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忘了告诉你

    面对做好战斗准备的霍朝强,任妖四人的眼神阴沉了下来,这并非因为对方的气息有多么的恐怖,而是区区一个新生,竟然如此无礼,这实在是对他们银刀门权威的极大挑衅。

    “小子,让咱家教育教育你该如何做人。”张怡一步迈出,阴柔的面目浮现出一抹森然来,目光阴森森的望着霍朝强,同时,其体内也是有着二转凝丹层次的气息横扫而出。

    此人虽然看起来很娘娘腔,但一身实力却是绝不含糊。

    “就你一个人么?”大战前夕,霍朝强突然露出了笑容,问道。

    “废话,收拾你一个新生,难道还需要一拥而上,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张怡冷笑着说。

    “霍哥,我和你并肩作战。”霍朝强的身后,招惹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穆雷也是上前一步,和前者并肩而立,爆发出气息,对霍朝强说道。

    “别胡闹,你伤势未复,在一边看着就好。”霍朝强将他阻止。

    穆雷见他上前后,范野和吉拉也有跃跃欲试的倾向,只得后退。

    若是遭遇对方围攻,那还不如让霍朝强和对方单挑呢,霍朝强的实力,他比任何人更清楚。

    虽说他和霍朝强两人并称为霍门这一代最具天赋的两大弟子,但他自己心里明白,对方实力远远在他之上,对霍哥的战斗力,他还是极有信心的。

    因此,他便是后退几步,做个观众。

    “看来,你是很不把银刀门放在眼里啊。那么,咱家身为整个银刀门速度第一的高手,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何为令人绝望的速度。”

    话罢,张怡连声尖笑,笑声犹如针尖似的,直欲穿破旁人的耳膜,与此同时,他身后气息涌动,滚滚元气在后背凝聚,释放着强烈的青光,当光芒削弱,两只青色的羽翼便是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两只羽翼一扇,张怡的身形开始虚化。

    下一瞬,霍朝强的身前空气一阵波动,一道虚影突然闪现出来,自是张怡,右手食中两指并在一起,形如利剑,元气凝聚其上,指尖一圈圈的青环闪烁,犹如一圈圈涟漪般蔓延开来。

    嗖!

    青色的指剑向霍朝强当胸戳去。

    霍朝强连忙伸出一只手,金色的元气附着其上,伸手去抓对方的指剑。

    金色的手掌一把便将青色的指剑抓住。

    然而,倒是没有什么元气冲撞的轰鸣之声响彻而起。

    霍朝强的斜后方,突然有细微而尖锐的破风声响起,来势极尽突兀,此时转身已是不及。

    他眼睛一眯,元气布满全身,催动之下,一片片金色的龙鳞在体表凝聚,他的双目也是变成金色,同时,束缚头发的发带炸裂,一头长发纷扬在空气中。

    头发飞舞之间,由黑转金,双瞳金黄,眉心处生出一道玄奥的龙纹,而他整个人,已是化作全身有着金色鳞片覆盖的龙人,本就高大的身材更显高大,高约一丈半,威风凛凛,犹如金色的龙神一般。

    只是,虽然他进行这种变身,却好像还是来不及反应一般,背心处被张怡狠狠地踹了一脚。

    张怡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不给他丝毫反应的时间,双翼扇动间,身子又是消失,出现在霍朝强的上方,取膝如弓,带着下冲之力向霍朝强狠狠压去。

    霍朝强连抬手去迎,却依旧扑了空,张怡的青光凝聚的膝盖,重重的压制在霍朝强龙鳞覆盖的右肩之上。

    然后,张怡周身气息涌动,仿佛化作一颗迅疾绝伦的生翅人弹,向霍朝强发起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

    霍朝强虽然只是面对一个敌人,却像是遭到十个人围攻一般,纵然他能耐不俗,貌似也只有招架之功,而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砰!

    霍朝强身上接连中招,即便是坚固的金色龙鳞,也是多处破裂,滴滴鲜血流淌出来,滋润着脚下的地面。

    “霍哥。”穆雷双眼突然就红了,雄浑的气息冲天而起,正要上前支援。

    这时,两道气息从天坠落,在草地上砸出大坑,大地龟裂,尘土飞扬,飞尘散去,吉拉和范野出现在他的面前,身上也是升腾着比他更加强大的气息。

    吉拉冲他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上下两排白森森的犹如刀片一般的牙齿,扭了扭脖子,脑后的小辫子跟着充满活力的甩动,旋即憨厚的笑道:“不要干涉那边的战斗,若你想玩,就由我们两个奉陪你好了。”

    “小子,你若是之前没挨够的话,我不介意在揍你一顿,当然,再揍扁你之后,我会主动支援张怡,这样,若是遭到我们两个的围攻,你猜猜,你的好兄弟下场会如何呢,嘿嘿。”发如乱蓬的范野也在一边帮腔,言下威胁之意甚足。

    纵然满心不甘,穆雷也只能收敛气息,他不能再给霍哥招惹更大的麻烦了。

    因此,虽然对他很残酷,这一战他也只能沦为看客。

    只是,看着霍哥身上每多出一道伤痕,就被自己身上增添一道更痛,心中更屈辱。

    这一切的缘由,毕竟是因为他,否则便不会有今日之事。

    在张怡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下,霍朝强犹如一片落叶亦或一叶孤舟,仿佛摇摇欲坠,岌岌可危。

    一片片龙鳞破碎,一道道伤痕从他身上浮现而出。

    穆雷突然仰天狂嚎起来,双目赤红,拳头紧握,却无可奈何。

    他若上前,场面只会更加的乱。

    因此,他只有忍耐再忍耐,这样事情才不会恶化。

    在他的身前不远处,范野和吉拉见他没有异动,早就转过身去,目待欣赏之色,去赏鉴他们的同伴张怡凌虐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的美妙画面,一面看,一面交流心得,共享体会。

    “这新生还真是惨,第一次的对手,竟然就是我门速度第一的张怡。”吉拉咧嘴笑着点评。

    他们的门主婓一刀,各个方面都是巅峰的存在,因此他们比较速度的时候,已是本能般将其忽略过去,张怡速度第一,默认就是除了婓一刀之外的第一,吉拉的追踪第一也是如此。

    “就是,老子也跟张怡交过手,他这速度,确实是很让人厌烦,打不到人的感觉,真的让人连呕吐的心都有了。”范野也用同情的目光望着看上去场面很不利的霍朝强。

    但任妖的脸上却没有什么笑意,血色的双眉微微皱起。

    狂暴的攻势之下,场内的龙人看起来早就凄惨无比。

    又一轮攻击后,终于,张怡后劲不足,出现在霍朝强前方不远处,弯下腰去,双手扶住膝盖,大口的喘气,额前汗如雨下,一颗颗落下来滋润脚下的大地。

    而他的背后,羽翼之上光芒闪烁,旋即分散成能量,消散在天地之间。

    这招增幅速度的秘技,虽然能够获得堪称极致的速度,却要以消耗大量的元气为代价的。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个位置,而不怕霍朝强偷袭,就是因为他确信对方已毫无还手之力。

    刚才命中目标足足上千下,说实话,霍朝强能够屹立不倒,就很让他佩服了,不可能能再迈出一步。

    毕竟,他的那些攻击,可不是过家家,每一招都是灌注了元气的。

    张怡一步步走向一动不动的霍朝强,阴柔的脸上笑意逐渐扩大。

    “霍哥,霍哥。”穆雷一声声凄厉的叫着,却始终唤不醒犹如泥雕木塑一般的霍朝强,早已泪流满面。

    张怡望着霍朝强,脸上笑意消失,竟然浮现出一抹由衷的悲天悯人般的神色。

    这个可怜的人儿,遭受他这么多次攻击,一定累得想睡觉吧,却还这般强撑着,还真是倔强呢。

    “躺下吧。”张怡终于来到霍朝强面前,突然伸出手来,向对方的脑袋轻轻的推去。

    然而,始终犹如泥雕木塑一般的霍朝强突然动了,金色的龙瞳一轮,张怡陡然色变,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霍朝强伸出覆盖着龙鳞的手掌,将他推来的手一把抓在手心。

    张怡想要收手,却犹如蚍蜉撼树,哪里能够成功。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赢过我的,要知道,我可是银刀门速度排名第一的张怡啊。”张怡挣脱不开,满脸恐惧,绝望的吼道。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无须重复。若非如此,我岂会平白被你打这么久?不过忘记告诉你一件事。”霍朝强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戏谑来。

    “什么?”

    “你的速度,在你们银刀门是第一这或许不错,但在我们霍门,年轻一代,论防御论恢复,本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啊。”

    随着霍朝强话语的落下,他身体气息滚滚,浑身伤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血枷,不数息,鲜血直流,各处伤口皆被血枷覆盖。

    而后躯体一震,血枷片片凋落,下面的皮肤完整如故,一片片金色的龙鳞重新浮现,金光闪闪,威风凛凛,全身上下,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伤势存在。

    旁边穆雷绝望的哭声戛然而止,他面露惊愕之色。

    对啊,霍哥的变态防御和恢复力,才是他的招牌,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

    他真是太紧张了。

    咔嚓。

    骨裂的声音响起。

    杀鸡般的尖叫从张怡的口中婉转而出。

    霍朝强用力一扭,把张怡的手扭断,旋即另一只手屈指成拳,金色龙力覆盖拳头之上,旋即拳似流星,重重落在对方胸口。

    张怡口喷着鲜血,身躯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重重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碰巧就在任妖的脚边。

    任妖俯视脚下羞愧交加、恨不得昏厥过去的张怡,邪魅的脸上,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一种恐怖的气氛在周围的空气中酝酿发酵。

    仿佛血色苍龙之含怒苏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