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姑娘你听我解釋

    第795章 姑娘你听我解釋

    “等等!”

    寧立頓住身形,見丹爐內波動還頗為穩定,當即把心一橫,手掌在丹爐上拍動了起來。

    他要繼續煉丹!

    寧立那幾個同伴一怔。

    在看到沒有炸爐的跡象後,他們也都走了回來,從旁想要協助寧立,然而,這個時候,他們卻愕然的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手。

    “砰砰砰……”

    場面上,只有寧立手掌拍在丹爐上的聲音。

    因為這邊的異動,吸引了諸多目光的注意,甚至,因為擔憂會炸爐,守護在一旁的一位皇境之上的強者,來到了他們身邊,渾身緊繃,隨時打算救走他們。

    “能不能成,看你自己的了。”

    而這個時候,秦逸塵卻離開了人群,看了一眼那專注煉丹的寧立一眼,他走向殿內的辦事處。

    辦事處櫃台,一位少女坐在那里,手中捧著一本乏黃的古籍,另外一只手,往一旁的一個丹爐中扔著靈藥。

    少女約摸十七八歲,頭發烏黑亮麗,如瀑布一般直垂而下,水靈靈的大眼楮仿佛會說話似的,一閃一閃。

    五官精致,沒有半點瑕疵,潔白的皮膚,猶如剛剝殼的雞蛋,吹彈可破,十足的美人胚子。

    此刻,她仿若是遭遇到了什麼難題,雙手不停的翻動著手中的古籍,眉頭微蹙,小嘴微微翹起,似乎有些懊惱,看起來頗顯嬌憨。

    “咳咳……”

    秦逸塵等了許久,發現她還是沒有注意到自己,便輕咳兩聲。

    就是因為他咳了兩聲,那少女微微一驚,本來拿在手中的靈藥,一個激靈,掉進了丹爐內。

    “你這人,怎麼這麼討厭啊,沒看到本姑娘在配藥嗎?”

    少女瞪圓了她那雙大眼楮,氣呼呼的對著秦逸塵嬌斥。

    “是我魯莽了。”

    秦逸塵摸了摸鼻梁。

    可憐他這位丹聖,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訓斥了。

    “要什麼丹藥,貢獻值準備好了沒有?”

    見他認錯,少女悶哼一聲,雖然沒有繼續呵斥,但是,對他說話的語氣中,卻充斥著滿滿的怒氣。

    “呃……我不是來換丹藥的。”

    聖地內,幾乎所有丹藥,都可以用貢獻值換取。而同樣的,煉丹師,可以煉制他人所需的丹藥,來賺取貢獻值。

    “我想領取幾個任務。”

    在她要發飆的時候,秦逸塵指了指她身後牆面上貼著的那些紙片。

    紙片上寫的,都是一些煉制丹藥的請求,上面詳細的寫明,需要的丹藥,品階,還有願意付出的貢獻值。

    當然,也不乏有一些煉丹師的求助。比如,一些改良丹藥上的困惑,或者一些配置新丹藥上的難題。

    “你要領任務?”

    少女這才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你是煉丹師?”

    “嗯。”

    秦逸塵將自己的煉丹師徽章拿了出來,遞到她的面前。

    然而,才是拿出來之後,他就尷尬了。

    原因,當時徽章等級……

    雖然,在十方丹府的時候,申凡古給他準備了一件五級煉丹師衣袍,但是,估計申凡古也沒有料到他,沒有更換徽章,所以,導致,秦逸塵現在煉丹師的徽章還是在天麟王國領取的……一級煉丹師徽章。

    而現在,那五級煉丹師衣袍,早就不知道被他丟哪去了,即便是有衣服,徽章沒換,一樣證明不了他是五級煉丹師的身份。

    畢竟,誰也無法確定衣袍是不是偷來的。只有徽章,是絕對做不了假的。

    “你是成心來搗亂的是吧?”

    看著他手中的徽章,少女頓時怒了,青蔥般的手指,幾乎要指到秦逸塵臉上。

    這特麼不是來搗亂的是來做什麼的?

    一級煉丹師……

    連秦逸塵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姑娘,你听我解釋,我其實不止是一級煉丹師,我只是沒有換徽章而已。”

    秦逸塵竭力解釋,然而,似乎並沒有什麼卵用,少女斜眼看著他,沒好氣的道,“怎麼漲能耐了,就算你是二級煉丹師,也給我滾一邊玩泥巴去!”

    秦逸塵嘴角頓時狠狠的抽了抽,眼中浮現出兩橫老淚。

    他,堂堂丹聖,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如此鄙視了。

    竟然叫他堂堂丹聖去玩泥巴……這也是沒誰了。

    然而,考慮到現在自己的年齡,秦逸塵才淒涼的發現,自己竟然在這小丫頭片子面前,連倚老賣老的資格都沒有。

    因為,他和這少女,年齡相仿。

    最後,秦逸塵是展現出自己地級丹師的精神力,才化解了此時的尷尬。

    “地級精神力?”

    少女也明顯微微愣了愣,有些詫異的看著他。

    當然,也只是愣了愣,並沒有那種驚為天人的驚訝。

    畢竟,在太昊聖地當中,這般年齡精神力達到地級丹師程度的,大有人在,甚至如寧立,不僅是精神力達到地級丹師境界,而且,造詣還高達入神層次。

    有那些天才在,少女當然不會因為他的地級境界而動容。

    只不過,少女很詫異,為什麼眼前的少年如此陌生。

    如寧立他們,境界高,造詣高,那是因為,他們從小就因為優秀的天賦而被選入聖地,也因此,從小就享有聖地的資源,有聖地煉丹大師指點,當然一路暢通。

    但是,眼前的少年,她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是新人……”

    秦逸塵再次摸了摸鼻梁,說出自己的身份。

    “新人?”

    少女看向他的目光頓時變了變,然後才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現在能煉制什麼級別的丹藥,若是低于六級,你是接不了任務的……”

    六級丹藥,適用于皇境強者。

    雖然,秦逸塵展露出了地級丹師的精神力,但是,少女看向他的時候,依舊是滿臉的不相信。

    “而且,接取任務,需要抵押相同程度的貢獻值,若是煉制丹藥失敗的話,將會扣除抵押的貢獻值……”

    少女繼續說著。

    一般,發布任務的人,都會留下所需的丹藥的材料,若是接取了任務,因為煉制丹藥失敗,而損失了那些材料,將會由接取任務之人承擔相應的損失。

    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規定,所以,即便是煉丹師,也會量力而行,不會盲目的去接取那些煉丹任務。

    這規定,在秦逸塵看來,也是很合理的。

    若沒這樣的規定,踫上一些不負責的煉丹師,那遲早會亂套。

    秦逸塵沒有和她過多的解釋,挑取了兩百貢獻值的任務後,拿了材料,就走出了南昊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