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向他道歉

    荣耀角斗场前的众学员被仙器之力传送,进入类似异空间的福地之中。

    这是一片元气浓郁的空间。

    元气并非无色,亦或浓郁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显现出来的纯白色,而是极为纯粹的淡青色泽。

    若是颜色再深一点,就和青翠欲滴的修竹几乎一样了。

    进入过红枫谷的学员们,对此自然见怪不怪。

    那些刚进入的,也大都是眼里不俗之辈,无须同伴解释,便自行闭目,尝试着往丹田处吸纳元气,去体验其特性。

    他们睁开眼时,双目都是有着少许惊讶之色浮现,旋即脸上也流露出满意的表情来。

    原来,红枫谷内,这种青色元气颇为特殊,非但拥有正常元气的一切功效,还有一样特殊的妙用。

    将元气吸入丹田之时,他们的内丹都似在雀跃,好似感应到了元气对其的修复之效。

    没错,这种青色元气对内丹有良好的修复效果。

    他们之所以满意,还有另一样缘故。

    众所周知,红枫谷内的机缘,主要是利用谷内灵瀑的冲击力,来锤炼气息和内丹,内丹感受到压力,会表现出不知多少倍于平时的贪婪来。

    贪婪之下,吸纳元气提升修为的速度会极大幅度的提升,甚至到了连使用灵武学院的修炼室,都是拍马都赶不上的程度,这便是红枫谷内机缘的奥妙之处。

    当时,他们还担心承受这种压力,丹田累积伤势,无法保持正常的修炼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此番担忧倒是杞人忧天了。

    试想一下,元气本身就有修复内丹之效,在修炼时每吞入一口元气,就相当于修复内丹一点点,还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比这个更快的。

    或许有,但他们是从未见过。

    其实,长期承受灵瀑冲击,自是对修炼有害,但承受灵瀑的同时,修炼也在同步进行。

    这是自然的,承受灵瀑就是为了提升修为,否则谁没事干去灵瀑底下受那罪作甚?

    如上所述,在承受灵瀑冲击之时,修炼也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每一个呼吸都有青色元气进入丹田,同步修复内丹的创伤,创伤和修复之间达到一个奇妙的平衡,导致这般修炼没后遗症。

    但是,这是对实力在一定程度之上的优秀之人说的。

    举个反例。

    举个极端点儿的例子。

    譬如把毫无修为之人,亦或是练体境武者置身灵瀑之下,青色元气不会有任何效果,因为他们瞬间就会丹毁人亡了。

    修为强的人自然好一点。

    能活得久一点。

    但这没用,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修炼,不是为了受虐。

    据正常的经验,这里的灵瀑唯有实丹境以上的修为才能承受。

    不过,红枫谷面向的毕竟是东圣域天骄俊杰极其聚集的灵武学院,这里天才如云,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普通学员中的根基极深厚者,或许也有在这里修炼的资格,如不给他们机会,未免太过可惜。

    但就算如此,推荐他们来的导师,也会告诫他们在其中一定要谨慎小心,量力而行。

    譬如夜神,刚才还传来讯息,让楚天进入后,一点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只可承受外围冲击较小的灵瀑,断不可冒然深入。

    加上这里没有战斗虚拟空间的保护功效,在这里若受了伤,折损根基,那就真的受伤了。

    此举,或许是学院故意惩戒部分学员不自量力的毛病。

    要治疗这般毛病,用嘴说恐怕不是上乘手段,上乘手段是让事实来说话。

    总归,虽然此处是福地,但由于不再受保护,学员们却是谨慎了不少,纵然眼前就是福地,也没有那种色鬼见了美女一般的,饿狼也似的反应。

    “走。”有社团的领头人一挥手,带着众同伴进入,脸色虽然无不喜意,却也能保持镇定,看来心态没有受到影响。

    这才是进入红枫谷应有的,也是必须有的良好心态。

    其他社团也纷纷动身。

    落花宫一众花容月貌的女弟子也闻风而动,人一错落开,楚天便看到了小糖和邵阳,小糖没看这边,邵阳却是和他目光碰了个正着,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楚天有些莫名其妙。

    和我打过的又不是你,而是你旁边的小糖,没事你对我乱笑什么?

    他倒是不知,他挫了小糖的锐气,无意中也算救了她,邵阳感谢他,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他一向奉行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何况他平素有是个品学兼优、懂礼貌的少年,从不慢待别人,便也冲着邵阳点了点头,以作回礼。

    霍朝强招呼一声,楚天几人也出发了,王涛在前面带路,叶凌不理别人,只对静雪施以颜色,只见他一面步行,一面露出和煦的微笑,保持阳光帅气的造型对她作介绍。

    “师妹初临此地,还是愚兄为你作简单的介绍,如何?”

    虽然是问话,但叶凌也不管静雪是否答应,便开始对四周指指点点,侃侃而谈:“红枫谷内有灵瀑,现在还没出现,不过师妹你也能听到响声了么?不一会儿就有了。”

    说话间,他们正保持匀速往谷内深入,两边一栋栋山峰伫立,宛如山道两边的迎客松也似,谷内触目一片红色,因为此地栽植的树木,绝大多数就是红枫。

    就连谷内草地上,都是和红枫色泽差不多的野草,与其相得宜章,风格相当之协调。

    这里的红枫,并非是一种天材地宝,而是一般的红枫罢了,并无出奇之处,只因色彩显眼,所以将其作为此间福地的标识。

    起名这种事就是这样的,一般都是怎么叫好听怎么叫,而不是什么有用叫什么。

    对学员们来说,此地最有用的无疑是灵瀑,总不能叫灵瀑谷吧?

    那成什么样子?

    简直不伦不类。

    那位不知名的起名人士想必也这么认为。

    因此,久而久之,传久成真,这个福地就叫红枫谷了。

    反正路程没多远,正好趁机熟悉一下环境。

    接下来两个月都在这里面修炼,不在这一时片刻的功夫。

    因此,楚天也跟着同伴们匀速前进,一面前进,一面听叶凌介绍。

    虽然他不喜此人,但对方既然愿意义务作向导,那不听白不听,虽然呱噪了些,在身边也挺碍眼,但总归是言之有物的。

    只听叶凌介绍道:“想必师妹已经知道,红枫谷内,越往深处,灵瀑效果越好,同时冲击也越大,实际上,进入福地的人都知道,此地还是有着明确分级的。”

    听到这里,静雪没说什么,霍朝强却扭过头来,好奇地问道:“还有分级?”

    叶凌看了眼霍朝强,朝强毕竟是地阶资质,连叶凌也有耳闻,即便以他的高傲,也没太过怠慢,将头微微一点,又转向静雪,道:“灵瀑共分为六个级别,待会咱们看到的灵瀑,是没有星级的,普通学员在这里修炼即可。”

    “不过,我想师妹资质非凡,或可尝试一下一星灵瀑,但也千万别太勉强,你还年轻,若肯努力,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必急于一时。何况,你入院时间这么短,能在外围灵瀑坚持就很了不起了,呵呵。”

    “精英学员修行的地带,是一星和二星,三星是一般核心学员的修行之处,不过,精英榜上,也有十来个变态和人家核心学员一道修行。”

    “能在四星灵瀑坚持下来的人,都是核心榜榜上有名的人物。”

    “但其中最顶尖的,譬如我会唐阴阳唐哥,璐璐姐都能在五星灵瀑修行。”

    叶凌介绍时,态度十分热情。

    然而,一扭头,发现楚天也在蹭着听他的介绍,心下不喜,不屑道:“像你这样的废物,充其量能在最外面的灵瀑承受就顶天了,一星以上是想都别想,哼哼。”

    楚天一时竟然忘了辩驳,无语地望着叶凌。

    这人脑子有病吧,说话怎么颠三倒四,毫无逻辑。

    刚才还说静雪年轻,能在外围的灵瀑坚持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却又说他这样的废物,只配在外围的灵瀑修炼。

    那在外围灵瀑下修炼的人,到底算是很了不起,还是一个废物?

    他又没比静雪大几岁,一样在无星灵瀑下修炼,就成了废物了?

    简直不知所云。

    他倒是不知,其实叶凌并非没有逻辑,他只是爱憎分明了。

    对看上眼的人,说话自然千好万好。

    对看不上眼的人,譬如他楚天,自然处处带着刺,扎得人又疼又不爽。

    楚天有个特点。

    那就是从不作口舌之斗。

    对比自己强的,作口舌之斗徒惹是非,又没有与其相抗的能力。

    对比自己弱的,就更没必要了,直接痛殴对方便是。

    叶凌目前强于楚天。

    因此楚天只是冷哼了一下,也不看他,正打算离这神经病远一点,不料旁边静雪却脸色阴沉了下来,纤纤玉手一指楚天,用极为严厉的语气,向叶凌寒声道:“叶凌学长,请向他道歉。”

    什么?

    叶凌一时愣住了。

    正要迈动步子,远离神经病的楚天也愣住了,身体不由一僵。

    王涛朝强也愣住了。

    场面一时沉寂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