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决胜之前

    灵武院选拔正选环节最后一天的清晨,阳光遍洒镇北郡城凯歌广场。

    广场之上人山人海,一道道身影入场,旋即在噪杂的人群中找到一方空处,来自同一势力的大都在一起,瞧热闹的闲人也是三五成伙。

    由于这天是决胜的一天,引发了众多的关注。

    天刚蒙蒙亮,广场上就开始聚拢人群,此时临近决胜开始的时刻,这里早就聚集了大批的人马,除了切身相关的选手们的家属亲友之外,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

    看热闹的人多了,自然不会缺乏讨论。

    每一处地方,都充斥着各式各样的讨论声。

    “此次选拔的最终名额会落在那位天才的手中?”

    “石王肯定占一个名额,其他名额大多数也当落在我镇北郡俊杰的手里。”

    “那是,我郡濒临边关,全郡尚武,无论那一届的选拔,都会占据绝对性的优势。不过,我个人很看好百灵郡的谷天羽,此子竟然能将牧铁淘汰,真是一匹黑马。”

    “谷天羽身负凝丹境修为,剑豪境界,的确了得,不过石王会允许一个外郡的后辈小子这么出风头吗,石王可是最讨厌这些外郡人了,要是石王出头打压,那就不好说了。”

    “谷天羽也不好惹,对石王也能构成一定威胁,事关灵武院选拔,我是石王的话,就不会冒这个风险。”

    “你们说那楚天会有希望吗,此子在洗礼环节后半段的发挥可谓完美,九色洗礼,领先其他俊杰太多了,漫说九色,一直到最后,这么多俊杰,连个八色洗礼的都没出现。”

    “这一点确实变态,连石王和谷天羽也只是维持七色罢了,此子却是九色,这简直…简直就跟开了挂一般。”

    “洗礼表现得再好有什么用,这么短的时间,就算获得九色洗礼,凝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只要没有凝丹,单凭化罡境层次的修为,哪里有夺取名额的希望?”

    “楚天可是曾经连钟寒都击败了,钟寒也是凝丹境。”

    “你好糊涂,钟寒参加选拔前不久才突破,底蕴岂能和十大种子选手相比?即便楚天有所提升,也不可能达到那十位的程度,想要夺取仅有的五个名额,基本上不可能。”

    “对,洗礼只是个意外罢了,根本就不足引以为据。”

    “其他人呢,大昌郡的呼延凤、君寒枝,还有百灵郡的杨延骁和腾笙箫?”

    “这几位倒是不错,在他们自己的郡里,也算不错了,但底蕴尚浅,比起我郡的顶尖天才想必差距不小。”

    “恩,即便同属十大种子选手之列,之间也有不小差别,你说的那几人,放在大昌郡和百灵郡自然算是不错,可在我郡,漫说斗不过邓奇、徐超这些人,对上其他几位凝丹境天才想必都是一场苦战,距石擎和宝山更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错,这些外郡选手中,也就是出了一个谷天羽,余者皆不足为惧也。”

    与一些热门选手有关的人也在讨论着。

    “今天将会是我族大喜的日子,天羽必然会夺得五名额之一,被灵武院录取,这一日必是我族崛起的开始。”谷九阳目光望向高空地图,负手而立,十分笃定的说道。

    “对,天羽连牧铁都能击败,洗礼环节又不比旁人差,自然没有失败的理由。”大长老说话间,不由想起楚天的洗礼表现,老脸略微抽搐了下,赶紧把这个事实祛除出脑外,对九阳的说法深表赞同。

    “这是最后一天了,天羽少爷和那楚天一定能碰到,定会将其轻松淘汰掉。”有位高层不知趣的说道。

    “楚天,楚天,你就知道楚天。”大长老突然极端愤怒起来,胸脯起伏了几下,赶紧轻抚胸口进行顺气,待气息通顺后,一双老眼犹如喷火一般,恶狠狠的盯着此人。

    若目光能杀人,这人早死了许多遍了。

    这位高层见一向慈眉善目的大长老竟然这般对待他,平素的从容不迫也不见了,代之以凶神恶煞,也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本能般后退几步,脸色畏惧,如避蛇蝎。

    大长老毕竟也非一般人物,多少有些城府,终于平复了情绪,却依然恨铁不成钢般的说道:“也不是我说你,一个楚天,就能让你们乱了分寸了。以此子的能耐,连做天羽修武途中的小小绊脚石都不配,随便踢开就是了,难道还真当一回事了。”

    “你们要记住,老夫的徒弟,可是天生注定要进入灵武院的人。”大长老大袖一挥,颇为潇洒的说道。

    旁边的谷九阳听了,脸上露出与有荣焉之色。

    依照大长老所言,他儿子都注定进入灵武院了,这当然是一件极其值得骄傲,也极其值得自豪的事情。

    其他长老、高层和族人们,已经开始识趣的祝贺起来,一时间,阿谀之词,不绝于耳,犹如酒雾将谷九阳和大长老二人深深笼罩,让他们不觉醺醺然,陶醉其中,难以自拔。

    就好像谷天羽被录取这件事是板上钉钉一般。

    虽然决胜尚未开始,然谷家人已经开始提前庆祝了。

    另外一边,丁乾、唐媚儿和晁妖一帮人聚拢在一起。

    “那楚天虽然了得,但石擎大哥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以大哥的实力,收拾此子简直易如反掌。”丁乾语气笃定的向其他人说道。

    时至今日,他并不敢对楚天小看丝毫,毕竟,楚天不仅击败了他,还匪夷所思的将钟寒淘汰,虽然他们和钟寒不一路,却也知道对方修为已经达到了凝丹境。

    以化罡境挑战凝丹境,并获得奇迹般的成功,这是何等的壮举。

    实际上,直到现在,一想起楚天,丁乾心里都会有彻骨的惧怕,一如他的弟弟丁坤一般。

    然而,一星期石擎,他便会充满了无穷的勇气。

    就算楚天能够击败钟寒好了,但石擎大哥可不是一个钟寒所能比拟的。

    此言发出,顿时引来了无数的赞同。

    “那是当然,石大哥他,可是战无不胜的石王啊。”唐媚露出一丝魅惑的微笑,附和着说。

    晁妖听到楚天的名字,不自觉用手揉了揉修长右腿,虽然上等续骨膏的辅助下,他的腿早就好了,但听到楚天的名字,腿骨却似会发痛。

    可见,楚天对他造成的影响也算是深入骨髓了。

    不过,即便他惧怕楚天,也不认为楚天对上石擎会有什么机会。

    其他人亦是七嘴八舌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虽然人多口杂,但观点却一致。

    那就是楚天今日碰到石擎,好日子就到头了,定然被轻松碾压,并被淘汰出局。

    一群军士的簇拥下,杨延骁目光不断在其子女之上转换,最终固定到杨云昭的名字上面,虽然思思天赋不错,但年纪毕竟太小,他的主要希望都寄托在云昭身上。

    “云昭,希望你能被录取把。”他口中喃喃自语。

    另外一处,君寒鸦嘴角绽放出一抹隐晦的笑容,却是含着一抹狰狞以及诡计得逞般的奸诈。

    “还是我聪明,请人将自己弄出内伤,再栽赃到楚天头上,这样弟弟就会和楚天拼力相搏,最好是两败俱伤,两个都死了好了。唔,这不太现实,楚天还没这个本事。楚天,真希望你能长点能耐啊,能把我弟弟弄出点伤势也好。”

    表面上看不出,无比阴险而丑恶的念头在君寒鸦心中酝酿。

    观众们一边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一边不时抬头看看广场上空的地图。

    他们的目光,依旧主要落在核心岛屿的八个岛门的区域上面,选手们的名字分散着静止不动,旁边倒是没有光华闪烁。

    昨天洗礼就停止了,一直到现在都是供选手们调整状态的时间。

    更有不少人强迫症般的,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看一下天色,心里默默祈祷着等待的时光能够短一些,决胜能够快速开始。

    众目睽睽之下,决胜开始的一刻终于到来。

    上空的地图,八座岛门的名字全部消失,下一刻,地图开始变幻,上面浮现了一座高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山脚下,条条道路攀缘山体,弯弯曲曲往上延伸。

    途中道路彼此如蛛网般交接,节点皆是选手们可能碰到,战斗可能爆发的地方。

    不同的路径,经过交接之后,蔓延向同一个终点。

    那就是五王座所在的高山之巅。

    而四十余位决胜选手的名字,已经出现在四个方向的各条道路之前,业已全面做好了冲刺山巅、抢夺王座的准备。

    决胜之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