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英雄迟暮

    没过多久两百余人只剩下沐凉生一人,面对百余人的围剿队伍,他只能一个人孤军奋战,其场面相当悲壮。

    沐凉生此时内力虽已被抑制住,难以全部发挥,只能发出五成内力,这极大限制了他的进攻。但是他的涡煌剑可不是省油的灯,加上其精妙的沐家剑法,段亦峰一时很难将其杀死。

    只见沐凉生将全部内力慢慢传输于剑上,涡煌剑陡然间光亮四射,剑柄循着他的手腕不断转动,犹如飙起的齿轮。在剑体飞速旋转之际,几十柄小涡煌剑从剑气中甩出,不断飞向西鹞寒冰派众杀手所立之地。

    由于速度太快,西鹞寒冰派众弟子难以及时阻挡,纷纷中剑倒地,不一会西鹞寒冰派也没剩下几人。段子雄腿部、上身也各中一剑,痛的在地上龇牙咧嘴,难以动弹。

    卓异此时躲在旁边的灌木丛边,在观望双方的对垒。他此时大汗淋漓,不知是紧张的,还是兴奋的。

    由于拼尽全力,加上冰虫吸血散药效不断增大,沐凉生渐渐体力不支。眼下只剩下段亦峰、卓异,还有三个受伤的西鹞寒冰派弟子,其中就包括段子雄。

    虽然平远镖局众弟子和家丁已经全部阵亡,但是看到段亦峰那边的情况,沐凉生知道西鹞寒冰派也没占到多大便宜,段亦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可避免。

    由于跟沐凉生缠斗太久,段亦峰功力也慢慢消退,但是他仍未善罢甘休。只见他将双掌一上一下置于腹前,两掌慢慢移开,然后再向中间靠拢,用尽全力打向沐凉生。

    只见一团烟雾缭绕的白雾升腾而起,刹那间,白雾突显一只纯白色的熊状冰块,吼吼的向沐凉生飞奔而来。沐凉生再次运力,涡煌剑又飞速旋转,一把把小涡煌剑不断射向白色的冰熊。

    瞬间将冰熊包围,阻挡其前进。后面则是段亦峰与沐凉生不断往冰熊和涡煌剑传输内力。两人额头不断往外渗出汗水,深厚的内力将乱死岗打斗地点熏染的烟雾缭绕,雾气蒙蒙。

    忽然间,冰熊发出碎冰的声音,只见几柄娲皇小剑插入冰熊的眼睛,腹部,腿部,并不断往里钻。没有支撑多久,冰熊就轰然倒地,然后碎成冰沙。那些小涡煌剑也随着消失不见,段亦峰与沐凉生也都倒地不起。

    此刻,能够站着的人,只有远处观战的卓异。他缩头缩脑,一时失去了章法,不知该如何是好。

    “异儿,回头吧,不要一错再错了。段亦峰老贼已被我所伤,现在赶快把他杀了,不然卓剑山庄以后有危险啊。”沐凉生催促卓异道。

    “外公,我……”卓异此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见他拿着剑往段亦峰走去。

    “卓异,你别傻了,此事你已经回不了头了。赶快把沐凉生杀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啊。”段亦峰此时兴奋异常,也许他等这一天真的太久了。

    “是啊,卓兄弟,你还想不想当卓剑山庄的庄主了,杀了沐凉生,卓亦凡就失去了最强的靠山,卓剑山庄庄主之位非你莫属了。”段子雄斜躺的地上催促卓异道。

    “我,我……”卓异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你们两个人快过去把沐凉生杀了!”段亦峰命令那两个受伤的弟子道。

    两个受伤的弟子相互看了看,门主的命令不得不执行,虽然他们现在受了伤,但是爬也要爬过去。于是两人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手里拖着的剑触碰地上其他剑不断发出响声。很快他俩就来到沐凉生面前,将剑举过头顶。

    “就你俩也配与我动手!”沐凉生大怒,再次运力,涡煌剑飞出了两只小剑,直直的插入两人的喉咙,二人一句话没说就倒地不动了。

    段子雄此时挣扎着想去杀沐凉生,但是由于受伤过重,他无法动弹。

    斜卧于地,段亦峰双掌运力,将寒冰掌最后内力化为凝冰向沐凉生袭来,只见沐凉生涡煌剑再次出击,将凝冰瞬时劈成碎末,犹如盐巴一样。

    段亦峰不甘示弱,继续用内力与沐凉生对攻。半个时辰过去了,东方已现鱼肚白,此时还没将沐凉生擒住,段亦峰显得有些焦急。如果天大亮了,可能会惊动天香阁或者正气盟的人,到那时就不好收手了。

    “卓异,还愣在那干嘛,还不一起上!”段亦峰向卓异吼道。

    “我,我……”卓异不知如何是好。

    “卓兄弟,难道你不想当卓剑山庄庄主了吗,放走了沐凉生,你的性命也可能堪忧。”段子雄与父亲并肩作战,并不断提醒卓异道。

    卓异此时眼睛中流露中极大的恐惧,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外公,对不住了,我不得不……”卓异慢慢走向沐凉生道。

    “异儿,你别傻了,他们是不会帮你的,他们要的只是控制你,控制卓剑山庄。”沐凉生苦口婆心道。

    乘沐凉生与卓异说话之际,段亦峰再次将剩余不多的内力打出,一时间冰块纷纷向沐凉生飞去,瞬间沐凉生身子就被一层冰凌覆盖的,动弹不得。

    “卓异,快杀了他,沐凉生被我冻住了,快动手!”段亦峰兴奋地大喊道。

    “快点段兄弟,杀了他,卓剑山庄庄主就是你的了。”段子雄也急不可耐道。

    卓异此时已不再犹豫,只见他举行长剑向沐凉生刺去。随着一声低吼,沐凉生手中的涡煌剑破冰而出,向空中飞去,倏地一下插入段子雄的腹部。

    段子雄痛的大叫一声,仰躺在地,不再发出声响。

    “雄儿,你怎么了,不要吓爹啊。卓异,快去看看雄儿怎么了?”段亦峰哑然失声道。

    卓异迅速跑过去,将两指放在段子雄鼻孔处。

    “段门主请放心,少门主他还有气息,可能是疼晕过去了。”

    听卓异这么一说,段亦峰脸色稍稍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卓异,快将我们准备的特制石质水泼到平远镖局死人的身上,不,所有死人身上,包括沐凉生,还有我西鹞派的人,然后点燃。”段亦峰吩咐道,然后他向段子雄身边爬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