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赶超

    又过了三两天,感到失落的穆大师没有再去看冰玄榜的变动,这一晚他心血来潮的去看成绩,只见杨思思的名次又进步了一名,位列第七名。

    想来在第五层的环境中适应了之后,逐渐的加快了修行的速度,以至于赶超了五层成绩最靠后的那一位。

    目光惯性般的往下一扫视,目光微微一凝。

    只见楚天名次上升到了二十名,闯入的塔层变成了第四层,然而在一众第四层的人中却是最靠后的。

    “总算是有点进步。”

    穆大师摇了摇头,这点进步放在普通人身上或许算是不错,却怎么都配不上其达到紫色的精神资质。

    不过,楚天总归出现了变动,虽然内心早已失望透顶,但不知怎的,一到冰玄榜即将开启的时候浑身都楚楚欲动,竟是鬼使神差般又到了刷新冰玄榜的石碑之前。

    终于到了这一天刷新榜单的时间,穆大师不及看其他人,待榜单一出现目光便是扫向二十名左右的位置,却是没有看到楚天的名字。

    “难道名次又落下去了?”穆大师心神震动,不无疑惑的想到,可是目光往下直扫到四十名都未曾看到楚天的名字。

    他这才知道楚天名次应该是大幅提升的,忙从二十名开始一栏一栏的浏览过去,目光凝住在一栏信息上,久久没有移开,脸上的震撼之色挥之不去,半晌,才带着疑惑的喃喃自语道:“这个小子,究竟在耍什么宝?”

    那栏信息赫然的写着,“第十二名,楚天,身处第五层。”

    第十二名这个名次倒也罢了,可自他进入第四层开始,也就是过了一天的时间,就进入第五层了,要知道这两层之间可是存在着质的差距,既然有进入第五层的能力,很难现象楚天竟会在第三层止步十余日之久,这完全不合逻辑。

    楚天进入冰玄塔第五层这一消息重新勾起众人对这个名字的关注,看客们自然又是一阵哗然。

    当他进入第四层的时候,只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可影响力并没有波及的太广,可是第五层就非同一般了,在所有进入冰玄塔的人之中,有资格涉足这一层的至今仍然不到十人,这就意味着楚天拥有冲击冰玄榜终榜前十的潜力。

    实际上,十二距离前十也仅有两名之差了,谁也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乏骑墙派活跃的舞台,见方向改变,口径不约而同的偏向楚天一方,与他们先前所说的南辕北撤,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边。

    “这个楚天还真有两把刷子,不愧是穆大人亲自看重的人啊。”

    “能获得蓝晶修炼室赏赐的人物,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

    “我早就说了他肯定不简单,你们看,被我说中了。”

    “穆大人的眼光还是一路既往的老辣啊。”

    “我辈的眼力,可真是比大人差得太远了。”

    即便是华云那一伙人,也是出现了一些争执,曾力挺华云的某位好友看到楚天的成绩,也是有些惊疑不定,问道:“华老哥,这楚天可是跟你说的有些不太一样啊。你不是说这楚天能得到穆大师看重,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还说是大人身上的瑕疵,却怎么闯入第五层了。”

    就算这华云平常脸冷如冰,颇有点喜怒不形于色,此时也不禁老脸一红,旋即梗着脖子硬撑道:“这只是侥幸罢了,就凭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何得何能能与腾师兄同层修炼,也许是回光返照。”

    本来他的神色有些不确定,可当说到余光返照几个字的时候,好像突然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仿佛溺水之人抓到最后的救命稻草,脸上露出亢奋的表情来,底气十足的补充道:“对,这厮就是回光返照而已,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坚持不下来,重新回到三四层的。”

    “第五层的环境恶劣无比,又岂是一般人所能承受,更别说此次塔斗塔内环境产生异变,难度大幅度增加,此子只是一时侥幸,断然没有在第五层坚持的实力。”

    “可是,就算是侥幸,我等也没有闯入第五层的资格啊。”

    有人低声的喃喃自语,声音虽然细若蚊呐,但华云毕竟是老牌的二级念师强者,听力自是了得,闻言怒目而视,只见是那位性格怯弱的驼背中年,碰到华云如利剑般的锐利目光,顿时遍体生寒。

    “师兄,我不是有意质疑你的,我错了,大错特错了。”驼背中年牙关格格作响,双腿都在颤抖。

    华云冷哼了一声,举目四顾,周围众人目光中再无往日对自己的信服之色,虽然他亲口解释,他们眼神里的质疑还是没有彻底划开。

    见状,一股无名火直冲他的心头,忍不住开了口,赌咒说道:“你们都信我的,这楚天今日之表现,不过是昙花一现,不出三日,定然就会原形毕露,重则直接送出塔外,被淘汰出局,轻则返回第三层或第四层,若是我所言非真,那就说明我华某人生就一对狗眼,有眼不识珠。”

    见素有威望的华师兄如此信誓旦旦,这拨人心中的怀疑渐渐的消失,姑且相信了他这一说法,周围本有些凝固的气氛再次活跃了起来。

    “华师兄慧眼识珠,定然不会看走眼,我也觉得这楚天太不稳定了,今日的成绩或许是侥幸也未可知。”

    “什么或许,区区一个小子,能闯入第五层?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侥幸,华师兄已经指明了思路,不想你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还真是蠢。”

    “对对,小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言语如有过失之处,还请华师兄不要见怪。”

    “正如华师兄所说,此子三天之内定然原形毕露,这冰玄塔之争,从来都没有半分的侥幸。”

    眼见风向再次转变了过来,华云脸色稍霁,心中的郁闷和紧张稍微消散几分,旋即目光不经意瞥向冰玄塔第五层的位置,莫名的心虚起来。

    “楚天,你不会真的能在第五层坚持下去吧?绝对不会,不可能的。”华云凝视第五塔层一会,强行压下心中的翻滚不止的杂念,麻痹自己般的臆想道。

    冰玄塔第五层的冰雪世界里,腾笙歌因为楚天闯入的事,一直心神不宁,连修炼速度都减缓了许多,此时又是眉头一皱睁开眼来,目光扫向楚天,口中喃喃自语道:“不会吧,这小子还真能扛过去。”

    此次塔斗第五层环境极其恶劣,即便是他,起初抵挡起来也甚是艰难,这也是他们几个人何以在这一层止步不前的主要原因。

    只有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才更有把握向更高的塔层进军,否则若在把握不足的情况下冒然尝试,非但失败的几率极高,若是出现什么伤势,连原本的成绩也不能保持。

    在腾笙歌注视中,楚天身躯一震,也是退出了修炼,他没有像以往那样观想修复神魂状态,却是缓缓站起身来。

    “终于还是扛不住了,也对,老子可是三级念师,在这里都这么艰难,你一个二级念师,年纪又这么小,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长期待下去的。”

    腾笙歌心头宛如刚被移走了一座沉重的大山,缓缓吐了口气,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来,不过当目光仔细打量后,他的眉毛忍不住深深皱起。

    因为,那张年轻到甚是有点稚嫩的面孔上,没有丝毫他想象中的慌乱和紧张,而是被从容不迫的自信所占据。

    在腾笙歌惊讶的目光中,楚天离开原本的方位,向冰雪世界中央的传送光柱走去。

    若是坚持不下去的话,完全可以推到近处的光圈传送到更低楼层亦或塔外,根本就没必要再走这么远去往中央区域的光柱,那是不必要的浪费。

    “难道说,他还想去更高的塔层?”腾笙歌略作沉吟,便是得出了这一结论,忍不住狠狠的倒吸了口凉气。

    楚天却是不管他作何感想,步履坚定的冲破风雪往前行走。

    注意到楚天的异常举动,其他方位修炼的周泰、林芸、杨思思等人,以及其他在这一层的塔斗者纷纷睁开眼来,目光齐刷刷望向行进中的楚天,其中皆是写满了浓郁的震撼神色,脸上也是各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