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牺牲

    爆炸声很大,而且距离并没有多远,杨逸没有看到,但他听到了。

    杨逸转向了爆炸声传来的方向。

    又一个人为他死了。

    但是杨逸不悲伤,他也不难过。

    因为这是必要的。

    牺牲是必要的,是有意义的,那么牺牲就不必悲伤。

    何况现在杨逸也没时间悲伤。

    更何况,杨逸自己也快要牺牲了,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死的,虽然那是他把启示交给别人之后的事情了。

    但既然自己也会死,那就不必替别人赶到悲伤了。

    就在这时,一辆车停在了杨逸身边,车窗就是打开的,一个男人对着杨逸大声道:“上车!”

    杨逸还在路边,车上的人是亚洲脸,说着汉语,但是杨逸真的不能就这样简单上了别人的车。

    “我有心脏病,缺血不……”

    “我给你点豆腐干补补,上车!”

    杨逸再不犹豫,他拉开后车门上了车。

    汽车开了起来,以正常行驶的速度。

    开车的人沉声道:“谁让你来的,说名字!”

    “李凡。”

    开车的人吐了口气,道:“很好,现在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现在有什么说什么,我接到了紧急命令,太突然了,但上头说让我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离开,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因为你更熟悉情况,那么,现在你就是我的上级,你说怎么办吧。”

    杨逸沉声道:“这个东西交给你,不惜一切代价送回去,我重复一遍,不惜任何代价!”

    开车的人摇了摇头,道:“这个任务是你的,我办不到,我的任务是护送你离开这里,离开这最危险的地方,还有人等着接应你,或许他可以接收这件东西。”

    杨逸道:“你不明白,清洁工和灰衣人都在追杀我,在美国方面反应过来之前,甚至fbi和cia都是他们的帮凶,所以我们在一起走不远的,你带着东西走,我引开追兵,才有机会的。”

    开车的人还是摇头,他低声道:“说你认为怎么做才是最有利的,我无法接替你把东西送回去的能力,我想,但是现在局势不允许,刚才那里有摄像头,以前没有的,但是因为一个星期前才刚刚发生了劫案,所以三天前那家店才刚刚安装了摄像头,我和老胡没来得及改变接头地点。”

    说完后,开车的人摇了摇头,叹声道:“太急了,真的太急了,我们在五分钟内启用了潜伏多年的暗桩,所有能帮上忙的暗桩已经全部调动,整个网络全都行动了起来,可是太急了,我说句实话,以现在这种局势来说,多种危机交织在一起很难搞啊。”

    “是啊,如果只有核威胁会容易很多,如果只把这东西送回去,也简单很多,但同时处理这两个事情真的很难办。”

    开车的人低声道:“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李凡说你能让美国方面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你能取信于cia,那么你就是化解危机的最佳人选,所以,我得保护你,我们都得保护你,所以你需要告诉我,你认为怎么做最有利,我就怎么配合你。”

    杨逸想了想,道:“我得去cia总部,如果我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化解核危机,就必须去cia总部,因为cia被灰衣人渗透的很厉害,我担心只打电话不保险。”

    “好的,我明白了,去cia总部。”

    开车的人回头看了看杨逸,再看了看杨逸拿着的包,然后他沉声道:“别动,照个相,把包举起来。”

    杨逸举着包不动,片刻之后,开车的人道:“好了,图片资料已经发送出去了,你会得到一个替身,短时间内不敢保证十分的像,能做到那步算那步吧。”

    “替身?好的。”

    “你长得太帅了,就是太帅了。”

    开车的人摇头叹气,然后他突然道:“我叫凌建军,真名。”

    “好的,凌建军。”

    “希望我们能多走一段吧,刚才全城性的信号中断还停电,我就知道不对,没想到真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你知道了?”

    “其实不知道,只知道这是一次核危机,然后就是知道你比什么都重要,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重要,因为你是未来,上头就这么说的,既然上头这么说,那我们就这么听呗。”

    凌建军说完了,然后他沉声道:“前面有个停车场,我们进去再换一辆车,会有人拉你离开去找下一站,我们需要大约一个小时来让替身完成准备工作。”

    “明白。”

    凌建军不再说话,他把车开向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但是他刚要把车开进去的时候,却是突然道:“不是吧!这么快就跟来了?”

    杨逸回头看去,却见后面有车以快的不正常的速度疾驰而来。

    凌建军呼了口气,然后他低声道:“要快些了!”

    凌建军开着车加速冲进了停车场。

    “你走!前面拐弯过去有辆黑色的轿车,接应的人名字叫佟亮,他报名你上车,我在这里拦住他们!”

    “佟亮?好的,我明白了。”

    凌建军还没有停车,他从副驾驶座上扯过了一把m4步枪,道:“我看情况不对会死的,别担心我会泄露消息,准备下车!”

    “可以试一下离开。”

    凌建军轻吁了口气,道:“不能走,时间来不及啊,有些事该怎么做就得怎么做啊!走!”

    凌建军猛然停车,杨逸拉开车门撒腿就跑,而凌建军却是把车钥匙往杨逸哪儿一扔,随即端着枪趴在了车头后面。

    把车钥匙给了杨逸,是因为这样后面的人即使追来了,即使打死了凌建军,他们也不能立刻把汽车挪走,那么汽车就会继续堵着停车场狭窄的通道。

    杨逸接住了钥匙,他跑的很快,但他刚刚跑过一个拐角,就听到了后面急促的枪声。

    枪声很猛烈,至少是几把枪同时开火才有的动静。

    杨逸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上的人没有下来,但是打开了窗户,在他往后急速倒车接应杨逸的同时,杨逸大吼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次奥,你!”

    “佟亮!是你!”

    就在这时,杨逸听着后面传来了凌建军的大吼声。

    “注意爆炸!啊……”

    轰然巨响,整个停车场都被震动了,那不是手榴弹能有的威力,那是汽车炸弹才能有的威力。

    凌建军?

    牺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