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四章 实力的震慑

    楚天和方胜的战斗正激烈进行。

    两人短兵交接,兵刃碰撞的叮叮当当之声不断,一上来斗得旗鼓相当。

    但二十招后,方胜枪法中的精妙之处已是展现而出,即便楚天剑法精妙,但也感到有些难缠。

    于是,他的右手便干脆舍弃了剑柄,一心二用,施展御剑术,冰流剑化作道道流光,围绕方胜起舞,攻势华丽险恶,招招式式都不离对手要害。

    本人也欺近方胜,双手施展三十六路天择拳,偶尔飞腿以光明磊落,若阳光祛除黑暗般的,至刚至阳的荡邪腿。

    方胜不愧是横行波塞国年轻一代无敌的天骄,即便楚天在这个状态下也算实力全开,也硬生生地坚持了三十多招,才开始露出败像来。

    但即便露出败像,他虽败不乱,又继续支撑了二十招,败像才变得不可逆转。

    这个时候,最合适的作法就是低头认输。

    但方胜性情刚硬,要他想一个修为只在实丹境层次的晚辈认输,比杀了他还难,因此方正脸上浮现出一抹悲壮,每一招每一式均充满一往无前的气概。

    显然,他打算和楚天以命换命了。

    但是,这时楚天却放缓了些,暂避其锋芒,待其锋芒已过,略作沉吟,停住能夺取其性命的冰流剑的御剑术攻击,身影化作青光一闪,冲破大枪的防御,近身一掌,狠狠地拍在其胸口之上。

    方胜身影倒飞出去,擦着地面滑行好久,方撞在一颗古木之上。

    啪。

    古木微微一震,旋即化作无数碎木,漫天落下,方胜被掩埋其中,半晌没动静,不知死活。

    而此时,两人交手不足九十招,在波塞国年轻一代横行无忌,实力强无敌的无极宗第一天才方胜便已落败。

    “孙哥。”

    同样来自波塞国各大势力的顶尖天才,令紫气宗的卢苏,曹隼同样无比忌惮的,方胜的几位同伴见状,也是脸色大变,面面相觑之后,虽然没有任何商量,却像提前商量好了一般,竟不约而同的跑路了。

    一个个转过身去,一道道身影掠空,迅疾飞去,跑得要多块,有多快。

    楚天携了击败方胜之威,这些同为波塞国年轻一代翘楚的本土天骄,仓皇逃脱之下,竟然犹如一群受惊似的麻雀一般仓皇。

    而卢苏,曹隼等人见了,心里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多了一份不同的滋味。

    这几人每一个都是名动整个波塞国,连他们也只能望其项背的角色啊,楚天连目光都没投向他们一眼,却一个个都溃退了。

    在震惊之余,他们都有敬畏的目光看向楚天。

    如果说逃跑的几人,他们倾尽所能,还能望其项背的话,那对于楚天,他们就算倾尽所能,也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

    此子修为虽与他们同一层次,但战力却强大到令他们窒息,连方胜这样的人物对上了都要落败。

    这一战引起了所有人的震惊。

    除了同样来自灵武院的,知晓楚天实力的几位男女学员。

    也就是帅气的,名列精英榜中游的段宏,以及高挑标致的女生田婉等人。

    他们看到旁人脸上的震惊,脸上均是浮现出一抹得色。

    这下,知道他灵武院真正天才的厉害了吧。

    打斗开始前,他们就猜想会有这种结果。

    毕竟,楚天可是灵武院精英榜的榜首啊。

    即便面对的是高高在上的金丹级俊杰,也未必不能战而胜之的。

    那个方胜霸道跋扈,早就该有人制裁他了。

    短暂的惊讶之后,木荣,孙菲等有核心级坐镇的小队之外,其他人等都对楚天的举动暗暗赞赏,不少人赞叹出声,夸赞楚天之声不绝于耳。

    或阿谀奉承,或直抒事实,风格各一,但无一例外都把楚天往天上捧。

    这些吹逼的话语,太过冗杂,又比较降档次,就没必要一一例举了。

    就算寡言少语,素来不喜说话的人,嘴上虽没说,但心里着实把楚天的十八辈祖宗感谢一整遍。

    能看到刚才欺压他们的方胜残遭制裁,比三伏天喝一杯冰水还要令人舒坦。

    怎一个爽字了得。

    此举同样引发了场内大佬们的警惕。

    东禅寺的空玄,邪剑宗的木荣,水月阁的孙菲都是不约而同离得近了一些。

    虽然不愿承认,但楚天表现出的实力已经比他们所有人都更胜一筹了,他们虽都自认实力比刚才的方胜稍强,但也强得极为有限,楚天能让击败方胜,并令其生死不知,也就代表着同样击败他们,并令他们生死不知。

    他们不着痕迹地取出兵器。

    孙菲是一根和她服饰同样素白的缎带,木荣一直笼在袖间的毒手的修长的指尖已是出袖,犹如精铁打造的指尖之上,有着无边毒素凝聚,绿的发黑,周围空气里腥味暴增。

    东禅寺的空玄出于自保的本能,不得不接近木荣,但当他取出金色禅杖在手,心情稍显安定之下,又大为内疚,暗自叩问自我道:“我怎可与邪剑宗的妖人为伍?”

    于是,不着痕迹地离开木荣几步,但也不敢走得太远,害怕楚天携得胜之威暴起伤人,他目带震骇地盯着楚天,握在禅杖上的双手都微微颤抖。

    先前他做梦到想不到,这位年纪并不大的小施主的实力竟然还能在他之上。

    换个角度想,楚天都能逼得这位品行高洁、德馨艺高的东禅寺高僧被迫勉强自己,和平素不屑一顾,十分敌视的邪剑宗妖人为伍,就算是暂时的,就算是权益之计,也是极为难得的了。

    因此也可见其带给这几位大佬的威慑有多大。

    这时,所有目光都在注意楚天,愣是没有一个关心方胜的死活。

    众目睽睽之下,楚天身上气息降了下来,躯体支配的状态解除,血妖瞳关闭,玄元铠,不灭天星体也先后解除,周身气息也渐渐消失,恢复到平静状态,就好像一个正常的六转凝丹应有的样子。

    除了气息稍显凝实之外,楚天外表看山去已和一般的六转没有什么不同了,若没见过刚才那一战,任谁都想不到表面不过如此的他,一旦战斗起来竟然强到那种地步。

    楚天目光望向远处堆积如山的碎木堆上。

    他下手的力道自己清楚,不会让对手丧命的。

    碎木炸开,漫天碎屑中,走出一道灰头土脸的方脸身影,身影两个闪烁,出现在楚天面前,脚掌踩到地面,又咳了几口血,自然是气息萎靡,精神不振的落败者方胜。

    他虽然活着,但战力受了极大的影响,连平时的三四成实力也大概未必有了。

    方胜用难以想象的眼神盯着楚天,看了好一会儿,方向他一报拳道:“是我小看你了,多谢手下留情。”

    他虽然看不惯楚天,但心里着实明白,若楚天不手下留情,他此次必死无疑。

    饶他一命,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救命之恩,相形之下,以往的看不惯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楚天向他薇薇点头。

    方胜再度道谢,旋即没多做纠缠,转身离开,离开一段距离,他就直接腾空飞走,想是找地方疗伤了。

    虽然还有一部分实力,但这点实力不足以和其他同层次的人争雄,若不果断离去,甚至都会有性命之忧。

    楚天身影一闪,出现在孙菲、木荣,空玄等人之间,背负刚用过的冰流剑,银发随风飘拂,神色淡淡,极有高手气度的负手而立。

    孙菲等刚刚虽取出兵刃,但在楚天消除那几种增幅状态和血脉秘术的时候,心下稍安,就也收回自身兵刃。

    现在他们几个都手不沾刀枪,一副和睦谈判的样子。

    无须任何言语,自然而然的,刚刚击败方胜的楚天,已经将方胜的份额取而代之,成为分摊塔楼后四层利益的大佬之一。

    这便是足够强大的实力所带的震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