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向左,向前。

    局势在好转了,而且是在迅速好转,因为李凡安排的人在陆续到位,而当杨逸的援军越来越多,越来越强,那么他的环境当然就会好转。

    佟亮死了,死在了黎明之前。

    就差那么一点儿,就一点儿,论距离不到五百米,论时间不到两分钟。

    但就是差这么一点点的劲儿啊。

    为什么老胡会死,因为他是离杨逸最近的一个,杨逸只能找他,他也只能……不惜代价。

    第二个死的是凌建军,他是老胡的上线,他所能做到的就是替杨逸再争取那么一点时间,替自己的同伴争取一点时间,所以,他也只能不惜代价。

    第三个死的是佟亮,他知道按照计划行事会死,但是他没别的选择,因为他要给杨逸争取时间,那么他就只能不惜一切代价。

    什么是代价?

    老胡是,凌建军是,佟亮也是,还有那个杨逸连名字也不知道的替身,以及和替身一同离去的人,他们自己就是那个不惜一切代价里的代价。

    什么是英雄?

    他们就是。

    只不过,他们只能是无名英雄。

    那么代价的意义何在?

    用生命换取时间,用时间换取空间。

    老胡他们一个个的牺牲,为杨逸争取到了时间,有了时间,就有更多的援军赶来,直到足以完成任务,这就是意义所在。

    什么是国运?

    杨逸就是国运,老胡,凌建军,还有佟亮他们就是国运,那个杨逸不知道名字的替身就是国运。

    一个国家有这些肯献身的人才有国运。

    国运就是那些肯为国家牺牲的人。

    现在杨逸知道了,国运在我,不可阻挡,因为他就是见证,他能活下来就是最好的见证。

    是的,杨逸肯定能活下来呢,因为他已经离开了纽约市区。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向着华盛顿特区而去。

    就算清洁工有再大的能量,此刻也已经无计可施了,因为阴谋就是阴谋,无法存在于阳光之下。

    全程保持静默,李通没有联系任何人,这是杨逸所能看到的,而杨逸所看不到的,是美国整个东海岸的剧震。

    情报界的剧震。

    杨逸散播出去的消息开始发酵,所以情况就在进一步的好转,而杨逸所需要做的是在cia总部把具体的细节处理好,因为现在所流传的消息还停留在流言状态,需要他提供实证,可不管怎么样,美国方面必须做出反应了。

    当一个国家的强力部门全体出动,那么清洁工和灰衣人这种只能躲在阴沟里的老鼠就必须躲起来,否则,暴露的越多,他们灭亡的就越快。

    当汽车快到华盛顿市区的时候,李通突然转头对着杨逸道:“我们可以交接启示了,一个小组已经在待命,还有一个小组在等着护送你,从现在开始,我可以宣称你安全了。”

    这是好消息,但杨逸皱起了眉头,道:“一个小组等着护送我?多少人?”

    “十个!”

    李通的语气很骄傲,他呼了口气,然后微笑道:“包括我在内。”

    杨逸低声道:“东西拿走,护送就不必了,我不用你们再护送。”

    “那不行!绝对不行,你是重点保护对象,其实你比这启示重要,真的。”

    杨逸沉声道:“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暴露的人也已经够多了,为了保护我再来十个人,那么这张网需要多久才能再铺起来?”

    “值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李通显得很坚决,但杨逸却是摇了摇头,道:“不,你们本该发挥更重要的用,我知道自己的价值,我很清楚自己的用,所以我当然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

    李通急道:“不,你还远远没有到绝对安全的地步。”

    杨逸笑了起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被cia扣起来,至于清洁工和灰衣人,他们已经不是威胁了,而cia要把我扣住的话,你们也没有办法,所以还是少暴露几个人吧,你把我送到地方就行,剩下的我自己来搞定。”

    李通没说话,杨逸沉声道:“如果这个任务现在是我说了算,那就照我说的做。”

    “是。”

    李通没再说话,直到过了半个小时后,他才突然道:“前面有辆车在等我们,把你的东西交给他就好。”

    杨逸皱眉道:“可以信任吗?”

    李通看了看杨逸,犹豫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关键是这个信任看你怎么理解了,但是上头说这个人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杨逸呼了口气,道:“不是我多疑,而是这东西太重要了,知道吗,如果我早些和李凡联系,让他提前准备好,就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可是我不敢,因为我身边的情况太复杂了,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哪怕是我最亲近的人,到了现在,我真的不敢冒任何风险。”

    杨逸说完后,李通却是突然道:“就在前面,看到那辆车了吗,车牌号是对的,看上面的人吧,先告诉你,我也不知道交接的是谁。”

    杨逸拿住了包,他准备好开车窗了,但是他另一只手却是握住了手枪。

    李通开着车停了下来,两辆车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两辆车的车窗降下。

    杨逸该把启示递出去了,但他很想知道自己能绝对信任的人是谁,而在车窗降下后,他看到了一张极为熟悉的脸。

    一个许久不见,但至今还经常在他梦里出现的脸。

    一张女人的脸,已经不复记忆中的容貌,但是依旧能让杨逸瞬间狂跳的脸。

    即使以杨逸的定力也忍不住低声叫了出来。

    “小姨?小姨!”

    “小逸啊……”

    杨逸把东西丢了过去,然后两个车窗都迅速升起。

    紧接着,杨逸把脸贴在了玻璃窗上。

    泪流满面,却满脸笑容,杨逸隔着玻璃拼命的挥手,他能看到对方也在朝他拼命挥手,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出声了。

    绿灯亮起。

    一辆向左,一辆向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