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朱苏苏

    听到楚天询问穆大师的居处,卓然笑着回答道:“会长不喜欢和别人同住,喏,他就在那边的独院里住。”

    说着他微微侧身,伸出手指往某处一指。

    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座小院,只是普普通通的小院,位于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矮矮的房屋,和面前两栋高楼比起来就像是侏儒一般。

    楚天微感惊讶,这小院的设施看起来拍马也赶不上其他念师居住的高楼,很难相信会里地位最高之人,堂堂念宗强者穆大师竟会选择住在这种地方。

    “老师原来住在那里。”杨思思望向那院落,插话道。

    “会长一般上午会去蓝晶修炼区修炼,修炼傍晚回到院落中,偶尔会指点会里一些天才修炼上的问题和术法的施展,这段时间指点年轻人格外频繁,师妹既是会长的得意弟子,随时可以去听,说不定还会留给你单独指点的时间。”

    卓然详细的说道,杨思思闻言雀跃,楚天脸上露出跃跃欲动的神色。

    卓然略作犹豫,虽然有点不忍心打消楚天的性子,但还是直言相告,他不好意思的说:“楚天兄弟,会长的讲座只有天赋非凡的天才才有资格去,你的资质虽然是黄色,却还是差了一点的,唯有绿色以上资质的人才被允许进入。要是擅自闯入,会长会生气的。”

    旋即补充道:“你别难过,会长大人一直都这样,想开一些,我和你都是黄色资质,咱们都没资格进去的。”

    楚天笑了笑,倒是没说什么,他总不能告诉卓然,自己其实是紫色的精神资质,那也太不妥当了些。

    杨思思冲楚天作了个鬼脸,口中对他一阵冷嘲热讽,说什么天赋差劲的咸鱼云云。

    楚天虽然脾气很好,却也是一肚子火,袍袖下拳头紧握,他很想告诉这丫头自己的真实天分,可即便告诉了,想必对方只会把他当成异想天开的疯子,而不会信以为真。

    卓然也是被她的言语骂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刚才才说过楚天和他资质相当,若楚天是咸鱼的话,那他也一定逃不脱咸鱼的蔑称了。

    却是忘记了,当见到楚天眉心显露出紫色光亮的一刹那,她用玉手掩住了因极度惊讶而没有形象长大的嘴巴。

    从住宅区出来,卓然又领着楚天、杨思思回到交易区,对交易的方法做了说明,可以以物易物,也可以用资源来换。

    在这念师会中,元丹是没用的,只有精神修复用的药丸才是通用货物,不过在办公区有专门把元丹兑换成通用物的地方。

    又逛了些其他一些地方,让两名新人对念师会大致上有了一些了解,见两人不再有疑问,卓然忙向两人告辞,他还要去考核处那边守着,以侯使唤。

    身为引路人,他白天都要在考核处守着,这是职业要求,因此他只能将修炼时间移到晚饭以后,如此他每天都要修炼到深夜。

    楚天和杨思思一道去往蓝晶修炼区,虽然目的地相当,可两人其实是各走各的,路上都没做交谈。

    杨思思还没忘记楚天骂她没教养的事,而楚天虽然知道她是穆大师的弟子,但这丫头多次对他无理,以他性格,也很难拉下身价对其主动攀谈。

    两人到达蓝晶修炼区,楚天远远的就感受到一股隐晦的波动,若非他天赋异禀,感知灵敏恐怕会将对方当成普通人,这股波动并非来自于精神,而是来自于元气。

    此人并非会里的念师,而是一位强大的武者。

    这名武者,究竟是如何进入这念师会的。

    不过,楚天倒也没有惧怕。

    这可是念师的大本营,对方若想在这里对付自己这个念师会的成员,除非他发疯了,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采取这种行动。

    因此,他大着胆子继续前行。

    没过多久,一个蓝色劲装的冷酷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看起来年纪只在三十岁上下,楚天脸色微变,离得近时,他才真正感觉到这人的深藏不露,即便是家族的化罡境的长老,也是远远比不上。

    从这人的身上,楚天能够感受到和那谷家的谷离长老差不多的强大波动。

    “这是位凝丹境强者。”楚天心中凛然。

    此人的身旁还有位相貌朴拙的中年人,正是刚才见过的陶槐,陶槐正和这人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见楚天两人过来,两人停止了交谈,那蓝衣男子快步走到两人面前,行了属下见上级的礼仪。

    楚天目瞪口呆,他何曾想到这位凝丹境强者竟会向他行这般大礼。

    不过,转瞬间他便是反应了过来,对方和他素不相识,没有向他行礼的必要,他实在向旁边的那丫头行礼。

    “小姐,属下终于找到你了。”蓝衣人行礼罢,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凝在杨思思脸上。

    杨思思则是黛眉一皱,小脸上满是苦恼,旋即哭丧着脸道:“朱叔,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此人正是郡守府的守卫统领朱明臣,虽然一口一个属下,可即便是杨思思,也是以叔叔相称,显然对方敬的只是郡守的地位,自称属下表明对郡守府忠诚,杨思思可不敢将其当成自己的属下。

    “小姐,郡守大人安排属下与小姐同行,负责小姐的安全,不知小姐何以不辞而别,枉费属下一通好找。”

    朱明臣不答反问道,脸颇有些严厉的板着,旋即半吓唬的说:“若是小姐有了任何闪失,属下纵然死上千百次,也没法向郡守大人交差,小姐岂非故意陷属下于不忠不义。此节属下时候一定要禀报郡守大人,看看大人怎么说。”

    杨思思虽然无法无天,却是生平最惧那位作郡守的爹爹杨延骁,不过她素有急智,快步走到朱明臣身边,两只小手扯住对方的胳膊,用甜得发腻的声音撒娇道:“别这么认真嘛,朱苏苏,有话好好说,何必火气这般大,气坏了身体,人家也心疼嘛。”

    楚天听了浑身一颤,差点没把吃过的早饭统统吐出来,这还是那刁蛮不讲理的郡守府小公主吗,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前后风格反差也太大了吧,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若非两人一路到此,他都会疑心自己认错了人。

    初次遇见的楚楚可怜、清纯无辜,而后的刁蛮任性,和现在这副娇滴滴的样子,到底哪一个才是她的真实性格。

    这姑娘也太多变了吧,还是离远点为妙。

    楚天脸色微微发白,本能般的后退了两步,和对方拉开了安全距离。

    朱明臣本来火气十足,被她“朱苏苏”的一通喊,面皮不禁抽搐了几下,故作冷淡的道:“你松开手,你可是郡守府的大小姐,这么做平白让别人笑话。”

    “谁敢笑话,苏苏会替侄女教训那人的,对不对?”杨思思双手不丢开,反倒由扯胳膊变换了姿势,将对方的手臂亲昵的搂住,嬉皮笑脸的问道。

    “松手。”朱明臣再保持不住冷酷的模样,露出苦笑不得的表情来,他只觉得自己脑壳子疼,语气里不自觉温和了许多,甚至带上了一丝丝的哀求,刚来是他火气早已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别告诉我爹爹,我就放开你。”杨思思一嘟嘴,开始提条件。

    “你…”朱明臣刚欲拒绝,只见杨思思脸上带着坏笑,将他胳膊抱得更紧,且就要将已初步发育的曼妙娇躯贴上来,不禁浑身一颤,一股凉气直冲心头,大声的喝道:“停!”

    杨思思娇躯顿住,笑吟吟的望着他,双手却没有松开,显然是要看他下一步的表现。

    朱明臣额前渗出滴滴冷汗,脸色丝毫没有愉悦的享受之色,反倒是惶恐至极。

    若是给郡守大人见到这副情景,即便他和对方是过命的交情,郡守大人也会大发雷霆之怒,和他恩断义绝,不死不休。

    至于那无耻的丫头才是主动的一方,这东西郡守会在意么,会相信么?到时候这个锅他就背定了。

    “叔叔答应你。”朱明臣垂头丧气的道,活似一直斗败了的攻击。

    他不得不同意,他若是敢向郡守交代此女劣行,这姑娘就敢反咬他一口,把今天的事捅出来,说被他调戏,以这丫头的彪悍性子,完全有可能做得出来,她一向就是这么没节操。

    杨思思松开双手,两只小手叉腰,面现得色,嘴角荡漾起胜利者的笑容。

    见到整个过程,楚天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恶意,不由得遍体生寒,连忙快步溜到自己的修炼室前,伸出有解纹在右掌,将门推开钻了进去,又迅如闪电的将门拉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