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打脸

    入镇后,楚天和玄麟步行到一家看上去生意很好的酒肆。

    灵风镇十分混乱,楚天虽然刚来此地,但从短短的路程中,沿途已目睹数起争斗便可推测一二。

    酒肆里有不少人,基本都是孔武有力的武者,三五成桌,口沫横飞,大肆的高谈阔论,楚天眉头微皱,他虽然喜静,但到达这个陌生的地方,选择酒肆还是选择热闹点的好,如果去了冷清的地方,一旦口味不仅人意,岂非大失所望。

    楚天的嘴早被小月的精湛厨艺给养叼了,对饭菜的味道可挑剔的很。

    楚天喊来店小二,带点些看上去很好吃的饭菜,问过没有烤羊腿,只得给玄麟要了一只烤乳猪。

    饭菜上来后,楚天自吃饭和菜不必细说,小二将油光发亮的烤乳猪放在托盘上,托盘搁在玄麟的面前,玄麟早饿得狠了,铺上去大嚼大咽。

    只是,它吃东西弄出来的声音比较大,邻桌一个大汉皱起眉头,刚打算和同伴们发难,楚天略微释放出练体几段的气息,那几人心中忌惮,悻悻地做了下去。

    经过这番变故,酒肆内所有客人望向楚天的目光少了一丝看待年轻人的戏谑,多了一丝凝重。

    在这灵风镇中,练体九段已经算是顶尖的高手了。

    楚天吃饱了饭,见玄麟也将乳猪吃掉了大半只,也不去催它,招手让小二过来,结算了饭钱,并多给了两个金币的小费。

    小二只是普通人,两个金币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数字了,忙双手接过金币,欢天喜地的放进口袋里,陪笑着问道:“客官想知道些什么?”

    他干这一行多年,对方出手就是两个金币,若是没有想问的,那就真的见鬼了。

    楚天见他知趣,微微一笑,问道:“这个灵风镇,好像不算太平啊。”

    这话只是开头,待小二回答完,又问了冰仙城的一些情况。

    小二说了好大一阵子,但让楚天遗憾的是,对着灵风镇的情形,对方张嘴就来,可对灵仙城的情形,也是所知不详,比他知道的没有详细太多。

    不过,好歹也算有收获。楚天得知了此镇混乱的原因,实际上,非但此镇,在冰仙城的各镇都相对混乱。

    众所周知,在冰仙城内,蕴含着一股奇异的寒意,在寒意下修炼精神力,锻炼神魂有着极为不错的效果,极为适合精神修行。

    这股寒意极其浓郁,以至于蔓延在方圆百里之外。这些蔓延的地带,寒意自然远远不如城中凝聚,只能算是极为稀薄的寒气。

    人们发现,即便是这稀薄的寒气,对身处其中的武者也有凝定心神的功效,心神有点更加凝定,日常的修炼也会进行的较顺利。

    冰仙城作为念师会百灵郡分会的驻扎地,不欢迎武者的进入,唯有精神修行者放有进入的资格,若是想在其中长期的呆下去,必须经过验证,被证明是百灵郡本地人才行。

    若是外地的精神修行者,在这里游玩可以,但长期待下去就不行,唯有驻扎在他们自己家乡的分会,才让其长期驻留。

    正因为如此,附近很是驻扎了一些武者,多是没有什么背景的散修。这是自然的,若是有背景,想来也不会为了这稀薄的寒气,就背乡离井,弃身后的家族于不顾。

    时日一久,这些散修也逐渐建造了五六个城镇,冰形成了一些本土势力,由于处于冰仙城附近的地带,郡守府也不太好插手,其他势力也不会冒着得罪念师分会的危险,将手插到这里来。

    而分会的那些念师们,也是潜心修行之辈,更是懒得理会周边的这些琐事。

    长此以往,这些城镇夹在郡守府和冰仙城中间,倒成了阳光照射不到的三不管地带。

    在这种地带,说什么都是徒劳,唯有拳头才是硬道理。

    这灵风镇也有诸多的势力,争斗不休,谁也不服谁,但这是老黄历了。

    距今三年前镇里来了一位高手,迅速降服了一些狠人,建立起碧剑帮,其他帮伙各争斗各的,自然无碍,可一旦妨碍碧剑帮办事,立刻就会被屠杀个干净。

    楚天听到这里,问碧剑帮都会办什么事,小二却讳莫如深,怎么都问不出来。

    关于冰仙城的念师会分会,除了楚天本就知道的消息之外,小二还告诉楚天,除了会长穆大师之外,还有两位副会长,穆大师收有三大弟子,至于姓名什么的,就不知道了。

    小二是个普通人,连进入冰仙城中游览的资格都没有,他知道的这些也是道听途说,楚天见再问不出什么,就摆了摆手让他去了。

    楚天心里已有计议,看来想知道详情,在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唯有到冰仙城再打听了。

    这时玄麟正好吃完,楚天便领着它出了酒肆,走上街道,径直往西方步行。

    路上人群较密集,且有众多武者,实不易于驾驭妖兽横冲直撞。

    来时自东门进入,只要沿着镇中间的大道横穿灵风镇,从西门出去,即可继续向冰仙镇进发。

    街道上不时有人当场斗殴,逞能斗狠,旁边还有不少看客,气息沉凝,面目凶狠,腰间多悬有刀剑,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也有不少恃强凌弱的事件发生。

    楚天眉头大皱,若是只有少数恶人作祟,自然要惩奸除恶,可这个城市本身就是这种范围,又该何以处之。

    在这灵风镇内,争斗的风气已经深入骨髓,是此处建镇以来,一向如此,可以说糜烂到了骨子里,楚天一个匆匆过客,纵然出手惩戒,也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楚天快步行走,待在这么个地方,他全身都不舒服,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想快点离开。玄麟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突然,一声女孩子的尖叫传来,楚天脚步立止,目光循声望向远处左边的狭窄巷弄里,脸色一冷,身子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那边巷子里,七八个汉子嘿嘿淫笑着,围堵过来,将一个小姑娘直往里面逼,小姑娘面色惊惶,刚才正是她受到惊吓,一嗓子就引起楚天的注意。

    这些汉子形貌猥琐,却个个气息沉凝,下盘有力,皆是修为有成的武者。

    那小姑娘年纪比楚天还略小一点,齐耳短发愈发衬得那脸蛋水灵,一双清澈大眼睛里充满了工具,双手抱着香肩,一步步的往后退。

    “救命啊,救救我。”小女孩无助的喊道。

    巷弄里自然住得有人,闻言顿时一条大汉从旁边的门里探出头来,看到小女孩孤零零的样子,面露喜色,连道:“别慌,大叔来救你。”

    旋即看也不看,扬起脖子冲那几人吼道:“草泥马的,谁跟人家过不去,先过俺老孟这一关。”

    “大胆。”那伙人闻言纷纷大怒,里面有个山羊胡子窜到大汉面前,揪起大汉的衣领,连甩了好几个耳光过去。

    这个山羊胡子,正是刚才在东门口想多讹诈楚天元石的老陈。

    那老孟正想与之殴打,目光冷不丁的瞥见老陈衣服前襟处的绿色小剑,面色大变,连忙赔上笑脸,连声道歉,表示再也不管此事,将这水灵灵的小姑娘,就让给碧剑帮享用。

    “老哥,真没看清楚是你们,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老孟捂着脸,哀声求饶。

    “陪老子十块元石,老子就饶了你,不然,哼哼,你也知道侮辱我帮是什么下场。”碧剑帮的山羊胡子老陈道。

    “也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老孟哭丧着脸。

    老陈作势欲再打,老孟见他没完没了,连忙答应,回家取出十块元石,一脸肉疼的交给对方。

    老陈讹诈成功,得意洋洋的说:“别说是你,在这灵风镇,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即便是天王老子,也须给我帮三分薄面,咱既为碧剑帮的人,谁也不能动咱一根汗毛,懂吗,谁也不行。”

    老孟唯唯诺诺,连连称是。

    山羊胡子老陈话语刚落下,便听到一阵哀叫声此起彼伏,接连响起,回头看时,只见众多同伴已倒了一地,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表情也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