最耀眼的哪一个。

    那般耀眼,连地阶天才也无法遮掩其锋芒。

    诸多观众,因他每次出关,都要在精英榜上呼风唤雨,席卷起一阵风暴,便给他起来个与年纪不符的绰号。

    楚老怪。

    呼风唤雨楚老怪,制霸精英如切菜。

    这一绰号经口口相传,迅速在广大学院中流传开来。

    影响力之大,就连某些核心学员都有耳闻,其中的个别,更是人云亦云,津津乐道,乐不思蜀。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一切尚未结束,一切刚刚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