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选择

    男子汉大丈夫,说出来的话,自然要算数。

    赵浮生可没什么兴趣,欺骗两个小女子。

    尤其,小一点那个,很明显没成年。

    “阿泽西您好,我叫崔真理,姐姐们都叫我雪球。”

    见赵浮生的目光看向自己,崔真理连忙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赵浮生鞠躬道。

    毕竟人家今天救了自己,这点礼貌她还是懂的。

    虽说谈不上什么以身相许,但是在崔真理小小的脑瓜里,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阿泽西,印象还是超级好的。

    阿泽西,就是韩语大叔的意思。

    她说的是韩语,赵浮生一脸懵逼,但是看小丫头鞠躬的架势,应该是在给自己道谢,目光看向宋倩,赵浮生等着她翻译。

    宋倩忍着笑,对赵浮生道:“她说谢谢大叔您,她叫崔真理,我们都叫她雪球的。”

    “噢噢。”

    赵浮生点点头:“没事没事,不用客气。”

    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儿,总是招人喜欢的,尤其崔真理长的还挺可爱的,属于那种特别甜美的女孩子,赵浮生看她也觉得很顺眼。

    再说还有宋倩牵扯其中,身为同胞,赵浮生不可能袖手旁观。

    至于那个什么理事,呵呵,赵浮生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又不是会长,需要在意么?

    不过他还是看向崔真理,对她问道:“雪球,你能告诉我,那个人是什么公司的理事么?”

    毕竟是敌人,赵浮生想了想,还是问了一下。

    宋倩把他的话翻译了过去,崔真理连忙答道:“是希杰的理事。”

    “希杰?”

    没用宋倩翻译,赵浮生就听懂了那两个字母的意思,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崔真理看到赵浮生的脸色,还以为他有些为难,顿时就快要哭了出来,看向宋倩,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宋倩倒是一点都不慌。

    没办法,她记得很清楚,上一次赵浮生出现在韩国的时候,好像三星李家的人都跟他相谈甚欢来着。

    而且她事后也在网络上查询过,好像未来集团是三星和希杰的股东。

    也就是说,赵浮生的地位,可要比那个不知所谓的理事高多了。

    “放心,没事的。”宋倩安慰着崔真理道。

    “欧尼,那个人,可是希杰的理事,听说连代表在他面前,都得鞠躬的。”崔真理不放心的说道。

    “那也没关系。”宋倩信心十足的说道。

    代表?

    呵呵,如果这位愿意,让金代表给他下跪金代表都是愿意的。

    宋倩记得自己某次听那位朴善英理事说过,韩星投资手里,是有傻帽公司股份的。

    换句话说,只要这位愿意,随时随地,他都可以开启收购傻帽公司的行动。

    当然,人家肯定不会那么做,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不值得。

    毕竟,赵浮生可是希杰和三星的股东。

    他的对手,是韩国最顶级的财阀,而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希杰集团理事。

    “你们在说什么?”

    赵浮生听着两个人在那里叽里呱啦的用韩语交流,一头雾水。

    “她有点担心,怕给你惹麻烦,说那个希杰集团的理事很厉害,就连我们公司的金代表见了那人,都要鞠躬的。”

    宋倩对赵浮生解释道。

    赵浮生一笑:“那确实挺厉害的。”

    他倒是能够理解崔真理的想法,毕竟对于普通韩国人来说,三星和希杰这样的财阀,无疑就是可以决定他们命运的人。

    可能人家只是一个电话,甚至是一句话,就可以毁掉他们一生的努力。

    听起来很荒谬,但这就是现实。

    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可能他们辛苦奋斗一辈子,也抵不过人家投对胎。

    像崔真理这样的练习生更是如此。

    也许那个理事一句话,她甚至连出道的机会都会失去。

    一家人的希望,自己多年的理想,全都会在那一瞬间,化为乌有。

    “你问问她,如果我也挡不住那个理事,她准备怎么做?”赵浮生想到一件事,对宋倩笑着问。

    宋倩一愣神,眉头皱了皱,有些迟疑。

    赵浮生收敛起自己的笑容,淡淡地问道:“你直接翻译,不要隐瞒。”

    “啊,好的。”

    宋倩在那一瞬间,从赵浮生的身上感受到了压力,她这才意识到,对面这个人,不仅仅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同胞。

    同样的,他也是掌管着几万人生活的超级富豪。

    韩国的这些财阀和他相比起来,其实有些财阀,甚至还没有他富有。

    等到宋倩老老实实的把赵浮生的问题翻译过去之后,就看到崔真理的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她脸上的表情很纠结,似乎在犹豫,又似乎在迟疑。

    到最后,她咬咬牙,说出了一番话。

    宋倩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她说什么?”

    赵浮生看向宋倩道。

    “她说,要是您也害怕那个理事,就把她交出去,但一定要记得带我离开韩国。”宋倩的声音,已经带着一丝哭腔了。

    “呵呵。”

    赵浮生笑了起来。

    说实话,他是故意问那个问题的。

    他很期待,这个崔真理能够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是哀求,还是破罐子破摔。

    但出乎意料,她居然选择了一个让赵浮生没想到的答案。

    她准备认命,自己承担一切。

    但是,却希望赵浮生能够带走宋倩。

    人到了绝望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吧。

    不顾一切,甚至于连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也毫不在意。

    “赵先生,您……”

    宋倩狐疑的看着赵浮生,在她认知当中的赵浮生,并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人。

    赵浮生笑了笑,摆摆手:“带她回去吧,回去告诉你们公司的代表,就说这个事情,我管了。”

    “啊?”

    宋倩一愣神,有点惊讶。

    很显然,她没想到,赵浮生就这么放任自己和雪球离开新罗酒店。

    “放心吧,你们代表听到我的话,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赵浮生笑了笑,对柳一鸣道:“给朴善英打电话,让她带人过来,把她们送回去。”

    这种情况下,还是用自己的人比较放心。

    “好的,董事长。”

    柳一鸣连忙点头,转身出去给朴善英打电话。

    很快,他就回到了房间。

    “朴理事已经在赶过来的路上了。”柳一鸣对赵浮生道。

    赵浮生点点头:“那就好。”

    说着话,他看向宋倩和崔真理:“你们先在这里休息,我一会就派人送你们回去。”

    “谢谢赵先生了。”

    宋倩连忙点头,随即对崔真理翻译了赵浮生刚刚的话。

    “谢谢您。”

    崔真理连忙给赵浮生行了一个大礼。

    韩国人的大礼,就是跪在地上,认认真真的给对方叩头。

    别看电视里面那些韩国艺人经常跪拜行礼,事实上,那都是针对比自己地位高或者对自己有恩的人,比如观众。

    不然的话,平日里,他们并不会轻易下跪。

    而现在,赵浮生的行为,对于崔真理而言,无异于把她从深渊当中解救出来,她当然要表示感谢了。

    “好了,好了。”

    赵浮生连忙把她扶了起来,对宋倩道:“这韩国人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行礼,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宋倩嫣然一笑,对赵浮生解释道:“这是他们的风俗,对待自己的恩人,一定要这样表达感激的情绪。”

    赵浮生莞尔,也懒得再说什么。

    不到一个小时之后,朴善英带着一群人赶到了新罗酒店。

    一身白色西装,身后是一群西装革履的彪形大汉,单单是这个气势,朴善英的气场,就足以甩其他人八条街。

    “董事长。”

    来到赵浮生的房间,朴善英对赵浮生躬身问候着。

    “嗯,把宋小姐和这位小姐带回傻帽公司,告诉金英敏,她们的事情,我管了。”

    赵浮生淡淡的对朴善英吩咐道。

    “好的。”

    朴善英点头,随即犹豫了一下:“柳助理没有说清楚,董事长,要是您觉得这里不安全,我马上准备新的住处。”

    “呵呵,不必了。”

    赵浮生笑了起来,摆摆手,对朴善英道:“这里要是不安全,我估计韩国也没什么安全的地方了,对不对,富真姐?”

    说着话,他的目光,已经看向走到门口的李富真。

    李富真是带着自己那位心腹来的,到了门口,被朴善英带来的保镖给拦在门口。

    “我当是谁,原来是朴理事。”

    李富真笑了笑,对朴善英道:“下面的人说有人带着大批人手出入新罗酒店,我还以为是有人闹事,怕惊扰到贵客,没想到,居然是你。”

    很显然,她和朴善英是打过交道的。

    或者说,韩星投资和新罗酒店,是有来往的。

    朴善英对李富真微微颔首,却没有说话。

    有赵浮生在这里,自然轮不到她开口。

    果不其然,赵浮生听到李富真的话,呵呵一笑,开口说道:“富真姐大概不知道,朴理事是担心我出事,所以才连忙带着人赶过来的。”

    说着话,他叹了一口气,一脸沉痛道:“我也没想到,在新罗酒店里,我竟然差一点被人袭击!”

    这句话一出口,李富真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