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人尽其才

    当黑豹因速度被超越陷入呆滞之时,楚天的动作可丝毫不会因为他的想法而作停留,和他错身而过后,将银鳞步略展,身形犹如风驰电掣一般,向毒豺、饿狼两人爆射而去。

    豺狼二大金刚兀自瞠目结舌,身为这灵风镇中声名颇为响亮的强者,其表现竟是没有比围观的碧剑帮帮众和看客们好上太多,陷入深深的震撼中,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楚天即将临近毒豺身畔,毒豺毕竟是碧剑帮内有数的高手之一,终于在最后关头回过神来,强行压制住心里的恐惧,口中壮胆似的爆喝一声,将毕生元力注入手爪之上,释放出森冷的寒芒,双手一并,狠狠抓向楚天的面门。

    楚天身子一闪,将毒豺的爪击闪过,右手曲指成拳,略运力道,一拳向毒豺轰去。

    他的拳速之快,远远超乎毒豺的想象。眼见回防不及,毒豺连忙躲避,但只来得及侧身避过要害,肩膀却是被楚天的拳头命中。

    拳面上惊人的力道爆发出来,臂骨碎裂的声音响起,即便毒豺性子坚韧,此事也是不免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对于这种欺男霸女、为虎作伥的恶人,楚天可不会手下留情,右腿携带劲风,不依不饶踢在毒豺的腰间,他的腰部都被踢断,给踢翻在地上,蹭着地面向后划行十几米远方才停了了下来。

    这位在碧剑帮内,以在练体境中攻击手段第一的毒豺,此时却是毫无形象的在地面上打滚,腰部传来的剧痛让他难以承受,另外一边的肩膀软软的耷拉了下来,

    显然,只过了一招,他便是惨败,而楚天的气息,依然压制在练体九段的水平,没有越雷池一步。

    以此观之,此人练体境内攻击手段第一的评价,也是有些言过其实了。

    看到楚天冲向三哥毒豺时,饿狼已经全速支援,只是他刚行进过一半的距离,楚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毒豺撂倒,饿狼心中惧意大盛,一时身子僵在原地,一对脚掌竟似有千斤之重,任他的两条腿怎么使劲,也无法将其再往前挪动半步。

    他的手剧烈的颤抖起来,连手中的那对铁斧都有些把持不住,不停的摇晃,仿佛也比往日沉重了许多。

    楚天一脚将毒豺踹出老远,收腿缓缓转过身来,依然其貌不扬,青春痘爬满土黄的脸颊,圆圆的小黑眼里不含丝毫气势,更没有厉芒之类的东西快速掠过,然而饿狼竟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惨叫了一声,将手中两把铁斧一丢,迅速的调转身子,撒开脚丫子就跑。

    这位在练体境中斗志排第一的狠人,竟然连面对楚天的勇气都没有,当着诸多围观帮众的面,抛弃三位兄长于不顾,很没义气的跑了。

    楚天虽然略觉意外,却也是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到了饿狼的身后,伸手往他的后脑勺上敲了一下,饿狼便是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上。

    由于此人很识时务,楚天倒是没有太过为难他,只是追上去将他轻轻的敲晕,他手上的力道控制的很好,不轻也不重,既没有让对方大脑受创,也足够让其丧失意识,可谓提升一分则重,降低一分则轻,收发随心,妙至毫巅。

    眼见这骇人的一幕,围观众人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情况发展到如此地步,即便他们在没有眼光,反应再迟钝,到现在也是明白了过来。

    这外来的小子根本就是深不可测,虎豹豺狼四大金刚,这一会子的功夫,便是倒了三个,双方的实力差距委实太大,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

    他们原本以为,外来的少年会被四大金刚蹂躏,却是不料现实和想象中恰恰相反,强弱之比彻底的颠倒了过来。

    “咦,老陈,你怎么回来了。”有位碧剑帮的帮众刚吸完凉气,却是见到本在巷弄里的老陈抛下四大金刚回来,往自己这边的人群中混,不由诧异的问道。

    偷偷溜回来的老陈,本来就提心吊胆,突然听到有人发问,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吓出来,像炸了毛似的,鬼鬼祟祟的左看右看。

    “哎,你看什么呢,我就在你眼前呢,你吓了不成。”那帮众见他这副模样,虽然是在己方出师不利的情况下,依然忍不住调笑道。

    老陈分散的焦距终于集中,待看清眼前是帮内的熟人,再往后确认一下,见自己已经离开那地狱般的战场,方长出了一口气,抬手擦去额前的汗珠,心有余悸的道:“你们离得远,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恐怖,他妈的,快吓死老子了。”

    那帮众连连点头,对此倒是深表赞同。

    说白了,在巷子外观战,和身处巷弄里的战场中,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他在外面的街道上观战,都觉得心惊肉跳,待在里面的人承受的压力之巨可想而知。

    若是换做他去,表现也不会比老陈好上太多。

    楚天回过神来,一步又一步,缓缓向仅存的黑豹走去,黑豹顿觉有着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犹如山风海鱼一般,不可阻挡,不可抗衡。

    眼见其他三位弟兄,均是在一招之内,被楚天秒杀,他再也没有刚来时的信心,此时却是连逃跑的想法也没有,经过刚才错身而过的一瞬间,他已经明白,对方的速度比他还要强出一筹,在速度超越自己的人面前,他谈何逃跑。

    “不可能跑得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楚天缓缓走来,越来越近,黑豹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怎么都坐不住,眼睛左看右看,不经意瞥到缩在角落里的小姑娘,他可不是饿狼那种嗜好女色之辈,此时火冒三丈,若不是为了这女孩,也会碰到如此可怕的人物。

    他在震怒的同时,也是计上心头,对方本为救人出手,若是能将这女孩擒拿,以作人质,他就有了与其谈判的资格和底气。

    一念至此,黑豹脚尖一点地面,向女孩爆射而去,空着的左手向前方虚空抓去。

    为了擒拿人质,他已经将身法十二分的催动,他只觉得今生今世,催动身法时从未有过一次,如今天一般行云流水、淋漓尽致。

    眼看小姑娘近在眼前,黑豹正要将伸出的左手探过去,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容,不料忽的一下,眼前多出一个人来,长相堪称丑陋,身上也没有什么凌厉的气势。

    然而,他却是不经意将左手缩了回去,右手将匕首插回腿部的刀鞘,将空着的双手摊给楚天看,表示自己人畜无害。

    围观的碧剑帮众见到这位狠人一反常态,脸上对着敌人浮现出谄媚的笑容来,不禁疑心自己花了眼睛,抬手反复的揉眼睛,可不管怎么揉,现实也不会因他们的意志而发生丝毫的改变。

    “笑什么笑。”楚天安慰那受惊的小姑娘几句,旋即皱眉向黑豹斥道。

    刚才此人临时扑向那女孩,由于事起突兀,他都跑得有点岔了气,这才赶在对方之前,见对方还有脸笑,心里很是不爽。

    黑豹虽然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可是实际上,内心深处则是在默默的流眼泪。

    这尼玛是什么怪物啊,他们四大金刚亲自出马,全被秒杀就不说了,连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在对方面前都是犹如婴儿对上成人一般。

    特别是最后这一下,他和女孩的距离,还比对方足足近上好几倍,可这样都被追上,就足以说明双方的差距了。

    黑豹勉强向楚天拱手道,“小兄弟,你这实力,我四大金刚今天是心服口服,不过你如果有意的话,我可以将我们帮主请来。”

    “你这么厉害,欺负我们这些庸人也没什么意思,战斗这种事,就是棋逢对手才有意思。”

    见识了楚天的速度,黑豹觉得老陈能回来,将他们四兄弟喊来,那完全是楚天手下留情,既然能留情一次,那就能留情二次,说不定对方就是个不通世事的武痴呢。

    “早这样不就好了,快去将最厉害的叫来,少磨磨蹭蹭,浪费我的时间。”

    楚天露出你终于懂了的表情,微微一顿,恶狠狠的威胁道:“若是你不喊来的人不厉害,我就要你好看。”

    他猜想到对方误会他是不通世事的呆子,那正好将计就计,让其引来碧剑帮的帮主,探探此人的斤两。

    黑豹连声称是,点头如捣蒜一般,得到楚天的允许后,毕恭毕敬的后退出巷子。

    一离开巷弄,他就转过身去,围观人等自为他让开一条通道,他将身法全力催动,犹如风驰电掣一般,穿过人群中的通道,向他们帮主的居处爆射而去。

    见到这一幕,楚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诚如对方所说,这人在速度上果有两把刷子,去喊人比上次那家伙快得多了,想来能快点把正主喊出来,给他减少点等待时间。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吧。”

    楚天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

    他的身旁,本该惊魂未定的小姑娘,嘴角却是诡异的勾勒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