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灰发少年

    扫地人从拐角处出来,却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里拿着扫帚,清扫着冰晶地面上的灰尘。

    这冰晶地面一旦有了灰尘,就会显得极为显眼,因此也要时常清扫才能保持洁净。

    楚天目光射向那老者,神魂微微波动,一缕灵念探测过去,对方身上毫无精神波动,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

    即便如此,他也丝毫不敢小觑对方,要知道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念师会,看上去貌不惊人的老者,就极有可能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存在。

    那般存在,现在的楚天绝对无法望其项背。

    这老者出现在这么敏感的地方,因此楚天理所当然的把他当成某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了。

    “在这座城市里,神魂波动才是最大的通行证。”

    楚天想起在城池入口处的经历,若有所悟,旋即将泥丸宫里灵念催动出来,念师级别的精神波动蔓延在空气中,双手一拱,一揖到地,恭恭敬敬的道:“前辈在上,晚辈有礼了。”

    那老者枯老躯体猛地一个哆嗦,竟然吓得把手中的扫帚给丢掉了,神色惶恐,嘴里哆嗦着说:“大人何必行此大礼,真是折杀我这糟老头子了。”

    楚天狐疑的盯着对方,恭谨如故,并不敢因此而有任何邪道。

    “这是什么套路?”楚天不解的想道,一时陷入迷茫之中。

    “哈哈,笑死老祖了。”灵狐老祖的声音传来,若是楚天将心神沉浸到传承空间的那座宫殿中,定能看到老狐狸正靠在座位上捂住肚子爆笑不止。

    楚天有些火大,没好气的道:“老祖你在笑什么。”

    “哈哈。这老头就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什么高人,你显露出神魂波动,在对他这样恭敬,你看看他那样子,脸都变白了,这是念师的城池,一位念师可不是他一个扫地的所能怠慢的。”

    老狐狸好容易止住笑,才对楚天这般解释道。

    楚天哑然失笑,这般乌龙竟然发生在他的头上,真让他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举目望去,只见果然如老狐狸所言,那老者原本枯黄的脸竟是一片惨白,双眼带着惊恐望着自己,两条腿不住的颤抖。

    若是被会里知道他竟然这般折辱一位念师大人,惹来念师们暴怒,他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诚如老狐狸所说,他只是个普通的老者,因故终生未婚,无依无靠贫穷到老,却巧遇一位大人,因见他可怜,把他带到这里,做些看门扫地之类的杂活,衣食费用也被全包了。

    身在这冰仙城这么长时间,他也是知道了念师在这片地带的至高无上,何况,救他脱离苦海的那位大人,也是在会里供职的念师,他对念师这一群体充满了敬畏和感激的感情。

    现在一位如此年轻的念师不知发了什么疯,对他个糟老头子竟是屈节下交到如此地步,又是作揖,又是前辈前辈的一通乱叫,差点没吓得他老人家心脏病发作,当场暴亡。

    此情此景,令他情何以堪。

    这真是折寿啊。

    楚天见状越发不好意思,只因他到了陌生地方,胡乱一通搞,竟然把老人家吓成这副样子,这罪孽真是大。他连忙快走几步,俯身捡起地上掉落的扫帚,交回老人的手里,老者的手哆嗦了好几下,方才把扫帚握住。

    “老人家,不好意思,我不懂这里的规矩,给你造成麻烦了。我这里给你道歉了。”楚天用手摸着脑袋,面带歉然冲对方一通傻笑,看起来很是憨厚。

    “大人。”老者一声高喝,涕泪俱下,“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提道歉这两个字,要道歉也是老头子跟你道歉,老头子该死,怠慢了大人,老头子该死…”

    见老者没完没了,脸色非但没有好转,反倒是越来越白,眼神更是惊恐至极,他经验不足,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有些手无所措。

    这要是把这老人家给吓出什么病了,他还怎么好意思进这念师会啊,求见穆大师,求取千年星铁精的事不就泡汤了么。

    “这可该怎么办啊。”楚天也是发愁,突然灵机一动,问道:“老祖,我该怎么安抚他。”

    “安抚什么。对他冷淡些就行了,越冷淡越好。”老狐狸看似随便的回答。

    “我多快急死了,你还开玩笑。”楚天急传念道。

    “开玩笑?我可没兴致和你开玩笑。你仔细想一想,那个念师像你这么热情,你应该表现的和一般念师一样才行。”老狐狸没好气的解释道。

    楚天听了转怒为喜,原来问题的症结这么简单啊。

    他认真回顾了下普通人对念师的看法,掌握着强大术法,这是实力方面的,自不必说,孤僻冷傲,难以接触,这是性格方面的。

    “恩,也就是说,不能太热情,要高冷一些咯。”

    楚天果然悟性极高,虽然因缺少经验,初至念师会时造成这种乌龙,却是一点就透。

    一念至此,他很快的将想法付诸实践,轻咳了几声,气质突然大变,眼中射出冷冷的目光,冷喝道:“好了,不要搞这些虚礼了,停下来听我说。”

    闻言,原本焦躁不安的老者心神陡然安定了下来,脸色出现了明显的好转。

    “我来问你,这边还有这边怎么都漆黑一片,这是怎么回事?”楚天直言问道。

    “现在过了接待来客的时间了,因此照明灯都给关了。会里有规定的,每天清晨准时开门,一直到傍晚太阳落下为止,都是接待客人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就不行了。”

    老者心神渐渐安定,口齿清晰,说的头头是道。

    楚天微微颔首,继续发问,“我想去认证念师的话,应该从那边进入。”

    老者抬手指了指左手边的通道,言道:“沿着哪里走就可以了,现在看不出什么,明天您来,即便没人指路,您也会知道的。”

    楚天虽然不明其理,却也没有多问。

    老者长期在此工作,他既然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倒是不必寻根问底了。

    楚天简单问了几句,然后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突然感受到某股隐晦的精神波动正在逐渐靠近,不由得眉头大皱,猛然转身目光望向身后。

    一位身穿特殊法袍的灰发少年一步步的拾阶而上,虽然尚在远处,不过楚天视力极好,能很清楚的看见那张脸,少年约莫十七八岁,脸上透着股凛然的倨傲之意,和楚天的如出一辙。

    在这个年纪,自然不会生出一头灰发,应该与他主修术法的属性有关。

    虽然牺牲了健康的黑发,却换来了强大的实力,这笔买卖也算值得。

    不过,楚天此时脸上的冷傲乃是为了安抚老者刻意伪装出来的,而少年则是发自天然,似乎他天生就是位高冷的人,那股倨傲之意透着彻骨的寒意,令人望而却步。

    法袍呈现白色,袍子的前襟处纹着三颗星,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三点,却似乎蕴含着某种天地间的至理,即便楚天拼尽全力,也休想纹出同样完美的星辰来。

    那颗星辰仿佛是精神力凝聚到某种程度的外在展现,这种手笔,就算楚天新近晋升二级念师,在精神修为上算是登堂入室,也远远无法揣度。

    楚天眉头微微皱起,虽然那人没有爆发精神力,但感应没错的话,此人的精神修为应该在他之上。

    这冰仙城倒不愧是藏龙卧虎之地,在灵风镇碰到那女孩,精神修为就和他在伯仲之间,眼前这少年,更是给他了某种仰视的感觉。

    能在这个年纪,就让身为二级念师的楚天有些微的仰视感觉,这少年在百灵郡中也算得一方翘楚,绝非碌碌无名之辈。

    一股冷冷的精神波动覆盖楚天的身体,仿佛直接笼罩住他的神魂,使他神魂微微一颤。

    不过,楚天的神魂乃是灵狐族专属的灵念凝聚,品质远非寻常之辈可比,虽然感受到某种压迫,却是愈挫愈强,发出一声含着怒意的尖啸声,直接将对方的精神笼罩粗暴的震碎。

    “恩。”灰发少年目光微微一缩,看向楚天的眼神收起几分漠然,多了一点点的正视,当然只是一丁点罢了,并没有丝毫的动容。

    少年收回目光,不再看楚天,和他擦身而过。

    “你的驴不错。”

    双方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淡漠的声音从楚天背后响起。

    楚天目光冷冽了下来,袍袖下双拳悄然握紧。

    此人对玄麟的称呼,恕他不能苟同。

    “腾少爷,请进。”老者连将扫帚搁在胳膊窝里,恭敬地行礼道。

    那腾姓少年目不斜视,不发一言,从某条通道长驱直入,楚天感到背后有光亮起,连回头看时,只见最右边的一条通道已是亮堂堂的,原来老者早提前将灯给打开了。

    目送少年身形消失,楚天回过神来,心中陡然升腾起一股怒意,质问那老者道:“你不是说过了招待时间了吗?那为什么他就能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