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学狗叫

    冰玄塔中因受到楚天刺激而产生的巨大波澜,当夜准确的反映到冰玄石碑之上,在外界看客中引发了轩然大波。

    当最新的榜单刷新出来的时候,围观众人再也保持不了淡定的心情,喧嚷之声响彻在冰玄塔之前广场的上空。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周泰、腾笙歌他们怎么都到了第六层了。”

    “好厉害,没想到这么多人都能入第六层,据淘汰出来的人说,今年塔斗的难度可比往年大太多了,就这样还有这么多人能闯到第六层,实在是太厉害了。”

    “林芸师妹被他们抛到第五层了,可怜的林芸师妹,她挑战失败时一定很不甘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今年的塔斗太难了嘛,林芸她已经算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了。”

    “这么多人挑战第六层,除了周泰、腾笙歌他们都失败了,即便林芸也不例外,这第六层有这么难吗?”

    “他们都是怎么了,不是在第五层待的好好的嘛,怎么说上去就一起上去了。”

    “是被楚天刺激了吧,换成我我也生气,周泰、腾笙歌他们都是风云人物,一向心高气傲的,被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子爬到头顶,又岂能忍得下这口气。”

    “越来越精彩了,真是期待此次塔斗的最终结果。”

    只见最新的榜单较昨天又是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第一名,韩君笑,身处第八层。”

    “第二名,周泰,身处第六层。”

    “第三名,腾笙歌,身处第六层。”

    “第四名,楚天,身处第六层。”

    “第五层,林芸,身处第五层,曾挑战第六层失败。”

    …

    “第十名,杨思思,身处第五层,曾挑战第六层失败。”

    几家欢喜几家忧。

    华云眼见腾笙歌所处的塔层换成了第六层,脸上一改沮丧之色,陡然精神焕发起来,下巴一扬说道:“不愧是腾师兄,实在是太棒了,我早就说嘛,这楚天不过是逞一时之能罢了,纵然小有手段,又怎能比得上腾师兄老辣,结局肯定是被腾师兄压在下面…”

    闻言,周围的那些人脸色均是惊疑不定。

    华师兄早就对楚天大家鄙视,可是前几天才被楚天狠狠打脸,这让他们不敢再对其心存小觑,只见华师兄此时旧病复发,虽然不怎么信他口头所说,却也无人敢开口打扰。

    毕竟华云师兄乃是协会里的老人,二级念师的修为在众人之中也算是出类拔萃,公然反对他,绝非智者所为。

    华师兄正在慷慨激昂,对楚天大加鄙视之时,不料旁边一道熟悉的粗豪之声不合时宜的响彻而起。

    “华云你这小子脸皮还真是厚啊。”

    华云举目望去,一波数量和他们相当的人正往自己这边赶来,当先一位大汉身穿二星法袍,脸上满是讥讽之色,华云与此人熟识,自然听得出刚才的声音正是此人所发。

    “侯勇,我脸皮怎么厚了,你若不给个说法,别怪我华某人不客气。”华云见到这大汉,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口中狠狠的说道。

    华云性子高傲,自然会得罪一些人,一些人惧怕他的实力,敢怒不敢言,但也有人根本就不虚他,就成了对头一般的人物,这侯勇自然就是不虚他的一个对头,两人互相看不对眼,曾经发生了多次纠纷。

    侯勇见到如此良机,自然不愿意路过错过,听出来打算对华云大加嘲讽。

    “得了吧,别人怕你,我老侯可不怕你。”侯勇不屑的冷笑一声,斟酌了下词句,突然旧事重提道:“华云,前几天你曾和你的朋友们打过赌吧?”

    “有这回事吗,打赌,打什么赌?”华云脸色一变,旋即故作不知的道。

    “楚师弟踏入第五层的时候,你不是打赌说不出三日,楚师弟所在的塔层定然会下滑,否则就是你生就一对狗眼,我还听人说,你还说如果你打赌输掉的话,就学几声狗叫,你怎么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

    侯勇不急不忙的说道,语气的沉稳,却将事实重新摆上台面。

    “侯勇你小子不要胡搅蛮缠,我正在称赞腾师兄,你却故意打断,难道是要对腾师兄不敬?”华云老羞成怒,但眼珠一变,很快计上心头,声色俱厉的道。

    “你小子还是老样子,乱给人扣帽子,我何曾看不起腾师兄了,我只是对某些人敢赌咒,却不敢认有点小小的看法而已。

    “那天你赌咒输了,我就想过来问你,不料你溜得倒是快。今天既然再次碰到了,那我就要问问你。你赌咒既然输了,那就是说你华云生就一对狗眼,有眼不识珠了?”

    华云这一招明戴高帽,暗中转移话题高明无比,若换做其他人,定然会急于甩掉帽子,即便能摘下帽子,却忘记了先前的话题。

    不过侯勇乃是华云的宿敌,对方一撅屁股就知道拉的是什么,轻描淡写的将藤师兄揭过,将话题重新拉回到赌咒这件事上面。

    华云计谋失效,反倒被对方将了一军,脸色一变,露出吃了苍蝇般的难看表情,目光如刀,狠狠的刮向侯勇。

    侯勇也不惧,笑嘻嘻的与他对视,双手抱于前胸,眼神之中可是没有丝毫的惧怕之色。

    两人精神修为相当,均是二级念师,侯勇主修雷系术法,攻击力远超同级的精神修行者,华云虽然也算二级念师中的佼佼者,但对上侯勇却被压制得死死的,若真动起手来,双方以术法对轰,他也未必能占得什么便宜。

    华云脸色一沉,手一抬,沉声说道:“咱们走。”

    言罢,折转身去往广场之外走去,他们那一拨人都跟在他的身后。

    “别走嘛,华师弟,要走也先应了赌咒,先学两声狗叫再走呗。”走不数步,侯勇充满戏谑的声音遥遥从背后传来。

    华云闻言虎躯一震,脚下一软差点没有甩在地上,双拳握紧,面皮不断的抽搐,脸色青白不定,稳定过来后,以更快的速度溜走了,步履如飞,轻而无声,犹如是擦着墙边悄悄溜走的夜行之鼠一般。

    侯勇望着华云灰溜溜离去的狼狈身影,哈哈大笑起来,和身边众人调侃了华云几句,旁边一阵哄笑之声,待平静下来后,目光重新望向位于榜单第四的名字,脸庞之上浮现出由衷的敬佩之色。

    楚天此子,还真是不简单呢,初次参加塔斗,就能领先周泰、腾笙歌等人先行进入第六层,他隐隐预感到,对方前途不可限量。

    侯勇一手雷电术法强大无比,但他自傲的,还是他的招子够亮,看人看事比较有预见性,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整个冰仙城中也能混得风生水起,靠的就是有先见之明这一优势。

    楚天虽然只算是崭露头角,但侯勇已经似乎看到他的未来。

    “这位楚天师弟,有时间的话还是得结交一下。”侯勇暗暗沉吟道。

    其他看客们也是一阵哗然,更有不少人对楚天暗自敬佩。

    楚天刚进入第六层时,还有人对第六层的难度心中没有明确的概念,因此并不觉得如何,可此次挑战者有好多人,除了杨思思之外,个个都是三级念师中的优秀者,可成功者也只有周泰、腾笙歌两个。

    甚至,就连年纪轻轻就拜入辰大师门下,在协会里名号极为响亮的林芸也是挑战失败,杨思思的失败就没人关注了,那么多三级念师都失败了,二级念师失败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让他们更加直观的感受到第六层的难度。

    同时也感受到了楚天的变态之处。

    这年纪轻轻的,在这难度增加的冰玄塔塔斗之中,就拥有和周泰、腾笙歌平起平坐的实力,甚至其闯入第六层的时间还在两人之上,坚持到现在都没出现不济的迹象。

    起码在此次塔斗中,楚天的表现让所有人不服都不行。

    “芸儿,修行之途难免会有挫折,希望你不要太过沮丧,尽快度过这一难关才好。”穆大师的身边,辰大师目光遥遥望向冰玄塔的第五层,目光中浮现出关切和担忧。

    在她看来,林芸这孩子一切都好,就是一帆风顺到现在,此次陡然受到挫折,难免会让她牵念担忧。

    悠悠的叹息声响彻在清冷的夜空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