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灵器引发的轰动

    眼见那冰蓝色的长剑,变成了浑身遍布着璀璨星辰的星辰彩剑,感受到这股唯有灵器才能释放出来的熟悉的灵动气息,谷天羽瞳孔陡然缩至针尖大小。

    他从谷家老祖手里取来这蛟魔剑也有一段时间了,很明白灵器对一名武者的加成有多么强大。

    如果能够将灵器的威力发挥出来,那对本人的实力提升,简直是脱胎换骨般的。

    楚天本来能击败君寒枝,实力颇为不弱,若是能将这灵器的性能发挥出来,两相叠加,即便是他,也要感到头痛。

    灵器的气息波动十分明显,很快就传遍全场,自是引起了诸多天才选手的注意。

    虽说此次选拔,背景深厚之人宛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然而有手持灵器的选手,则是屈指可数,绝对称得上凤毛麟角的存在。

    谷天羽倒也罢了,毕竟其家族在百灵郡也算颇负盛名,可楚天来自一方小势力,竟然也能有底蕴拿出灵器来,这实在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料。

    灵器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外界的轰动。

    由于此时五芒星广场所有战斗已经停止,所有注意力自是聚集到刚刚开始的,楚天和谷天羽的战斗上去。

    任谁都没想到,区区一个化罡境层次的小子,竟然能击败君寒枝,走到和谷天羽拔剑相向的地步,心里都很好奇,这自然增加了本战的神秘感,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是以,场内的观众几乎都注意到了楚天手中冰流剑发生的变化,也真切的感应到了那唯有灵器才能释放出的独特波动。

    镇北、大昌、百灵三郡的郡守也是大为惊讶,灵器这等宝物,即便在他们府邸也不过一两件,拿出来交给自己的子女使用,都要赶到肉疼,不料楚天手中这把剑竟然不单单是一把超品凡器,而是灵器,这是任谁都没有想到的。

    如果说超品灵器只是令一般的势力觊觎,那灵器的存在就足以让郡守等级眼红了。

    三位郡守大人呼吸都是有些粗重,目光紧紧盯着楚天手中变成彩色的星辰之剑,以他们平素见多识广、古井无波般的心境,都是被眼中破坏,直到支离破碎,袍袖下拳头紧握,脸上露出浓郁的垂涎之色。

    他们三人尚且如此,其他势力就更不必说了,显而易见,如果楚天并非身处灵境之中,无法涉足,他们现在就忍不住要冲进去,把灵器从其手中夺走了。

    灵器这种宝物,若没有碾压性的个人实力,亦或深厚的背景,绝对不配拥有,即便显露出击败君寒枝实力的楚天也不例外。

    不少势力的首领眼中寒光闪烁,盘算着待此间事了,该怎么从楚天手里抢宝了。

    楚天这些天表现出众,特别是获得九色洗礼的那次,获得了各方势力的关注,大家都对其来历进行了了解,也对楚云的实力略知一二。

    一位凝丹境的剑豪虽然了不得,但难免势单力孤,如果将其缠住,未必没有可能从楚天手里夺取宝剑。

    一个个阴谋在目光的闪烁之下,悄然酝酿。

    同时,也有不少团伙三两成群,叽叽喳喳的议论着,目光不住不怀好意的瞥向楚云三人,似乎在考虑怎么夺取冰流剑的事情。

    楚云见冰流剑显露出这般形态,心中也没有丝毫的惊讶,不过感知敏锐的他,很快就注意到场内诸多恶意的窥探,他心里暗下决定,待会若是有人发难,即便他耗尽寿命,也要将爱妻留下的宝剑守护住。

    并且,保护楚天,以及晓燕和楚毅的生命安全。

    这三个孩子都是他楚云带出来的,无论如何,也要一个不拉的安全带回去,若有闪失,都是他的过错。

    一念至此,他取出自己的佩剑,抽剑出鞘,目射四方,化罡境巅峰的气息升腾而起,心跳和剑之脉搏渐渐合一,强大的剑气隐隐释放而出。

    这只是刚开始,显然若有人捣乱,他就将不顾体内的不良状况,直接突破屏障,将修为强行提升到凝丹境,爆发出最强实力,欲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似是感受到他的决心,那些肆无忌惮大量的目光略微收敛了些。

    楚云眼下的实力倒也罢了,可他们探听出的情报可是说,此人非但具备剑豪的剑法境界,还具备一转凝丹的修为,这份实力不容人小觑。

    即便他们觊觎灵器,也要谨慎思考好对策,徐徐图之。

    有楚云这个震慑,夺宝之事还需从长计议,万万不能孟浪,否则那出头之鸟难免会做这位暴怒的凝丹境剑豪的剑下之鬼。

    马元甲眼见邓家四将目光闪烁,显然在打异样主意,脸一黑,连忙略带些怒意的威胁道:“诸位,刚才可是说好了,你们出手,困住楚云,我和丁、唐两位家主擒拿楚天,到时候须各尽其责,若有人故意捣乱,就别怪马某人不客气。”

    “这可是七皇子吩咐下来的要事,若是办砸了,非但郡守大人震怒,就连七皇子脸上也须不好看,这种事的后果,我想各位应该清楚吧。我相信大家都能不受眼前蝇头小利的诱惑,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他一个吃不下楚天,刚才出去转悠一圈,郡守府其他几位凝丹境都在维持场内秩序,他便搬了在郡城内素有声望的丁家主和唐家主。

    这两人说来也不陌生,正是丁乾和唐媚两人的父亲,修为尚在马云甲之上,马元甲盘算着有这两个助力,对付楚天就差不多够了。

    其家族向来依仗于郡守府,因此小辈中,丁乾和唐媚向来也是以石擎为尊。

    是以,马元甲没费多大功夫就把此二人招来帮忙了。

    料想集他们三人之力,定然能够不复石擎所托,将楚天擒拿下来,按照七皇子的意思关于马厩。

    听到他声色俱厉的威胁,邓家四将以及丁、唐两位家主眼中异色收敛,连连抱拳赔笑,都在说不敢违逆郡守大人之令。

    邓家四将虽然不归郡守府直管,但其背后都是和郡守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敢明面上反抗石郡守,郡守府有得是挟制他们的手段,马元甲这才会找他们来援手。

    “师傅,楚天师弟的族人可是有些不妙啊。”陶槐开口道。

    他算是一个中年人,但喊楚天师弟却是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的迟疑,显然楚天的表现震撼了他,心中非但不以一个年纪轻轻的人作师弟为耻,反倒深深的以此为荣。

    “对啊,这该怎么办才好?”柳魁、张霞他们也是附和。

    穆大师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般的向众人道:“这时需要咱们援手。”

    “要是有人妄想对老夫的弟子生出坏主意,就莫怪老夫不客气。”穆大师眉毛一耸,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狠辣,一股强大的波动淡淡的散发在空气中。

    这般波动,恐怖到令人心悸,亦令人胆寒。

    穆大师来到楚云几人面前,先做了自我介绍,旋即说明来意,楚云三人不由得深深感激,连声致谢。

    这种时候,因为冰流剑,他们几人出于风口浪尖,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穆大师一行能雪中送炭,殊为不易。

    思思年纪尚小,又出身优越,不知人心险恶,这会子注意力都放在楚天的战斗上面,并没有关注外界的暗流汹涌,否则以她的性格,说不定也会过去帮忙。

    谷天羽发现冰流剑是灵器,先是有些惊讶,不过这份惊讶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脸上就露出冷笑。

    楚天选择别的兵刃倒也罢了,这偏偏是一把灵剑,众所周知,灵剑的威力最强,施展条件也最苛刻,在没有绝强修为的情况下,必须得具备相应的剑法境界的。

    对一名正常的一转凝丹来说,唯有达到心剑合一的剑豪境界,才能不打折扣的发挥灵剑的性能,并且施展解灵这一绝招。

    很显然,楚天的剑法境界虽然不弱,但在谷天羽看来,距离这一层次还差得太远。

    “灵剑的威力,要在合适之人的手中,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你的境界未到剑豪,此剑碰到你,无非是明珠蒙尘,你不配拥有它。”谷天羽刘海下的目光更加凌厉,如利剑一般射向楚天。

    “有些事,不作尝试,又怎么会知道呢?”楚天手中冰流剑提升到和对方佩剑一个层次,眼中战意大增。

    谷天羽嗤笑一声,不屑的摇摇头,也是提升气息。

    两道年轻的气息在场内碰撞,谁都不愿服输。

    凝重的表情在两人脸上浮现,锋锐之色在其目中一掠而过。

    热身的环节已是结束,双方的战斗必将更加激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