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变成血魔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说说你像什么?你是什么?”

    岳汉山听后,望着自己身上深红色的汁液,还有一身的腐肉味,离正常的人似乎真的越来越远了。

    “哈哈哈……”

    岳汉山突然大笑起来,一脸的不屑。

    他缓缓道:“卓亦凡啊卓亦凡,你不要以为自己在菩提寺待过一段时间,就能够像大和尚一样洗涤他人污浊的灵魂,你的布道是没有用的!”

    “难道你刚才都在跟我演戏?”

    “当然了,难道我还能真的相信你胡吹乱诌,人家都说,人生只要稍稍入戏即可,你却真将自己,真的看成他人灵魂的摆渡人了。醒醒吧,性命都不保了,还在高举大旗!”

    一番话下来,卓亦凡哑然失语,他还真认为自己刚才感化了他呢,谁知道,人家只是跟自己演戏而已。

    而岳汉山已经懒得跟他再费口舌,他继续命令着眼前那人去抚摸血尸。

    那人带着恐惧的神色,颤颤巍巍的伸手去摸,手还未触及到,血影眼里立刻发出一道凌厉的凶狠之色,接着抱起他的脑袋就撕咬了起来。

    那人还没来得及嚎叫,脑袋就被咬了下来,接着则咯吱咯吱的被血尸啃噬了起来。

    而旁边那几人则吓得直接倒地,身体抽搐一会之后,便没有了动静。

    血尸吃完那人,接着则撕咬其另外几人,吃的可谓津津有味。骨头咯嘣咯嘣的声音特别响亮,吸血的声音就像人喝肉汤一样,很是满足的感觉。

    眼前血腥的画面一直持续着,卓亦凡不忍去看,而岳汉山则带着欣赏的眼光去品味。

    在阴宅,岳汉山可谓实现了自己的目的,于是心满意足的走了出去,而他身边的血影在吃饱喝足后,早已无影无踪,犹如幽冥一般。

    卓亦凡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劫,只是自己究竟会怎样死去,他心里面并没有底,反正以岳汉山的凶残来说,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

    当天夜里,卓亦凡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破门想起了吱嘎的声音。

    他警觉得起身,但是并束缚着,根本没有太大的空间挣扎。

    忽然间,两个火红的球状物飘了进来。

    那两个红球像眼睛,发出血红血红的光,在漆黑的阴宅里,照出一丝光亮。

    卓亦凡仔细瞅着,心脏剧烈跳动起来,随着距离的拉近,那红球照出的光亮更加显眼,让他能够辨认出眼前的东西,尽管还是模模糊糊的。

    哦,天哪!

    卓亦凡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那两个火球就是人的眼睛,而那人的脸就像血尸的脸一样干瘪粗糙。

    难道又是血尸?

    卓亦凡暗忖着,只是他之前不久见到的血尸,与眼前的怪物根本不一样,最起码眼前的怪物的脸还是有点肉的。

    那两只猩红的眼睛不断逼近,卓亦凡发现那张脸好像见过。

    南宫擎天!

    他发觉这个怪物就是南宫擎天,擎天魔教的教主。

    听洪泽天说南宫擎天被岳汉山不知弄到哪里去了,怎么半夜跑到这里来了?令人感到蹊跷的是,他此时跟血尸无异。

    南宫擎天变成了血尸?

    这是卓亦凡此时的想法,不管是不是,他知道现在自己的处境很危险。

    很快南宫擎天就来到他的面前,卓亦凡更加确认眼前的怪物就是南宫擎天。

    看着他变得跟血尸几乎一样,卓亦凡心跳的更加厉害,他以前就是个吓人的老头,现在变成血尸,更加吓人了。

    只是变成血尸的南宫擎天,并没有像那只血尸一样,见到人就猛扑上去撕咬,他围着卓亦凡转了转,好像认识他似的。

    就在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人,举着一只火把,跳动的火苗映照在他的脸上,原来是岳汉山。

    “岳汉山,大半夜的不睡觉,装神弄鬼!”卓亦凡道。

    “唉,最近顺风顺水,弄得我感觉像做梦,这不,睡不着觉,过来再看看你。”岳汉山笑道。

    随之,他朝南宫擎天招了招手,“血魔,过来!”

    而南宫擎天还真俯首帖耳的跑了过去,像那只血影一样。

    岳汉山抚了抚南宫擎天的脑袋,对着卓亦凡道:“还认识他吗?”

    “南宫擎天。”

    “以前是,现在可不是了,他现在叫血魔,跟血影一样。”

    “你把他变成了血尸?”卓亦凡惊诧道。

    “确实如此,他现在是我的第二只血尸,但是要比前面那只血尸厉害多了,毕竟他的武功本来就很高。”

    “那他现在是人是鬼?”

    “他就是血尸,当然非人非鬼了。”岳汉山笑道。

    “他现在已经没有人的意识了?”

    “没有了,就是只怪物,不过对于他认识的人,好像还有点意识,就像刚才他绕着你嗅来嗅去一样。”

    “我就不明白了,南宫擎天武功那么高,你怎么可能把他变成血尸?”卓亦凡诧异道。

    “这个嘛,告诉你也无妨,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把他变成血尸。”

    于是岳汉山就把他怎么把南宫擎天变成血尸,以及为何要将他变成血尸,告诉了卓亦凡。

    原来,豢养血尸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别看血尸听他的话,能够帮助他很多,但是他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就拿南宫擎天来说,他养的那只血尸确实是他厉害的武器,但是若要让血尸听话,不仅要喂它好吃的人肉,还要与它进行情感交流,让它感觉到你是它的同类,相互之间进行通灵。

    而在与血尸进行情感互动交流时,有一个致命弊端,那便是豢养之人,此时会失去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对外在的危险变得迟钝,没有丝毫防备。

    岳汉山正是知道了这个秘密,才瞅准机会对南宫擎天下手,按照西域培植血尸的方法,将南宫擎天变成了血尸,成为了他的武器,对岳汉山可谓言听计从。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当然还是想出人头地,当上擎天教的教主,这个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于是他不顾可能遭遇的风险,铤而走险,将南宫擎天弄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