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言归于好

    遗迹之地的腐兽并非都像先前遇到那只野猪一般显眼。

    也有擅长伪装,亦或隐蔽在枝繁叶茂的树上,或者观摩从里。

    所幸实力都不是很强,以楚天现在的实力,自然是一拳一个,每杀掉一只,他便感觉这片天地对自己的认可有所提升,感知也敏锐了许多。

    古木并非都是高可参天,树干笔直的那种,也有奇形怪状的树高度不足十米的。

    楚天和静雪正巧路过一只怪模怪样的矮树,当两人路过的时候,形体突然开始细微的颤抖,一根垂落下来的细长枝条化作一只碗口出息的墨绿色毒蛇,张嘴向近处的静雪吞去。

    由于斩杀腐兽,楚天对此地的感知力大幅提升,这怪物虽然隐蔽,却也能察觉到有些不对,早就暗暗提防,此时眼见毒蛇向静雪的胳膊咬去,锋锐的蛇牙闪烁着绿光,不及思索,连惊声叫道:“小心。”

    在提醒的同时,他身子一闪,便出现在静雪身前,一掌拍去,实质化的掌印在手底成形,若流星般砸向已是到了近处的毒蛇。

    毒蛇微微一颤,化作一丝丝灰色的腐朽之气,缓缓消散。

    楚天神经紧绷,脚尖一点地面,凑近这怪书,一招天择拳轰去,莽荒兽吼隐隐,拳力爆发处,这颗树怪也是颤动,旋即化作一道灰色气体,在空气里消散,又提升了楚天的感知。

    原来这只树怪虽然诡异,实力也不过是一般三转凝丹的程度,安能抗得住楚天一拳。

    要知道,现在的楚天若认真起来,连一般的金丹境,七转凝丹强者也得正视,何况区区虚丹境。

    静雪瞳孔里出现楚天的身影,当危险来临的时候,那道身影没有丝毫的迟疑,毫不犹豫地挡在她的面前。

    楚天的背影,仿佛能够遮风挡雨一般,又像是漂泊无意的小船可以停靠的港湾。

    她的瞳孔瞬间就流光溢彩起来,嘴角都忍不住微扬,心底也暖洋洋的。

    心下那点不快自然而然就烟消云散了。

    精致的俏脸上挂着的些许寒霜自也消失不见。

    楚天本能般解决树怪,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他刚刚真是失了智了。

    这种程度的树怪,即便是偷袭,又怎能伤得了静雪丝毫。

    静雪能够名列精英榜前十,就算不如一般的七转,恐怕也极为接近了,怎么可能会有事。

    而且,她有事,又碍他什么事?

    他这么担心是为什么?

    报恩,一定是报恩。

    他和宗学长一战身受重伤,是对方帮他痊愈的。

    一定是报恩的心理。

    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心里这忐忑不安的情绪,以及不安分跳动的心脏,又是怎么回事呢?

    楚天陷入了迷茫中。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是为什么。

    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正迷茫间,静雪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微笑着轻声问道:“你现在怎么样,能感受到秘藏的存在吗?”

    楚天闭上双目,启动所有精神力,认真地查探四周。

    以他现在的精神修为,加上斩杀多只妖兽对感知力的提升,自然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受的分外清晰。

    甚至感受到前方较远处有两株性能和刚才树怪类似的异形在隐秘地潜伏。

    这倒不能证明这些异形具备高智商,潜伏对它们来说,就像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一般,只能算是先天生来的本能。

    须臾,楚天睁开眼来,遗憾地向静雪摇了摇头,道:“还不行,估计是我猎杀的腐兽的数量还不够。不过,我预感应该快了。”

    “这样啊。”静雪略作沉吟,旋即提建议道:“那咱们再遇到的腐兽都交给你好了,集中提升你一人的感知力,比分散要好一些。”

    楚天点头,旋即突然反应过来,语气里难掩惊喜之意,向静雪问道:“静雪同学,你…你不生我气了吗?”

    静雪似是被问得微微一愣,莫名其妙地反问道:“生气,我干嘛要生气?”

    楚天傻了眼,沉吟了一下,组织完词句,方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就是刚到南海镇的那天晚上啊,从那家酒肆里出现,你就不对劲了…”

    “没有啊。”

    “真的有。”

    “那你倒说说,我哪里不对劲了。”静雪盯着楚天,双手抱胸,美眸里浮现出楚天能一眼看懂的,饶有兴致般的神色。

    “从那天开始,你对我态度就冷了下来,整天都见不到面,干什么都爱理不理的。以前一直挺好的,这段时间都变了。”耿直的楚天实事求是地摆出例子。

    “这个…”静雪黛眉微皱,思索片刻,方恍然道:“的确如此,这段时间我忙着修炼,为此次遗迹之战作准备,你不会因为这个有意见吧?”

    “不单单是这个,之后我叫你去吃饭,你都没去,还气呼呼地拒绝了,有好几次呢。”楚天可没那么好糊弄,一招不灵,立即举出另一个例子。

    静雪闻言,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一脸奇怪地盯着楚天看。

    就好像他脸上长了一朵花似的。

    楚天很不喜欢这种目光。

    现代社会里,这种目光就像民众游逛动物园时,围观笼子里的狮虎,狗熊,亦或是大猩猩一般,被围观者自然浑身难受。

    “你干嘛这么看我?”楚天纳闷道。

    “楚天同学,我现在想知道,你的吃货属性,究竟有没有上限?”

    “这…”楚天也不傻,很快就猜出接下来谈话的内容了。

    果然,接下来静雪一板小脸,恨铁不成钢的严肃的道:“咱们此行可是参加遗迹之战,参与者非但有本院的同学,还有来自邪剑宗、东禅寺、水月阁的骄子。”

    “这种场合有多严重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每每修炼起来,都觉得时间不够用,你竟然还有心情吃喝,自己堕落也就罢了,还让我陪你一起堕落?”

    说到最后,静雪的表情已由恨铁不成钢变成痛心疾首,锋锐的言辞如一颗颗钉子一般,瞬间将楚天这块木板钉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说教没有结束,说教还在继续:“平时你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看来我是太惯着你了,以至于在这种场合还不知轻重…”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即便静雪修为不俗,也有点扛不住,大口地呼吸天地间的空气,俏脸都气得通红,酥胸起伏不止,彼处风景甚是动人。

    当然,此时的楚天被批得体无完肤,自然没心欣赏彼处的曼妙风景,见静雪同学被气成这个样子,一脸羞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此处没有地缝,因此只能态度诚恳,满面羞惭,又结结巴巴地认错。

    “静雪同学,是我不识大体,是我被贪欲所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希望你能谅解我的错误,下不为例,绝对的下不为例。”

    静雪露出勉强原谅楚天的样子,楚天却仿佛得了天大的好处一般,甘之若饴。

    他心里却大为忌惮。

    他做梦都没料到,静雪同学说教起来竟然这么可怕。

    虽然他没和老妈正式见过,但也能隐隐猜想出来,其说教起来的样子,应该和此时的静雪同学是一样一样的。

    这真是老妈般的说教。

    恐怖如斯。

    以至于他连到灵妖族救出老妈,令一家三口团聚的点头都一时有少许的淡化。

    这只是个玩笑。

    不必深究。

    言归于好,然后,两人继续前行。

    行进间,楚天心事重重,眼睛盯着地面,却什么都不看,想刚才的事。

    当然,在走近刚刚发现的那两株异形之前,就好像额前长了眼睛一般,随手发出一道元气将其秒杀,化作提升此间天地感知力的养料。

    以至于那两株异形到死都在纳闷。

    它们隐藏的很好啊,没有丝毫的暴露啊。

    怎么偏偏就被提前发现了呢?

    这个银发小子,是怎么发现它们的。

    这货一直在跟女票打情骂俏,打情骂俏后走路都低着头发呆,却随手一掌把潜伏的它们干掉了。

    太草丹了吧。

    当然,它们很快就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它们的吐槽也随之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楚天终于抬起了始终朝向地面的头,步子停了下来。

    静雪也顿住莲足。

    芳心忐忑地跳动。

    不会被识破了吧?

    楚天双目里浮现出一抹质疑。

    他左想右想,上想下想,前想后想,一瞬三年五载,六界八荒四海的想,还是想不十分明白。

    他总觉得某人在忽悠他。

    于是,他转过身去,在密林之间蜿蜒的道路上蓦然回首,将质疑的眼神和静雪对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