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一线幻斩

    石王的眼睛睁开到铜铃一般大小。

    因为他实在太惊讶了。

    东边战场只剩下楚天和谷天羽两个,那就说明其他人都被淘汰了。

    之前他虽然在和宝山进行激烈的交锋,但战斗时眼角余光也瞥见彼处的情形,知道谷天羽对付徐超三人,而楚天则是和君寒枝在打斗。

    详情如何,他专注于自己的战斗,没有时间细看,是以无从得知。

    不过不用看,他就知道结果,谷天羽算是此届选拔中被石擎认为是真正对手的两人之一。

    其一是宝山,其二是谷天羽,其余之辈,包括其他的十强选手,在眼高于顶的“石王”眼底,无非是一群土鸡瓦狗,纵然表面光鲜,终归是陶瓷老虎,真正交起手来,必然是不堪一击。

    石擎的看法是这样的。

    虽然徐超实力还算不错,池虎和秦风两人好歹是凝丹境修为,算是不错的助力,但石擎始终觉得,谷天羽必然能够解决掉三人。

    在谷天羽显露出剑豪层次,轻而易举击败牧铁的时候,石擎就认定了谷天羽是他的劲敌之一。

    而他的劲敌,又岂会脸这种场面都应付不了。

    因此,这一场的胜负已定。

    而君寒枝虽然是新近两年才冒出来的俊杰,石擎并不熟悉,但能和呼延凤齐名,想来必有其过人之处。

    可是,君寒枝却消失在东边区域了,这意味着他已经被淘汰。

    “到底是怎么回事?”纵然石擎一向睿智,此时也是大惑不解,望着面对谷天羽,虽然处于下风,却依然能够顽强支撑的楚天,心中不由得大惑不解。

    事情是这样的。

    楚天和君寒枝大战,虽然起初不敌,但施展出玄元铠进行增幅,将玄碎诀暂时进化到雷火状态,战斗力急剧增加。

    在楚天手中冰流剑的威胁下,君寒枝不得不转攻为守,旋即渐渐的处于下风。

    虽然楚天的剑法境界在此战中并没有提升,但因为玄碎诀的进化,同样剑招往往发挥出迥异的威力。

    剑法发挥出的威力与两者有关,剑法境界,以及注入兵刃的元气强度。

    元气强度非但与修为有关,也与所修行功法的效率有关。

    楚天其他方面虽然没有发生变化,但雷火状态的玄碎诀,无疑比之前要强大太多。

    在玄碎诀的引领下,楚天剑法中的妙招层出不穷,每一招均含有无匹威力,冰流剑法第二重的诸多妙招,被他接二连三施出,宛如冰瀑爆发,星河倾斜,似是有种不可抵御的沛然大势。

    原本以他的能力,冰流剑法第一重虽然达到圆满之境,但若是施展第二重会比较勉强,第二重的杀招也只练成了龙象影剑这一门,可现在剑招却是滔滔不绝,浑然一体,随着玄碎诀的突破,这一重剑法的施展也不再显得吃力了。

    又是一次惊天动地般的对碰,两道身影犹如炮弹般狠狠地倒射而出,分开一段距离落在地面上,脚下荡漾起些许的防护涟漪。

    君寒枝披头散发,模样狼狈,口中剧烈的喘气,楚天口中也是微喘,但体表如蒙蒙烟雨般的星光不断闪烁,持续恢复他的体力,倒是让他的情况比对方好上太多。

    眼见对手如斯狼狈,楚天并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丹田内一万颗元液震动,浑身气力在体表玄元铠的增幅下,愈发强大,滚滚注入手中冰流剑。

    冰流剑体态渐渐发啊声变化,刀柄增产,剑身暴涨数倍,化作一把冰蓝色的巨型光剑。

    光剑之上,突然有着龙象之声响彻,其上也是浮现出一道龙象之影。

    这龙象之影和宝山召唤出的颇有些相似,但也不尽相同,后者全身是金色的龙鳞,而前者是冰蓝的眼色,一片片的,宛如无尽寒冰之力的凝聚,犹如一只寒冰龙象一般。

    寒冰龙象的凝实度虽然无法和宝山最后倾力而为时先比,却也不似楚天之前施展一般虚幻,龙象之影加速闪烁,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动,从剑身之上蔓延开来。

    “龙象影剑。”楚天身子一闪,出现在尚在喘气的君寒枝的正前方,双手持剑向对方狠狠劈去。

    他的双臂之上,幽黑元气流转,不时有着雷火爆炸开来,让周围的空气都沸腾起来。

    “华岳剑典,碎岳一击。”攻击临头,君寒枝也是祭出了最强的手段,一下子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手中青色的宝剑上。

    这碎岳一击,以碎岳为名,用比喻的手法来形容此剑中蕴含的气力之巨,竟是连山岳都能斩碎。

    不过,在此时君寒枝的手里,这也并非完全是夸张的形容,宝剑上委实释放出宛如能将山岳碾碎一般的恐怖波动。

    这碎岳一击,正是华岳剑奠的终极招式,需要临近剑豪的剑法境界亦或足以弥补缺陷的压倒性实力才能施展出来,君寒枝虽然了得,正常状态也是无法将其施展,因此只能用传承下来的法门,以舌尖血祭手中剑,才能施展出来。

    随即,他拼尽全身气力,将剑狠狠斩出,其身后空间波动,天地之力暴涌而出,也是加持在其身体上,终于将这一剑招完成。

    君寒枝手中宝剑仿佛化作一道耀目的青芒,狠狠向楚天斩去。

    两剑相交,龙象异啸,青芒闪耀,难以想象的冲击,一波波的爆发开来,青蓝混合的光芒大作,迷乱视线。

    光芒爆炸处,一道身影狠狠地冲破光芒,犹如炮弹一般倒射而出,落在地面上,体型瘦高,正是君寒枝。

    他脸色数变,运功压制失败,只得张开嘴巴,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状态也迅速的萎靡了下去。

    “这楚天实在太强大了。”君寒枝眼中露出一抹羡慕之色,却是稍瞬即逝,很快就转为无匹的凌厉:“不管怎样,此子非但欺压大哥,还出言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君某与他拼了。”

    君寒枝手持宝剑,身形向楚天疾速掠来,无畏无惧,勇敢果决。

    然而,楚天却是连连摇头,对方气息下降成这样子,可难以对他构成丝毫威胁了,这般举动,可谓鲁莽之极。

    “以你的能耐,不可能不知道这威胁不到我,看来你的大哥,对你还真是重要呢。不过,我真的没有暗算他。”楚天眼见君寒枝无畏无惧的冲过来,不由露出若有所思般的表情,心中暗自想道。

    “就给你一个痛快吧。”瞥见君寒枝眼中的执念,楚天心里莫名波动,口中喃喃自语道。

    “一线…”楚天低声说出前两个字,缓缓提起右手宝剑,他身边空气微微波动,身形也是变得虚幻,仿佛并不存在于这方天地之间一般。

    “幻斩。”完整名字犹如叹息一般说出,悠悠消散在空气中,楚天突然出现在君寒枝的身后,而之前所在方位,那个原有的“楚天”方渐渐消失。

    楚天原本的方位,疾掠过来的君寒枝,以及最终闪现到达的方位之间,练成了完美的三点一线。

    此招十分华丽,行动轨迹为三点一线,由于速度过快,以至于在原地都能留下残影,是为“一线幻斩”。

    这一线幻斩,正是冰流剑法达到第二重,能够施展出的第二杀招。

    第一杀招龙象影剑,擅长与人角力。

    第二杀招一线幻斩,诡异莫测,防不胜防,一般是作为奇兵,也可作为秒杀收场之用,就像是现在。

    一线幻斩的修炼要求比龙象影剑还要高,先前楚天虽然能施展龙象影剑,却无法施展一线幻斩。

    不过,由于玄碎诀突破的关系,以及新近元气底蕴的精进,楚天再度尝试此招,倒是轻易而举就施展出来了。

    君寒枝手持宝剑,僵在原地,早有一道光华从天落下,将其包裹保护。

    若非此间保护机制,或许他早被楚天的一线幻斩给一剑两段了。

    光华裹挟着君寒枝,将其传送出局。

    外界,君寒枝的身影浮现,原地待了一会儿,那边早有华岳武馆的人迎接上来。

    君寒枝向父亲打了招呼,旋即满脸歉然的对君寒鸦说:“大哥,对不住,是我无能。”

    “你就是个废物,身负凝丹境修为,却连区区化罡境都斗不过。”君寒鸦心里暗骂,脸上却是一片和煦:“没事,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下一次,我一定替你报仇。”君寒枝慨然说道。

    君寒鸦露出一抹细微的厌恶之色,却很快的掩饰了下去,狠狠点了点头,却是暗想:“其实,你死在楚天手底,那是更好,省得天天抢老子资源。不过,最好还是你们统统死光,嘿嘿。”

    灵境内,五芒星广场,东方区域,楚天击败君寒鸦,引发了各方轰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