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遗忘了世界

    云瑶见楚楚向楚天招呼,黛眉微皱,却也没说什么,楚天连走过去,叫道:“姐姐。”

    他目光含着内疚凝在楚楚脸上。

    内疚是因为诶他觉得,如果他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不会让楚楚在他面前受伤了。

    楚楚深深凝视楚天,似要把他的模样记在心里,轻声说道:“姐姐不在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啊,修炼虽然要紧,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没事多改善生活…”

    临离别时,楚天眼睛有些湿润,一面听,一面点头。

    点着头,点着头,眼中便有一滴滴豆大的泪珠加快滴落下来。

    非但是因为不舍,还有位懊恼,懊恼自己实力太弱,保护不了对方,只能与姐姐分开。

    楚楚仿佛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却也没哭,只是探出玉手,微笑着帮他擦去眼泪。

    剩下的千万句嘱托,却一句也说不出口了。

    只是想起一事,对楚天说:“小天,云伯需要的玄龟仙涎,我已经让娘帮我备好,派出族人送到云伯手里了,不用用辛苦攒来的学点换取了。”

    “学点有更应该花费的地方,迅速的强大自己吧。我可是很期待,和伯母相逢的那一天。”

    她口中的伯母,自然是楚云分离多年的妻子,楚天的娘亲菲菲了。

    “再过半年,云伯的传讯应该就会抵达,我本想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的,真可惜…现在不说,我怕你攒着学点不敢用。”

    “不用太感谢我哦,这是姐姐应该做的。”楚楚见楚天本已被擦干的眼睛,又开始湿润了起来,便是眨巴了下杏眼,活跃气氛般说道。

    楚天抬手胡乱擦了脸,深深凝视着楚楚,却将这恩情铭记心底。

    楚楚也深深凝视着楚天。

    当在灵城中,陪伴着楚天跑遍了大街小巷,眼见楚天一家家的闯入店铺去找药材时急切的样子,没有消息失落的样子,以及那家药铺老板告知他们,学院藏宝阁内有玄龟仙涎的存活时,楚天狂喜的样子,都让她感到淡淡的心疼。

    而在藏宝阁第五层,终于如愿以偿见到架子上的几瓶玄龟仙涎后,楚天呼吸粗重,盯着仙涎的目光却是冰凉的如同被当头浇下一盆凉水似的。

    但见到这一幕,楚楚却没有心疼,而是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略带俏皮的浅笑来。

    因为她知道,乾神族已是在最短时间内弄来了玄龟仙涎,并且族内的使者带着此药,已经奔赴在去往楚家的路途中了。

    两人陷入沉默,下落的夕阳将红光映照在他们年轻的脸上,微风徐来,拂动着他们的衣袂和长发。

    深深凝视,一时遗忘了世界,遗忘了外界。

    “该走了。”云瑶不知何时来到楚楚身边,轻声的说。

    楚楚向云瑶点头,旋即对楚天说:“姐姐走后,不许难过哦,要开开心心的。我回族后,会努力修行,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拥有自保之力,到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杏眼眯成月牙形状,对楚天微笑道:“不过,我更希望的是,你走在我的前面,这样,你就能保护我,我就可以提前找你了。”

    “我很懒,能用九成的力,是绝对不会用十成的,希望你能让我…省点力气吧。”

    楚天虽然伤感,却也被她逗乐了,说:“我会努力的。”

    “这才像我认识的楚天嘛。”楚楚笑得很灿烂。

    听了两人的对话,云瑶哑然失笑。

    就算楚天来自那一族,但失去族内的培养,又如何能比得上被她和丈夫灌注心力,倾力培养的女儿。

    这丫头,真是想多了。

    不过,这话只是想想罢了,聪慧如她,不可能将其付诸口头,因为她知道,说这样的话,除了让女儿不喜欢她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益处。

    “要记得姐姐的话哦。再会了,小天。”该吩咐的事已吩咐完毕,楚楚向楚天一挥手,笑容融入夕阳的红光之中,似乎要铭刻成永恒。

    “再会了,姐姐。”楚天也是一扬手,学着楚楚的样子,努力将嘴角上扬,笑成自信乐观的模样。

    其实,他们怎能不伤心,又如何不难过,只是将这些负面情绪深深藏到心底,留给对方的,只是最乐观最自信的一面。

    见诸事已了,云瑶向楚天微微一笑,权作招呼,旋即向不远处的帝娲挥了挥手,拉着楚楚的玉手,一步迈出,再出现时,已经在狩猎场之外一处偏僻之地。

    正是云瑶特意选定的无人处。

    楚楚对此司空见惯,俏脸上倒是没有任何的惊讶。

    只是,这会子,她的嘴角终于维持不了上扬的弧度,杏眼湿润,虽然竭力忍耐,却也是香肩耸动,珠泪扑簌簌的落下来。

    云瑶见了也心疼,但她不可能改变主意,否则才是真的置女儿的安危于不顾。

    偷袭者虽然离开了,但说不定会再回来呢,虽然几率不高,但作为楚楚的娘亲,她不可能去冒这种风险。

    云瑶抬起衣袖,帮楚楚擦眼泪。

    楚楚喊了一声娘,扑倒她怀里大哭起来。

    她是真的,不想离开灵武学院啊。

    毕竟,她和楚天约好了,要在这里相依相伴,共同成长。

    这才刚开始,她怎能违约回族呢?

    云瑶抱着楚楚,也是流泪,劝慰许久,终于,母女的情绪都是平稳了下来。

    随即,她拉着楚楚的玉手不松开,明眸微微闭上,沉静心神,尝试者着应留在她族内的那道气息。

    乾神族每个达到域主境以上的嫡系族人,都会提前在族内留下一道自己的气息,通过这道气息能够进行空间转移。

    空间转移原本是法相境强者才能具备的手段,但借助神族所在的洞天之力,一般族人在域主境就能从外面单向传回族内。

    不过,距离越远,消耗就越大。

    此处距乾神洞天十分遥远,一般族人的实力不足以维持消耗。

    但云瑶实力不俗,虽然不如丈夫乾人龙,但也算族内四大脉之一云脉中的佼佼者,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会对自身造成一些损耗。

    云瑶日常的座驾是那个红叶飞舟,飞遁之速也是十分迅疾,但女儿受伤,她心急如焚,一刻也不愿浪费,宁愿付出消耗,也要传回族内。

    很快,她就感应到了洞天所在,一念动处,一道水晶光华当头落下,将她和楚楚包裹在内。

    光华散去时,云瑶楚楚母女便是消失在原地。

    他们已是离开东圣域,前往不止千万里之遥的神秘的乾神洞天去了。

    再相见时,不知是何年何月,又是何日何时?

    …

    目送楚楚离开,纵然已经离去很久,楚天依旧维持着嘴角上扬的样子,自信乐观的笑容维持了许久。

    不时有来来往往的人从他身边路过,除了负责这片地带的高手和学员的长老外,还有路过的学员。

    刚才影子出现袭击楚楚的时候,一步迈出,附近千丈方圆的范围崩陷,地表崩裂,林木倒下,附近历练,原本不打算今日返回的学员也改变了主意,快速轻点了收获,急匆匆的从这里路过,返还学院。

    行色匆匆,颇为狼狈,竟然和逃荒的难民略有几分神似。

    路过时,难免就看到了呆呆立在原地,竭力维持笑容的楚天。

    楚天的知名度自然远比不上楚楚,过往的老生大多数不认识他。

    “这小子在看什么,那边什么也没有啊?”

    “谁知道,看他笑得,一脸淫贱。”

    “分明是傻笑,瞧他那傻样,就跟二傻子似的。”

    “我本以为,能入灵武院,多是天骄俊杰,不想也有这等傻货,在下真是羞与其为伍。”

    “你们太过分了,怎能这么说人家?”这是同情心泛滥的女学员的声音。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有道理,灵武院纵然是修武圣地,好几万人,出这么一个傻鸟也不例外。”

    可是,楚天仿佛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他身边人来人往,喧闹噪杂。

    而他却如同泥雕木塑,始终维持着乐观的笑容。

    就好像是沉浸在别离的伤痛中。

    遗忘了整个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