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吞噬

    众所周知,夜晚最适合冥思。

    楚天将这段时间全部用来观想炼狱图,用狱火锻魂,提升神魂强度,锻魂后神魂疲惫,就观想出逍遥天地,在仙鹤托负下在青天白云间翱翔,感悟着那超脱自我的大自在,神魂的疲惫感以惊人的速度消退着。

    这两样观想图配合绝妙,彼此轮转,周而复始,他的精神修为,也在稳定而迅速的提升着。

    而玄麟奉了楚天的命令,纵然面临突破,也没有擅离楚家,只在楚天院里守备,当然,实际上大多数时间都是懒洋洋的打盹,起来时陪小月看夜空的月亮,小月心情好时,也会弄点大块的烧烤,让玄麟一饱口福。

    因此,贪嘴的玄麟很喜欢小月,这个世界上,除了楚天,她最喜欢的就是小月了。

    有时,玄麟也会懊恼,心中暗自责备谷家。

    你们到底还打不打,打不打快说句话嘛,别让人家在这里干耗着。

    事实上,在谷震天等人回到谷家的当天,他们就统一了意见,暂时不对楚家动手,原因不外乎青澜帮韩千分析过的那些。

    原本还有几位长老叫嚣着要全灭楚家,可是当谷震天说到楚家有位剑豪坐镇,一剑就斩了谷离长老时,再无一人开口反对,即便是谷九阳,也是暂压雷霆之怒,严令族人不得擅自对楚家出手,若有违抗,严惩不怠。

    谷灵儿自得楚天饶了一命,一路上战战兢兢,又失了坐骑,她从不操心记路,一次你路径不熟,怕被楚家发现,不敢找人询问,弯弯绕绕走了许久,终于在一座像样的城又花大价钱购置了一匹马兽,御马行进,速度才快了些。

    因此,她虽然出发早得多,但比谷震天一行回去还晚了一天,谷九阳早已派遣高手出去探寻,见女儿回来,遂放下心来。

    谷灵儿得知族内暂时不打算对楚家出手,顿时松了口气,楚云剑斩谷离长老,同龄的楚天轻而易举就能将她碾压,都给极少遭受挫折的她造成很大打击。

    虽然已隔了十几天,但一回想起楚家,依然心中惊惧,能不与其为敌,她自然是最赞成的。

    谷灵儿也不敢再提替谷峰报仇的事,虽然她心里会想念这位哥哥,有时也会想起楚天信誓旦旦的话来。

    “他没必要撒谎,既然亲口说不是楚家杀的,那就应当不是了。”谷灵儿这般安慰自己,也会想到杀人凶手或是开启秘境的主人,但她也是知道,对方怕是有着通天的能耐,即便是他们家族,也是得罪不起,因此也就不敢多想。

    谷灵儿感到无力,所能做的,就是偶尔想起谷峰时,会暗暗地垂下几行珠泪了。

    对谷灵儿的反应,其他兄弟姐妹们,也大都与谷天羽一样,忙碌于修炼,为自己的事奔波,没心理会她有何想法。

    唯独谷九阳原配亲女谷颜玉,欺负谷灵儿惯了,听到传言,不屑的一笑。

    这丫头也就是父亲侍妾所生,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之前叫嚣为兄报仇的气势跑哪里去了,现在碰到硬茬子竟吓成这副德性,真是丢她的脸。

    谷颜玉年纪轻轻,也就十七八岁,一身修为强悍无比,已经到达了突破化罡境的边缘,在谷家年轻一辈中仅次于她的亲弟弟谷天羽。

    当然,除了谷天羽,她也从没把其他兄弟姐妹当成回事,即便是另一位声名极盛的兄长谷阡陌,也没有被她放在眼里,在她眼中,唯有天羽才担得起天才之称。

    有好事者将整个百灵郡内声名最盛的年轻人列了出来,凑成了“三英七杰”。

    三英普遍年长一些,至少都参加过一次灵武院选拔,虽然没能被选上,却也取得了堪称辉煌的战绩,作为其中的老牌强者受人敬仰。

    他们虽然是年轻一代,却因为其身后势力的倾力培养,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凝丹境层次,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左右。

    七杰却多是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虽然眼下实力不如三英,却均是有着不俗的天分,可能有着更加辉煌的未来。

    最重要的是,灵武院选拔参加限制是三十岁以内,三英均是只有最后一次机会,而七杰中较年轻的,比如谷天羽才十七岁,至少可以再参加三次。

    那般盛会,每一次参与,对自身都是极大的提升,若是被真正选中,那就真正的一步登天。

    谷天羽、谷颜玉和谷阡陌,都是七杰中的人物。

    其中谷天羽自小受家族培养,消息一直对外隐秘,甫一出道,便展露出化罡境修为,以及超越普通剑客的高深境界,剑败七杰中的老牌人物韩君笑,名动百灵郡,声名蒸蒸日上,现已被奉为七杰之首。

    虽说谷家早已形成统一意见,但楚天根本无从得知,因此谨慎起见,又让玄麟白等了好些时日。

    距谷家大战过了一个多月,风声渐渐的传了出来,百灵郡众势力见谷家在楚家手里吃了大亏,也没有大肆进攻的意思,众多势力无不震撼于楚家之威,竟连称雄日久的谷家都忌惮三分。

    他们都是知道除了郡主府、青澜帮、谷家之外,百灵郡内有多了家绝对沾惹不得的势力,那便是楚家。

    以往,楚家在裂岩城内虽然名号响亮,但在外面却多有不卖面子的,做生意时会遇到阻碍,押送货物时,也会遭到一些山寨响马,以及剪径强人的堵劫,可自此时以后,这些刁难均是不翼而飞,所到之处,旁人无不一小脸迎之。

    楚家族人和子弟在外行走时,和分外的有面子,一个个昂首挺胸,脸上充满了自豪。

    当然,楚风也打了预防针,早下了严令,不得仪仗家族势力,在外胡作非为,恃强凌弱,一旦发现,族内重重责罚。

    因此,倒是没有不好的消息传来。

    尤其搞笑的是,一行楚家行商的队伍,被一伙强人所截,当对方发觉是目标是楚家后,竟然连连道歉,请到山寨好酒好肉的伺候。

    事后还倒贴商队一笔价值不菲的财物,说是对他们造成了惊吓,美其名曰精神损失费,强行塞给商队手里,让人啼笑皆非。

    然而,这也反应了楚家的威名到达了何等的程度。

    楚天得到了消息,知道家族无碍,遂依照先前的承诺,将玄麟放归山林之中。

    玄麟得了楚天的批准,喜悦非常,在得到消息的当夜,就化作道乌光,离开楚家,风驰电掣一般,直奔雪松林而去。

    小月还在弄烧烤,弄了一半,玄麟就走了,问楚天该怎么办,楚天无奈,只得将今天的锻魂抛下,去喊了楚宝、楚影等一干好友过来,端出点酒水冷饮,配上香喷喷的烤羊肉,大吃大喝了一顿。

    玄麟作为异种灵兽,饭量惊人,时常抱怨小月做的东西太少,把小月说恼了,直接将大半只羊全烤了,纵然楚天等身为武者,食量较大,也足够应付了。

    雪松林深处,一株株的树木值此夏季,甚是茂密,夜晚虽有明月高悬,但整体仍然较为暗淡,触目一派阴森森的黑绿色。

    林间两道黑色的影子正在交锋,其中一个直立,身材魁梧,镜头拉近,凸额深目,一身黑毛,甚是彪悍,正是素有凶名的一阶后期妖兽黑蛮猿。

    然而,黑蛮猿却是完全的落在下风,身边一道乌光绕着它打转,速度犹如风驰电掣一般,由于速度太快,倒是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黑蛮猿口中不住的大吼,两只蒲扇大的巴掌,又狠又快的朝着乌光拍去,却屡屡落空。

    那乌光似是戏弄得够了,在轻松的闪过它多次拍击后,突然近身袭来。

    黑蛮猿大骇,赶紧用两只手封堵,却那里封的住,乌光直冲到它面前,头顶一对龙角和它额头撞在一起。

    轰!

    黑蛮猿额前出现两个血洞,余力爆发,头颅内部四分五裂,缓缓的倒下,鲜血从伤口泉涌而出,当场毙命。

    那乌光停了下来,黑鳞紫瞳,颇具灵性,自然是玄麟。

    玄麟甩掉龙角上沾染上的猩红猿血,望了黑蛮猿一眼,瞳里充满了喜意。

    它终于能够准备突破的事情了,真是闲等了好久。

    玄麟实力增强,脑海中莫名多了一些法门,其中就有讲如何加快修为提升,趁早达到突破门槛的。

    它按照法门的记忆,运转体内元力,以奇妙的轨迹运转,嘴巴不由自主张开,黑光涌动间,形成一个黑洞,黑洞旋转间,爆发出极强的吸力。

    黑蛮猿尸体何其重,但受到这股吸力,竟然直接投入黑洞之中,全身血肉,内部的妖核,皆是被吞入黑洞,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影。

    玄麟的气息陡然提升一大截,露出满意的表情,紫瞳瞥见地面上有猿血残留,便继续催动黑洞旋转,鲜血从地上被吸起,也被黑洞吸收殆尽。

    由于是密林间,月光不太照的进去,天色漆黑,林木黑绿,玄麟身体也是一片幽黑,唯有那一对兽瞳,宛如一团紫火安静的燃烧,在黑夜里十分显眼,怎么看都颇为的邪魅。

    地面空荡荡的,连一丝血迹也没留下。

    这头黑蛮猿,竟是彻彻底底的,在这片天地间失去了曾存在过的最后痕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