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外章.34 误会?动乱?世界之敌?!(补)

    里·耶斯提杰王国的王都上方,逼近正午的太阳正挥洒着炙热的光芒,被这片金黄所覆盖的王城街道好似镀上一层同色的金属一般,在这片大地之上闪耀着。

    热闹的街道各处站满了身着华贵服饰的商人,他们一面与贵族沟通,一面指挥部下搬运来自于异地的昂贵香料。

    在富商们的货物散发出被风吹走的香味之时,乘着这股风流快步行走的人是一群表情严肃的工匠们;这些工匠背着装满了器材的皮革袋子,腰间则是挂着牛角和木塞组成的烈酒,一声古铜色肌肤的他们并未在乎四周的情况,而是一同朝着远处那频繁响起敲击声的工房走去。

    设置在工房旁侧的河道之上的水车转个不停,又高向下倾泻河流的水槽不断起伏,因而产生的水花在阳光下炸裂,飞散的水珠化作闪耀起银色的玻璃,但很快便消失在两岸的草丛跟中央的和水面上。

    一片祥和的王都一如往常的运作着,各司其职的工作者们正为了今天的事情而发愁,不过其中有一批十分自由的存在——冒险者。

    成为冒险者并不需要什么先提条件,不过若是没有实力,也不会愚蠢到这种佣兵一般的工作。

    只是冒险者和佣兵不同,他们可以接收任何讨伐魔物、击败强盗的任务,同时也有菜鸟会去完成驱赶野兽、疏通水道的任务;只要拥有足够的报酬,雇佣者往往可以找到合适的人选。

    由此可以看出,生活自由的冒险者们也必须承担风险,而这份风险便是随时丢掉性命。

    假设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鬼自大地接受了超过能力的委托,在没被提醒的前提下,基本上就宣告了人生的结束。

    量力而行也是冒险者们的信条之一,但在面对强大的敌人的时候,也有人会选择赌上一切去战斗,虽说这种做法勇气可嘉,但一旦丢了性命,所有的荣耀也就毫无意义了。

    为此冒险者们在一般情况下只会接受附和等级的委托,如果不知道量力而行的话……

    老练的冒险者们会提醒年轻的菜鸟先思考再行动,否则只会自己跳入火坑且浑然不觉。

    只不过一些自大的小鬼们哪怕听说了过去的故事,也会幻想自己是被选中的人,实际上每个人都没有区别,毕竟人被杀就会死。

    而现在让年轻一辈的冒险者们意识到这一行业的残酷之人出现了……

    此时此刻的王都冒险者公会,一个二人组踏入了大厅之中,其中一名身着黑色盔甲的高大男性拖着一个袋子,他身侧的女性则是面无表情,彷佛是冷血的毒蛇一般。

    他们两人的存在自然吸引了多数人的目光,毕竟不只是高大盔甲男性和美丽娇小女性的组合十分奇怪,还有携带东西来到公会的行动。

    一般来说,素材的处理是公会的后方,那里有一个专门的交易所,并不会带到这种地方来,可这次显然不同。

    走到公会的中央,高大的盔甲男性把袋子摆在自己面前,尚未打开的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虚假的恶魔要来了,因为我们目睹了大量冒险者被杀害的场景,那时候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喂喂,你突然间说些什么啊?别把臭味熏天的怪物素材带到这里啦!”

    “看来阁下并不清楚我的意思……”

    高大的盔甲骑士说完之后,他身侧的娇小女性……准确来说并不娇小,只是跟漆黑盔甲比起来显得瘦弱,实际上是个高挑的美女。

    而这位美女冒险者开始回忆过去。

    “那时候的我们被发现了……不过他们要我们传话过来,所以才没被杀掉……”

    “传话的内容就是这个。”

    漆黑盔甲骑士将袋子打开,那股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充斥着整个空间。

    好奇的冒险者们顿时凑了过去。

    留有胡子、一脸深沉的老练冒险者看到了之后,整个人的表情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彷佛失去了冷静一样念叨起了什么;

    刚刚踏入这个职业的新手们也出于好奇看了看,结果全部都跑到厕所呕吐。

    作为中坚力量的正值壮年的冒险者们自然也看过了袋子里面的情况,不论男女全部都皱起眉头。

    “从金属牌来看,都是金级别以上的冒险者啊……”

    “我认识那家伙……!那个人是多摩利家的孩子!是个相当拥有战斗天赋的新晋冒险者!没想到……”

    “该死的!全部都被斩首了吗?!”

    “故意逼迫你们带回来,这就是给我们的战书?!!?”

    “喂!你们两个人好好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恶魔又是什么来头!!就算没有重要情报,也告诉我们那家伙的目的大概是什么!”

    “这就是战书啊!!那个斩首了所有的冒险者的恶魔肯定要来到这里了!!”

    听到冒险者们的讨论,柜台处的职员也开始收集情报和做出相应的准备。

    而在此刻,被视作中心的身着漆黑盔甲的冒险者说了大概的情况。

    伪装成人类的恶魔屠杀了大量的冒险者,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向人类复仇,夺走人类拥有的一切,因此对冒险者的杀戮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不对啊,如果真的有那么强大的恶魔,为什么要让你们回来告诉我们?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一名戴着眼镜的魔法师如此询问,对此漆黑的盔甲战士回应道

    “他们是崇尚力量的存在,只喜欢痛恨正面对抗的敌人的鲜血,所以才让我们回到这里通风报信。”

    对于这个回答,眼镜魔法师还有新的问题。

    “那为何如此听话,带着恶魔的斩掉的头颅回来了?不怕大家动摇吗?刚刚的年轻人们都承受不住,虽说他们现在也无法成为战斗力……”

    “动摇?比起这个,我若是不带上这些东西,你们会相信么?多半会认为我是在做白日梦,如果因此而不相信的话,被打个措手不及可不是我希望的结果,所以我才做出了这个选择,为的是让所有人行动起来!”

    漆黑的盔甲骑士如此宣告,使得一部分冒险者赞同地点了点头。

    “听起来有些道理……既然那个恶魔杀掉了如此多的‘金’级别以上的冒险者,我们需要的力量可就不只是这个公会的人了啊,毕竟对方的目的看起来是侵略王都!然后再顺势解决我们。”

    戴着眼镜魔法师冒险者可不愚蠢,事情如果真的如此,就必须动员整个王都才行。

    冒险者们听到了这样的分析,也加入了这个话题。

    “居然拥有一口气杀掉这么多人的力量……实在是不容小觑啊!”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现在可不是闲聊的时候!!”

    “是啊!全部行动起来!!”

    “要想办法挡住敌人!!然后杀掉那个恶魔!!”

    “可这些被杀掉的冒险者很多都是中坚力量!现在公会里面的战斗力可比起之前差远了!”

    砰地一声,魔法师故意炸掉了杯子,吸引众人注意力的他把目光放在身着漆黑盔甲的冒险者什么。

    “这是阁下的情报,那么阁下是否要去王都的王族们沟通一下?不过这次可别带着那些尸首了。”

    “有必要这么做,我现在就行动。”

    将让人避而远之的袋子放在远处,高大的漆黑骑士随即动身往外面走去。

    来到街道之上,松了一口气的漆黑骑士……安兹向身侧的女仆娜贝。

    “这样一来就成功了大半,只要让冒险者们将其当做攻击目标,我们就可以亲眼看到那两个人的实力了,同时也可以调查到他们持有的技能。”

    安兹以魔法创造出了冒险者们被斩下的头颅的幻象,不过它的鲜血却是真实的。

    这个幻象魔法的作用能够让目标看到设置好的‘主题’,同时被这个‘主题’入侵的目标便会将其看做无法磨灭的记忆。

    通过冒险者们的头颅来激起他们的战意,如此一来就有了这些不需要用魔力控制的‘斥候’,他们的作用就是攻击敌人,引诱敌人出招。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安兹从迪米乌哥斯那里得到的情报可以说是十分突然和棘手。

    “安……飞飞阁下,假设那两个人真的击败了两位守护者大人,这边是否要把其他人几位大人也叫过来呢?我知晓飞飞阁下的强大,但这次的对手显然十分特殊。”

    “是啊,可以击败夏提雅、科塞特斯的人类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如此强大的人。”

    “我认为对方不止两个人……”

    “娜贝,别多想,对方就只有两人,这是来自于迪米乌哥斯的情报,他可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听完安兹的话,娜贝赶忙低下头道谢。

    “是我太过愚蠢,十分抱歉。”

    “并非让你道歉,只是让你掌握现状好好分析,敌人的数量会影响战斗的计划,因此这方面的数据必须尽早的确认和肯定。”

    “接下来是让王都的那群蛆虫也行动起来?”

    “他们也是王族……总之一旦有了王族的配合,在王都被封锁之后,就很容易锁定敌人了。”

    如此想着的安兹看到几个冒险者在各处大喊‘恶魔要入侵王都了’,使得人民变得惊慌,一些巡逻的骑士也赶忙过去阻止那些冒险者。

    太过急躁了。

    安兹想到这里,继续跟娜贝朝着王城的入口走去。

    被守门士兵拦截下来的安兹指着背后街道各处的混乱。

    “若是想要拯救王都,就去告诉国王,我这里有重要的情报。”

    两名士兵面面相觑,毕竟他们不可能为每个人进行汇报,更何况自己面前还是个打扮奇怪且危险的家伙。

    “如果王都受到了入侵,到时候大部分责任就落在你们的身上,结果就是自己和家人都受到惩罚,要么关入大牢,要么……斩首示众。”

    “你,你等着!!”

    一名士兵赶忙朝着王城里侧跑去。

    “飞飞阁下,这些虫子到时候杀掉好了。”

    “娜贝……别乱来。”

    安兹让身侧女仆冷静,然后盯着前方。

    “让我们一起搞清楚这次的强敌吧。”

    现在的安兹,燃起了战意。

    ————

    “呀吼!”

    空旷的山谷里面回响着顾武的喊声,看着他的行动,被关在结界里面的吸血鬼少女不由得高声说道

    “像个白痴!愚蠢的你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丧家之犬的诅咒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你可别后悔啊!因为你刚刚放走了科塞特斯!!”

    “是啊,那又如何?我让他回去看看安兹是不是在大坟墓,而你……就要跟着我去王都看看,因为有个人质,不管何种情况也都比较容易交涉。”

    而且……空中的顾武摆弄起了手里的羊皮纸卷轴。

    “我算是和科塞特斯阁下交换了联络方式,他如果有关于安兹的信息,一定会联络我。”

    “不可能!科塞特斯才不会跟你这个区区人类进行合作!”

    是么?

    顾武打开了羊皮纸,灌注魔力之后便看到了上面图案发出的光芒。

    “喂?”

    【何事?】

    “科塞特斯阁下,是否有安兹的情报?”

    【……马上要到大坟墓了,到时候我会联络阁下的。】

    “没问题。”

    解除魔力的同时也结束了谈话,完成这一行动的顾武看向吸血鬼少女,她原本可以说是白皙到苍白的脸颊上被染红,甚至蔓延到脖子,覆盖了耳根。

    “科塞特斯……混蛋……!”

    “冷静点,夏提雅小姐,说过多少次了,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所以好好相处吧,等到了王都,没什么问题我就会让你离开的。”

    这么说着的顾武看向前方。

    “而且我们要到了。”

    打算就这么传送进去的顾武感觉到了一股气息和魔法障壁。

    恩……

    这个气息。

    “顾武。”

    阿尔泰尔盯着前方的王都。

    “那边很危险。”

    毫无疑问,曾经来过的王都,已经成了被魔力笼罩的巨大要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