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顺眼

    院落里,众人皆是凝神屏息,脸上露出专注的神色,听大师传授基础知识。

    这所谓的基础知识,却是楚天闻所未闻,加之穆大师精修精神多年,对这一道有着自己极为独特的见解,这般见解有着画龙点睛之神效,即便是最普通的理论,经过口中说出,便是有了某种独特的风格,令人耳目一新、茅塞顿开。

    起码,给楚天的感觉是醍醐灌顶般的奇妙,由于从未接受这些知识,他就听得分外留神。

    即便是老狐狸,此时也是难得的放下手中的小册子,略加凝神的听着,停了片刻,口中喃喃自语:“这货还真有两把刷子。”

    灵妖族和人类念师擅长的方面有所不同,灵妖族专精于精神和元气相结合的战斗方式,在这方面没人比灵妖族做得更好,在幻术和瞳术方面也算擅长。

    虽然因为强大的神魂,施展术法的威力也是惊天动地,但在技巧上比起人类念师却是有所不如,准确来说是不够精细。

    不过,灵妖族毕竟是妖族一列,本能上不喜这种细腻的战斗方式,更崇尚于用绝对实力来碾压,即便老狐狸听出穆大师说得挺有门道,可听了一会儿,渐觉厌烦,便是将感知收回,展开手中小册子,目光落在上面再也移不开了。

    他手中是一门看了就令人心血膨胀的小说,除了文字描述之外,每读到精彩处,便会显出某些和文字描述如出一辙的图画了,活色生香,惟妙惟肖。

    如果他愿意的话,图画还能变成动态的影像,真是居家旅行排遣寂寞之必备良药。

    而他老人家灵魂存活的漫长岁月里,就用这剂良药来治愈心头的创伤了,治愈的久了,发现其实也蛮不错的。

    杨思思一面提起精神细听,一面若有所思。

    这基础理论她早已听过无数遍了,可不知怎的,今天老师讲得竟是从未有过的深入和透彻,就算是她,也觉得有了新的收获,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因为他吗?”

    杨思思依靠女孩的敏锐直觉,清楚的察觉到这份深入并非因为她,也不因为其他人,只是楚天进来后造成的改变。

    一念至此,她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妒意。

    楚天的精神天分只有黄色,比她差太远了,年岁比她略大,这方面的修为也不比她更强,她不明白何以竟能得到老师如此青睐。

    突然听到几个关键点,杨思思连忙收起杂念,把注意力凝聚到穆大师的授课中。

    穆大师今天的讲授十分精彩,远高于日常的平均水平,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时若耽搁了听讲,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她不确定之后的讲授大师是否还有今天的状态。

    穆大师讲道:“与运用各系能量的手段就是咒语了,咒语可以说是横在神魂和天地能量之间的桥梁,也可以说是一个杠杆,用小部分的精神力,去撬动更多的天地能量,才能称之为技巧。”

    “这便是吟咏咒语的必要性,若是两者之间能量相当,就不必吟咏咒语,直接用精神力攻击得了,不管是念师、驭兽师、傀儡师,乃至炼丹师皆是如此,未必是咒语,也可能是手印以及其他的手段,路径虽不同,却是殊途同归。”

    “关键在于一个借字,我等念师施展术法是借用天地能量,驭物是借用物品之锋利,驭兽师借用妖兽之力,傀儡师自是借用傀儡,而炼药师自然是借用药能了。”

    “无论向什么东西借,都要讲究一个性价比,原则是用用最少的精神力,借用尽可能多的能量,吟咏咒语时也要围绕这个节省的准则。”

    一通话说完,略有些口干舌燥,从大座旁边的小几上端起茶略喝几口,暂解口渴,放下杯子,抬眼望向众人,见大多数人脸上皆是有着不解之意。

    “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穆大师说道。

    楚天听得入神,不及详加考虑,直接问出心中所想,言道:“请问大人,您说的杠杆是什么东西?”

    穆大师恍然大悟,刚才说得顺口,竟是忘记这用来比喻之物大多数人都未曾见过了,他微微一笑,先是吩咐道:“既然是来听课,就不必叫我大人,叫我一声老师就好了。”

    “是的,老师。”楚天面露欣喜神色,这穆大人完全没有卓然所说的那么难接触吗,这不是很平易近人嘛。

    众人听了这话,登时目瞪口呆,他们在这里听了这么久,也没人被允许叫老师,有的叫大人,有的叫大师,不想楚天竟是走了狗头运,初次来此便被这样对待。

    “老师,你还没告诉我们杠杆是什么呢?”微胖少年宏志乖宝宝般的提问道。

    不料穆大师却是把脸沉了下来,口中问道:“你叫我什么?”

    “不是你让我们叫老师的吗?”宏志听他发难,忽然有了急智,故作诧异,眼中快速的掠过一抹狡黠。

    “我让他叫老师,让你叫了么?”穆大师继续黑着脸问道。

    “老师,你这么做不公平啊,我的精神资质可是绿色,这楚天测试时我也在场,他只有黄色的精神资质,凭什么他的待遇比我还高?”宏志忍不住问道。

    “就凭他长得帅,老夫看了顺眼,而你长得蠢,看了就讨厌,这样够了么?”穆大师没好气的道。

    既然有人敢做那出头鸟,就别怪他在言语上不客气了。

    要是人人都质问他,他的尊严何在,念师会的崇高地位何在?

    宏志顿时傻了眼,一缩脖子,不敢再说,又是幽怨的望了楚天一眼,即便是楚天这时也不好意思一笑而过了,只好别过头去,装作没看见。

    众人皆是心中凛然,看来叫穆大师老师的资格可不是谁都有的。

    这种事只能随缘,强求也是无用。若是缘分够了,即便是黄色资质也能让大师青眼有加,反之缘分不够,就算有着出类拔萃的绿色资质,大师也是不愿意搭理,自己也没处说理去。

    反正大师是协会会长,这讲座是大师开的,他老人家愿意咋地就咋地,旁人想管也管不着。

    倒是杨思思盯着楚天看了又看,楚天注意到这女孩的目光,脸色一红,杨思思收回目光,心中有点莫名其妙。

    好吧,她承认这少年变回原本面貌却是有点小帅,但至于到能男女通杀的地步吗,以至于连白发飘然的老头子都入了魔,被迷上了?

    一面想着,一面又是看了楚天几眼,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的确是有点帅,只能姑且相信这个理由了。

    这理由找的过于牵强,即便穆大师饱经风霜,脸皮比城墙还厚,此时也是微微露出一抹不自然来,为了转移视线以作掩饰,他连忙解释了楚天刚才的问题。

    “至于杠杆是什么东西,口述不够直观,你有空去你林芸师姐一看便知,她可是辰老头的徒弟,这类稀奇古怪的零件自然不会少。”穆大师手指着座间某位长相俏丽的少女对楚天说。

    那少女约莫是十七八岁年纪,身上穿着三星法袍,瓜子脸,相貌清丽,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

    冰仙城念师会共有三位会长,担当正职的穆大师是传统的以术法战斗的念师,其他两位副会长则专攻其他方向。

    石大师主修驭兽一道,收了周泰这个门徒,依仗其本身就不错的资质善加调教,每几年就声名鹊起,名列百灵郡三英七杰之列。

    而辰大师则是主修行对偏门的傀儡一道,亲手组装的傀儡实力强横,足以媲美凝丹境高手,这也是他名列三大会长之一的缘故,而林芸正是她的得意门徒,修行老师传授的傀儡之道已是小有所成,堪称会里小辈中的俊杰人物。

    楚天忙冲那林芸师姐微笑示意,虽然他只是“黄色”的精神资质,可林芸见穆大师对他如此看重,也是不敢怠慢,也回以亲切的笑容,阳光和煦,邻家的大姐姐也似。

    此节过后,穆大师又讲授一会儿,便是结束了讲座,楚天从院里出来时天色黑了下去,时辰已是不早。

    其他人皆已散去,穆大师把杨思思留下单独辅导。

    指点时,也不知怎的,杨思思总觉得老师此次讲授时有点心不在焉,略微沉思,想不出所以然,只得收敛心神,去听穆大师那水平降低甚多的指点。

    月轮悬浮在冰仙城的上空,将辉光淡淡的散落下来,照耀在构建城中建筑、地面的冰晶之上,和反射回来的冰魄寒光交相辉映,显得璀璨而辉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