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你是卧底

    全身铠,把头脸都包裹在内,拼装起来就像一个人站在了墙角。

    一个条顿武士的全身铠,一把十字大剑,一面大盾牌。

    好吧,真的是毫不掩饰的条顿骑士团风格。

    还有,布鲁诺.奥斯莫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

    真的是毫不掩饰呢。

    布鲁诺.奥斯莫的笑容非常慈祥,他看起来真的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一个绅士,一个很有品味,一个和善的乐器店老板。

    杨逸吸了口气,他觉得这时候需要仪式感,可问题是布鲁诺.奥斯莫太平静了,而且找到他也太容易了,杨逸深呼吸之后,却觉得没办法营造出什么很严肃的仪式感来。

    于是杨逸只好很平淡的道:“我是海神。”

    “海神?”

    布鲁诺这次吃惊了,他看了看杨逸,一脸惊讶的道:“你是海神?我没想到你能找到这里来。”

    “是啊,很惊讶是吗?呃,你不会叫人冲进来干掉我吧?”

    杨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了一句,而布鲁诺却是立刻笑了起来,然后他摆着手道:“当然不会,你能找到这里来,就说明了很多问题,那么……请坐吧,我们坐下慢慢说,哦,你看起来很累,你想喝杯咖啡吗?”

    “好的,谢谢。”

    布鲁诺伸了下手,笑道:“不必客气,隔壁的咖啡很不错,他们很快会送来,好吧,让我们进入正题,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着急对吗?”

    杨逸在布鲁诺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名牌,道:“唔,这上面写的是怀德先生?”

    “哦,你找布鲁诺.奥斯莫,那就是我,如果你去隔壁两家店找我,最后同样会找到这里来见我,唔,进不同的店铺找我意味着不同的来源,但是你不一样,你是自己找来的,那么,是亚伦?”

    杨逸点了点头,这么快就进入正题了,还真让他有些不习惯,因为他以为布鲁诺会先云里雾里说上一大堆,套问他很多话之后才会进入正题呢。

    “是的,是亚伦让我来的,我没有杀亚伦,是亚伦一个很信任的手下,叫做瑞吉,这个人一直跟着我处理事情,但他是清洁工,最后我们遇到了清洁工的伏击,亚伦临死前让我来找你。”

    布鲁诺点了点头,道:“这和我们听到的消息不太一样,因为是亚伦下的命令要把你找出来干掉,他始终怀疑你的……忠诚,或许忠诚这个词不太准确,因为你是变节过来的,那么我是不是该说他怀疑你的诚意?”

    “无所谓,意思都一样。”

    “是啊,你明白的,那么亚伦有没有让你捎什么话给我?”

    “当然有。”

    杨逸再次深呼吸了,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说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亚伦临死前说了很多,其中一些是秘语,只有灰衣人而且是高层才能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

    这些话,可能让杨逸达到目的,但也很有可能让他万劫不复。

    “圣光照耀,黑暗来临,启示,荣耀,使命,牺牲,西方天使开启的胜利之门。”

    杨逸把亚伦的话完整而且顺序绝没有错的复述了一遍,说完之后,他看向了布鲁诺的眼睛。

    布鲁诺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他看着杨逸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长出了口气,然后他点了点头,道:“很好,拿来吧。”

    “什么?哦,你是说这个。”

    最关键的东西,那个十字架。

    杨逸就在身上带着呢,他拿下了始终在背后的包,打开,将里面的十字架掏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布鲁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十字架,有那么一会儿,他的呼吸都暂停了。

    “知道吗,我们找这个东西找了几百年,现在,它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先是很感慨的说了一句后,布鲁诺才伸手要去拿桌子上的十字架。

    杨逸伸出了手,按住了十字架,低声道:“我想要一个解释,一个承诺,亚伦给了我承诺,但他死了,现在我想从你这里得到承诺。”

    布鲁诺收回了手,他看起来依然平静而文雅。

    “我理解你的心情,应该的,你想知道什么?想要什么承诺,现在你都可以说了。”

    杨逸想了想,道:“亚伦说,他有办法治好我的伙伴,唔,他们一个截瘫,一个是肺癌,我想知道……”

    “你想知道这承诺是否依然有效?好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承诺有效,亚伦的承诺,我们当然会遵守。”

    布鲁诺笑的很和蔼,他摊开了手,微笑道:“我们是信守承诺的,这是我们生存至今的基础。”

    杨逸拿开了按照十字架上的手,但这次布鲁诺没有去拿十字架,而是继续看着杨逸道:“知道吗,我很高兴得到这个东西,但是我更加惊讶的是亚伦对你的评价会如此之高。”

    “哦?”

    “亚伦是我们对外职位最高的人,他的作用很重要,非常重要,现在他死了,但是他推荐你接替他的职责。”

    “嗯?”

    “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圣光照耀是指这个东西,当它被找到,圣光才能照耀,黑暗来临是指他要死了,这个他当然是亚伦,启示是指他找到了……启示,这个回头再给你解释,荣耀是你值得信任,使命是你会送这个东西来,后面是如果你送到了,牺牲这个词比较复杂,这个词代表了几个不同的含义,最后一局西方天使开启的胜利之门,西方天使是亚伦的……某个身份,唔,我简单归纳一下好了,就是亚伦要求让你成为他的接任者,而且他相信你会开启胜利之门,因为……他知道你是清洁工的卧底,你始终都是卧底。”

    杨逸愣了,惊呆了,傻了。

    前面一切都还好,可为什么最后他又成卧底了?

    搞什么鬼?开什么玩笑。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

    布鲁诺微笑了起来,他对着杨逸摇了摇头,道:“别紧张,无需紧张,我说过牺牲的含义很复杂,但是,联系上前后的词语顺序,亚伦明确表示你是卧底,但他信任你,而我们信任亚伦,因为他这一生从未犯错,从来没有犯过错!所以你就算是清洁工的卧底,没关系,我们不在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