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谷家长老的绝望

    宛如金铁交击一般的碰撞声,从岛上树林深处遥遥传来,即便在岛屿边缘的滩地上都是清晰可闻。

    碧色树林深处颇为宽阔的空地上,一场吸引诸多目光的激战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两道身影真在激烈的交锋,一道身体呈现铁石色泽的是牧铁,一道则是一位身着黑衣的少年自然便是谷天羽了。

    谷天羽手中宝剑黑光闪烁,携带着极为凌厉的剑气,化作道道黑影向牧铁迅疾斩去。

    牧铁时而挥动带着超品凡器拳套的铁拳砸去,出拳不多,却是又快又稳,每出一拳,必然命中蛟魔剑宽大的剑身,将剑影从模糊而迅猛的状态砸出真身,或不闪不避,硬接一剑。

    每当蛟魔剑斩到那个部位,那个部位必然会浮现出一片片密集的铁甲。

    这种铁甲,显然防御能力更高,竟然将谷天羽手中的灵器都给抗下了。

    眼见这一幕,无论是空地外围的其他选手们,还是在凯歌广场上通过投影直播收看的观众们,脸上都是露出叹为观止的神色。

    这种肉身硬抗灵器的行为,向来只在传说中听说到,却不料今夜竟有此眼福亲眼所见,这是何等的幸运。

    一道凌厉而模糊的黑色剑光在谷天羽的操控下,迅速的抹向牧铁的脖颈。

    牧铁及时抬起右臂去挡。

    抬起的同时,一片片铁甲迅速的攀缘其上,使他精干的手臂铁甲丛生,宛如一只钢铁手臂。

    黑色剑光斩在手臂的铁甲之上。

    一连串火花亮起,在夜色中分外的显眼,点亮了空地外围选手们的眼眸。

    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在此间林地的上空。

    牧铁陡然暴喝,须发皆张。

    往常显得平淡的面目,此时此刻陡然大变,犹如是怒目金刚一般。

    随即,一只铁拳重重的向谷天羽轰去。

    铁拳之上,没有任何的元气波动,这并非不携带元气,而是所有元气,尽封存在拳套之下的铁拳上。

    这样的拳头,并不张扬,却不知要比那些拳力外泄,动辄引发莫大声势的拳头强大多少倍。

    谷天羽也是感知敏锐之辈,感受到这般威势,精致俊秀的脸色微变,连收剑抽身疾退,刚稳住身子,连忙不迭的往旁一侧身子,只见一道拳印脱拳而出,从他身畔掠过,竟是径直飞向在外围处观战的选手们。

    选手们大吃一惊,连抽身避开,其中一位看得入了迷,一时竟忘记闪避,待拳印到眼前时才反应了过来,这时趋避已是不及,匆忙间只得握指成拳,轰出一道罡气抵抗。

    这位选手的修为竟是不弱,看样子已经到达了化罡前期的层次。

    只是,那道拳印虽是牧铁远程发出,又岂是他这等人物所能抵抗。

    拳印毫无悬念的轰爆赢来的那道抵抗的罡气,不受丝毫影响,准确的命中后面目瞪口呆的选手,正中胸口。

    这位选手本能般的惨叫一声,心脏马上就要撕裂绞痛。

    一道光华及时降下,将其保全性命,传送出去,并淘汰出局。

    悲催的娃儿,徒有化罡前期的修为,在选手中也算是优秀,没有死于灵兽之口,也没有死于光明正大的交锋中,亦没有死于对吸收兽精的控制上,竟是以一种如此搞笑的方式,遗憾的结束了他的选拔之旅。

    这种奇葩的死亡方式,如若不为人所知倒也罢了,偏偏投影的清清楚楚,即便大多数人的注意力不在那上面,也难免有不少闲人注意到这一点,面露嘲讽之色,七嘴八舌,指指点点。

    也有与之有过节的熟人不怀好意的泄露了此人的身份和姓名,引发了一阵哗然。

    以这帮人的热心程度和在信息传播速度上的精神造诣,最多不到两天,就足以将此事传遍镇北郡城的大街小巷,令这位仁兄成为街头巷尾,酒馆茶楼内众人无聊时的谈资了。

    其他的选手们,或侧目,或转身,眼见这一幕,面露惊骇,瞳孔放大,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各选一条通道,离开树林退出这片战场。

    免得再像刚才那人一样,死在牧铁和谷天羽交锋的波及之下。

    虽说他们对这种高手间的交手很感兴趣,却不愿为此结束自己的选拔之旅,那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场面清净了下来,牧铁和谷天羽分开一段距离,对视而立,目光之中,都是多了许多凝重。

    经过刚才的交手,他们都是察觉到了,对方并非什么容易打发的角色。

    “你很不错,不过,破不开我的防御,此次争斗你注定会失败。”激烈的交锋后,牧铁脸色倒是平稳了下来,恢复了以往古井无波般的表情。

    他自认为摸清了谷天羽的底细,对方的剑法境界极强,即便在剑客之中,也算是佼佼者般的存在,不过,单凭这个,可不能真正发挥那把灵器的威力。

    既然如此,他根本就没有落败的可能。

    对这一点,他清楚得很,因此心中有数,自然就恢复了平常的淡定。

    谷天羽天资不俗,无疑是一个人物,在日后或可取得惊艳的成就,但就目前展露出的实力而言,尚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可慌张的,又有什么好气愤的。

    谷天羽眉毛一挑,精致如女子般的脸上露出一抹凌厉:“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这种防御有强弱之分,交战时需随机应变,我发动的攻击,只要超过你的反应,你就会受到伤势。”

    “所以,你必败。”谷天羽的语气斩钉截铁,就跟其父谷九阳刚才下赌注时一般掷地有声。

    闻言,牧铁露出莫名的笑意,那双平淡的眼眸,犹如是蕴含着无限的睿智,仿佛看透了一切似的:“那你就尽可试试,我站在这里,一步不动,就能抗下你的攻势。”

    一面说,一面双手抱于前胸,一副打算履行此言的样子。

    谷天羽受到这般蔑视,脸上出奇的没有露出什么愤怒之色,目光反倒是若有所思。

    他也是知道,对方不是寻常角色,既出此言,必有门道。

    “那就由我,那找出你敢口出狂言的底气在那里吧。”

    一念至此,谷天羽催动元气凝聚手中蛟魔剑,脚尖一点地面,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向牧铁迅疾掠去。

    速度之快,好似风驰电掣一般。

    这等速度可比先前要快上许多倍。

    眨眼间,谷天羽便是冲到了牧铁跟前,手中蛟魔剑挥处,便是有着道道剑影,犹如狂风暴雨一般,一波波的斩向牧铁。

    他并没有使用什么花俏的技法,比如虚虚实实,分离虚影,进而在残影中分配不同的实力。

    不用试就知道,这种华而不实的招数,对付牧铁这种人可不会有丝毫的效果。

    他的所有剑影,都并非什么虚影,而是由蛟魔剑本体形成的实影,每一道实影,都是他百分之百的攻击。

    空中会留下那么多影子,只是由于他的攻击速度太快,上一道攻击发出的残影尚未散去,下一道残影就已凝聚而出。

    残影弥留在空气中的时间何其之短,可以说只是一刹那而已,可在攻击的过程中,从头到尾总有上百道残影劈头盖脸的朝着牧铁笼罩而下。

    只在一刹那间,谷天羽就发动了这么多次实剑斩击。

    这等攻击速度,又是何等之快。

    在外界仰望天空影像的谷家族人,乃至大多数长老和高层们,心下均是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欣慰之色。

    这等攻击之下,很难想象牧铁还能保全自身。

    然而,谷九阳却是眉头皱紧,大长老的脸色也不怎么乐观。

    若有视线敏锐到足以捕捉的话,就能发现谷天羽每一道剑影斩在牧铁身上,那个地方就会本能般的出现铁甲,下一道攻击来临,铁甲又会在其下的方位。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的反应速度,竟然快到这扥地步。”一位长老眼中灵光爆闪,透过表面,直探本质,看出战况实不利于谷天羽,眼露惊骇,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不可思议的想道。

    在他特殊瞳术的窥探下,狂风骤雨般的剑影下面,牧铁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微笑,始终双手抱于前胸,在一波波狂潮般的攻势中,犹如海岸不动的礁石一般。

    一道剑影刺向牧铁的喉咙,他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喉咙处有细密的铁甲出现,拦住了剑尖。

    又是一道剑影,化作黑光疾掠过空气,狠狠刺向他的眼睛,他只将眼皮耷拉下来,眼皮上面,同样有面积较小的铁甲出现,竟也挡住了这次攻击。

    这位修炼过精妙瞳术的谷家长老观看片刻,便是彻底绝望。

    只是不知,此时此刻的谷天羽又会作何感想。

    会不会和他一般绝望。

    这位在谷家地位崇高的长老,苍老的身躯犹如风中残烛,满脸恐惧,不由得如斯想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