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神秘的成玄

    当楚天、周泰施展能耐,和他们的对手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激烈的交锋也在另一场战斗中进行。

    杨思思和霍宝娇二女先前有口头争执,虽然因井长老亲自出面通过赌约的法子得到调和,但两人心中都是憋着一股气。

    她们都是打定主意要尽快将对方制服,让其知道何为天高地厚,从而领先于其他队友到达目的地,为整个团队赢取胜利。

    因此,不同于君寒鸦对楚天一步步的试探,这两位一进入玄虚空间,便如干柴遇到烈火,在通道里竭尽所能的大战起来。

    这条通道之中,冰箭如暴雨,火弹似飞蝗,两项交织在一处,一场冰火二重天的大战爆发开来,整个空间都弥漫着混乱的火元素和水元素,诉说着大战的激烈。

    二女香汗满面,口中娇喘,眼神对视间却不减凶狠,均是存了一口气吞下对方的心思,术法对轰之际,较平时分外的卖力。

    不少观众注意到这般交战情形,身躯一颤,睁开双眼,口中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目光中也是难掩惊讶之色。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杨思思清纯可爱,霍宝娇妩媚动人,可动起手来,竟是这般凶狠,若是与其对战的是自己,早就被轰杀成渣了吧,就算有玄虚门的保护,也当被直接淘汰出局。

    然而,事与愿违之事在这世间多有发生,二女心中都抱定注意要速战速决,尽快将对手拿下以作教训,可惜的是,二女旗鼓相当,打来打去总分不出胜负来。

    霍宝娇本就是急性子,见赢不了大为着急,手头术法施展的越发火爆了,而杨思思早就觉得对方言语无礼,想显露一下本领,但出师不利,也是大感没面子,下手也是越发没分寸了。

    可不管怎样,二人纠缠多时,也只是斗了个不胜不败。

    而腾笙歌和成玄的战斗,自是在最后一条通道进行。

    腾笙歌在冰仙城的年轻人中,一直算是领军者般的存在,而对方这成玄声名不显,不如赵江、霍宝娇等声名在外,虽然有三级念师的实力,但腾笙歌还真没将对方放入眼中。

    他见过的三级念师多了,一般的同级强者,在他的威慑类术法之下,过不了多久就会神魂震颤,不得不拱手认输。

    威慑类在术法中属于比较特殊的类型,一般的术法,乃是通过术法沟通天地间的元素,从而凝聚出强大的招式,威慑术法则不然,乃是用精神力直接袭击对方的神魂,从而达到击溃敌人精神的效果。

    调动精神力袭击敌人神魂,这一招所有精神修行者都会用,但正常情况下,只有对层次相差较远的对手才会这么做,因为同级情况下,别人也不傻,见到精神冲击,自会施展法门来抗衡,很难真正起到威胁作用。

    然而,精修威慑法门的人就不同了,这些法门能够将精神力以更加巧妙的方式排列组合,从而产生出足以摇撼同级神魂的威力。

    神魂乃是一位精神修行者的根本,只要能重创神魂,但对手将会不击自溃,鉴于神魂创伤的难以修复性,威慑类的念师向来都是深受普通精神修行者畏惧的特殊群体。

    当然,习练威慑类术法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既要有比同级精神修行者品质更高的神魂,也要有足够高的心智去学习那些难度堪称变态的法门,不过,腾笙歌能够在这等年纪将其有所成就,足以看到他非凡的天分。

    腾笙歌心高气傲,自然有其心高气傲的资本。

    因此,以他的眼界,压根就没把声名不显的成玄放入眼中。

    可是,战斗一开始,他却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阻碍。

    腾笙歌施展了各式各样的手段,将精神力组合成各种具备充足震慑力的方式,无奈成玄凝聚出一面土盾来,无论对手用何种方法袭击,都会他用手举起土盾,从合适的角度抵挡下来。

    腾笙歌久战无功,额前有汗珠一颗颗渗出,心中大为愤怒,精神难免波动,带动着他的灰发拂动,挺拔身躯上法袍也是犹如被风吹过一般猎猎作响。

    成玄依旧笑眯眯的,他的笑容虽然如往日一般和煦,可在腾笙歌看来极为欠打。

    他的手中仍然擎着那面土盾,土盾宛如一般的黄土凝聚,看上去稀松平常没有丝毫的出奇之处,实在让人难以相信他单是靠着这面土盾,就将生命响亮的腾笙歌前番令人目不暇接的华丽攻击抵御下来。

    此时,已是有不少观众忍不住睁开眼来,双目都是流露出震惊之色,这成玄一定名气也没有,怎么可能将腾笙歌这么久的攻击都抵御下来。

    “腾师兄遇到对手了。”有人叹了口气说道。

    华云一向佩服腾笙歌,梗着脖子不服气的反驳道:“这只是试探罢了,凭腾师兄的能耐,没道理连一个无名小子都比不过的。你们看着好了,腾师兄一开始认真,一定能将那成玄打得落花流水。”

    “天灵城腾笙歌,不过如此,看来你有这般名声,全是依仗你哥哥的光。”成玄平常不开口,此时却是出口惊人,他的声音传送到在场每一人的耳中。

    即便是其他几处战场战斗的选手们,也是动作停滞了一瞬,显然没想到成玄一开口就说出这样的话。

    玄虚门奥妙无穷,能够让选手们和观众们探知战斗的情况,身临其境,非但影响,连声音都有,闭上眼感知得清晰,睁开眼战斗时也有感知,不过不如闭上眼看得真切,听得真切罢了。

    周泰、楚天等人大吃一惊,就算是炎仙城一方,也是感到惊讶,显然成玄这一开口连他们都没想到。

    成玄是不久前由霍大师亲自带回来的,但是参赛时也有不少同级的年轻人不服,但霍大师力排众议,方才将此人参赛的事定下。

    加上成玄整天都是笑眯眯的,不让人讨厌,因此赵江等人也就慢慢接受了这个队友。

    赵江和成玄有过交手,他的评价是防御不低,攻击不足,赵江一直占据攻势,却始终没能将对手拿下。

    当时他以为自己摸透了霍大师的想法,以这种防御起码能拖住对面一人,若是纠缠住某位主力,那就是大功一件,玄虚门之战成玄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将腾笙歌死死纠缠住,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

    不过,就算是对成玄评价最高的赵江,听了这话也大感莫名其妙,虽然你防御变态,攻击却是不行,光凭防御,保持平局尚可,想赢却是千难万难,当真有资格鄙视对手吗?

    穆大师眉头一皱,他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可他之前从未注意过这成玄,现在此人身处玄虚门中,即便是他,也无法探查对方的虚实,这种有悬念的感觉可并不好受。

    他举目朝着霍大师望去,只见霍大师嘴角一直在抽搐着,似是竭力忍耐笑出来一般。

    “不妙了。”穆大师本能般的想道。

    且说腾笙歌听了成玄的话,脸色一冷,身体气的发抖,袍袖下双拳都是握紧,尖锐的指甲刺穿皮肉,淋漓的血珠滴落地面。

    他终于控制好情绪,缓缓松开拳头,脸上露出一抹狰狞,咬牙切齿道:“我会让你后悔说过这句话的。”

    成玄微微一笑,未必含有恶意,但腾笙歌却觉得这笑容里似是含有无限的鄙视,他愤怒突破到极限,反而冷静了下来。

    腾笙歌缓缓闭上双目,泥丸宫中神魂波动,眉心光点响彻而起,精神力自泥丸宫中潮涌而出,以奇妙的波动重新组合,化作一道强悍的冲击波向侮辱他的成玄爆射而去。

    此招他含怒而发,几乎调动了大半的精神力,声势浩瀚,真正的浪潮也似,即便是外界的观众,都是感到神魂莫名的一阵悸动。

    铺天盖地的精神波冲击的前方,成玄脸上笑容收敛,表情稍显凝重,举起了手中的盾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