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全灭

    犹如是受到了惊吓,来时信心满满的庄师兄去时却如丧家之犬。

    他催动秘法,速度倍增,一口气飞出拉远,自觉抵达安全距离,方缓缓降落下来,就近来到一棵树前,用手扶住那棵古柏粗糙不平的树干,低头大口的喘息,脸色苍白之极,额前汗如雨下。

    突然,他脸色陡然,一张嘴巴,忍不住将一口鲜血喷出。

    先前与叶成的战斗,他早已超过他身体极限应有的符合,而后为了跑路强行催动秘法,又一口气跑了这么远,自是受到内伤。

    “这怎么可能?叶成不过在灵武院排名第二十九,焉能有如此实力?”庄贤喘了几口气后,仰起脸时,深邃双目充斥着浓郁的不可置信。

    按他来前的预计,叶成的实力应当仅比他略胜一筹,他和实力比他也没差多远的池卫和千羽联手,叶成纵然不死,也只能落得一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结果却是他落荒而逃。

    但讽刺的是,这下场相比池卫而言,可是极为不错。

    毕竟,这位他相交多年的老友可是当场身死。

    不管怎样的活着,总比死去的好。

    “灵武院的这个排名,真是不科学。”

    庄贤暗道,却也没时间多做纠结,运功稍稍压制内伤后,确定了目标,便匆匆上了路。

    其运行路径果然不出宗明玉的所料。

    他果然是投奔那实力足以排进邪剑宗年轻金丹一代前十五的范洪去了。

    以他现在的伤势,若舍近求远,投奔别的翘楚,恐怕都会被累到伤势发。

    那般距离可不近,不是他现在的状态能够应付的。

    由于身上伤势不轻,他不敢进行高强度的飞行,只能在地上赶,速度也比平时下降好几倍。

    没办法,催动秘法跑路的后遗症就是这么重。

    当然,他一面赶路,一面对楚天恨得咬牙切齿。

    叶成是打败了他。

    但这没什么好说的。

    毕竟对方靠的是实力。

    因此,他不恨叶成,只恨楚天。

    如果不是为了追杀楚天,他焉能落到今天这么凄惨的地步。

    “楚天竖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从今日起,你我就已结下比不死不休更深的仇恨了。”

    奔了一路,也感慨了一路。

    半途,老道精干的葛大从后面赶来。

    平时他速度远不如擅长身法的庄贤,庄贤开始又领先那么多,这样他都能赶上,由此可见庄贤施展的秘法的后遗症有多么严重了。

    而且,为邪剑宗的老人,他的盘算自是和庄贤一样,因此才会碰个正着。

    两人相伴赶路,路途中皆对楚天很得咬牙切齿。

    时间渐渐已至尚武,艳阳高照,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身上,更是犹如火上浇油一般,他们都疲惫的很,却一刻也不敢停息,惶惶如丧家之权。

    他们一面跑路,一面心里盘算着在此次秘境结束前,该如何对付楚天。

    虽说楚天投奔了叶成,叶成他们对付不了,但也不是说邪剑宗年轻一代的翘楚中就没人能对付他了。

    只要对付了叶成,就能擒拿楚天,尽量将其活捉,一雪今日之仇恨。

    他们都是邪剑宗老人,对诸多折磨人的手段自是耳熟能详,熟极而流,面露狞笑,暗自考虑用那一道对付楚天比较合适。

    葛大从所知三四百中折磨人的手法中,经慎重考虑,择优选择了三道最没节操的手段,打算以此炮制楚天。

    而庄贤对此知道的更多,也是优先挑出好几道,打算以此对付楚天。

    但转念一想,这样或许对楚天太不公平了。

    而且,还有那么多道手法没用呢。

    都说不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他就想赠送楚天整片森林。

    通俗讲,就是把他所知的所有手法统统对楚天用一整遍。

    而且,他这方面绝对是专业的,绝对不会让楚天在承受整编之前提前死去。

    一念至此,又看看距范师兄所在地已经很近了,庄贤如斧劈刀削般的硬朗面容上浮现出一抹难得的笑意。

    他先前联络过,范师兄会亲自接他。

    应该快了。

    然而,就在这时,破风声起,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拦在道路之前。

    见到这个拦路的和尚,庄贤和葛大都是大吃一惊,各自脸上都是不由露出了如丧考妣之色。

    就算对方不认得他们。

    他们也认得对方。

    只见此人身着东禅寺独有的布衣,大光头,乃是一个很厉害,而且很有名的和尚,东禅寺的金坛。

    就算他们全胜时,也难挡此人的三招两式,更何况状态低迷的现在。

    金坛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他们两个,宛如老农般的黝黑面孔上脸色却极为难看。

    “你们两个,谁是庄贤?”金坛两只手互捏,指骨都捏的噼里啪啦如雷爆响,寒声问道。

    “他是庄贤。”庄贤目光一闪,连将手快速向尚未反应过来的葛大一指,抢答似的急声说道,旋即掉头就跑,此时拼命,纵然是在秘法之后的极虚弱的状态,也是极快,颇有点回光返照的意思。

    然而,金坛师兄却无声无息在他身前出现,两人鼻子都快贴到一起,来的毫无迹象,让庄贤脸色大变。

    他只知道东禅寺的秃驴身体极硬朗,却不知速度也这么快。

    他正待取剑对敌,不料金坛却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老农般粗大的手掌一晃眼便捏在他喉咙上。

    在邪剑宗年轻一代也算是个人物的庄贤,在金坛手里竟像待宰的鸡鸭一般,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抗之力。

    庄贤想无节操的求饶,可他喉咙被对方的手捏住,半个字也吐不出,眼中却是露出了一头雾水般的神色。

    他已经说了啊,葛大是庄贤,这和尚明明就是奔着庄贤而来,为何要舍弃正主来找自己呢?

    “难道他看出我是庄贤了,从哪里看出的,我的表现没问题啊?”

    一连串的疑问从庄贤心底掠过。

    然而,他却没有时间再疑问,也没时间再怨恨楚天了,甚至没有时间去想何以金坛就无巧不巧地出现在这投奔范洪的毕竟道路上,这天下事哪有这般巧的?

    因为金坛右手一紧,便将庄贤的脖子喀嚓一声捏断。

    旋即又无声无息出现在葛大面前。

    葛大此时竟然没逃跑。

    他很伤心。

    好歹他和庄师兄已有多年的交情了,他对其忠心耿耿。

    他逃倒也逃了,干嘛要把自己退出去挡枪?

    因此,想着这件事,他有短时间的犹疑。

    直到金坛捏死庄贤回来,他才刚从那种状态中退出。

    “庄贤,你敢打伤我师弟?”金坛向葛大怒声道。

    葛大此时伤了心,颇有些意兴阑珊,直接招认道:“他才是真的庄贤,已死在你手里了,我不是庄贤,我不姓庄,我姓葛。”

    “还敢狡辩?”金坛不由分说,一巴掌下来,葛大自然招架不得,被他一掌怕死。

    金坛不由惊咦一声。

    刚才他处于暴怒状态,没有冷静思考,还以为对方是狡辩,但一巴掌下来,对方的实力他已知晓,比宗师弟进入此间前还远远不及,自然不会是庄贤。

    他略愣了一会,便将此事放在脑后。

    此人就算不是庄贤,也是邪剑宗的妖人,也不会是什么好鸟,杀了也算随手除去一害。

    “既然已到此地,还不如顺道去看看师弟,以为相思之意。好长时间没见了,真的有点想念呢,也该看看这近一月的遗迹之旅,你的身体可有提升。”

    金坛自语道,便真的向宗明玉发布的起点赶去。

    明玉提前就有预料,他当然扑了空。

    金坛没见到心爱的师弟,只得意犹未足的离去。

    庄贤小队经过诸多变故,至此已是全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