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图穷匕见

    一处逼仄的峡谷之间,一道道人影疾掠而过,还有一道道大小不一的兽影,感应到来自后方的危机,一个个慌不择路,狂奔WwΔW.『kge『ge.La

    选手们倒也罢了,那些灵兽,在这种情况下,暴躁性子发作,自然会引发这样那样的混乱。

    一只鳄鱼灵兽在地面上跑不快,本就心情烦躁,见一道人影速度甚快,欲从它身边超过,一时按耐不住,朝那人张开血盆大口。

    那人修为本来就不如鳄兽,何况在逃遁途中,心神不定,一时趋避不及,被咬了个正着。

    他受到致命威胁,此间灵境自然开启保护机制,一道光华落下,将此人传送出去,又一名选手被淘汰。

    另外几处,选手和灵兽之间展开交锋,或选手被淘汰,或灵兽消失。

    也许是灵境处于变动阶段的关系,此时灵兽被击杀时,并不会留下兽精这种战利品,而是会分解成能量,重新回归到这片天地间。

    回归到天地间的能量,与消失天地的能量一道,犹如风起云涌一般,向位于东南方的目的地奔涌而去。

    一只呈现半透明黄色的灵犀突然暴躁起来,用角向不远处的楚天猛然撞去。

    犀角撕裂空气,去势又快又猛,犹如锋利的枪尖把持在猛士手中,充满无惧无畏的气概。

    忙里偷闲望见这一幕的选手们,纷纷露出同情的神色。

    因为,这只灵犀修为高达三阶,何况这类妖兽大都以身体强横著称,即便一般的化罡境强者见了,也得退避三舍,可以说比绝大多数参赛者都要厉害。

    何况,楚天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

    楚天猛然转身,银瞳望向撞来的犀牛庞大的影子,年轻的脸上毫无惧色,抬起右手,握指成拳,一拳轰出,光芒凝聚,拳风到处,便是有着黑色的波纹呼啸而出。

    此方空间,都是随之一暗。

    神波裂天拳以远程形式发动,正面命中灵犀的身子,一圈圈的蔓延开来,狂暴无匹的能量陡然爆发,灵犀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身体开始解体。

    很快,这只灵犀便彻底的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诸多视线望见这一幕,皆是忍不住狠狠的倒吸一口凉气,目光艰难的转向楚天,见到那张比大多数人都要年轻许多的面孔,更是不由咕嘟一声吞下一口吐沫。

    此子如此年轻,却能将以防御著称的灵犀一拳轰爆,实力之强,怕是足以媲美那些化罡境后期的老牌强者,他们却从未听说过其名号。

    “此次选拔,还真是卧龙藏虎,海选时还看不出什么,可到了这时候,大家都不藏着掖着了,一个个的,都拿出真本事来了。”有人心中暗自感慨。

    秒杀这只不开眼的灵犀后,楚天收起拳头,双腿银鳞闪烁,两个闪烁,便是出现在队伍的最前方。

    那般速度,又是令附近的选手们一阵惊讶。

    随着比赛的进行,楚天的身上,越来也散发着某种令人仰望般的光芒。

    前方遥遥可见峡谷的尽头,前方是平坦宽阔的草地,那种地形,路途可比此间峡谷宽敞太多了,不比在引发这等混乱。

    见状,楚天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几步迈出,将身后的选手们拉开一大截,遥遥领先,很快便是先行出了山谷。

    点将台前人山人海,中央地带留下偌大一片空地,夜神老师在那抬头仰观灵境动态,四周的人们对其抱有敬畏心理,倒是没人敢冒然靠前。

    一名枯瘦男子缓步上前,小心翼翼,蹑手蹑脚。

    夜神老师把目光从高空地图上移开,投射向他。

    枯瘦男子大着胆子问道:“请问夜神大人,请问灵境的变动,要持续多长时间。”

    夜神微微一笑:“说实话,这类历练,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果保持这种速度不变,大概需要持续三四天吧。”

    枯瘦男子得到答案,大喜道谢后退。

    这边的情况颇为显眼,不少人注意到,其中也有精神力出众,亦或耳有异能之辈,将夜神老师的回答听得清清楚楚。

    也不知是谁将消息放了出去,许多观众们都是感慨于这灵境之大。

    在这种情况下,选手们必定是全力逃遁,不会留有丝毫的余力,都需要整整持续三四天的时间,由此可见这灵境果然广袤,难怪历练的初期,都没有听说过有那两个重量级人物碰面拼斗的,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选手们从各个方位出发,跨越不同的地形,向着东南方的目的地汇聚而去。

    在他们的身后,地图也在迅速的消失。

    一场竞速正在进行,唯有胜者,才能获得在灵境中幸存下来的资格。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天,夜神老师却是惊讶的发现,地图收缩的速度比起昨日要快上许多,或许根本要不了三四天,就能缩小到原本划定的范围了。

    由于灵境消失的速度极大的提升,已经超越了许多选手全力行进的速度,有的选手虽然起点没在边缘处,也算深入了一点,无奈速度和灵境消失的速度相差太多,被追赶上来。

    最重要的是,每个人脑海中,时时刻刻都能清晰察觉自己所在的方位,行进的速度,以及灵境消失的速度。

    灵境不断收缩的边缘处,就像是一只怪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将一切来不及逃遁者毫不留情的吞噬掉,并淘汰出局。

    那种提前察觉到危机步步紧逼的恐慌之感,根本无法向别人转述,唯有本人才能领会那种绝望和无奈。

    凯歌广场,选手们惯常的淘汰之地,一道道光影落下,光芒散去,露出一张张失意的面孔。

    他们等候已久的亲友,虽然心中不无遗憾,但还是上去,对自家儿郎或朋友温言宽慰了一番,旋即相伴离场。

    又过去半天,灵境中的时间和外界同步,也是来到了夕阳西沉的时刻。

    楚天所在的方位在一座山岳之上,这座山山顶极平,就像一个平台一般,而四周却是悬崖峭壁,让人无从攀缘,好像这座山的形成,就是为了专门承载选手似的。

    他之前已经连续跨越了许多这样的山岳,每两座山之间,只有一道狭窄的铁索桥,宽度只够供一两只灵兽奔行,却有许多灵兽和选手同时上桥,堪比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说不出的拥堵。

    楚天一面脚步不停的往前赶,一面和脑海中的地图最对比,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经过这座铁索桥,下座山就是最后一个,下去之后,就到了沿海的平原地带,而历练中期划定的区域,就在东南沿海的群岛之间。”

    全速行进之下,他很快便冲到人流靠前的方位,来到铁索桥的前方,举目往前方望去,只见这道铁索桥孤零零的架在两座山岳之间,其他地方都有着浓郁的云雾弥漫。

    这种云雾有着封禁飞行的效果,之前楚天还见一位精神修行者被一只灵兽撞下铁索桥,他还打算用灵念驭己飞行到对面,却是没有任何效果。

    无关修为,只是此处严禁飞行罢了。

    细想一下也明白,弄出这么个场景,就是为了让选手们公平竞争,若能用这个方法躯壳,那能飞行的精神修行者占的便宜也太大了。

    有选手们潮涌上桥,也有五花八门的灵兽上了桥,铁索桥摇摇晃晃,却也没有出现损坏的迹象。

    这桥如此险峻,漫说是选手们,就连那些暴戾的灵兽们,也是忍住了性子,没有和人发生纠纷,老老实实的往前赶路。

    或许它们也是知道,若是不安分的话,就要化作这片天地间的能量和养分。

    本能般的自保意识,杜绝了它们这种做法。

    楚天跟着上了桥,他的前方是一位身着绿色衣裙的窈窕倩影,那女郎身边跟着一只像鳄又像熊的战宠。

    “这女子不简单。”楚天脑海中掠过这个念头,却也没有多加注意。

    若是平时,他说不定还会留意一番,但这种逃命之时,委实没有这种功夫。

    铁索桥虽然不短,但人流和兽流遁逃之下,速度亦是几块,不久便来到了铁索桥的中端。

    这种方位,一旦发生争端,稍有不慎,跌落下桥,就会被当成淘汰,算是一处极危险的凶地。

    楚天的前方,嫣儿露出解恨般的笑容:“楚天,我终于等到你了。”

    身为几名驭兽师,她同样精于精神感知,背后的情形自是逃不出她的感应。

    她明眸一冷,身旁的忠实同伴便是接受到了命令。

    楚天正在盘算后面的事,突然心中一动,只见前方那只鳄熊已是化作一道金光向他扑来。

    图穷匕见,凶狠无比。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小圆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