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恼羞成怒

    北方区域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银光和铜光陡然爆发,令人难以想象的强大波动从银枪和熟铜棍的碰撞点蔓延开来。

    一道高大身影狠狠的倒射而出,正是和石擎战斗多时的宝山,只见他胸口一阵起伏,忙运转元气,将体内的不适感强行压制了下来。

    而石擎连退好几步,身躯微微摇晃才停止了下来,手中银枪也是震动,不过他脸色如常,并没有露出丝毫的狼狈之处。

    比起宝山要好上太多了。

    此次碰撞,这镇北郡年轻一代中最为出色的两人似是高下已见。

    “和尚,你非我敌手,明白的话,就去别的区域争夺,此处有石某坐镇,还由不得你放肆。”石擎站立的位置略高,双眼俯视宝山,脸色淡淡的说道。

    “石小子,真有你的,这才多久没交手,你的镇岳诀就精进到这等地步,佩服佩服。”宝山右手单持熟铜棍,腾开的左手向石擎伸出大拇指。

    他落了下风,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恼羞成怒之色,反而满是敬佩。

    这敬佩绝无丝毫的搅扰造作之处,完全发自由衷。

    “到现在你总该认清现实了吧,明白了就快点离开,看在同是镇北郡人,石某才特意对你手下留情,你可莫要不识好歹。”石擎身形不动如山,冷漠的说道。

    他仿佛在诉说一件先天注定的事实一般。

    “所谓现实,就是用来给老子打破的。”宝山大笑起来,笑声轰隆隆响起,犹如灰色天空下洪涛发出的那种声响。

    笑罢,目光盯着石擎:“不管怎样,老子就是想再见一次屠魔枪,若就这样离开,怎么都不会甘心。”

    “你这是在找死。”见宝山耍起无赖,石擎冷肃的脸上,终于起来变化,言语间已是有了一丝淡淡的怒气,显然,其心情也不复先前的古井无波。

    “这可不一定呢,胜负这种事,没到最后是不会出来的。”宝山嘴角勾勒出一抹略有深意般的弧度。

    听宝山意有所指,石擎心中陡然起了不详的预感。

    随即,宝山用熟铜棍一跺地面,浑身气息升腾而起,升腾之间,似有龙象之声从中混合传出,声音低沉博大,渐渐的融为一体。

    磅礴神力从他高大的身躯上蔓延开来。

    他气息瞬间提升到二转凝丹。

    这是石擎熟悉的境界。

    他的气息出现一个诡异的波动。

    旋即,就迅速暴涨起来,很快就突破了二转凝丹的屏障,达到了三转凝丹。

    此等境界,以是虚丹境这个大层次的高级阶段。

    修为提升后,宝山身体释放出的元气和神力都再度出现明显提升。

    那龙吟象啸之声,一声声的响彻而起,渐渐的响亮,几乎震动天地。

    而他脚下的地面,防护涟漪更加快速的产生,便迅速的向着五芒星广场上四面八方的地面蔓延开去。

    “现在,可以取出屠魔枪了吧。”宝山提起跺在地面上的熟铜棍,右手持棍斜指石擎,豪迈的笑道:“石小子,这样可以把屠魔枪取出来了吧。”

    石擎身躯微颤,显然被对方不轻,冷哼一声,也不言语,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宝山面前,手中银枪没有丝毫的花俏,向其劈胸刺去。

    宝山大笑一声,持棍相迎。

    两人再度战在一处,抢来棍去,人来人往,一声声的金铁交鸣之声几乎将旁观的陈云和乐清两人的耳膜震破,防护涟漪波动,不间断的在地面上向此处扩散开来。

    那种势头,堪比疾风骤雨下的海面掀起巨澜。

    陈云和乐清两人都是毫无形象的张大了嘴巴,堂堂凝丹境强者,竟然露出像那些没有见过世面之人一样的表情。

    因为,非但因为宝山隐藏了真正的修为,也因为他们认为战无不胜的石擎,竟是渐渐的落入下风。

    宝山修为提升之后,其修炼的龙象玄功就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石擎手中银枪每一次与宝山的熟铜棍相交,身体都是微震,虎口也是隐隐发麻。

    也就是石擎,若化作普通的凝丹境,恐怕持枪双臂的臂骨都会被生生震断。

    对石擎来说,一次碰撞或许不算什么,但似这等持续作战,时间久了,累积下来就不容小觑了。

    宝山越战越勇,交锋中身形一停,从模糊的状态露出本来面貌,只见他粗眉一拧,大喝一声,加速到刚拉开一段距离的石擎身前,双手持着熟铜棍,向其狠狠地横扫过去。

    石擎连持枪相应。

    棍抢相交,熟铜棍之上色泽更加暗沉。

    铜棍的色泽虽然不起眼,里面注入的却是宝山倾力注入的由龙象玄功修来的元气,蕴含着无法想象、难以匹敌的神力。

    石擎身躯一震,身不由己后退几步。

    宝山又出一棍,势头较上一棍更加猛烈,出棍时其身上元气运转传来的龙象之声都更加明显。

    石擎再退,身体剧烈的摇晃。

    宝山再次起步上前,又出一棍,石擎连持枪来挡,然而他身体如受重击出,旋即如炮弹般狠狠地倒射而出。

    落在地面上,脸色数变,胸口剧烈的欺负,突然按捺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宝山倒也没有进击,将熟铜棍抗在肩膀上,目光带着期待望向石擎,道:“老子再说一遍,取出屠魔枪。”

    闻言,石擎脸色如死妈一般的难看,眼神刀片一般,狠狠射向宝山,欲将他的血肉一块块的割下来。

    他如何不气,在他看来,宝山一再发话让他取出屠魔枪,就是讥讽以往赢他,靠得是依仗灵器之利,他很想证明给对方看,即便没有灵器,他也能将其稳稳吃下。

    可随着宝山显露出三转凝丹境的修为,他的初衷看起来只能泡汤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祭出屠魔枪,还不是正应了对方的话,自认没有灵器不如别人。

    这口气让一向唯我独尊的石擎如何能够咽下。

    石擎脸色数变,牙齿都要得作响,犹豫许久,最终也只得收起手中银枪,令取一把通体黑色的宝枪。

    这根枪造型奇特,枪头分外的大,其上流转着森冷的色泽,枪头连接处枪杆较粗,愈往后愈细,最细处的尾部是鱼尾的形状。

    其上有细密的纹路勾勒,一道道的,像是鱼尾纹。

    石擎将自身元气注入此枪,枪尾的鱼尾纹逐渐亮起,纹路是赤红之色,仿佛黑色矿石内裂开缝隙,显露出里面的滚烫的熔岩一般。

    “解放吧,屠魔枪。”石擎将毕生元气注入手中屠魔枪,口中咬牙启齿般的低吟出声,内心开始沟通屠魔枪内神秘的器灵。

    整个期间,宝山没有任何的不轨举动,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对方手中的黑色长枪,竟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家唇角,一脸的嗜战之意。

    自从之前败给屠魔枪后,他就将此枪的强大牢牢记在心中。

    他真的很想,再尝试一下此枪的威力啊。

    除此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包括在其他人眼里万般重要、不容有失的灵武院选拔。

    屠魔枪身之上,黑色光芒大作,星体发生变化,最终化作一条黑色的巨鲨,绕着石擎的身体摆尾游动数圈,终于停止了下来,悬浮在其身前。

    黑鲨的眼睛似有灵性,竟也露出如同其主人一般的凶光,恶狠狠的盯着宝山。

    石擎阴沉着脸,含怒伸指向宝山一指:“快点灭了他。”

    黑鲨化作一道流光,向早提起熟铜棍、严阵以待的宝山爆射而去,很快到了面前,张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白色的牙齿,在巨鲨躯体黑色的衬托下显得分外鲜明,仿佛蕴含着无尽的锋锐之力。

    鲨鱼张大嘴,森森白牙向面前的宝山狠狠咬下。

    这一招没有丝毫的留手。

    显然,石擎已是被宝山彻底激起了怒火。

    此时此刻,他内心的情绪,用一个成语概括再贴切不过。

    那就是恼羞成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