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无须解释

    亚伦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他的瞳孔已经无法对焦,他抓着杨逸的手逐渐无力,但他还是挣扎着道:“只能拜托你了,一定要把这东西送到灰衣人,这是胜利的钥匙,谁得到,谁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杨逸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亚伦的话,因为他知道这东西本来就是清洁工送出来的,所以,如果这是胜利之匙,那么清洁工为什么要送出来?

    难道说,清洁工真的是打算用这个东西当做诱饵,把灰衣人的重要人物一个个引出来干掉?

    不对,清洁工早就知道亚伦的身份,所以清洁工只是想干掉亚伦,完全不需要设这个局。

    杨逸来不及多想,他急声道:“至少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我现在只感到好奇!”

    亚伦已经出气多,吸气少了,他含糊不清的道:“这是能源,能源块,是开启……钥匙,是人类的……未来……”

    亚伦死了,死在了杨逸的面前。

    看着亚伦瞪大的眼睛,杨逸心里不知是何感想,他处心积虑想要对付的这个老人,在一个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就这么突然的死了。

    杨逸已经知道清洁工为什么这么做了,太简单了,亚伦活着他就别想马上接触到会议人的核心,但是亚伦死了,他就能接触到灰衣人的核心秘密了,顺理成章的,毫无疑问。

    杨逸的感觉很复杂,非常复杂。

    布莱恩做梦都想干掉亚伦,cia内部也想调查这个克格勃的鼹鼠,但是亚伦给了杨逸很多东西,给了他很多好处,而且还给了杨逸信任。

    内鬼不是好当的,除非是真正没心没肺没感情的人。

    杨逸竟然有些伤心。

    亚伦就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他的随从,现在已经死了,而另一个是飞行员。

    飞行员始终没有起飞,他在看着亚伦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之后,才终于要驾驶着直升机起飞,但是直升机刚刚离地,就立刻发生了爆炸,在离地不过十余米的高度上凌空变成了一团火球。

    杨逸不太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他知道这是清洁工的局。

    于是杨逸看向了瑞吉,瑞吉现在已经很平静了。

    “清洁工?”

    瑞吉被按在地上,他现在是唯一的活口了,杨逸很纠结是不是该放了瑞吉,但是按照清洁工一贯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够狠的原则来说,他觉得瑞吉好像是活不成了。

    还好现在除了瑞吉,附近已经没有活人了。

    “灰衣人,听命于亚伦,但我在加入灰衣人之前,就是清洁工。”

    瑞吉看起来很绝望,但他也很平静。

    不用解释太多了,因为有瑞吉,清洁工当然能时刻掌握杨逸的行踪,而亚伦也知道了瑞吉是内鬼,但是他知道与否都没有什么意义了,不过亚伦最后时刻说的那些暗语,或许其中有提到这些。

    格列瓦托夫皱着眉头松开了脚。

    瑞吉坐了起来,他伸手到裤裆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定位器,放在了地上,然后他低声道:“只能地位,不能传声,因为会被发现的。”

    “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

    杨逸皱眉问了一句,而瑞吉在叹了口气之后,摇头道:“我知道的并不多,我只知道你很重要,对清洁工来说,最难的是取得灰衣人的信任,足够高的信任,但现在好像只有你一个人达到了条件。”

    瑞吉停顿了片刻,然后他低声道:“没有时间了,这次你的麻烦真的很大,cia,国土安全局,fbi,美国正府,灰衣人,他们都得抓住你。”

    “你们……”

    杨逸恨恨的说了一句,但是他却没有接着说下去。

    被清洁工狠狠的摆了一道,但是现在抱怨有什么用?

    瑞吉平静的看着杨逸,他长叹了口气,然后他低声道:“海神,或者说杨逸,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要死了,而你必须逃亡,你可能会失败,失败的话,清洁工会把东西再次收回,但你成功的话,那么……一切都值得了。”

    杨逸摆了下手,道:“我不会杀你,你不必去死。”

    瑞吉摇了摇头,然后他低声道:“不,我必须死,还得是被你干掉,其实……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但我不得不死。”

    瑞吉开始流泪了,他再次急声道:“你真的没时间了,我只是一个可以随时丢弃的牺牲品,我只能死,拜托开枪打死我,快一点,不要让我受苦。”

    “法克,法克!清洁工,法克!”

    杨逸咬着牙抓起瑞吉的手枪,对准了瑞吉的头。

    想扣动扳机,却有些下不了手。

    瑞吉一脸无奈的看着杨逸,然后他突然低声道:“杨逸。”

    “嗯。”

    “不要相信任何人!”

    瑞吉说完后,他犹豫了一下,再次低声道:“不要相信任何人,你很聪明,你能懂的。”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跑吧。”

    “跑不了的,没地方可逃,开枪吧,真的没时间了,拜托准一……”

    瑞吉闭上了眼睛,他还没有说完,在他侧面的格列瓦托夫突然开枪了,子弹击中了瑞吉的后脑,让他瞬间致命。

    格列瓦托夫收起了枪,低声道:“逃。”

    杨逸怔怔的看着格列瓦托夫,格列瓦托夫低声道:“你该逃命了,我也被卷入了一个看起来很大的阴谋,希望我可以脱身,而且现在我已经没必要帮你对着亚伦解释任何事情了。”

    杨逸低声道:“是的,不必解释了。”

    格列瓦托夫继续低声道:“清洁工很危险,灰衣人也很危险,祝你好运,如果你需要帮忙,我们会帮忙的,因为我们欠你人情,但是现在你需要逃亡,我觉得你最好不用滥用我们的人情,多一个人保护你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是的,不需要你帮忙。”

    “再联系,祝你好运,如有需求随时联系。”

    格列瓦托夫说完后,他往开枪的小树林里看了看,随即道:“你们要开车离开吗?”

    “是的。”

    “直升机是被反坦克导弹击落的,不是防空导弹,他们可以击毁你的车,但现在看来清洁工不会这么做,那么,开车捎我一段把我放下来就好,可以吗?”

    杨逸呼了口气,道:“上车,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