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梨花带雨

    楚天并没有犹豫多长时间,便很快做出抉择。

    他选择修行此法。

    内丹的品质,在极大程度上决定了凝丹境强者的战斗力,虽说在凝丹之后,借助一些机缘,也能够进一步提升内丹品质,但楚天不想把希望寄托到这般略有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上。

    修炼了此法,凝丹是会延误,但在修炼室的帮助下,想来也不会花费太长的时间,况且还能在凝丹时打下良好的基础,拥有比其他同阶强者更高的起点。

    拿定主意,他便是把心神沉入丹田。

    丹田之中,一颗颗黑色的元液静静的悬浮。

    大致数去,元液数目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两万六千。

    两万六千颗元液悬浮在丹田内,蕴含着无匹的能量,从而使他的丹田都有种饱和到极限的感觉。

    不过,有了苍色玉简内魁梧大汉刚才的示范,这并不是问题。

    楚天催动丹田内的元液,一股股黑色的元气潮涌而出,并模仿大汉示范的凡是在经脉中运转。

    运转方式虽然玄妙,但楚天修为与日俱增,习练武学、功法的能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刚才又观摩数次,起初虽然生涩,但渐渐的就熟悉起来,并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亦或者说,他在武学、功法的领悟上面,天生就有种异于常人的惊人悟性。

    元气运行不断加快,宛如不断加速的奔马似的,中途逐渐缓慢下来,最终彻底停止,这时,他的身躯微微颤抖。

    不数息,他身体一震,元气出现反弹,以和刚才想法的速度运行,丹田内产生了极强的压迫力,丹田中心出现无底洞,元液仿佛受到牵引一般,一颗颗涌入彼处。

    先是位于丹田中心附近的元液,而后是稍微远一点的元液,到最后,丹田边缘处残余的元液也是汇聚进去。

    最终,楚天丹田内两万六千余颗元液已是全部汇入丹田中心处。

    丹田内出现了短暂的空荡。

    然而,这注定是暂时的。

    很快,中心处黑光涌动,迅速在丹田内蔓延,哗哗流水声中,一面黑色的雷湖出现在丹田中央。

    与此同时,楚天丹田内圆满的感觉消失,丹田重新变得饥渴起来。

    依照楚天的估计,湖泊的面积至少有再扩大一倍,才会让他有再次饱和的感觉。

    到时候,才能真正进行凝丹。

    不过,既然作出了选择,楚天便不会懊悔。

    何况,他也是明白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

    然后,他运转玄碎诀吸纳天地元气,他的面前形成黑色的漩涡,将天地元气吸纳炼化,在经脉中运行,最终储备到丹田中去。

    与之前不同的是,元气一到丹田,便仿佛受到牵引似的,化作液体,一点点的扩大雷湖的面积。

    雷湖面积的每一点扩大,就代表着楚天修为的提升,这和元液数目增多的道理是一样的。

    这个时节,天气很冷,门外已飘飞着雪花。

    …

    学院某片偏僻的竹林,天气阴寒,雪花飘落,然后,附近的竹林和草地仿佛蕴含着浓郁的天地灵气一般,就算天气严寒,依然保持着青翠的绿意,倒是与普通地方不同,蔚为可观。

    竹林深处,青翠竹叶的掩映下,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竹屋。

    这个简陋的竹屋,就是某位地席导师元坤的居住地。

    此时,元坤站在竹屋门外,将抚在长须上的右手放了下来,一对老眼炯炯的望向对面长发披肩的英朗青年。

    若是楚天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这是他的邻居霍朝强。

    “你想好了么?成功的几率并不高。如果失败,非但毫无收获,连期间修炼室的修炼时间也会被浪费,对身体也会造成不小的损伤。你知道在入院的初期,这代表什么吗?如果出了差错,老师是不会给你任何弥补的。”

    元坤很严肃的说,不过其眼底却是快速掠过了一抹极隐晦的试探之意。

    他希望,面前的青年不要做出令他失望的回答。

    “此事几率虽低,但真正的地阶资质,值得任何人冒这个风险。朝强主意已决,还请老师成全。”霍朝强一抱拳,脸上之意甚是坚决。

    虚地级天才中,有一小部分具备进化到真正地阶的潜质,经元坤反复确认,霍朝强就属此列,不过要真正完成进化,需要某种条件刺激,恰巧学院内正好拥有这个条件,元坤利用其地席导师的权限,能够帮他争取,是有这般对话。

    “很好。那老师就给你这个机会吧。”元坤欣慰的点头,觉得自己没看错人,实际上,无论成败,他都会给弟子弥补损失的修炼时间的。

    反之,若是对方畏首畏尾,缺乏勇气,他心里就会对这弟子看轻几分。

    霍朝强连声称谢,轮廓分明的脸上露出欣慰之色。

    自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向那些交好之人表露了建立霍门的意图,穆雷也是如此,一般的新生表示愿意加入,可有几位实力强大的老生和资质优异的新生都没有明确表态,很显然在观望。

    他正发愁之际,他的导师元坤突然提出这个机会,他又怎会错过。

    虚地阶和地阶虽然只差一个字,却是天差地远。

    真正的地阶资质,每一届所有学员中也未必能碰到几个,差的时候,更是一个都没有,拥有这类资质的人,都能进入那三位天席导师的法眼了。

    就算社团不重资质,但地阶天才变态的修炼速度,几乎注定了其在未来具备强大的实力。

    因此,如果社团中有一位地阶天才坐镇,社团在新生和老生中的号召力将会成倍递增,地阶天才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招牌,吸引诸多学员踊跃加入。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云坤说道,转身离去。

    霍朝强在后紧跟,想起即将到来的机缘,双拳握紧,年轻的脸上露出期待,明亮的眼中斗志熊熊。

    元坤即便没有回头,也能察觉弟子斗志满满,老脸上不由露出了宽慰的神色,旋即轻咳一声,恢复了若无其事的表情,脸色淡淡的在前引路,霍朝强亦步亦趋。

    这一老一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翠绿树林的掩映处。

    …

    还是将元液化湖的这天夜晚,吃完饭后,楚楚要去逛街,楚天说要回去修炼,一场拉扯就在酒楼门口的大街上产生。

    “唉吆,你买那么多件衣服干嘛,天天换都来不及的。”楚天被楚楚拉着走,一面走一面满脸苦涩的抱怨。

    他不得不走,除非他想让衣袖被扯破,他并非暴露狂,没有当街赤裸自己胳膊的嗜好。

    楚楚松开他的胳膊,转过娇躯,俏脸正对着他,杏眼冲他一瞪:“你有意见?”

    “我没有…”楚天先是本能般怯懦的回答,但楚楚经常如此,让他有点受不了了,梗着脖子犟道:“我有意见,咱们来学院是修行的,不是来买衣服的,你也太不务正业了吧。”

    楚楚俏脸一红,心想我哪里有不务正业,只是想找个由头,和你分享我喜欢的事罢了。

    害怕楚天看出她的羞意,她柳眉一竖,冲楚天扬起玉手。

    楚天闭上眼睛,直挺挺的站着,反正他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对姐姐出手,对方要打,便只能给他打了。

    反正也残废不了。

    虽然是这个理,但心里总归有些忐忑,凌霄云的惨状他是看在眼里的,虚丹巅峰强者被楚楚打上一拳,都大半个月不见康复,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可真经不起折腾。

    忐忑之中,楚楚的手轻轻的在他肩上拍了两下,力道轻的好像他肩头有只苍蝇似的,旋即啜泣声在他的耳畔响起。

    楚天满脸诧异的睁开眼来,只见楚楚已是梨花带雨,哭得泪流满面了。

    他瞬间手无所措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