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教他解穴

    卓亦凡依旧痴痴的看着,他忘记了将要做什么事,忘记了刚被从家撵出来的那种无奈,忘记了被冤枉杀死师父的无辜,忘记了父母惨死的愤恨。

    也许他是对从家里被赶出来太过无可奈何,也许他是对庄主之位被夺而无法改变,也许他是对被当成欺师灭祖之人无法洗刷冤屈,也许他是对父母外公叔婶惨死无法报仇。所以,眼下最能勾起人本能的画面,让他暂时忘却了忧伤,忘却了无奈,忘却了愤恨。

    他依旧在静静的看着,仿佛忘记了置身于何处,是生还是死。

    而那女子也任由他看着自己性感美丽的身体,而那被衣物遮掩处,更能透露出无限的遐想之美,反而比赤裸裸的完全呈现眼前,更有吸引力。

    时间不停的流逝着,房间内温暖无比的热浪不断翻涌着,亮红无比的炉火燃烧着,灼烧着屋里躁动不安的心。

    过了好大一会,卓亦凡才回过神来。他发现眼前的姑娘正浓情蜜意的望着自己,脸上呈现的是欢欣愉悦之色。

    可能还真是“食色性也”的缘故,自己在观瞻女人的美色时,女人也在享受般的望着自己,看得出她也是在用眼睛贪婪的食色。

    “看够了吧,能给我穿衣服了吗?”女子轻轻问道,眼睛不曾离开他的眼睛。

    “不好意思姑娘,你的身体太具诱惑了,我失态了。”卓亦凡羞愧道。

    “没关系,我也在享受着你的英俊潇洒,扯平了。”女子淡然道。

    卓亦凡于是转向女子的床,从上面拿了件衣服,然后给她穿上。

    穿衣时,彼此距离太近,卓亦凡闻到她那轻轻呼出的淡淡香味,加上她身上的那股清香,让人神清气爽,不忍离开。

    接着他又给她将纱裙提起,徐徐将性感曼妙的玉腿遮盖住,之后便为其系上腰带,触碰到腹间的无限柔软,让他有点失神。

    片刻之后,姑娘终于衣衫完整的出现在他面前。

    漂亮的女人,无论穿衣服与否,穿何种衣服,那魅力总是无法被遮掩的。不同的是,没有穿衣服,激起的更多的是人的原始冲动;穿上衣服之后,在原始冲动的同时,又会夹杂无限自我遐想。

    “你这穴道解不开怎么办?”卓亦凡问道。

    “想不到那死胖子的穴道,竟然点的还如此厉害!不过,你是没有学过解穴吗?”

    “没有。”

    “难怪了,如果学过的话,以那死胖子的三脚猫功夫,应该能够解开的。不过,你现在可以尝试一下,学习如何解穴。”

    “拿你当练手的,这不太好吧!”卓亦凡面露为难之色。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照我说的做就行。”

    于是卓亦凡站在女子的身后,静听其号令。

    “气运掌心,力达指尖,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尝试点击秉风、曲垣穴位,看能否解开。”女子道。

    卓亦凡按照她的指引,尝试了几次,但无法解开。

    “算了,你把我抱到床上吧,明天应该就能自动解开了,那死胖子的功夫不深。”

    卓亦凡将她抱起,然后放在床沿,接着为她脱去鞋子,将其身体放正之后,便盖好被子。

    “那我回去了。”卓亦凡轻轻说道。

    “你觉得这样行吗?万一那些人闯进我的房间怎么办?”女子讶异道。

    “那该如何是好,我总不能在你房间过夜吧?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一个姑娘家会被人家笑话的,影响你的清誉。”

    “那又如何?如果被其他臭男人闯进来,影响的就不止我的清誉了吧。再说了,我不信你还有那个胆子,对我动手动脚不成?”

    “动手动脚倒不会,只是总会引起别人的闲话,我一个大男人倒没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之所以还会顾及流言蜚语,那是他还没有被逼到一定程度,如果无休无止的困顿之事袭来,能不能活下来都成问题,谁还会在乎别人的嘴巴。”

    卓亦凡听后不由一怔,是啊,这说的不是自己吗?自从父母惨死之后,又被人污蔑杀害师父,再加上被夺去庄主之位而被赶出来,自己的心确实硬了许多。以往很多觉得同情之事,现在却看淡了看开了,不再关心顾及。

    以往会时刻盯着别人的嘴巴,生怕被别人瞧不起,被乱嚼舌根子,可是现在却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想法,认为我行我素就是当下最好的状态。

    而方才也只是顾及姑娘的脸面,才会有所迟疑,容易脸红害羞则是与生俱来,不过随着心硬的开始,它们也会慢慢钝化消失。

    此时的愁绪又爬上卓亦凡的眉梢,脸上也是愤恨无奈的神情。

    “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我说错话了?”女子道。

    卓亦凡摇了摇头,黯然神伤道:“不是,只是你的一席话,让我想到了愤恨之事。”

    “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吗?”女子一脸同情的问道,然后眼睛眨一下床沿,示意卓亦凡坐下说。

    看到她感同身受的神情,卓亦凡轻轻在她床沿坐了下来,然后又摇了摇头。

    “看样你还是对我有所顾忌,有所疏远,也许是你我刚认识,还没有达到敞开心扉的程度。见你刚才舍身相救,对我又是以礼相待,我猜你不是个坏人。既然你我这么有缘分相识,我觉得如果能够做个无话不谈的朋友,倒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这样吧,我先说下我自己的愤恨之事,希望彼此能敞开心扉。”女子看着卓亦凡认真道。

    接着女子便将自己的愤恨之事说了出来。

    原来,女子本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自幼习武,性格开朗活泼。她父亲是个员外,家有良田五千余亩,经营着十几家当铺生意,有二十家酒楼,三十家丝绸店子,还有五家规模很大的玉器瓷器店。

    家里这些店面,光有家丁学徒就有八百余人,每年都收入颇丰,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

    像其他大户人家一样,她爹娶了八房妻妾,儿女有二十多个。而她是正妻所生,不仅聪明伶俐,身手也好,自然受到父亲的疼爱甚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