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破防

    众位与两个社团有关联的导师们也各有不同反应。

    元坤等只是惊讶于霍门只派了楚天一个人与排名靠前许多的北玄帮对战,但感触最大的,无疑是夜神和君邪两个。

    “难道,你真有把握以一己之力,对抗北玄门所有人。”

    夜神刚刚见证了楚天秒败苏鹤的一幕,心里不由起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他自己也知道这种想法有多离谱,但与楚天接触的有些事他始终无法忘记。

    学院选拔中,天骄何其多,修为达到凝丹境的大有人在,其上还有传言最具实力的十大种子选手,楚天的修为只有化罡境,放在这些人中可谓毫不起眼。

    但到最后,楚天最终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崛起,以化罡境修为夺得五王座之一,成功通过选拔。

    进入学院后,其精神修为突破念宗时,夜神可是亲眼见到其精神力蔓延范围竟然达到惊人的一百零八丈,他随便想想,便能推测出以黄色精神资质要做到这一步,究竟要付出何等非人的艰辛。

    新生大比上,楚天和吕奇斗得旗鼓相当,更在静雪的帮助下,取得了新生大比第三名。

    那时候,楚天还没有凝聚内丹。

    药谷深处让张北玄也奈何不得。

    突破凝丹境后,就一拳秒杀了妖刀苏鹤。

    这完全是靠个人实力,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达到这么多的成就,他这个导师除了每月应该分发的学点份额外,没有给予任何辅助。

    虽然经过学院检验,楚天的武道资质和精神资质都是下等,但一直关注楚天的夜神忘记不了在楚天身上发生的诸多奇迹,相比那虚无缥缈的资质之说,他更愿意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并根据这些事实作出合理推断。

    楚天以往的经历证明了其绝非有勇无谋的莽撞之辈,既然发出了挑战,就能有赢下这场挑战的把握。

    这无关理智,只是他的一种不可理喻的直觉。

    怀着这种直觉,夜神心怀期待,期待着楚天再次创造奇迹。

    楚天院落里,众人一片沉寂,有位男生忍不住睁开眼,小声的问道:“只让楚天兄弟一个战斗,太危险了,咱们是不是应该进去帮他啊。”

    旁边的女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确定进去是帮忙的,不是添乱的。”

    前者哑然,双方没在做交流,连忙将心神重新投入虚幻空间。

    这么多人,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另外的交流发生。

    大家都在凝神屏息的关注战况。

    社团战斗空间中,北玄帮众人都是深感受到鄙视,一道道目光如利剑射来。

    一道道目光含着满腔怒意,像是恨不得把楚天咬死似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楚天早就被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诸多凌厉的目光中,楚天脸色不变,依旧维持着那副寡淡缺乏表情的剑客脸,身躯巍然不动,仪态从容,在仇视目光的洗涤下如沐春风。

    见他如此,北玄帮诸帮众对他更加仇视了,一道道目光似要把他全身上下都刺穿,刺出无数个透明窟窿来。

    张北玄心中的愤怒绝对远胜于北玄帮所有人,但他毕竟是帮主,定力也比其他人深厚得多,在深呼吸好几次后,才平复了情绪,拳头缓缓松开,脸色阴森的道:“小子,是谁给你的胆量?”

    楚天眉头微皱,却很快松开,只是冷冷的盯着张北玄,不言不语。

    张北玄一看,就知道他不打算回答,便冷笑着作分析:“难道你以为击败一个苏鹤,就能小看我北玄帮了?简直是笑话。不过,我不认为你会这么笨,给你胆子的,不会是击败苏鹤这件事。”

    “我明白了,给你胆子的,从头到尾都没变过,还是那门身法,此法固然玄妙,但你想依仗此法再次戏弄张某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以为我不会作预防?”

    说到这里,张北玄将话语顿住,右手一握,一个黄葫芦出现在手中,左手去掉塞子,将葫芦嘴对着楚天,大喝道:“疾。”

    一道深黄色的光芒从葫芦中射出,迎风见涨,化作泥浆滚滚涌往楚天。

    楚天并没有躲避,因为泥浆是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范围极广,在这不算宽敞的虚幻空间中,根本就不容他趋避,也绝对躲避不开。

    再被泥浆包裹住的一瞬间,楚天便察觉到这泥浆能严重影响他的速度,鲲鹏真意在这种情况下排不上大用场了。

    鲲鹏真意作为武道真意,原本不是这么一件灵宝所能束缚,如果将其修炼到第二层境界鹏境,将化身金鹏,身上释放出万道金光,这类限制移速的灵宝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不过,楚天现在对这门真意的掌握,还远远没到这种层次。

    深黄色的泥浆中,非但楚天,就连北玄帮众人的速度也减缓了下来。

    这黄葫芦灵宝虽然在限制速度方面有神奇功效,效果好,范围广,难以躲避,但也有一项缺点,那就是除了操控灵宝的本人外,此宝的范围攻击不分敌我。

    张北玄倒是不受影响,收起葫芦,身子一闪,便出现在楚天面前,冷笑道:“跑呀,你怎么不继续跑了,再跑一个给你张大爷看看?”

    见楚天不言语,也不动弹,张北玄眼中愤怒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猫戏老鼠似的神色,道:“哈哈,跑不了了吧,狂妄的小子,给我死来。”

    言罢,身上紫袍七星图案变幻,向楚天轰出一拳。

    雄浑的元气,强悍的肉身之力,以及神秘的星辰之力在拳面上交汇凝缩,合而为一,最终化作一个散发着狂暴气势的黑洞。

    “七星妙法,破。”带着黑洞的一拳向楚天轰去,张北玄口中低喝出声。

    帮主亲自出马,楚天的身法施展不开,北玄帮其他人也不动作,只是原地望着楚天,有的眼中依旧是仇恨,是愤怒,有的人则是露出戏谑的神色来。

    楚天即将面临的,是要被他们的帮主一拳秒杀的下场,许多人都在看着,这种时候,他们可不会给帮主添乱。

    他们若是出手,战况就变成围殴取胜了,肯定没有张北玄一个人搞定光彩。

    作为资深社团,他们经历过许多次这种挑战,经验丰富,知道这社团战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这样才能在学院内赢来更好的口碑,有更好的风评,才能更有利于在社团榜上提升名次。

    楚天脸色不变,也是轰出一拳,影响对方的拳头,出拳的同时,丹田内的镇狱神丹元气滚滚,涌往拳头,呈现出黑色的光芒。

    他并没有施展像玄元铠、不灭天星体之类的强大手段,而且出手随意,让人很怀疑他施了几分力,但一拳既出,伟岸天地之力附着其上,整个虚空都似瑟瑟发抖,让张北玄感到了致命的威胁。

    张北玄对七星妙法,破很有信心,但直觉告诉他,若是他任由拳头与楚天碰撞,恐怕下场不会比那苏鹤好上太多。

    虽然这直觉很荒谬,但危机面前,张北玄还是愿意相信他一直以来都很准确的直觉,临时收拳,变幻招式,身上紫袍七星变幻图样,双手伸出,雄浑元气和神秘星力涌出,在面前形成一面有着玄奥纹路,闪烁着星辰光泽的盾牌。

    由于太过紧张,张北玄竟然忘了喝出招式的名字。

    七星妙法,御,正是七星妙法中防御最强的一招,算是他张北玄的终极防御。

    以他修为倾力施展,防御之强,不知比那苏鹤使出的罗生门要强大多少倍。

    药谷一战,那守护凝丹宝药的,足以匹敌一方社团的守护灵兽黑金兽攻势狂暴,却也被他以此招生生抗下攻击,直到将其耗死。

    “应该没事了,即便名次比我靠前一些的人,能击败我,但想击破我的防御也不会容易。”张北玄凝聚成星辰盾牌,脸上神色一松。

    楚天元气包裹下的拳头轰在星辰盾牌之上。

    几乎是刹那间,星盾上便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一道道裂纹映在张北玄的瞳中,将他的眸子分割成支离破碎的模样。

    楚天看起来只是随便出了一拳,而他却是施展了最极限的终极防御。

    却被一拳击溃。

    “这怎么可能?”张北玄脸色陡变,心中升起浓郁的惊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