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折戟

    第五层靠北方的位置,一位少女盘膝而坐,身上阵阵精神波动蔓延开来,冰雪世界的寒意凝聚在鹅毛大雪中飘落而下,接触她的娇躯,袭击她的神魂,但显然她以玄妙无比的方式在神魂周围形成宛如机械物般的坚固防御,将一波波的寒意冲击尽数抵御了下来。

    这位少女正是辰大师的弟子,楚天的林芸师姐,她在抵御寒意的同时,并没有进行精神修炼,而是采用独家的冥想法,迅速的修补刚才修炼到了的些许损耗。

    她突然睁开眼睛,眼神在茫茫的冰雪世界间显得分外明亮。

    一般来说,眼神的明亮程度和精神的充沛程度成正比,她目光如斯明亮,正意味着她冥想之后精神饱满,斗志昂扬。

    睁开眼后不数息,她眼光的明亮渐渐散去,恢复到正常状态,目光不经意瞥向中央区的光柱处,明眸里露出一抹惊讶和由衷的敬佩之色。

    这都过去好几天了,还没见楚天受挫回来,难道已经适应了第六层的环境了吗?

    “我经过老师精心教导,又去穆师那里旁听,吸收了众多经验,自认也算不笨,努力程度也可以,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小鬼头。”林芸俏脸上露出不甘之色,她年纪较楚天为长,称其为小鬼头倒也没有不妥。

    经过这么多天在第五层的修行,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严寒,此间的环境对她没有太大的挑战性。

    “我决定了,要去闯第六层,那小鬼头既然能在其中坚持,我就应该也能做到才对。”

    林芸狠狠一咬牙,如水的明眸里升腾起旺盛的斗志,宛如余晖洒向湖水,在湖底留下的一汪炽热的红。

    一念至此,她起身向传送关注方向走去。

    感受到她的动作,塔层内修炼的其他人先后睁开了眼睛,目光望向这位少女在冰雪天地间扛着风雪往前行走,目光坚定的宛如能破除一切障碍的绝世宝剑,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

    难道,林芸打算要对下一层发动冲击了吗?

    冰雪天地的东边,周泰见到林芸的举动,略作沉吟,也是起身往光柱方向走去,他身体雄伟,含着野兽般狂暴的精神波动扩散到周身,形成强烈的风暴一般。

    鹅毛大雪扑面而来,然后一接触到他身上的精神波动,就被野蛮的撕扯开来,连同里面的寒意一起,再无冲击他神魂的余力。

    周泰面容如铁,冲破了风雪,目光坚定,步履沉稳的走向通往更高塔层的传送光柱方向。

    腾笙歌也是睁开眼睛,目光有些阴翳,非但楚天一去时日不见返回,现在看来就连林芸和周泰二人也要去往更高塔层,将他彻底压制了。

    “真是岂有此理。”

    腾笙歌脸上浮现出一抹阴冷,几乎不做犹豫,也是从雪地里起身,和林芸、周泰一样往光柱方向行进。

    只是,他浑身精神波动显得有些阴冷,仿佛有着无数的灵蛇嘶啸着围绕他的周身疾速旋转,将飘落下来鹅毛大雪中的寒意吞噬削减,冷着脸庞,闪烁身形,速度比周、林二人只有更快。

    这一层修炼的其他的三级念师,略作沉吟,或从地上起身,仿效前三者作为,去往光柱方向,挑战更高的塔层,或原地观望。

    第五层的环境非同小可,除了周、林、腾等几人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才略感轻松外,对其他人来说依然很严峻,所以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魄力去闯难度更大的第六层。

    杨思思睁开眼,清澈的眼睛之中流露出浓郁的不甘。

    当楚天行险去闯第六层的时候,杨思思预料此举多半会以失败告终。因为在她看来,楚天的修为和她一样,只是二级念师,她经过穆大师比较系统的指点,有着独到的手段,才能在这里坚持下来,还不敢去想能闯第六层。

    楚天一个来自偏僻地方的小子,能在这里修炼就已经是侥幸,凭什么去闯更高的塔层。

    不过,事实证明楚天已经在第六层坚持下来了,她通过楚天以往的表现,判断出楚天没有无能到直接被淘汰的地步,既如此,又没有返回第五层,那就是已经适应第六层的环境了。

    “不,修为相当的情况下,我不可能输给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我可是杨思思。”

    杨思思一咬银牙,也是站起身来,碧绿衣裙包裹微微颤抖的娇小身躯,在这冰雪天地间显得有些楚楚可怜,却依然是要强的往光柱方向走去。

    就算是现在,第五层的环境对她来说也不算轻松,擅闯第六层能适应下来的几率并不大,可是她性子要强,不甘心输给和她有过间隙的楚天,因此还是和周林腾三人一样,做出了去闯第六层的选择。

    一道道身影以飞蛾扑火的勇敢投入到光柱之中,光柱逆流而上,将他们传送到了第六层。

    第六层的雪花寒意浓郁到相当的程度,呈现出青色的光泽,因此,这是一片青色的冰雪天地。

    青色的冰雪天地间,只有一道银发飘飞的年轻身影静静的盘坐,他的神魂周围朵朵金莲滋生,水天世界守护心神,因此飘到他身上的雪花,并没有将比第五层凛冽数倍的寒意传递到他的神魂之中。

    原本平静状态的光柱陡然一阵波动,无数的光线逆流而上,似是传送什么人一般,数息后,七八道身影出现在冰雪天地的边缘。

    众人恢复视线后,第一眼便望见了在冰雪天地间专心修炼的那道年轻身影,目光中或多或少流露出一丝敬佩,即便对他有成见的腾笙歌和杨思思也不例外。

    原来楚天竟然真的在这第六层顽强的坚持了下来,虽然心中早有预想,但当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再一次被震惊了。

    雪花的飘落可不会停止,因此众人观察楚天只是一瞬,便连忙盘坐地面,屏息凝神,各显神通,或以精神凝聚机械物,或融入狂暴气息形成兽颅,或形成诡异的可吞噬寒意的灵蛇,五花八门的手段,为抵御此间无尽的寒意而尽数开启。

    更有几人刚一坐下,就精神惨叫,连忙直起身来,拼了命的往可以返回传送的光圈不顾形象的狂奔而去,面带惊惶之色,惶惶如丧家之犬。

    他们虽然自忖手段了得,可是他们能在第五层起效的防御手段,一碰到青色雪花传来的寒意,就迅速的崩碎开来,寒意开始入侵神魂,透彻灵魂的恐怖寒意丝丝缕缕闯荡而开,精神防御再难庇护神魂。

    他们的神魂之上,有着青色的冰晶逐渐凝结。

    若是晚回去一时片刻,就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或者会对神魂产生难以修复的冻伤。

    杨思思也是一声尖叫,俏脸上浮现出大恐惧,二话不说从地上起身,风灵术产生风旋缠绕全身,折身向距离最近的光圈爆射而去,眨眼便进入光圈之中,娇小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这一塔层。

    她只是坚持了不到两分钟,以特殊手段布置出的精神防御就濒临崩溃,青色寒意如毒蛇一般欲顺着防御层上的缝隙入侵神魂。

    她好歹也是穆大师的弟子,岂不知这种情况对神魂来说极为危险,无论心里再怎么不甘,也不可能继续待在这里冒风险了。

    一道道身影狼狈的奔到传送光圈处,逐个消失在第六层,没几分钟,这一层除了原本就在的楚天之外,就只剩下周泰、腾笙歌和林芸三人了。

    其他的所有挑战者,皆是在这一层折戟沉沙。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林芸睁开明眸,目光不经意瞥了正专心修炼不得旁顾的楚天一眼,眼中再度流露出深深的敬佩。

    她根本没法想象,楚天的修为只有二级,又怎么能在这变态的地方待上整整一天之久的。

    没有进入第六层,永远不明白此次塔斗中这一塔层又多么可怕,她才待了一个小时,就觉得坚持不下去了。

    此间寒意正在慢慢瓦解她机械物般的精神防御,就算她采用种种手段也难以弥补,若是再继续坚持下去,神魂也会出现损伤。

    她举目一望,只见周腾二人还能坚持,不由得无奈叹了口气,看来此间之人她倒是成了最弱的一个。

    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最早闯入此地的银发年轻身影一眼,林芸的明眸里掠过不甘,但娇躯依然从地上起身,转身闪烁到光圈之前,也是被传送出第六层。

    第六层环境太过恶劣,即便强如林芸,也是不得不离开。她也和其他那些人一样,在挑战这一层时被挫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