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刺眼

    虽然此次天晶冰玄塔多储能了半年时间,使得塔内环境更加恶劣,导致了能闯过第三层的人物较去年少之又少,但冰仙城乃是整个百灵郡范围内绝大多数精神修行者心目中的圣地,此次塔斗自然引来了无数的俊杰,因此总归是有着一些骄子拥有直达四层以上的能力。

    冰玄塔内第五层的环境与之前的大不相同,塔斗者一旦进入其中,就仿佛离开了冰玄塔,来到了一方冰雪天地之间。

    这当然是极高明的幻术手段,但由于手段过于高明,以至于这虚构的世界像是真实的空间。

    冰雪世界里,天地一片寂寥,唯有数道身影盘坐在不同的方位。

    鹅毛大雪不绝落下,落在他们的身体上,难以想象的寒意气势汹汹,欲将他们的神魂冻结。

    然而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各显神通,催动各自精神力,形成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庇护自己的神魂。

    冰雪天地的东边,有着一道身影盘坐,相貌刚毅,眉宇轩昂,正是和楚天有些交情的周泰。

    周泰的神魂周围,包裹着一层奇特的能量,像是精神力,却又不是那么的纯净,竟是将部分兽类的狂暴气息引入其中,和自身精神力极为切合,融合的非常好。

    这狂暴的气息自然是从他的战宠那只棕熊的体内引来,棕熊虽然不在周泰的身边,但驭兽师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其神魂时时刻刻都与战宠紧密关联,除了一些极为特殊的环境外,这种关联几乎不可打破。

    周泰神魂周围的精神力层层包裹,宛如形成一颗沉稳有力的心脏,无须他进行心念控制,自发的怦怦跳动,每次跳动,都是有着无数的微型兽颅在精神防御层上滋生而出,嘶吼之间,已是将袭来的丝丝缕缕的寒意吞噬掉。

    兽颅的嘶吼宛如棕熊之吼,充满了十足的野性。

    借着这一招“爆熊庇魂术”,冰雪天地中虽然严寒无比,周泰却是尽可以抵挡得住,并且能够抽出空来去施展自己擅长的锻魂术去提升修为。

    在这冰雪天地中,虽然环境极尽的恶劣,但是如果能够坚持下来,并开始精神修行的话,能获得的裨益也是超乎想象的。

    这片空间的北方,一名俏丽的少女身上法袍一尘不染,盘膝而坐,光洁的脸庞有种沉静之美,竟似比落下的雪花更加纯净,比地面上映照反射回来的辉光更显皎洁。

    如果有人能够进入她的泥丸宫进行观察,见到里面的情景定然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她的纤细神魂周围,精神力萦绕流转,片片小块的机械零件构建而出,竟是宛如实物一般。

    林芸的神魂当然没有达到实境的层次,别说是三级念师,即便是大念师也是差了一大截,唯有像协会会长穆大师、和她师傅辰大师这样的念宗强者才能拥有这一层次的神魂。

    这些机械零件并非精神力直接变化,而是借助一门观想法冥想出来。

    观想的东西虽然是虚幻,可一般来说,能直接作用到神魂的也非真实之物,用虚幻的观想物来抵挡这冰雪天地间同样虚幻的寒意,倒是王八看绿豆,正好合适。

    一片片的金属零件紧密的结合,构筑成了一个精密的机械物,这机械物包裹着神魂,以玄妙的规律运作,将冰雪世界袭往神魂的寒意抵御了下来。

    这观想出来的机械物,仿佛对冰雪世界的寒意拥有极为有效的屏蔽作用,使在机械物内的神魂几乎不怎么受影响。

    由观想零件构成的机械物中,神魂奇妙的波动,精神修为稳步增强,想来她也是开始进入精神修行了。

    在其他的方位,也有着数道身影盘坐,周身上下皆是弥漫着强大的精神波动,各自神魂也被精神力以各式各样的奇妙手段保护,在恶劣的环境中,也是闭目凝神,丝毫不放松对神魂的锻炼。

    在冰雪师姐的西边,一位灰发少年盘坐下来,自然是和楚天有些过节的滕笙歌。

    他的周身上下弥漫着冷冷的精神波动,也不知采用了何种手段,神魂周围的精神防御层上数道扭曲的灵蛇出现,精神灵蛇口中发出尖锐的啸声,阴冷而恐怖,就连天地间的寒意都似收到啸声的恐吓,竟然削弱了许多。

    削弱后的寒意落在滕笙歌神魂周遭的精神防御层中再构不成威胁,毕竟作为冰仙城念师会整个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的精神修为也不是盖的。

    也不知修炼了多久,腾笙歌暂时停止了修炼,睁开眼来,双目之中流露出一抹讥讽,他虽然是在修炼状态,也不忘记分出一缕心神去关注外面。

    在他看来,虽然楚天的精神资质不过是区区黄色,但既然得到穆大师的格外看重,赏赐了连他都没有资格拥有的蓝晶修炼室,自然在此次塔斗中格外关注,可眼下事实证明,楚天并没有和他相提并论的资格。

    “看来,此子获得蓝晶修炼室的赏赐,真是穆大人一时心血潮涌,其本人没有太大的本领。”

    “这楚天不过如此,无非泛泛之辈而已。如此人物,怎配与思思师妹住在一块,唯有本大爷,才有和郡守府的小公主同区共住的资格啊。”腾笙歌眼中充满嘲弄神色,嘴里轻轻的喃喃自语,轻轻的说给身边飘然落下的鹅毛大雪听。

    “我究竟是怎么了,区区黄阶的精神资质,一个二级念师的小子,难道还有资格和我闯到同一层,我真是傻了。”

    腾笙歌哑然失笑,无敌寂寞的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楚天,重新闭上双目进入修行状态。

    修炼专注的时候,时间过得异常之快。

    就在塔内人凝神抵御风寒,并迅速的提升精神修为之时,冰玄塔外的广场上已经悄然来到晚上。

    今晚月光颇为暗淡,不过这构不成丝毫影响,冰玄塔之前的广场上屹立着不少的冰晶之灯,灯光照射下来,将整个广场照得宛如白昼一般,从冰晶地面上反射回来,空气中交织,光线梦幻而迷离。

    广场之上依旧人山热海,来观摩的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因为他们都是知道,首日的冰玄榜马上就会出现。

    平时冰玄榜会出现所有塔斗者的情况以及身处的塔层,每天刷新后也皆是如此,不过到最终固定的时候,只会将前十名留在榜上,字迹数倍放大,光亮而醒目,显赫的在石碑上存留三天之久。

    虽说最终结果才能归入档案,但首日的情况很大程度的决定了最终的成绩。

    从首日冰玄榜的情况,基本能够判断清楚个人的潜力,终榜和首日的榜单比起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最多是名次的小幅度变动而已。

    因此,首日的冰玄榜至关重要,天这么晚了却没人离开,想来都是期待着首日榜单的出现。

    榜单首日出现以及平常更新的时间都有固定的时间,等待之中人群陡然喧哗起来,一道道目光含着火热和期待凝聚在台阶旁边的石碑之上,因为观摩过以往塔斗的有经验之人皆是明白,榜单马上就要出现在石碑上面了。

    “榜单出现了。”有人见石碑上有光亮的字迹出现,忙兴奋的大叫一声。

    听到他的叫声,众人忙凝神去看一行行字迹的出现。

    “第一名,韩君笑,身处第七层。”

    “第二名,腾笙歌,身处第五层。”

    “第三名,周泰…”

    “第四名,林芸…”

    …

    冰玄榜排名次的时候,当闯入的层数相同时,这时就比较在这一日之内谁都修为在原本基础上提升的更加明显,在这方面自然会有差别,这就决出了名次的先后。

    “第十名,杨思思,身处第四层。”

    见爱徒夺得第十名的成绩,穆大师老脸浮现出一抹满意之色,和旁边的辰大师互相吹捧了下对方的徒弟,穆大师突然想起还没见到楚天的名字,忙一行行往下看去。

    每当目光掠过一行,没有看到楚天的名字时,穆大师脸上的失望便是加重了几分。

    他最终变得不耐起来,一改先前的缓慢,目光刷刷的往下移。

    正当穆大师以为自己看漏的时候,楚天的名字终于浮现在他的面前,穆大师的脸色变得极端难看起来,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失望神色。

    那行字迹分外的刺眼。

    “第二十九名,楚天,身处第三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