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落汤鸡

    楚天银发飘舞,横身拦在落败的晓燕和咄咄逼人的丁坤之间,脸色不动如石。

    “小子,你确定要出手,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丁坤阴测测的道,表情是和他的外貌绝不相符的阴翳。

    “错。”楚天的回答简单而果断。

    丁坤闻言,嘴角绽放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然而,还不等那抹笑意彻底的扩散,楚天微微一顿后,旋即指着身边的玄麟说道:“出手的是它。”

    玄麟见楚天出马,自然也化作一道赤光落在楚天身旁,闻言口中发出一身示威性的豹吼。

    “你一个驭兽师,宠物出手,和你出手不是一样吗?”丁坤脸色不屑,旋即一摆手,不屑的说道:“好吧,你要出手,就不必磨磨蹭蹭了,有什么驭兽法门都使出来吧,看看能否撼动本大爷。”

    丁坤对驭兽师颇为熟悉,深知这一行并不想表面上看上去那么风光,要驯服猛兽,既然需要习练驭兽法门,也要具备许多必备的优秀素质。

    勇敢,果断,以及在这方面的天赋缺一不可。

    就算有相当的天赋,也需要一定时间的堆积。

    一看楚天他们的反应,就知道是来自外郡之人,不是百灵郡就是镇北郡的,说实话镇北郡的年轻俊杰对这两郡的同辈不大看得上,认为对方是温室里的花朵,看似华丽,战斗起来却不堪一击。

    “我说了,是他来对付你,不是我。”楚天露出一抹笑容。

    后方的晓燕则是连道:“天哥哥,可别大意,这人实力很强,伤了这麒…火豹就不好了。”

    她倒是不担心楚天会斗不过对方,她可是知道,楚天修为突破了化罡境,足够解决对手,但玄麟的实力她并不了解,是以难免担忧。

    “不用担心,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楚天安慰的说道。

    他的声音并不加以掩饰,因此丁坤听得清清楚楚,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找死。”

    随即,手掌一握,一把暗金色的长枪出现在出现在掌中,一看就品阶不凡,持枪在手,迅速的提升气息。

    强大的气息横扫而出。

    “既然你不知死活,我就不必与你客气,先斩了这畜生,看你是否还能像现在一样装模作样?”说到这里,丁坤嘴角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他可是知道,最能侮辱驭兽师的方法,就是将其战宠打的半死不活。

    俗话说的好,打狗也要看主人,既然这主人不识抬举,那就把他的狗打残,也不失为一种惩戒。

    丁坤已经急不可待要看到楚天脸色铁青的样子了。

    因此,他没有任何磨蹭,将气息提升后,就脚掌一跺地面,地面在其脚掌之下坍塌龟裂,由元气包裹着的身体犹如一道光影,如轰出的炮弹向玄麟爆射而去。

    光影撕裂空气,风声呼啸,气势颇为惊人。

    刹那间,丁坤便冲到玄麟的前方,并没有挺抢刺出,而是高高跃起,元气凝聚于枪杆之上,抡起枪杆便向着玄麟的身体抽了过去。

    唯有这简单粗暴的一招,方能出丁坤心头的那口恶气。

    若只是一抢戳死这火豹,那就太便宜对方了,应该抽得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在用脚踹到其主人面前,在丁坤看来才是最有效的报复。

    丁坤一脸冷笑,玄麟紫瞳望着他,脸上也是人性化的浮现出一抹冷笑来。

    这个傻缺。

    早在丁坤动手前楚天就将受伤的晓燕抱着抽身后退,楚云和楚毅自也不开。

    巡逻的队伍大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丁坤的同伴则是冷笑着望向楚天。

    在他们看来,这一击之下,玄麟必定要遭殃。

    晓燕吓得捂住眼睛,她一个女孩子,可是不忍心看到在她看来颇为可爱的玄麟受伤。

    楚云和楚毅也是露出担忧之色。

    玄麟掩饰实力之法极为玄妙,能完美的控制气息,竟然连楚云都看不出。

    楚天眼见玄麟不闪不避,要硬吃对方一招,连忙传念过去:“笨蛋,快躲啊,你这样也太出格了。”

    猫科妖兽并不以防御见长,若是连能量都不运使,就硬扛住对方这一下,就算是三阶妖兽也太假了。

    而此时,枪杆马上就要落在玄麟身上,距离相当的近。

    赤光突然一闪,枪杆砸在地面上,地面被砸出粗如儿臂的巨大裂纹,碎石向四面八方飞去,距离近的人连忙躲避。

    一块人头大的碎石向巡逻队重重咋去,那队长一声冷哼,伸出手掌,元气凝聚于其上,伸出手掌将这块巨大的碎石接在手里。

    这一手举重若轻,比将其轰碎难了不知多少倍。

    眼见这一幕,围观众人齐声喝彩。

    丁坤脸上的冷笑尚未来得及消退,一阵炽热感便从背后传来,连忙折转身去,只见一道红光向这般疾射而来,速度之快,犹如风驰电掣一般。

    红光里隐隐可见一枚熊熊燃烧的火弹,陨石也似,声势之浩大,让丁坤脸色陡变。

    丁坤再顾不上隐藏实力,道道底牌施展而出。

    “横练金身。”他全身化作金色,上半身赤裸的肌肉透着金属般的色泽,充满了说不出的坚固感。

    原来此人还兼修肉身,刚才和晓燕一战并没有拿出来,显然是隐藏了实力。

    “血纹宝甲。”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座宝甲,似也察觉到危险,其上血光大盛,功效已尽数开启。

    旁边有识货的已是认出这件宝甲品质不凡,在上品凡甲这一层次,都算是出类拔萃般的存在。

    “斗王枪,滴水不漏。”同时,丁坤体内气息犹如风暴般爆发开来,元气滚滚,尽数注入手中长枪,旋即将长枪舞开护在面前,真如风车旋转一般。

    以这般防御的密度,当真称得上滴水不露。

    一些不熟悉丁坤的外地考生见状脸上皆是难掩惊讶之色,这丁坤看上去莽汉也似,竟然能做出如此绵密的防守。

    看来此次选拔果然卧龙藏虎,令人不可小觑。

    丁坤此人的性格,也和他的枪法一样,看似简答粗暴,实际上做过什么,自己心里都有数,他虽然性格嚣张,却从不挑衅得罪不起的人,算是粗重有细。

    虽然其实力远不如他的大哥,但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若他的对手看不出这点,那下场必当极为的凄惨。

    施展了全部的底牌后,丁坤心下顿觉安定。

    “防御住了这招,再和你算账。”防不住的情况,丁坤压根就没有考虑。

    他对自己的防御很有自信的,化罡境以下,绝对没人能破除他的防御。

    然而,当火弹一轰到丁坤用长枪舞成的枪网上时,他脸色大变,因为他能感觉到一股雄浑力道汹涌而来,轻易就超越了他防御的极限。

    “三阶妖兽,这不可能?”丁坤心里想着,枪网瞬间散落,虎口发麻,双手情不自禁一松,长枪落地,连忙将穿着宝甲并施展了横练金身的双臂交叉护在胸前。

    红光爆发,烟尘弥漫,一道身影迅速的穿破烟尘,如炮弹般狠狠倒射而出,种种的落在地面上,身上还燃起熊熊火焰,身上的宝甲光芒暗淡,破损不堪,显然已是遭到严重破坏,不堪再用了。

    这道身影自然是狼狈不堪的丁坤了。

    他嘴巴不由一张,又一口鲜血喷出,不顾自己伤势,连忙对同伴们喝道:“笨蛋,还站着做什么,快弄点水来灭火。”

    那伙军士连忙取出各种水器来,连狂奔到丁坤面前,七手八脚倾倒其中的水,帮他灭火,无奈火势甚大,他们带的淡水并不多,一时竟灭不了火,丁坤口中吃痛的发出呻吟声。

    楚天也不想害他性命,略作沉吟,丹田内的太淼星符篆翁鸣震动,精纯的太淼星力在身前迅速凝聚,形成一个婴儿拳头大的水球。

    太淼星原本就是水之星辰,太淼星力即是极为纯粹的水之能量,以楚天现在的水平,要做到这种程度,简直轻而易举。

    楚天屈指一弹,那水球化作水光将丁坤当头笼罩而下。

    水球看似不大,实际上水的含量却异常的充足,犹如好大一盆水当头泼下一般,将丁坤泼得水淋淋的,裤子黏在腿上,眉毛沾染着水,就连耳朵里也灌满了水。

    丁坤此时狼狈无比,像是一只落汤鸡一般。

    他打了个喷嚏,鼻孔中有水喷了出来,他扭头望向在最关键的时候伸出援手的楚天,目光惊疑不定,心中五味杂陈,脸色变得极为精彩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