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上岸

    李凡那边不可能说杨逸需要帮助,就立刻能派出支援的,即使他在纽约有人,也总得花时间联系并安排吧。

    但杨逸真的没时间给李凡了。

    杨逸的绝望,让隔着电话的李凡都能感觉出来。

    李凡提高了音量,然后他大声道:“你在哈德逊河上还是在外海?”

    “在哈德逊河上!我离自由女神像很近!”

    “好的,哈德逊河东岸有个日落公园,公园门口附近有个老胡餐厅,去里面找一个叫做老胡的人,跟他说一句话,就说唱支山歌给你听好不好,这是最简单的……”

    李凡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只剩下了杨逸最厌烦的嘟嘟声。

    电话再次中断,杨逸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直升机,直升机已经很近了,非常近了。

    “你的电话还能用吗?”

    杨逸问了尤里一句,尤里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他点头道:“能用。”

    “不再是大规模的干扰,他们截断了我的通话。”

    杨逸吁了口气,然后他极是无奈的将手机扔进了河里。

    电话不能在用了,因为杨逸的通话既然都被截断了,那就是他的通讯位置已经被定位,他要是不把手机扔了的话,那么清洁工就可以轻松的给他定位。

    其实杨逸能和李凡把最重要的话说完电话才断,已经是非常非常好的运气了。

    就在这时,直升机终于来到了快艇的上空斜上方。

    两架直升机都是警用直升机。

    如果这是正常的警用直升机,杨逸不必过多的担心,但问题是现在纽约城肯定一片大乱,而在纽约大乱的时候,还能来两架直升机,而且还是直冲着杨逸而来,那么杨逸就自然只能是认为这是清洁工了。

    直升机的舱门都开着,有人坐在舱门上,手里端着枪。

    杨逸默不作声的打开了他拿着的包,然后他掏出了手榴弹,拉开了拉环,然后他指了指其实,再晃了晃手榴弹。

    杨逸的意思很明显,要是朝我开枪,我就用手榴弹把启示给炸了。

    不知道这个法子能维持多久,但杨逸知道清洁工应该不会容忍他太久的。

    现在的情况确实很糟糕,被直升机发现并且盯上了,那么开着船的杨逸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

    清洁工怕杨逸把启示毁了,所以他们不敢急着动手,但是清洁工既然发现了杨逸的踪迹,那么大批人马很快就能到,杨逸终究是逃不了的,而清洁工也不会容忍杨逸带着启示离开,那样的话,他们恐怕宁可杨逸把启示给毁了。

    所以这样就尴尬了,相较之下,清洁工比杨逸拖得起。

    “你刚才的电话是打给ia的吗?”

    尤里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杨逸。

    杨逸沉声道:“不,不是。”

    “为什么你不先打给ia呢?好吧,那么你求援了对吗?”

    杨逸沉默了片刻,道:“抱歉,没有求援。”

    尤里苦笑了两声,然后他低声道:“那意思就是死定了吧,不管直升机上的人不是警察,肯定不是,但我们肯定摆脱不了了,伙计,你拿着的是什么,能告诉我吗?我都快死了,满足一下好奇心行不行?”

    杨逸低声道:“是核弹的起爆器,我拿了他们的核弹起爆器,其中之一,但是对清洁工来说很重要,没有这个,他们就无法引爆纽约的核弹。”

    “哦!是吗?那太好了,唔,你该炸了它,伙计,我们总归是要死的,你拖延一会儿被狙击手一枪打中鼻梁或者脑干,在神经残存的作用下可能导致你抽搐,你抽搐的话手指会攥紧,攥紧的话手榴弹就引爆不了,引爆不了的话就毁不了起爆器,这样的话,纽约的核弹就可能被引爆。”

    说完后,尤里吐了口气,道:“我是俄国人,但我……不想纽约被炸了,因为我女朋友在这里呢,既然我们都要死了,伙计,为世界和平做点儿贡献好不好?摧毁那个该死的起爆器!”

    尤里说的很绝望,也很悲伤,但他也很恳切,他是真的希望杨逸能毁了那个所谓的起爆器。

    当然,杨逸说谎了。

    杨逸思索了片刻,然后他低声道:“伙计,船上有救生衣吗?”

    “当然有,怎么了”

    “穿上!”

    “我们就要死了,穿救生衣干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们还会被淹死吗?”

    杨逸厉声道:“穿上!”

    尤里摇了摇头,但他却从座位下面扯出了一件救生衣,然后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想干什么?”

    “把驾驶位让出来,我来开船,你去坐到船边,等我说跳,我就扔手榴弹,然后我们一起跳船,你先到船边。”

    尤里急声道:“你疯了吗?你在水里还想能逃生?开什么玩笑!不如你扔手榴弹,然后我们都朝自己的脑袋来一枪,伙计,总比被活捉的好!”

    杨逸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手榴弹,眼睛盯着天上的直升机来回的看着,与此同时他到了尤里的身边,道:“你起来,让开。”

    尤里艰难的站了起来。

    快艇本来就不大,等着尤里站起来后,杨逸突然道:“别急着自杀,就算你被抓到也会被放走的,因为美国需要你向俄国传递消息,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就够了,其他的,交给你的命运吧。”

    “你什么意思?”

    尤里刚刚问了一句,杨逸却是突然暴起一脚,然后尤里向后翻了个跟头掉进了水里。

    尤里在水里可能会死,但也很有可能不会死,如果他被清洁工抓去了,他会死的很惨,但如果他被过路的船救了,被警察救了,任何人都好,只要不是清洁工抓住了他,那么他就有可能活下来。

    而以现在的局势来说,杨逸相信清洁工绝对没时间来打理一个不明身份的人,他们这时候只会盯着杨逸。

    尤里在水中拍打着水面大呼小叫,可杨逸早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

    杨逸一手拿着手榴弹,启示就在脚边,一手控制着船,看上去是想往外海逃走。

    正如尤里所说的那样,清洁工确实是有机会夺回启示的,虽然机会很渺茫,但是对于清洁工来说,只要启示还在,他们就还有希望,启示毁了,他们就没希望了。

    所以,杨逸觉得自己应该是有机会上岸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