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谁也听不到的耳语

    塔楼之前,众多视线交织处,有着四道身影伫立,互相打量着。

    他们分别是东禅寺的空玄,邪剑宗的木荣,水月阁的孙菲,以及刚刚战胜本地无极宗放胜,将其取而代之的楚天。

    周围的众多视线,都是带着羡慕的目光望向他们。

    他们也是知道,场内这四位天骄,才是瓜分此间收获的巨头。

    当然,这几人率领下的探索小队,一个个脸上都是露出与有荣焉之色。

    场内的几人,虽说互相打量,但孙菲几个大都把目光放在楚天身上。

    以楚天刚才显露出的实力,明显胜过他们一筹。

    强者素来更容易吸引旁人关注,此时亦不例外。

    场内有些凝固。

    凝固的气氛使周围的人们都有些窒息。

    尤其是和这几个天骄有关联的小队,更是如此。

    如果爆发出争夺,他们被波及进去的可能性极大。

    虽然他们有核心级战力在,在第一阶段几乎就是纵横无敌,但见了眼前情形,他们也是明白,第二阶段的难度与先前迥异,拥有核心级战力的队伍也不只他们这一支,若是之间爆发出什么争斗,连他们也未必能确保安全。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就是这样的氛围。

    终于有人开口打断这种氛围。

    竟然是邪剑宗的木荣。

    此人就算对东禅寺的空玄也是毫不客气,但面对携战胜方胜之威,刚才显露了足够强大实力的楚天,话语中却没有像平素一样带着刺。

    只见他干笑两声,向楚天一抱拳,异常客气地道:“小兄弟,先前你也听到了我们的规则,你既然打败了方胜,就由你取代了他的位置,咱们四方平分后四层的收藏,如何?”

    孙菲,空玄也都神色戒备地盯着楚天,心里着实紧张的很。

    而木荣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上也有点紧张。

    眼下楚天实力最强,如果想多分一点,只要不太过分的话,他也是能够接受的。

    虽说他们三个联起手来,未必不能除掉楚天,但这是下策,他们都是来自不同势力,特别和东禅寺之间,还有着累积不知多少年,不可化解的仇恨,即便联手,也比不能团结一致。

    三心二意的联手,彼此都束手束脚,有时还不如单干来得畅快。

    这绝对是下策。

    上策就是能以谈判的方式将事情解决。

    说起来也好笑,像木荣这样的邪派弟子,平常最喜以拳服人,最讨厌的就是玩弄嘴巴谈判这一套,但现在拳头不如别人,就只能玩谈判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三人目光死死盯着楚天,脸色虽不变,神经却早已紧绷起来。

    妥协不是不可以的,只要不过分,如果楚天提出的条件超出了他们的心里预期,他们就不得不联手先把他赶跑了。

    就连东禅寺的空玄,就算心里不愿意,也不得不暂时委屈自己,和邪剑宗的妖人暂时联手,他虽然性情方正,却绝不迂腐,也懂得随机应变的。

    当然,包括问话的木荣在内,所有人都做好了楚天提条件的打算,设身处地的想一想,换做他们,在不引起众怒的条件下,也要适当提出一点不过分的要求的。

    没想到的是,楚天竟然微微颔首,道:“可以。”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松,就连刚才心里埋怨楚天藏着掖着,让她露丑的孙菲,冷若冰霜的俏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激赏。

    “这个楚天,倒是挺大度的嘛,身上不是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她心里暗箱。

    空玄心里也对此等大度着实感激,双手合十,颔首道:“阿弥陀佛”

    他原本打算对楚天的大度恭维一番,不料邪剑宗的木荣木纳的脸上也是露出难得的笑意:“小兄弟果然派气,木某佩服佩服,希望你能言行如一。”

    楚天微微点头。

    然后,他们四个都是招呼各自的同伴过来。

    水月阁,邪剑宗,东禅寺的人见了楚天,都不由有点刮目相看。

    以往情报说楚天接近七转,他们还以为夸大其词,不料却比传言还要厉害得多,竟连方胜都被击败了,一般的七转都不是楚天的对手了。

    静雪娇躯一闪,便是出现在楚天身边,其绝代风华,宛如驱散夜幕的皎皎明月,又像是东海贝壳里的晶莹明珠。

    即便接下来就是探索塔楼的宝贵时间,在场众人也无不是自制力极强的俊杰,但见到这般姿容,目光都或多或少被吸引一段时间。

    卢苏等人也来到楚天身边。

    卢莉到场后,凑到楚天耳边,用极低的音量道:“楚天哥哥,这里你实力最强,他们都不如你,没必要和他们平分的,只要把关键的人打伤一两个,分多少就由你说的算了。”

    这位原本性情纯真的少女,在经历兄长背叛后,性情可谓大变,强者为王这一套已深入她的骨髓。

    虽说事实本就如此。

    但凡事都有个度,信得太深,就不免给人以邪乎之感了。

    虽然她自忖不会有人听见,但木荣等人是何等实力,虽然暂时谈妥,但依然关注着楚天这边的举动,闻言皆是脸色一变。

    木荣更是恶狠狠地瞪了卢莉一眼,暗道:“奶奶的,这小娘皮倒是心狠,若楚天照他说的做,那今天怕是少不了一场厮杀。”

    他们三人的同伴们,也是一个个神色戒备,做好了随时开战的准备。

    “别胡说。”楚天淡淡道。

    听他这么讲,剑拔弩张的气氛才稍显松弛。

    “我才没有胡说呢。”卢莉嗔道,心里不太高兴。

    她想在楚天面前表现的有用一点,所以才提这个建议,不想遭到拒绝。

    “小妹还是嫩了些,原本楚天兄弟若趁其不备,偷袭一人得手,其他人想必就没有反抗的心思,但被你这么说破,别人都听见了,再偷袭也没用了。”卢苏心里暗自叹气。

    曹隼也与他有着类似的想法。

    除了他们的队伍外,其他探索小队也一支支过来,等待跟在后面探索。

    同为灵武院的段宏,田婉等人也赶来,几人忽视一眼,最终由性格爽快的田婉向楚天等走近。

    楚天看向走来的女孩,她容貌标致,身材高挑,身着红裙,酥胸之前配戴着灵武院的精英徽章,面带求肯地看向他。

    他也不言语,同样目光注视着她,等她说话。

    “枉费这些家伙都是男子汉,遇到这求人的事却都丢给我。”田婉也是无奈,尽管知道这么做不合适,但还是一咬银牙,道:“楚天同学,我是飞鱼社的田婉,他们几个也是学院的同学,我们几个想跟着你,可以吗?大家都是同学。”

    尽管她刻意点出了自己的背景,但心里着实没报太大希望。

    飞鱼社的社长李飞鱼是核心级学员没错,但只是普通的核心级,并没有名列核心榜上,未必就比现在的楚天强,何况她又不是李飞鱼本人,只是社里的一位高层罢了。

    而且,这种地方就算同社的,都未必肯提携你,何况楚天一个毫不相干之人。

    她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同时心里把将这种事毫无廉耻地推给她的段宏等人骂了一百遍。

    不料楚天只是略作沉吟,旋即点头道:“可以,你们就和我一起好了。”

    旁边卢莉又凑到他耳边,用自认为谁也听不到的音量低语道:“楚天哥哥,他们有好几个人呢,没必要带这么多累赘。”

    楚天下意识地瞥了对面的田婉一眼,只见她俏脸发红,螓首已是低了下去,她羞愧无地,此时此刻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来,她也听到卢莉自认谁也听不到的耳语了。

    田婉正打算说些什么,或者干脆告辞离开,楚天的一句话却让她的窘迫消失,连带着心里都暖洋洋起来。

    楚天无奈地望向身边的卢莉,道:“别这么说,大家都是同学,能帮一点是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