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胜利之匙

    狙击手,只能是狙击手,只有狙击手开枪才能有这种效果,那就是在还没有听到枪声的时候已经中弹了。

    随从将亚伦放在了地上,然后他拔出了枪,他的第一反应是去看杨逸他们,可发现杨逸他们也是一脸错愕,而且正飞快的趴下寻找掩护的时候,那个随从大吼道:“狙击手!”

    杨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这真的没在他的计划之内。

    杨逸已经想好了接下来怎么应付亚伦,甚至想好了怎么利用这个十字架来达到目的,但是亚伦却中枪了。

    “瑞吉!”

    杨逸大吼了一声,他看向了瑞吉,而瑞吉看起来还在熟睡。

    安东把枪口对准了瑞吉,格列瓦托夫把枪对准了亚伦的随从。

    这不是杨逸他们安排的局,但是确实有人朝亚伦开枪了。

    如果这是清洁工安排的,那么清洁工至少要知道地点才行,可这次杨逸和亚伦的会面真的是随即选择的地点,所以,要么是亚伦身边有内鬼,要么是杨逸身边有内鬼,要么是清洁工一直掌控着杨逸的行踪。

    亚伦的随从把枪口对准了杨逸,但他没有立刻开枪,然后,杨逸怒吼道:“不是我!”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当亚伦从中弹到倒在地上的时候,杨逸他们三个已经全部弯腰躲在了车后面。

    亚伦的随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枪,因为如果是杨逸他们开枪的话,现在就不是这种情形了。

    已经知道了开枪的方位。

    距离在四百米以上,方向已经确定,那里是一个小树林,子弹是从树林里发射出来的。

    亚伦的随从拖着亚伦往车后跑,哪里可以躲避子弹。

    但是他刚跑了两步,仅仅是两步,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一颗子弹击中了亚伦随从的脖子,但这时候杨逸已经扯住了亚伦的手,然后一把将亚伦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亚伦满脸的惊愕,他一手拿着那个十字架,一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按了按,然后他有气无力的道:“哦,法克……”

    亚伦的伤很重,子弹击中了他的后背,从左侧脊椎旁边打进,把亚伦的腹腔搅成了一团糟之后,从他的肚皮上开了一个大洞再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安东对着瑞吉厉声道:“下来!”

    瑞吉拉开了车门,他看起来很正常,但他在下车的时候,却是突然一个踉跄,因为他腿上中了一枪。

    瑞吉连滚带爬的绕了过来。

    如果亚伦身边没内鬼,那么就只能是杨逸身边有内鬼了,呃这个内鬼只能是瑞吉,可是看着瑞吉也中了枪,那么瑞吉的嫌隙立刻降低到了最低限度。

    瑞吉快速爬到了杨逸身边,然后他哭喊着大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紧张,待着别动!”

    杨逸已经把亚伦翻了过来,他一只手按在了亚伦的肚皮上想帮他止血,另一只手指着瑞吉大吼道:“不要动!趴下!”

    瑞吉不动了,他气喘吁吁的看向了自己的腿,然后两只手朝大腿摸了过去,与此同时大叫道:“我中枪了,我中枪了……”

    亚伦怔怔的看着瑞吉,他瞪大了眼睛,因为杨逸侧对着瑞吉,而他是正对着瑞吉的。

    瑞吉把手枪从腰间拔了出来,对准了杨逸,但是没等他开枪,格列瓦托夫先动手了。

    一脚踢在了瑞吉的手上,格列瓦托夫没有下死手。

    杨逸有些惊讶,但不是特别的震惊,因为现在能当内鬼的人真的没几个了,如果瑞吉真的是内鬼,他不会很奇怪。

    亚伦看着瑞吉,极是惊愕却又极为虚弱的道:“你竟然是内鬼……”

    瑞吉的一只手被踩住了,他痛苦的大叫着,但他左手再次伸向了腰间,于是在咔吧一声后,瑞吉的左手也动不了了。

    杨逸对着躺在地上的亚伦大吼道:“这是怎么回事,瑞吉可是你的人!我就说一直被人掌握了行踪,但瑞吉可是你的人!”

    亚伦的手哆哆嗦嗦的伸了出来,他抓住了杨逸的衣服,然后他急促的道:“麻烦大了,这是一个必杀局,不要上直升机,快带着东西离开……”

    杨逸急声道:“我觉得你还有救!”

    “这是一个必杀局,而我就要死了,我死了,你谁也联系不上,清洁工知道这一点,清洁工知道的……”

    艰难的吸了口气,亚伦断断续续的道:“你记忆力很好,听着,不要留在美国,清洁工的势力太强了,去欧洲,去维也纳找布鲁诺奥斯莫,条顿骑士团……”

    杨逸用力的点头,亚伦吸了口气,然后他对着杨逸继续道:“我现在只能信任你了,不,现在我终于可以信任你了,把这件东西,送到灰衣人手上,一定要送到,一定要送到!”

    “我知道了!直升机……”

    “直升机不能用!”

    亚伦很激动的说了一句,然后他继续道:“该死的,现在灰衣人不会相信你了,你解释不清了,只有把这个东西送到,他们才会真正的信任你,还有,听好了,圣光照耀,黑暗来临,启示,荣耀,使命,牺牲,西方天使开启的胜利之门,记住这些话,顺序不要搞错,只有说出这些,你才能获得信任!这是我对你做出的评价,一定不要搞错!现在,逃,逃出美国,去欧洲,去找灰衣人……”

    一连串毫无意义的的拉丁语单词从亚伦嘴里说了出来,也亏得杨逸记性好,否则他还真不一定能记得住。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暗语,而且知道内容没用,顺序也必须正确。

    杨逸急声道:“让你的人帮我啊!我现在怎么逃?你可是cia的副局长,现在谁能替我解释不是我杀了你,你得撑住,你不能死!”

    亚伦的手上加了一把劲儿,虽然很微弱,他试图让自己起来,但他显然做不到。

    “灰衣人美国部分被渗透的太厉害了,而且,而且……我下令如果我死了或者有危险就是你干的……”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杨逸很是无力的道:“就是说,你下令让你的人干掉我?”

    “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太重要了……”

    亚伦把一直抓在手里的十字架拿到了自己的身边,但他甚至已经没力气举起来了。

    “太重要了,送到灰衣人手上,决不能被清洁工抢走,绝对不能……”

    杨逸无奈的急道:“多告诉我几个联络人啊,你多告诉我几个啊……”

    “没有了,够资格接触这个东西的人只有一个,只有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