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周泰

    冰仙城的那家商铺里,因为店员的怠慢,店长亲自向楚天赔礼道歉,并开口为其解疑释惑,言道:“这星级一说,乃是由会里划分的,一共分为一到五星,星级越高,术法的威力就越大。”

    见楚天微微点头,他眼光扫视一下,拿起那门冰息术的卷轴,楚天接过一看,店长便是解释道:“比如这门冰息术,介绍说拥有五成星级术法的威力,意思就是相当于一星术法的五成,也就是一半了。”

    “六成星级威力意思是相当于一星术法的六成,以此类推,往下皆是如此。”

    闻言,楚天眉头微皱,不满意的说道:“难道你们店里,就没有一样真正的星级术法吗?”

    “是有一门,却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平时不轻易示人的,不过是客官您的话,倒是可以免费观看。”店长很客气的说道。

    “如此,多谢了。”楚天口中虽然道谢,但脸色还是淡淡的,就像别人欠了他许多钱似的。

    他一直牢记老狐狸的教诲,早已打定了注意,在这冰仙城中,就要将这大人的谱摆到淋漓尽致,则是万事俱顺,否则怕是会事得其反。

    店长领着楚天往店铺的深处走去,在一处货架前停下,从上面拿下一本金黄色的卷轴,递给楚天,楚天将心神沉入其中,仔细感应术法施展时的功用。

    不久后,他眉头皱起起来,这门地刺术能够施展一串地刺攻击目标,虽然拥有些许晕眩效果,可在他看来,无论是控制力还是攻击力都相当的一般,真实价值只是相当于一般的四品武学。

    旋即他感到恍然,这一星之上还有四个星级,原本就不能对其指望太多。

    楚天将这门地刺术的卷轴递还给店长,问他:“有没有比这更强的,比如二星术法和三星术法。”

    店长心里暗暗纳闷,你说你一个驭兽师,修行术法本就是为了有门护身术罢了,即便有二星三星的给你,你有时间学会吗?

    毕竟,驭兽师的主业应当是饲养以及操控妖兽,修行术法乃是副业,这门地刺术即便对专业的念师都算是极为不错,你一个驭兽师还不满意究竟是想咋地。

    不过,既然能当上店长,自然有几分旁人没有的城府,那张胖脸上依旧带着真诚的微笑,极尽耐心的解释道:“若是想要二星以上的术法卷轴,那您只能到会里了。这外面的店中,怕是没有一家能拿出二星术法的。”

    楚天点头,因见卷轴下面铭牌上标注的价格并非元丹,而是回灵丹,这回灵丹是一种晶莹的药丸,他手里也有一些,却是不太多,估摸着是这冰仙城中代替元丹的硬通货,向店长确认后,果真如此,又问了兑换的地址,也在这附近。

    然后,楚天离开这家店铺,又简单逛了几家类似的店铺,也都与这家大同小异,确如那店长所说,二星以上的术法没有一家能拿得出来,看来只有到念师会去找了。

    楚天又去找了店长所说的兑换商铺,问了一下兑换比例,知道这家商铺也是盈利性质的,反正他也不急着兑换,打算明天到念师会看过以后再说。

    于是,他领着玄麟步出兑换商铺,翻身跨坐其上,化作一道赤光,冲破风雪踏上返还投宿客栈的归途。

    ……

    翌日一早,楚天起床洗漱用餐罢,见已是到了清晨,便走到客栈外面,骑上玄麟,直奔昨天去过的念师会。

    一道赤光风驰电掣而来,在念师会大门前的白色台阶前停下,楚天翻身下了玄麟,脸上浮现出一抹兴奋,眼睛带着好奇之色滴溜溜打量着周围。

    虽然刚刚清晨,却是已经有不多不少的人影路过楚天,一步步爬上台阶,从大门处进入,楚天眉头微微一皱。

    当他们经过楚天时,楚天便是能够感应到,其身上难以抑制弥漫到周遭空气里强悍的精神波动。

    也有几个身穿法袍之人,身上大都纹着一到两个星,也有一位纹着三颗星老者背负双手走来,那双浑浊的眼睛瞧来时,楚天都能感受到和昨夜碰到的腾姓少年如出一辙的压迫感,楚天神魂自然不屈,将这压迫感击碎。

    老者脚步停下,注视楚天好一阵子,目光有些凝重,颔下白胡子一抖,嘴唇动了动像是要说些什么,却是终归什么都没说,深深地望了楚天一眼,继续背负双手,缓步迈上台阶。

    漫说是他这样的三级念师,即便是那些初入念师之人,也是能够轻易用精神力包裹身体,采用驭己的方法腾空飞入大门之中。

    不过,在念师会这种地方,就算没有硬性规定,也极少有人做出这等失礼的举动。

    到达台阶之前,大家都下了坐骑,不用任何手段,只是老老实实的步行上去,眼神均是仰视上方的大门,脸上或多或少都是会露出些许的憧憬之色。

    按照那扫地老者所说,他一到清晨就第一时间赶来,不该有这么多人的。

    “难道有什么事情?”楚天这般想时,凑巧有一位骑乘着一只棕熊的人赶到,下了自己的战熊,这位驭兽师颇为诧异的望了楚天一眼,楚天也是一眼望去,脸上各自浮现出一抹赞叹。

    这般年轻的驭兽师,倒是少见。

    在楚天的感应下,那只棕熊极为强大,修为都到了二阶妖兽后期,相当于蕴气后期的强者,且这只熊一看就是那种战斗力极强的异种,这少年能将如此妖兽收为战宠,自不是一般人物。

    在秘境中见过的御兽师林青,怕是根本无法和此人相提并论,那只青魔豹纵然来去如风,可若是和这棕熊当真对上,怕是没几下就会被撕成碎片,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御兽少年朝着楚天一拱手,深深行了一礼,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善意的笑容,通报了自家姓名:“在下周泰,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他虽然生性温和,不喜惹事,却并非对谁都这么和颜于色。

    楚天神魂通过修炼炼狱图不住的用狱火进行锻炼,神魂内敛,周泰虽然判断不出真实修为,但这么内敛的神魂,本身都足以引起重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的关键在于他用心去感应楚天和玄麟之间的联系,却发现两者间有着奥妙非常的怜惜,要远远在他之上,当属他平生所见人物之最。

    御兽师这一行当,乃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契约与战宠建立怜惜,契约越高级,发展的潜力就越大,因此,若是两个驭兽师见面,最可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打量,判断对方和战宠的联系,借以判断其资质究竟在那个水平。

    若是按照这种标准,楚天作为一名驭兽师,潜力简直高到没边了,远远超乎周泰的想象,因此他又怎敢不和颜悦色,以求和楚天打好关系。

    楚天收服玄麟时施展的血契,乃是由灵狐老祖代为施展,落入周泰眼中,自然是高到没边了,不过这些情况周泰却是不得而知,心里自然对楚天有本能的敬畏。

    “竟是七杰之一的周兄,天水城周泰,在下田林,常听人提起阁下大名,真是如雷贯耳。”楚天也是一拱手,面带恭谨,一揖到地。

    这话倒是并非虚言,楚天在修炼的闲暇时,也会对这百灵郡内的年轻俊杰略作了解,自然知道三英七杰代表了年轻一辈的巅峰战力。

    鉴于家族和谷家敌对的立场,他最关注的就是来自谷家的谷天羽、谷颜玉和谷阡陌,这周泰来自郡城实际控制范围内的天水城,算是郡守府一派的俊杰人物,自然不能有所怠慢。

    当然,不说名气,即便周泰本身足以收服二阶后期妖兽的能力,也值得楚天结交。

    至于田林什么的,自然是化名,他现在处于小八九玄功的变身状态,与人接触用化名比较妥当。

    “不敢,不敢。”周泰连忙还礼,两人客套了好一会儿功夫,周泰问楚天道:“田兄,不知你到会里所为何事?”

    周泰虽然从未听说过这个田林,但他生性粗犷,也没有多想,三言两语热络下来,言谈便是随便了起来。

    “小弟此次来冰仙城,是想认证一下念师的。”楚天如实言道。

    “这倒是巧了,在下有位…朋友今天也要做认证,我也要赶往认证之处,不如你我同行如何?”周泰诚恳的作出邀请。

    “如此甚好。”楚天略作沉吟,便是微微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