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得与失

    很容易解释,只要把灰衣人拉进来,而灰衣人不介意杨逸这么做,甚至还会配合杨逸,所以,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几个参加听证会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因为杨逸所说的内容有些耸人听闻了,亚伦曾是克格勃的鼹鼠也就罢了,他竟然还跟一个秘密组织有联系,而这就太扯了。

    “你们谁听说过灰衣人吗?”

    “我知道,这是一个专门做情报生意的组织,非常神秘,但我从没想过他们能把手伸进CIA。”

    “这件事,如何处理……”

    “先看过证据,然后……抱歉,恐怕我需要如实上报。”

    有的人垂头丧气,这是CIA的人,有的人这是一幅很平静的模样,因为他不是CIA的人。

    CIA的副局长是个鼹鼠也就罢了,还被一个神秘组织控制,这种事传出去他太丢人了,不光CIA上下面上无光,对整个美国的情报界来说也是挺丢人的,不过,CIA的同行兼竞争者只会幸灾乐祸。

    要不是亚伦的地位太高,实在无法在CIA内部处理了这件事,压下了这个丑闻,才不会出现什么听证会呢。

    波特轻咳了两声,然后他沉声道:“我们还是先看看证据吧,如果还有其他的证据,也需要尽快拿来。”

    U盘被插进了电脑,投影很快放了出来,一张张照片,一个个人名,一个个记录,这是铁证,而且还是亚伦自己做的铁证。

    沃尔特很快又被叫进了办公室,波特面无表情的道:“马上去亚伦的家里,控制他家里的所有物品,找到一个电脑,去把电脑拿来,要快!”

    作为安全科主管,这是沃尔特分内的事,他的眼光扫过了杨逸,看到杨逸一脸的平静,而其他人却是有的凝重,有的沮丧,而波特面无表情,他就知道杨逸过关了。

    沃尔特马上带着手下匆匆离去,而在沃尔特离开后,波特对着杨逸道:“你辛苦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你可以到旁边的房间先休息一下,我们要是有什么疑问的话,会找你的。”

    事情当然还没有这么快就结束,但波特他们需要讨论怎么写报告,怎么结束这件事了。

    在旁边的房间里,杨逸面无表情,他没有被限制自由,现在他已经不是嫌疑人的身份了,他要做的就是等,等着看波特他们的处理结果。

    最好的结果是当个英雄,亚伦的罪行被揭露,作为揭露者的杨逸成为英雄,当然,表面上看这是最好的结果,可杨逸不希望会这样。

    最差的结果就是亚伦的罪行被掩盖,杨逸被冤枉成杀害亚伦的凶手,不过这完全不可能。

    不好也不坏的结果就是掩盖亚伦犯下的罪行,因为他毕竟已经死了,为了整个美国情报界的颜面,这件事冷处理,不过这样一来杨逸暂时也就没办法因为立下了大功而获得升职加薪,可能过一段时间后会给他补偿,但暂时不会。

    对杨逸来说,最好的结果却是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真的不想当个风云人物,被拉出去树立成个典型。

    单独待了没有多久,,杨逸就被叫进隔壁的会议室,就一些关键问题作出解答,比如这证据藏在哪里,他是怎么得到的,亚伦临死前有没有说什么。

    问了几个问题被赶回去,然后等了没有两个小时,沃尔特已经从亚伦的住所里取来了最关键的证据,一个笔记本电脑。

    亚伦亲自给自己准备的罪证,怎么可能不完善。

    除了亚伦自己之外,所有人都得到了好处,包括暴露的灰衣人。

    因为亚伦再次给灰衣人增加了一层保护色,他的证据里充分证明了灰衣人就是一个单纯做情报生意的组织而已,所以亚伦揭露了灰衣人,却把灰衣人更好的保护了起来,如果CIA要对灰衣人下手,他们绝对能有收获,但也只能触摸到灰衣人的皮毛而已,仅此而已了。

    波特因为亚伦的死收益了,杨逸也跟着亚伦的死收益了,因为亚伦的证据里不仅把杨逸彻底摘了出去,字里行间还透露着他多么欣赏杨逸的能力。

    亚伦的罪证就像是写日记,事实上他这确实也能算是日记了,只不过是用录像的方式来记录而已。

    谁能想到亚伦的自污已经准备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谁敢相信他留下这些,只是往为了让自己的看中的人能更快的上位。

    亚伦损失的是什么,是他的生命,还有对很多人来说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名声。

    生前身后名啊!

    生命,荣誉,地位,亚伦这一死之后全没了,什么都没了。

    亚伦对灰衣人的信仰得有多么的坚定。

    心知肚明的杨逸此刻对亚伦更加的感慨,他真的是看不懂亚伦,看不懂灰衣人,他现在只觉得灰衣人很可怕。

    迷之信仰太可怕了。

    “布莱恩,我的上帝,布莱恩真是冤枉的,可布莱恩承认自己叛国了啊!”

    终于有人看到了关于布莱恩的环节。

    波特神色很复杂,他是知道关于布莱恩和魔盒部队哪一段过往的。

    杨逸轻咳了一声,然后他低声道:“事实上我和布莱恩很熟悉,就是因为他,他对我说过,他并没有叛国,他只是中了一个圈套而已。”

    亚伦并没有详细记录自己是怎么让布莱恩背黑锅的,但他确实写下来自己和克格勃合作,把布莱恩这个绊脚石挪走了还送进了监狱。

    写的含糊一些,才好让杨逸编嘛,而且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也不需要编的很详细。

    只是杨逸在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挺复杂的,布莱恩呢,他确实是叛国了,虽然布莱恩并没有做出特别过分的举动,可叛国就是叛国,这个没得洗,而亚伦先是给布莱恩甩了个黑锅阴了他一把,最后却又把黑锅拿回来自己背了上去。

    布莱恩苦了半辈子,但他能以一个好名声结束这一生了,亚伦呢,他活着的时候风光无限,死后却是污名,墓志铭上也只会刻下叛徒两个字。

    两个人的叛国都是事实,只是这两人的得与失,也真的是很难说得清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