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兽潮来临

    外界的凯歌广场之上一片哗然。

    谷天羽刚开始虽然展露出凝丹境的修为,却依然被牧铁以极其变态的锻体强度逼落下风,甚至牧铁连手和脚都不用动,只是双手抱胸,大咧咧的,仅靠在这方面的造诣就将谷天羽的所有攻击抵挡而下。

    这当然会让众人感叹牧铁的强大。

    然而,接下来剧情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谷天羽突然爆发出剑豪级别的剑法境界,发挥了手中灵器的真正威力,将器灵具现化,化作一条蛟龙将牧铁直接灭杀。

    牧铁的防御,人所共知,在之前的交锋中也充分展现,可即便如此,也没抗下谷天羽的攻击。

    联系到谷天羽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凝丹境修为,剑豪的剑法境界,这等天赋,当真令人艳羡,亦或心生惊惧。

    谷家人马中,除了家族同为剑豪的大长老略有预测之外,即便谷九阳事先也没敢这般奢望。

    其他人等亦是被这结果震骇的说不出话来,又惊又喜,只疑自己身处梦幻之中。

    在谷天羽爆发真正实力,显露剑豪境界,将手中蛟魔剑解封,化作黑蛟形态镇压牧铁时,释放出来的威能似乎超过了灵境中设定的某种限定,这一影像,同样清晰无比的传入每位选手的脑海中。

    包括其余的九大种子选手在内,所有人都亲眼见证了这一事迹。

    选手们都是大为惊骇,即便是石擎、宝山那帮人,心中也是对谷天羽升起一抹警惕。

    不管怎样,此子能击败牧铁,那就意味着起码已是进入了他们这一层次,即便有差距,也不会太远。

    这时,楚天已在滩地歇息,突然睁开眼来,眼中有着震惊之色。

    他本就听说过谷天羽的名气,知道不易相与,不料却是厉害到这种程度。

    “能将这宝剑灵器的威力发挥到这种程度,谷天羽的剑法境界已经达到剑豪了。”楚天心中念头掠过,他自修剑后,也曾补阅了一些有关剑法境界的书籍,清楚的知道谷天羽的表现意味着什么。

    剑乃所有兵器中的帝王,真因如此,其修炼要求也是极高。

    得到一把剑类兵器,若想将其发挥出真正的威力,除了有修为方面的要求,也有着相应的剑法境界才行。

    其他的兵器虽然也有类似的境界划分,却没有一样兵器,能有剑类一样完备体系系统。

    譬如这把灵兵级别的宝剑,要施展到谷天羽这样的程度,既要有足够的元气底蕴,也要把剑法境界提升到剑豪。

    凡是涉及境界这个词语,事情就会变得复杂。

    境界的提升,涉及种种因素,不仅和修剑天分有关,也和机缘有关,还有一定的运气成分,总归可遇不可求。

    前面两个层次入门和精通倒也罢了,只要通过勤奋练习,达成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可后面的境界就玄了。

    如臂使指需要将施展剑法的能力锻炼到无比娴熟而自然,就好像宝剑是自己手臂的延展一般。

    这一境界,楚天三年前就在飞扬的指点下达成了,又过去这么长时间,虽然没有刻意修炼,但在这一层次又走了很远,对剑道的理解和掌握远非先前可比。

    可纵然如此,依旧处于如臂使指的范畴内。

    人们通常把有如臂使指剑法境界的武者尊称为剑客。

    而心剑合一,即是感受到剑之脉搏,这个层次则是被尊为剑豪。

    据说达到剑豪境界的人,能够将心的频率和剑之脉搏的频率调整到一致,对剑法的理解达到难以现象的程度,连那些浸淫剑道多年的老牌剑客都会对这一境界眼馋、垂涎,却又很悲剧的望尘莫及。

    楚天突破如臂使指时,便是感受到这一层次和精通之间的巨大差异。

    可以说,此次突破主要是飞扬的指点,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若非如此,即便他在修剑上有着不错的天赋,想要做到这一点,没有旁人指点,怕是也要像瞎子摸象,难得其要领,不知到了猴年马月才能有那般领会。

    对于剑豪境界,楚天曾在书籍上了解到,心剑合一和如臂使指间的差距,恐怕比如臂使指和精通境界之间还要巨大。

    那几乎是一条令等闲剑客们止步窒息的天堑,无比宽阔,而有深不见底。

    虽然如此,那些书籍上却对剑豪的特征进行了一些描述,楚天凭借敏锐的感知,总觉得刚才所见影像中,谷天羽的表现很像是心剑合一的表现。

    “谷天羽显露凝丹境修为,剑法境界达到心剑合一,败牧铁。”

    没过多久,一道信息流过楚天的脑海。

    非但如此,每一位选手都是接受了这一点,又是一阵哗然。

    能在正选这个环节坚持到现在,选手们没有一个是蠢货,大都了解这一消息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谷天羽是一位拥有剑豪级别剑法境界的凝丹境强者。

    即便他只有一转凝丹境的修为,但接着手中的灵器之威,又有能够将这份威力切实发挥的剑法境界,谷天羽的正面作战能力,怕已是不会差于普通的三转凝丹强者。

    这种实力,碰到此次选拔中的任何一人,都有了挑战的资格,即便强如石擎,也必须慎重对待,十大种子选手中,怕也没有几个拥有这种能力。

    楚天目光闪烁,心中反复比较和对方的强弱。

    不数息,他便是大感泄气。

    现今的他,即便拼尽所有手段,也未必是一转凝丹境武者的对手,若是对上实力堪比这谷天羽,岂不是死翘翘了。

    淡淡的月光下,楚天勉强放下了心事,在一波波的海涛声中,情绪渐趋平稳,很快就进入梦想,一夜如是而过。

    第二天楚天一早便起来,时间距潮汐发动的时间还早,他便是利用这段时间进行修炼。

    在玄碎诀的运转之下,一道黑色的漩涡在头顶成形,源源不断的吸纳天地元气。

    虽说这种修炼的元气,数量完全无法和猎取灵兽相比,但不管在楚天看来,蚊子再小也是肉,他是不会放弃一切可能提升实力的机会的,即便这机会在某些条件优越之人看来微乎其微。

    修炼了一个时辰后,楚天听到钟寒的喝令声,他命众人速度到树林核心的空地处,等待随着潮汐而来的水兽袭击。

    楚天等人先后到达目的地,钟寒早就背负双手候在哪里。

    与昨天刚见面时不同的是,马坤以及赵生、孔燕见到楚天时,目光也是流露出深深地忌惮,口中很是客套了一番。

    钟寒冷冷的目光环视众人,旋即说道:“再过半个小时,潮汐就要来临,虽说没过六天,才有一次比较猛烈的兽潮,但这是初次行动,也得慎重对待。”

    “此次行动,还按照昨天说的,咱们分工负责。马坤、赵生、孔燕你们三个,合力镇守南边的通道。”他下令吩咐,脸上充满了颐气指使。

    马坤三人连忙点头称是。

    赵生和孔燕两个蕴气境巅峰的底层,当然没有异议,马坤也不过是化罡境前期,对独自挡下一条通道并无把握,这两名蕴气境巅峰,给他打打下手也是不错的。

    何况,以他们的实力,又怎敢对钟寒有任何反抗,若是惹得不耐,一巴掌就能把自己灭了,就和昨天楚天灭那两人一样。

    连楚天都可如此,更何况是堂堂凝丹境的钟寒,淘汰他们还不像吃饭喝水似的简单。

    “楚天,你镇守东边的通道。”钟寒向楚天下令。

    楚天也点头同意。

    “北边和西边就交给我,各就各位,全力戒备。”钟寒一声令下,楚天等四人奔赴各自负责的通道,静待潮汐的来临。

    楚天取出冰流剑在手,抱着宝剑,闭上眼眸,站着养神。

    很快就临近海兽袭来的时间。

    突然间,海潮之声大作,整座岛屿都是微微颤抖,波涛暴涌而来,海水很快就覆盖了大半小岛,潮水受到奇特碧树林的阻挡,沿着林间的通道留来。

    没过多久,这座岛屿就成了一座水泽之国。

    水已经淹没了楚天等人的小腿肚子,对他们的行动造成一定的影响。

    这也就罢了,这并非普通的海水,在海水淹没的一瞬间,他们就觉得自己的元气和精神都在以一定的速度削弱着。

    实力流失的领域,已经覆盖了整座小岛。

    初次碰到这种情况,楚天难免有些惊慌。

    通道的尽头处,连天的海兽吟声遥遥传来,或低昂,或尖锐,或雄浑,或悠扬,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大地在战颤,仿佛害怕了这兽潮一般。

    这一天的海洋兽潮终于来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