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剑宗宗主

    听到幽冥问话,那道神秘的声音稍微沉寂了一瞬,旋即感慨般说道:“也不知你等是多少年后的后来人,但既寻到此处,那或许听过本座的名字,本座无烬。”

    闻言,场内各方俊杰都是一片哗然。

    这个名字他们当然听说过。

    若他所言是真,那他就是四千年前一手创办了碧涛剑宗,并亲眼目睹其从兴盛到衰亡演变的碧涛剑宗宗主。

    可那是那么久的人物了,在四千年后的现在,当真有存活至今的可能吗?

    楚天也是紧张,虽然他们人数颇多,但若是面对这等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任谁都会紧张。

    即便他体内也有类似的老怪物,但这种东西见过再多,也不会出现抗体的,见一次紧张一次。

    同时,他心中有些不解。

    在此之前他怎么没听到有关碧涛剑宗宗主存活的消息,也不知各方负责探索的高层是不知这件事,还是知道了故意隐瞒了下来。

    幽冥毕竟胆大,压制下心中的紧张,试探着问道:“我等怎知你所言是真是假?”

    无烬似被问得微微一愣,但他很快便饶有兴致地笑道:“年轻人倒也警惕,不过本座死都死了,存活至今只是为了看到剑宗传承能很好地延续下去,好端端的,诓骗你等小辈作甚,莫要把人看扁了。”

    场内紧张地气氛陡然轻松起来。

    弄了半天,原来只是一缕残魂啊。

    除了精神修行的人外,武道修为即便进展到极高的地步,死后留下来的残魂的威力也是极为有限的,没必要像忌惮生前一样忌惮他。

    虽说根据记载,这位无烬宗主生前乃是域主境修为,但若是残魂状态,能不能伤到他们这些金丹境的小辈都很难说。

    因此,得知这情况后,众人的心情更是轻松了不少。

    至于那些桀骜不驯的邪剑宗弟子,更是纷纷出言不逊,疯狂地叫嚣。

    “老鬼,你都死几千年了,好端端待着就行了,出来凑什么热闹。”

    “对,虽说此地秘宝曾是你碧涛剑宗之物,但现在什么时代了?都过了好几千年了,现在基本算是没有主人,那小爷们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又碍你屁事?”

    “老东西,好好呆着便是,莫要轻易干涉,否则小心把你的残魂弄出来,管你真死假死,想让你死个彻底。”

    对这些叫嚣声,领头者的幽冥并没有阻止,冷艳女子墨笙听得黛眉大皱,却也没有阻止。

    而且,她也是知道,这或许能稍稍试探无烬的深浅。

    楚天听了这些污言秽语,也忍不住蹙眉,这邪剑宗弟子的个性还真讨厌,他们在这争夺机缘,其中也未必没有剑宗馈赠的成分,但其心中非但不感激,还在这污言秽语,连他都很看不惯。

    “好胆。”那道声音听了,勃然大怒。

    仿佛为了印证这愤怒,地面上道道古朴的纹路浮现出来,越来越亮,最后变得犹如白炽的光线一般,光线构筑成一个玄奥的散发着无尽炙热的大阵,将整个大殿都笼罩进去。

    大阵形成的一瞬间,便有一道道光线从阵眼中射出,向刚刚出言不逊的数位邪剑宗弟子爆射而去。

    被光线射到的一瞬,那些弟子浑身燃烧起乳白色的光焰来。

    那光焰似乎含着极强的焚烧力,任这几个弟子修为不弱,其中某位已经达到了足以名列灵武核心榜末尾的程度,身上也升腾起熊熊的光焰。

    他们各催动邪功,意图扑灭这光焰,不料却像把油泼进燃烧的火里一般,光焰越烧越旺,不数息,这几个刚才还出言不逊,极为嚣张的邪剑宗弟子便被烧成灰烬。

    这时一阵风吹风而来,将一地的灰烬吹散,这几人便彻底地失去了存在的痕迹。

    仿佛他们从来就未曾在这片天地间存在过一般。

    见状,场内各方都是骇然色变,大家甚至连摆布阵型都做不到,一道道身影爆射而出,犹如过境蝗虫一般,争先恐后地射到大殿出口处,却发现出口已被大阵覆盖。

    于是,一道道攻击凝聚而成,费劲了吃奶的力气,比平时更加迅猛地向大阵轰去。

    就连楚天也瞬间开启所有手段,不灭天星体,玄元铠,连血脉秘术之躯体支配都开启了,气息膨胀间,一招以霸道碾压著称的“不周”向大阵轰去,但大阵连一丝丝的晃动都没有。

    正打算出手的静雪见了这一幕,便打消了出手的心思。

    这是很正常的。

    毕竟她伤势未复,楚天这样都打不开,她也没可能打开。

    此间最顶尖的那批人也不约而同地出手。

    轻易不用兵器的法禅甚至取出了一根金色禅杖,将自己的肉身之力和气血之力尽数注入进去,用足气力向大阵轰去。

    唐阴阳也伸出右手,缓缓握指成拳,玄奥的阴阳二力在拳上凝聚成一道拳印。

    其属性和楚天修炼过的阴阳印颇为相似,但比起那个却不知要强大多少倍。

    两者之比,就好比神龙比游蛇,凤凰比鸡鸭,前者天后者天,根本就没法相提并论。

    而且,楚天当时凝聚阴阳印,要变换多种手印才能凝成,而唐阴阳只是一拳轰出,而阴阳之力自生,这份掌控力更是了不得。

    唐阴阳果不愧是灵武学院年轻金丹一代的领军人物,这一出手,便呈现出不同迹象来,其实力之强,丝毫不在在场任何一位天骄之下。

    顾七剑也操纵七系宝剑,向大阵发动斩击。

    幽冥、墨笙、青莲等诸天骄也各把看家本领使出,全力攻打大阵。

    虽说此间机缘重要,但至此性命攸关之际,却没有任何一人留恋此间机缘,纷纷选择以报名为主,想报名,就要先脱离大殿的范围,否则,生死皆操纵于他人之手。

    对众俊杰的这般举动,无烬也没有施展任何手段阻拦,反而嗤笑了一声,其中倒也没有多少嘲讽,只有几分饶有兴致的意味,没做任何阻拦,任由此间俊杰随意施为。

    渐渐地,所有人都绝望了。

    就算是幽冥、青莲、唐阴阳等顶尖俊杰也先后停下手,这个该死的大阵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攻破的。

    “宗内负责开采此间遗迹的长老难道都是废物吗,这么危险的因素都没铲除?”幽冥、墨笙等都是脸色苍白地想道。

    就连他们都如此,场内其他人更是仓皇不安。

    此时,外界已到了炎炎夏季。

    南海镇镇西三十里外一片地带,各方高层都已散去,只有几位长老留在原地,在一棵枝繁叶茂的绿树下坐着乘凉,显得懒洋洋的,但只有一位脸色古板,白眉白须,一袭黑衣的长老依然恪尽职守,站在树荫之外,在炎炎艳阳下负手而立,将老眼盯在不远处的光图上。

    不远处的光图之上,显示的依稀是整个遗迹之地的图样,而封天长老目光凝视的位置,则是遗迹大殿的位置。

    算算时间,学生们该到大殿中争夺机缘了。

    虽然之前有专人探测过,不会有什么事,而且今日也不论他当值,但他知道遗迹之战已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主动请缨,亲自来此监视遗迹之地的动态。

    他便是虽然年级老迈,性情刻板,却也不失恪尽职守的封天长老。

    “封天老弟,你这么认真做什么,之前就有人探测过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等在此也只是走走过场罢了,何必这么认真呢,来品尝下老夫的酸梅酒。”邪剑宗留守的长老向封天长老笑道。

    虽然大多数人已散去,在南海镇内外游玩,但各方却也各自派遣一人留守。

    这是遗迹之地开启的最后一天,遗迹之地关闭时会有人接应,可时间明显还早,高层们还没出发的打算。

    封天拒绝了他的好意,目光依旧放在光图上。

    “真是无趣。”水月阁留守的风韵犹存的女长老也是低声抱怨道。

    东禅寺的长老原本偷会懒,但此时见了封天的举动,也停止了乘凉,从座椅上起身,身子一闪出现在封天面前,也和他一般,脸色凝重地望着光图。

    却有汗水从脸上流淌下来。

    这种艳阳日,就连封天盯得久了,心神也有些恍惚。

    大概不会出什么事吧?

    毕竟他也不是第一次来监视遗迹之地,太久没见有意外发生了。

    这是遗迹大殿内大阵激发的前一瞬。

    下一瞬,意外便产生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