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今时不同往日

    深夜,新生区湖边某处,月光倾洒而下,温柔的洒在楚天的身影上。

    温柔的月光下,他双眼望向虚空中,神色有些落寞。

    这个地方,是他和楚楚惯常练剑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楚楚指点他如何做到心剑合一,现在他非但做到了这一点,还踏入能将剑意化形的绝高境界,楚楚离开后,他有空还时常来到此处。

    此时依旧是获得鲲鹏真意的那一日,因领悟真意用掉大半天的时间,楚天晚饭后便把该日修炼室四小时的时间全部用于提升修为,直到快午夜时分才结束修炼。

    按说这个时间已是该进入梦想,但他刚对鲲鹏真意有所领悟,若不试试手,是如何都睡不着了,一出门,便像是受了冥冥中的指引一般,鬼使神差的来到这里。

    楚天渐渐回过神来,叹了口气,想起来此地的初衷,微闭双目,领悟空间里鲲鹏的运动奥妙从心底一掠而过。

    眼下,他只能施展出部分鲲境的奥妙。

    鲲境即是大鱼形态的运动方式,那般状态,突出一个逍遥,自在,难以捉摸。

    这和银鳞步有某种程度的相似,但在奥妙上胜出不知多少倍,加上是经过丹田中来自远古鲲鹏的鲲鳞催动,与前者委实有着云泥之别。

    旋即,他睁开双眼,丹田中元气湖泊涌动,其中的鲲鳞受到催动,一丝丝青色的能量蔓延而出,在元气的带动下,迅速的流转全身,楚天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青色的光晕,看上去颇为神秘。

    而后,他脚尖一点地面,轻轻一跳,再出现时,已经出现在高空中。

    连楚天也似乎被这般速度给吓到,连往下一看,只见自己是出现在湖泊的上空。

    而下方的湖水也是由于自己冲来,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随即,他身体失去支撑,径直往下坠。

    就在快栽倒水里的前一瞬,一股无形之力包裹身体,他身体浮空飞到湖泊之外,而后缓缓下落,当脚掌踩到地面时,方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跌进湖里,那就惨了。”楚天心有余悸的暗想,旋即转念:“恩,不对,我的银鳞步早达到圆满境界,腾海遁天,不在话下,倒是不用精神力浮空这一招。”

    这道理很简单,只是他刚才催动鲲鹏真意时似乎用力过猛,导致一下子出现在湖泊之上的半空中,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惊慌之下,竟然忘记银鳞步还有腾海这个功效。

    连海洋都无所畏惧,更别说区区一片湖泊。

    “恩,得加强控制力。控制力上去之前,先少催动些真意,控制力提升之后,可以随之适度加大力度,再来一次。”

    楚天再度催动丹田中的鲲鳞,将青色能量蔓延全身,此次倒是不太想往湖泊方向移动了,目光四处游动着找定位,当看到某个方向一块竖立着的坚固岩石,不禁一阵恶寒,连忙把目光移开。

    就算他修炼过不灭天星体,肉身比较强,没事也不想拿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和这岩石对碰。

    以他眼下对鲲鹏真意的控制度,撞上去的可能性极高。

    最终,他将方向定位到没有湖泊,没有岩石,没有树木,也没有其他障碍物的某处,脚尖一点地面,化一道模糊的青光爆射而出。

    “哎呀。”楚天一声惨叫。

    虽然没有障碍物,但由于速度太快,楚天一时刹不住,倒在地上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了下来,起身拍掉身上的灰后,不禁一身冷汗,如果他选择的是其他有障碍物的方向,后果可想而知。

    然后,他就觉得在控制力提升上去之前,还是在接近午夜的这个时间段修炼鲲鹏真意算了,有人来往的其他时间就算了,若撞在那位学员身上,那误会须不好解释。

    湖边的某处空地上,楚天的惨叫声接连响起。

    此次获得鲲鹏真意的认可虽然顺利,但要修炼此法,是免不了受一番苦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天在提升修为之余,接近午夜时也会来此地做鲲鹏真意的控制练习。

    于是每到这个时间,这片地带便是不时有惨叫声响彻。

    可惜是深夜没人来这里,否则便是可以见到,在新生中颇负盛名的楚天,在其光鲜表面下也是有着悲催的一面。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哪。

    其他的大比十强选手们,也是忙于领悟各自选择的武学。

    柳宗仁则是先要获得青帝真意的认可。

    武道真意和一般的武学不同,每一道真意只能供一人使用,一旦取走了,就没有了。

    获得认可能将其取走、融入体内是第一步,然后才是日积月累的领悟。

    若无法将其融入身体,对武道真意掌握的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这就好比掌握了高明的游泳技巧,也要有河流湖泊之类的承载身体,才能将这份技巧发挥出来。

    否则,就会像是无源之水,徒劳无益罢了。

    当然,对武道真意掌控得多,相当于与武道真意的沟通较频繁,获得认可的几率也更大。

    不过这也未必,武道真意本身有着某种意志,若是碰到个性倔犟、不愿改变初衷的,投入越大,失望越大,这种事有点像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太刻意往往失去本性,但凭缘分,水到渠成才是正道,轻易强求不得。

    而一般的武学,学员只要将其领悟,就能随时随地施展出来,没必要将其带出传承殿。

    其实,除了武道真意外,传承殿内所有武学都是经过许多学员领悟的,领悟完了,也不取走,等待后人继续领悟,这个资源完全可以共享,倒是和武道真意不同。

    霍朝强和楚天沉浸于修炼,而霍门其他人,譬如小西、穆雷等人则是忙于霍门的创建。

    短短几天内,霍门的筹办事宜进行完毕,社团新址在东区某座元气充裕、山明水秀之地,众人看了后,都觉十分满意,汇报给霍朝强,霍朝强因忙于修炼,也没去看就直接认可了。

    并非对社团不上心,而是对弟兄们的办事能力认可罢了。

    然后,是人员的招募,穆雷和小西几个在新生广场搬来桌椅,为考核官坐在那里,自然能吸引许多新生。

    实际上,在新生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各种社团的招募突然多了起来,各占一片地带招人,彼此倒是互不干扰。

    其中大多数是老生创办的社团,这类社团能在学院持续下去,自然有一定的道理,社团中大都有高手坐镇,能加入此等社团,也算是对学员的某种保障。

    因此,这类社团较受新生的欢迎。

    新生创办的社团就强差人意了,其创办人即便有些能耐,在学院也是籍籍无名,因此即便其负责人放下脸面,亲自拉人入团,但大多数有抱负的新生见他们人来,都是皱起眉头,远远避开。

    除了实力比较弱、实在没人要的新生,没人愿意去加入这种社团。

    不过,事无绝对,即便是新生创办的社团,也有受人欢迎的。

    譬如这片地带的霍门。

    擅长宣传的小西可是把霍朝强和楚天的名字成横幅挂在桌椅后面,很能博人眼球。

    这两人都是普通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何况在新生大比上都有优秀的表现,连莫斯利和吕奇两个都败在他们的手下。

    虽然对方的失败事出有因,但事情过后,大家都是只记得结果,至于过程,并没有几个去深究。

    在不少人口中,隐隐将霍朝强和楚天拔高一筹,使其居于莫、吕二人之上,这就更给霍门增添了不少人气。

    今时不同往日,小西、穆雷即便什么都不做,坐在椅子上,都有不少人请求入团。

    于是,他们便是提高了入团的标准,变得苛刻了许多。

    就算如此,几天的考核下来,霍门也是陆续增添新成员。

    那么,他们究竟是何身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