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美梦

    目送北玄帮众人离开战场,霍门众人脸上都是露出劫后余生般的神色来。

    旋即,目光齐齐扫向楚天和静雪两个,其中大都带有感激的神色。

    他们中最强的门主都被击败,若不是楚天二人,霍门这一次铁定要被对方全灭了,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而现在霍门能与北玄帮拼个两败俱伤,能能令其他势力刮目相看,他们作为霍门的成员也是与有荣焉。

    众目睽睽之下,楚天被看得颇不自在,静雪则是没有什么反应。

    自小到大,她从来都脱离不了旁人的关注,对此早就习惯了。

    霍朝强则是向楚天和静雪一抱拳道:“多谢两位。”

    “霍哥,不必如此。”楚天见他就要拜下,连伸手阻拦道。

    “不,这是为我霍门众弟兄做的,此礼不可废。”霍朝强深深的拜了下去。

    见他动作,其他霍门众人也是学着门主的样子,跟着一抱拳拜了下去,宏亮的道谢声响彻天际:“多谢两位。”

    此时此刻,不管是认定楚天是废物的王纯王真兄弟,还是对楚天脸服心不服的石擎,都是深深的拜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发自肺腑,心甘情愿的朝拜两人,毕竟是楚天两个给他们捡回了面子,让他们的社团有了威严。

    楚天无奈,只得双手虚浮,不好意思的受了这一拜。

    “血玉花归你们所有,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霍朝强望向楚天两人。

    同在霍门驻扎地,他当然知道楚天和静雪有来往,就没有分得过细。

    “此物应该是团里的。要不,霍哥用它提升修为,若是你能升级到实丹境,就足以威慑整个浮空山。”楚天摇头拒绝,并提出建议。

    凝丹宝药他当然很想要,但单凭他们,也很难诛杀守护灵兽,更得不到此物了。

    “那我作为门主,就把此物分给你们了。若不是你,此物早就被张北玄那厮抢走来,哪里还轮得到咱们分配?静雪妹子也是击败多人,立下了大功。”

    霍朝强表情诚恳道,旋即虎目四处扫视,大声问道:“诸位,血玉花分配给楚天、静雪,大家有没有意见?”

    众人都说没意见,就算按功劳分配,也轮不到他们,毕竟面对北玄帮的进犯,他们几无还手之力,若没有楚天两个,大家都要被统统打倒,也可能会面临对方的羞辱。

    然后,霍朝强便拍板把此事定下,旋即道:“再说说双头冰火蜥的妖核,小西,你想这东西兑换成学点,然后平均分配给大家。”

    小西强迫症一般,查看了下容戒内,果然见到那冰火能量凝聚的妖核安静的躺在其中,遂放下心来,道:“我明天就去兑换。”

    霍朝强继续说:“其他的东西,独自狩猎的归个人所有,几人合作狩猎的,商量着分,如有争议可以来找我,都是自家弟兄,差不多就行了,以后还有机会,不要闹得太僵。”

    众成员皆是抱拳点头。

    然后,霍门众人便是撤出了药谷。

    社团入口处的竹林外,月亮已经接近中天,淡淡的月光挥洒下来,大半人返回居处,小部分人原地谈论,借着月光,一件件的分配战利品。

    楚天也是从容戒里取出血玉花,血玉花还带着小半截墨绿色的根茎,那花儿如同血玉雕琢而成一般,相当的精致。

    “这东西,咱们一人一半。”楚天试探的问道。

    静雪摇头,拒绝道:“我不要,都是你的。”

    见楚天有些不好意思,她又说:“你快凝聚内丹了吧,服下血玉花,你就能突破。”

    “根本用不了这么多。”楚天道。

    并不是他磨叽,而是在之前战斗中,面前这个女孩付出的,不比他少上丝毫,他的脸皮,还没厚到不声不响将血玉花据为己有的地步。

    凝丹宝药的药力实在太充裕了,据他估计,用不了一片花瓣,他就能完成突破并巩固境界,没理由将其完全占据。

    “你修为太差了,凝聚内丹都要这么久,这样下去,会被我拉开差距的,还怎么陪我练剑?”静雪眉头一挑,略有些挑衅的说。

    她说的太直白,楚天也是脸皮薄、要面子的人,顿时不再废话,收起血玉花转身就走。

    他的背后,静雪嫣然而笑,嘴角微扬,美眸眯成了月牙,亮晶晶的,在月光的照耀下释放出瑰丽的色彩。

    楚天奔走如风,气呼呼的进了院子,一把推开屋门,将门拉上后,脸上愠怒消失,眼中浮现出了疑惑,暗道:“不对,她平时虽然有点俏皮,可也没这么毒舌。”

    他也不是那种脑子不转圈的笨蛋,略微一想,便知道静雪是为了让他没有负担的收下血玉花,才故意惹他生气的。

    一股暖流不由从心头掠过,使他在这清凉的深夜里也是暖洋洋的,心灵的坚冰一点点的融化。

    除了楚云,楚楚之外,还没有第三个人对他这么好。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楚天心下感动,旋即心生旖旎:“难道,真是像她说的那样,她喜欢我?这怎么可能呢?我和她根本没认识多久啊。”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静雪时的情景,明昭国其他的选手也是俊男美女,却被他尽数无视,甚至周围的噪杂都没有了,世界清净了下来,万事万物都消失了,整个天地间只剩下静雪靓丽的影子,步步生莲,向他走来。

    那时,他自己可是知道,他的心脏都在疯狂的跳动。

    在这个之前,他们可是一面都没见过。

    据此说来,一见钟情这种事非但存在在传说中,也存在的现实里,并发生在他的眼前。

    怦!

    怦怦!

    安静的室内,楚天的心脏开始了跳动,他面红耳热,心脏狂跳,浑身骨头被抽掉一般,软软的坐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道:“凝丹宝药这东西,不会随便让人的,她是真的喜欢我,其实,我也喜欢她…”

    “不行,我这样不行,我的剑意,不能有这么多的情绪掺杂。我要做的事很多,像我这种人,像我这么弱的人,连守护人的能力都没有,又哪有资格谈恋爱?”

    楚天狠狠地一咬舌尖,强行将脑海中旖旎尽数祛除,全身沸腾的热血方消停了下来,心跳也渐渐恢复正常,强行将脸上表情恢复到冷酷之上。

    然后,他用手扶着门起身,向卧室走去。

    虽然他恨不得马上突破凝丹境,但刚刚经过大战,状态尚未彻底修复,况且已经到了深夜,而凝聚内丹这一步丝毫疏忽不得,内丹的品质非但影响修炼速度,也与在这个境界的战斗力息息相关,楚天不想马虎,打算先歇息。

    合衣躺在床上,楚天很快睡去,冷酷迅速从其脸上消失,露出纯真的孩子般的微笑来。

    显然,他做了个幸福的美梦。

    一夜间,楚天连续做了无数的梦,梦境中,他和静雪成为情侣,出现在各个故事了,永远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翌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落在楚天的脸上,他脸色纯真,留着口水做着好梦。

    也许是时间不早,也许是阳光的变幻有些不对,他身体懂了懂,睁开眼睛,双眼睡意懵懂,伸手往虚空一抓道:“雪儿。”

    当然抓了个空,旖旎的梦境骤然变成现实,楚天一脸懵逼,好久才醒悟过来,脸红了起来。

    他究竟在想什么啊,竟然做这么混账的梦。

    正想起床洗漱,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连忙换了裤子,身上褶皱的上衣也换了,匆匆洗漱罢,便是背着宝剑,出了院落。

    走出院门时,他的脸色发生了变幻,从羞愧迅速的变成了面无表情的,最常见的剑客脸,向竹林惯常陪静雪练剑的地方赶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