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前所未见的无耻

    赵松被楚天秒杀这件事,除了让在镇北郡城芳名远播的唐家大小姐震惊外,还让正在一弹一弹,快要接近楚天的高恩心中一凉。

    恍惚间,他仿佛感觉到了一种世界的恶意。

    嗖!

    他再一次飞上天,威势惊人,然而那张胖脸上却是一片煞白,小眼中露出生无可恋般的神色。

    随着肥胖身躯不断接近楚天,他眼中的绝望就愈发浓重。

    他和赵松是老相识,自然知道赵松实力和自己相当,赵松都被对方秒杀,他纵然幸运一些,撑死也只能抗下三招两式,焉有胜理?

    可遗憾的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此时已是骑虎难下,退让不得了。

    为了狠狠地收拾楚天,高恩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施展了其最拿手的绝学“飞天九破”,这是门身法和攻击兼备的绝学,威力十分强大,却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一旦发动,途中就绝不能停止。

    若是旁人见了这副情景,但会以为他英勇无畏,实际上他心里则是在默默的流泪,眼下他根本就是身不由己。

    他身不由己来到楚天头顶上空,脸上再无凶悍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绝望,双手持锤,带着弹跳进行的增幅,狠狠的照着楚天的脑袋在下。

    这一招颇为凶猛,只是高恩脸上的表情却和他的攻击绝不相符。

    眼见死到临头,却无回头路,高恩终于忍受不住,眼中渗出了晶莹的泪珠,脸无血色,口中大声的惨嚎了一声:“不要啊。”

    楚天听到这声惨嚎,微微一笑,手底却没有留情,握指成拳,金光凝聚其上,然后是元气凝罡,内金外黑,一拳向硕大的巨锤爆轰而去。

    那巨锤在楚天拳下,竟然像西瓜一般裂开。

    这就是“破军”的玄妙之处,若非楚天修炼过这门绝学,纵然自忖实力远胜对方,也断然不敢以肉拳硬抗对方的锤子,更别说将其破碎。

    不待漫天巨锤的碎片裂开,楚天又是一记简单粗暴的上勾拳,重重的砸在高恩的下巴上。

    这般动作,无须亲身领受,只需旁观都会感觉痛。

    高恩下巴开始变形,同时一股沛然难御的巨力传来,让他的脑海都是剧烈震荡。

    如此震荡,若是发生在外界,足以让他脑海破碎,当场死亡。

    然而,一道光华若有感应的从天而降,瞬间将他传送出此地。

    外界凯歌广场选手们惯常被传送回来的地方,一道瘦削身影浮现而出,捂住嘴拼命的咳凑,摊开掌心,其上竟然有一摊鲜血。

    这自然是胸部中拳的赵松了。

    众人正觉惊讶,又是一道肥胖的身形浮现而出,有人认出是高恩。

    高恩的下巴有点歪。

    灵境之中也非全无风险,虽然会落下光华,令选手躲过致死的攻击,但一些皮肉之苦总是少不了的,因此才会让这两人出现这般怪相。

    这两人在镇北郡范围内声名颇为不弱,其出现自然引发了一些讨论,一时间,气氛变得热闹起来,午后的倦意一扫而空。

    “这赵松是被人打中胸口了吧,都吐血了,即便是化罡境强者,想来也不好受吧。”

    “咦,高恩的下巴怎么有点歪,嘿嘿,哈哈。”高恩为人凶狠,平时没少得罪人,自然有人幸灾乐祸。

    高恩耳尖听到这非议,眼珠恶狠狠的瞪了过去,吓得议论那人一缩脖子,不敢再说。

    这胖子刚被淘汰,心情正不好,若是再不住嘴,恐怕立马就要遭来一顿痛殴,胖子对付里面的人不行,可收拾自己,那还是绰绰有余的,不可自取其辱。

    眼见高恩施展了拿手绝技,也被楚天秒败,唐媚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原本僵住的身子瞬间就恢复了,连转过身去,娇躯一个闪烁,便是来到了密林处,连忙融入林荫的黑暗中落荒而逃。

    她的身法竟是极为玄妙,动作亦是惊人。

    “想跑?”

    楚天摇了摇头,银鳞覆盖双腿,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朝着唐媚遁逃的方向爆射而去。

    密林中,一道流光疾射而过,行动的轨迹颇为玄妙,轻巧的躲过了地面上的荆棘和灌木,躲开了个别矮树横生的枝桠。

    灵兽们察觉到对方身上气息的强悍,受到惊吓,四散而逃。

    那流光一进入密林,就连续进行几次冲刺,每一次冲刺,都跨越了好长一段距离。

    以这等速度,没多久就赶到了数里之外,流光之中,唐媚脚下不停,螓首略转,美眸望向来时路。

    “这样子,那小鬼不会还赶得上吧。”

    唐媚瞳孔浮现出一圈圈涟漪,在她的探视之下,没察觉到有任何动静,俏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得色。

    “小鬼,难道我打不过你,还跑不过你么?”唐媚轻笑一声,她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很自信的。

    然而,她前方的空气一阵波动,一道年轻挺拔的身影浮现而出,银发在林间流风的吹拂下翩翩起舞。

    自然是追来的楚天。

    “喂。”楚天微笑着抬手一扬,算是打了个招呼。

    唐媚蓦然转身,见楚天近在眼前,俏脸一变,脚下忍不住倒退几步,骇然问道:“小鬼,你什么时候追上来的?”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啊。”楚天笑着回答。

    唐媚身法不错,因此他起了较量身法的心思,是以让对方多逃了一会儿。

    否则,以他在“银鳞步”上面的造诣,又岂能让唐媚遁逃这么久?

    “胡吹大气。”唐媚满脸不信,她认为楚天在吹牛。

    唐媚身法全开,打算遁逃,不料刚逃出不过数十步距离,身前空气如浪潮般波动,楚天身形破潮而出,再次出现在眼前。

    随着修为的急剧提升,他的身法较三年前又有了急剧的提升。

    唐媚不服气,又换了一个方向,楚天很快赶上,又换了个方向,亦是如此。

    短时间内,唐媚接连变向,不下十次,却均是被楚天轻松超越。

    唐媚俏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同年龄的人中,能在速度上超越她的都少之又少,况且楚天还这么年轻。

    “小弟弟,今天的事是姐姐的不是,不如你饶我一次,咱们交个朋友,回头到郡城只管找姐姐,唐府你总该知道吧。”

    唐媚露出魅惑的笑容说道,相信大多数俊杰见到了,都会如痴如醉,不舍得再拉手摧花。

    “你们以多欺少,也就我有点能耐才没被你们拿下,你想和解此事,总该付出一些代价吧。”楚天对对方的美色视而不见,思索着说道。

    唐媚脸色一喜:“姐姐这里有一块多余的兽精,三阶灵兽的哦,这就赠予你了。”

    “你们莫名其妙偷袭,对我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一块可不够,起码要两块。”楚天坐地起价。

    “就这一块,多的没有了。”唐媚拒绝道。

    “容戒交给我检查一下。”楚天目光落在唐媚右手食指上面。

    在那根春葱般的玉指之上,带着一枚容戒。

    “你…”唐媚勃然变色:“你可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是你们,我只是要求合理赔偿罢了。”楚天心里暗笑,目光却是冷了下来:“就两块,你拿不出来,我就把你淘汰掉。”

    唐媚气得酥胸起伏不定,美眸恶狠狠的盯着楚天,楚天毫不畏惧和她对视,反正对方也打不过他。

    犹豫了一番,唐媚玉手一握,两个兽精出现在掌中,脸上浮现出肉疼之色,玉手一扬,抛向楚天。

    “多谢。”楚天伸手接过,脸上露出人畜无害般的笑容。

    唐媚狠狠一跺脚,转身欲走。

    “等等。”楚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东西已经给你了,莫非你想赖账?”唐媚美眸冒火,目光如果能杀人的话,楚天怕是要死很多次。

    “我说话算话,刚才你们群殴我的过错,已经两清了,现在我要说的是,你和丁乾一伙人密谋害我的事。你要告诉我幕后主使是谁?”

    “你…”唐媚银牙都要咬碎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外表人畜无害的楚天,竟然这么无耻,她平生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