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让天空都战栗的招数

    钟寒眼见楚天身上的伤势,在青光的修复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面露震惊之色,久久无法平静。

    他本以为凭借着高出一大阶的修为,能够在刚才的碰撞中占一些上风,不过事实证明,这上风恐怕只是虚妄而已。

    一念至此,他在惊讶之后,望向楚天的目光变得异常凝重起来。

    对付海巨人,他本就消耗严重,刚才和楚天碰撞消耗有所加剧,在截下来的战斗中若不能快刀斩乱麻,还真有栽在楚天手里的危险。

    “此子既这般修为,心里说不定也抱有类似的念头,因此才会干脆利落的接受我的赌约。”

    钟寒前后联系起来一番思索,心里渐渐了然。

    “我真是小看你了,我想,你之所以答应刚才的赌约,是也想将我手中的收获都吃下吧。”钟寒忍不住寒声问道。

    楚天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睿智,哪里还有接受赌约时初生牛犊不怕虎般的莽撞模样。

    尽管心中已经了然,但得到楚天的肯定后,钟寒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语气森然的说道:“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胃口,也不怕被撑死了。”

    事实上,敢以化罡境后期的修为,就打一位凝丹境强者的主意,楚天的胃口的确大得出奇。

    这般情况实在太过离奇,因此钟寒根本没有疑心楚天竟然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

    楚天略作沉吟,旋即轻声说道:“既然来到这个地方,自然是想要夺取五王座之一,从而得到被灵武院录取的资格的。”

    闻言,钟寒一时愣住了,然而哈哈大笑起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灵武院的全部名额只有五个,这意味着即便是那被评出的十大种子选手,也有一半要被淘汰的。”

    “别说是你一个化罡后期,就算是我这个凝丹境,如果没能获得极大提升的话,也是把握不大。”

    “我有不放弃的理由。”

    楚天话语虽轻,却似每个字都重愉千钧,旋即向钟寒质疑道:“何况,事在人为,一切皆有可能。即便你有凝丹境的修为,现在碰到我不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么?”

    “这只是你钻了老子消耗过重的空子罢了。”钟寒说道这里眉头大皱,瞬间就否认了这个说法:“不对,即便是被钻了空子,老子堂堂的凝丹境难道还比不过你。这绝对不可能。”

    后面几个字,钟寒几乎是一字字咬牙切齿般说出的,说到后来,脸色已是一片铁青,无比阴冷的气息波动,犹如风暴一般从他体内横扫而出。

    连楚天身体触碰到了,都是肌肤发凉,连催动不灭天星体,才把这不适的感觉尽数祛除。

    钟寒提升气息,双手持刀,再度批出月寒天刃,凝聚于刀刃之上,脚尖一点地面,向楚天暴冲而去。

    楚天有心衡量自己的实力,丹田内四千余颗元丹嗡鸣震动,经过外层玄元铠的增幅,元气凝聚在冰流剑上,同样一股冰寒之气蔓延开来,不闪不避,持剑冲了上去,和对方碰撞在一处。

    此次交手,钟寒怒气更大,因此更加占据上风,几乎是压着楚天再打,手中光刀不时在楚天身体上留下一道道伤痕,虽然没有太重的伤势,但数量一上去,一道道密集的伤口,看起来颇为的触目惊心,让人不禁担忧他此时的情况。

    不过,他修炼的不灭天星体韧性十足,他体表三色星光流转,体能在战斗中修复,在这番疯狂的攻势下,倒也能勉强坚持下去。

    双方的这轮交手,都显露了极其变态的攻击速度和移动速度,无论是钟寒,还是楚天,身形都化作模糊的影子,修为稍弱者在此旁观,恐怕都看不到人,只能听到一阵阵扣人心弦的金铁交击之声。

    突然,两人快速交锋的模糊身影由动转精,钟寒的身影出现在上空,蓝色光刀下劈,楚天则是在下方,用手中外面包裹着幽黑色的冰流剑格挡。

    光刀和冰流剑碰撞,一连串火花明灭,一阵阵元气冲击波疯狂的蔓延开来。

    然而,刀剑相抵,一时静止不动,这代表着两人的力道陷入了僵持。

    “给我死来。”钟寒对这种情况可不满意,脸色陡然一冷,持在刀柄上的双手倾力下压,凝丹境层次的气力爆发出来,短暂的平衡刹那间被踏破。

    尽管楚天用尽全力,两只脚也是陷入地面之中,碎石崩裂开来,飘散在空气中,被爆袭而来的冲击波卷入,瞬间化作几分。

    楚天持剑的双手虎口一震,宝剑被下压了一小段距离。

    随即,钟寒又连续爆发力道两次,地上出现一个大坑,楚天的本个人都陷入坑中,宝剑也在不断的下沉,剑身都快贴在他的脸上。

    “纳命来。”钟寒再次爆力,却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楚天坚持不住,宝剑不由倾斜,蓝色光刀含着满腔的怒气,径直劈砍下来。

    “不好。”再坚持就要输,万分紧急关节,楚天银鳞包括双腿,遁天层次的银鳞步果不同凡响,在间不容发之际避了过去。

    不过,由于行险和钟寒碰撞这么长时间,抵挡这一招因不肯服软,硬撑到最后一刻,难免反应稍迟,被蓝色光刀在左肩之上狠狠划过。

    这道伤口触目惊心,从左肩直接划到右腰处。

    楚天如惊弓之鸟般,催动身法不断的后退。

    钟寒由于刚才几度爆发力道,此时消耗严重,无法追过去,只能待在原地大口的喘气。

    一抹蓝色欲沿着伤口入侵楚天体内。

    楚天即便是后退之中,也甚是细心,连忙催动不灭天星体,以烟雨般的蒙蒙星光将寒气震散开去。

    他径直逃到百余米开外,也站在原地大口喘气,旋即催动不灭天星体,分离出青光将一个个伤痕愈合。

    那道极长的伤口,也在青光的闪烁下逐渐的弥合。

    最终,待钟寒调整的差不多时,楚天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了,透过被钟寒宝刀砍破的衣服孔洞处,能看到刚才那些伤口尽数消失,皮肤依旧白皙,上面两个疤痕也不曾见。

    钟寒虽然心里有所预料,但亲眼见到这么严重的伤势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修复,也是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他满腔的火气竟然出奇的消除了。

    他奇怪的望了楚天一眼,不由感慨道:“你这家伙,难道是个打不死的怪物吗?”

    楚天笑而不语,他也希望对方所言是真,可他清楚的知道他并不是,起码现在还远远不够。

    用不灭天星体战斗了这么久,又修复了身上这么多伤势,星力符篆内的星力已经消耗大半了,若是对方能坚持到他星力消耗到无法维持不灭天星体时,就能够真正意义上重创他了。

    不过,他很清楚对方恐怕是没有机会做到这一步了。

    关于这一点,他早在血妖瞳开启时就已经大致判断出了对手的状态,对比自己的实力,知道他的确有胜算,这才接受了对方的赌约。

    否则,他可不会傻到交出手中的收获,做对方的散财童子。

    “再接我一招,只要接得下,这场战斗就算钟某输。”钟寒凝视楚天,浑身便是有阴寒的气息暴动,双手持刀,浑身蓝色元气犹如受到召唤一般,滚滚注入手中的宝刀。

    宝刀之上,冰蓝之色大作,光芒散去时,一道散发着古老气息的晶莹纹路浮现而出。

    当晶莹纹路出现的同时,连天空都是微微震动,仿佛在战栗一般。

    在这般绝招之下,连天空都在战栗。

    凝丹境强者,果然是如斯恐怖的存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