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强敌临门

    吕嫣轻点螓首,取出骰子,骰面一番变幻后,把占卜的结果传给庄贤。

    此次传入他脑海的画面清晰无比,上次传送时雾气般模糊的面孔,也变得很清楚,赫然便是楚天的面孔。

    再次接收谷天羽死在楚天手里的影像,此次庄师兄倒是没有再流泪。

    太夸张就太假了。

    恰到好处才更能给人以真实的感觉。

    要的就是这种恰到好处的真实感。

    他没流泪,只是那张刀削斧砍般的面孔迅速便得狰狞,咬牙切齿道:“好个凶手,庄某定要让你承受这世间最沉重的伤痛后,再以最凄惨的方式死去,若不为此,吾誓不为人。”

    “此凶现在何处?”庄贤侧脸,向吕嫣沉声问道。

    作为占卜人,吕嫣自然对占卜的对象现在所在的方位心知肚明,便依照心里的感觉,将玉手指向西南方,道:“就在那边,他在洞穴中盘坐,似在参悟什么东西。”

    占卜之术并非全知全能,何况石壁上的诡异纹路亦是颇不俗,在这里终是出了一些差错,不过亦可见其手段不凡了。

    庄贤作为天邪长老的大弟子,见识不俗,对凶手修炼的法门丝毫不感兴趣。

    他现在只想找到凶手,狠狠地折磨一顿,然后再杀死,这样也好向师傅天邪长老交差。

    此番离宗奔赴遗迹之地之前,天邪长老可是让他好好照应师弟的,虽说是谷天羽自己不喜欢和他在一起,和他没一点关系,但若不这么做,是没法向师傅交代的。

    楚天干掉谷天羽,算是帮他一个大忙。

    然后他再把楚天干掉,也算是楚天帮他的另一个大忙了。

    这时,壮硕黝黑,小铁塔也似的葛二恭声问道:“庄师兄,要不要我派人打探清楚那小子的姓名?”

    庄贤摆了摆手,目泛冷光地道:“没必要,不管这小子叫什么,也不管他身后有何等背景,我都要他以最惨无人道的方式死去。”

    葛氏兄弟,其他人等都是连声称是。

    旋即,他让知道楚天所在的吕嫣带队,一行人开始向楚天所在之处进发。

    暮色四合,渐黑的天空中,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在庄师兄的带领下身影疾掠过空中,带着满身的杀气,向西南方的山脉爆射而去。

    危险渐渐迫近楚天。

    楚天在洞**石壁前参悟其上的诡异纹路。

    说好的一个时辰早已做不得数。

    天色已黑,几人随便用点干粮淡水作晚饭,由于心系楚天,原本就没什么味道的干粮淡水,在卢莉嘴里更显乏味,也不见楚天出来,卢莉又想进去看情况,她想了想,没喊其他人。

    然而在她走过静雪身边时,静雪也站了起来,美眸瞥了眼楚天所在的洞穴,旋即和她对上。

    两女视线对上,卢莉很清楚地在对方美眸里发现担忧的情绪。

    “原来,她也牵挂楚天哥哥。”

    卢莉暗道。

    以往她只觉得静雪很讨厌,但此时再看她竟一时不觉得讨厌了。

    静雪似是与她同一想法。

    两人都是罕见地冲对方笑了一下。

    这是她们自相识以来第一次相视而笑。

    “进去看看。”卢莉玉手指着洞穴,向静雪问道。

    静雪笑着点了点头。

    于是,她们便悄悄摸进洞中,楚天依旧盘坐在地,眼睛盯在洞穴后方石壁的纹路上,身体如泥雕木塑般一动不动。

    看他平稳的坐姿,卢莉估摸着,即便在他两边肩上各放满满一碗水,也不会有水流出,弄湿任意一边的肩膀。

    不过,看样子不像有事。

    可以稍稍放下心来。

    她们不敢打扰,又悄悄地摸了出来,到洞外又不约而同地互视了一眼,向对方再次微笑一下。

    或许这一夜过去,明日她们又是水火不相容的情敌,但现在,起码此时此刻她们是有着共同的目的的。

    都想让楚天平安无事。

    然后,卢莉径回卢苏曹隼身边,静雪回到只有她孤单一个的地方,一方青石上孤单地抱膝坐下。

    青石之上,黑裙少女孤零零地抱膝坐着,山岚渐渐弥漫,夜色下那道孤单的唯美的倩影,竟似不属于此间天地一般。

    也不知怎的,似是隐隐带着与这世间格格不入的失落之意。

    就像某个遥远的国度白色的无比纯净的女神雕像,虽然美轮美奂,却难免显得虚幻。

    只是她不时往洞穴投射的带着担忧和关切的目光,却让她整个人都鲜活了不少,少了些失落,凭空多出不可逼视的明媚来,好像从高高在上的云端坠落世俗的凡尘。

    夜色渐渐深沉。

    月亮渐渐升起。

    静雪也不理旁人,自个儿坐着。

    卢苏陪笑着和卢莉说话,回忆过往种种。

    孩提时代的趣事。

    共同的爹娘。

    以及和卢莉十多年来兄妹间的美好情谊和回忆。

    他因先前背叛卢莉,心里内疚得很,久久不能释怀,因为楚天不在,难得妹妹能和他坐在一起,他自然要好好表现。

    将兄妹之情恢复如前自然不可能。

    但能恢复个两三成,他就心满意足了。

    明明是亲生兄妹,现在却像是仇人一样,被人看到也是尴尬。

    卢莉听三句,讥讽一句,却也不似以往那般刻薄,淡淡的怨怼则是少不了的。

    卢苏也知道这不可避免,实际上,眼见能把和小妹的关系修复过来,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他也是心满意足了。

    这些天卢莉对他这么冷淡,他真的好后悔。

    他每每觉得,若是当时那谷天羽对妹妹出言不逊,他就毫不畏惧地拔出那把名震紫气宗年轻一代的剑来,就算当场死在对方手里,却能在小妹心中留下一个完美的永恒的印象,也算对得起他这一生了。

    那无疑要远远好过现在,在妹妹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

    洞穴里楚天一动不动依旧在盯着石壁上的纹路看。

    善念和恶念以他的心灵为战场,作血腥的疯狂的厮杀。

    泥丸宫内,他的神魂迅速便得强壮。

    甚至刚刚都完成一次突破。

    从中觉念宗突破到高觉念宗。

    这相当于元气修为的金丹境。

    就算他刚刚突破,也足以媲美一般的七转凝丹的修为层次。

    这时,若是换做有柳树的外界,便是到了月上柳梢头之时。

    空中阵阵破风声起。

    虽然先前还怕有人打扰。

    这等待了这么久,每个人的精神都松弛了下来。

    他们发现此间机缘,几乎没弄出一点动静,想吸引人过来也不容易。

    此时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很放松。

    但阵阵破风声起,每个人都是心中一紧。

    “有人,小心。”卢苏大喝一声,没有犹豫,直接取出配剑,抽出在月光下反射着明晃晃光芒的剑刃。

    曹隼取出一把大刀,周身气息升腾,元气凝聚其上。

    卢莉也取出一把造型精致点的宝剑,拔剑出鞘。

    远处的静雪起身,娇躯一闪,也来到这边。

    抽出悬在纤细腰肢间的落樱剑在手。

    几人刚准备好,破风声便迅速逼近,月色下,一道道携带着邪恶气息的身影从天降落。

    总共有六七个人。

    进入此间这么久,漫说其他人,就连经验最匮乏的卢莉,也能从服饰以及其他特征上判断出这是邪剑宗的弟子。

    这没什么。

    但是感应到他们身上的气息后,所有人都是骇然色变。

    静雪的实力卢苏三个不知。

    他们三个中卢苏的实力是最强的。

    但这些人中,就算是最不起眼的,气息也要隐隐在卢苏之上。

    其中有几个人气息强大到令人绝望。

    身材壮硕,铁塔也似的壮汉,精神老道的男子,以及身着猩红披风,脸庞如斧劈刀削一般的黑衣男子,这三个人都没刻意遮掩修为层次,因此被卢苏等人感应出是金丹境修为。

    而且,身披猩红披风的黑衣男子的实力更加强大,由于太强,卢苏也判断不出具体是八转还是九转,但肯定不止七转。

    来者自是庄师兄一帮人。

    卢苏一伙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绝望。

    卢莉早吓得瓜子脸发白。

    静雪脸色沉静,但心里也有些慌乱。

    对面六七个人大都一脸戏谑,带着猫系老鼠一般的神色,双手抱胸打量着他们。

    如此目光,像是饿虎盯上了肥美的羔羊。

    庄贤则是上前一步,深邃眼瞳似是穿过卢苏等人看向后方楚天所在的洞穴,旋即收回目光,线条冷硬如斧劈刀削般的脸庞依然带着深沉的悲恸,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地怒气沉声命令道:“速度交出你们身后的人,饶尔等不死。”

    气氛陡然变得紧张。

    这座无名山山间的空气都是凝固了下来。富品中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