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2章 假戏真做

    “说的多么冠冕堂皇,我不相信你就没有一点私心?”何清风继续道。

    “私心?我的私心就是杀死那些作恶多端之人,有多少杀多少,不怜悯不手软,就像你们巴山派这个恶魔一样。”

    卓亦凡抖了抖饮血剑,随之朝底下那些血龙看了看,只见下面全是尸体,剩下几个零零碎碎站着的人,还在被九条血龙追逐吸血。

    何清风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被血龙杀死,眼下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了,只剩下卓异带着他的血尸在四处奔逃。卓亦凡对九条血龙抖了抖饮血剑,瞬间它们就停止了追逐,倏地一下钻入饮血剑。

    脸色苍白的卓异,显然吓破了胆,抱着他的血尸,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蛊主,卓亦凡怎么不杀卓异?”一个弟子道。

    “看来他还是存有妇人之仁。”西雨儿笑道。

    何清风见状,巴山派已经全军覆没,几乎就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遂泪水开始不停低落。

    卓亦凡冷冷的看着他,看着他的悲戚。

    “你也有心吗?还为你的弟子伤心,今天真是开眼了。”卓亦凡讥讽道。

    何清风抹了抹眼泪,“你一定以为我又在耍阴谋诡计,你错了,我是真的在为弟子们伤心难过,他们有的还不到二十岁。”

    “可笑,你可怜他们,还让他们过来送死?你还真以为我卓亦凡心智永远那么低,就像认为我永远残忍不起来一样?”

    何清风叹口气,“我知道你这次真的脱胎换骨了,我为你高兴。只是我确实在可怜他们,因为我不得不逼着他们来送死!”

    “不得不?每个大魔头都说自己不得不做那些残忍之事,你也不例外。”

    “哈哈,卓亦凡,我是魔头不假,但我并不是大魔头,我也是受人驱使,不得不做一些事,就像当年阳揾邬受人驱使一样。”何清风无奈道。

    “哼,又在演戏!还有人能够驱使你,何大掌门,你的谎话编造圆满一些,不要跑风漏气啊。”卓亦凡不屑道。

    闻言,何清风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两眼认真凝视着卓亦凡,好像在重新认识他一样。

    “卓亦凡,你怎么变这样了?你明明已经猜到了,我所说的大魔头是谁,可是你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你就不要再演下去了。”

    “何清风,你说明白了,我怎么知道了,我怎么演戏了?”

    何清风摇摇头,相当的无语,“你如果不知道更大的阴谋,你怎么可能在西雨儿面前装傻充楞,装作中了她的男女之蛊?不过,你为了让她相信你已经被她蛊惑了,竟然还跟她双宿双飞,真令我刮目相看。”

    “你……”卓亦凡显得有点不自然,“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也太小看我巴山派了,我们打探消息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发现了西雨儿有什么阴谋,才决计委身于她的吧?”

    卓亦凡无奈的点点头,“我是发现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比你们巴山派和蜀山派还要厉害。”

    “那你为何不继续装下去,暴露的有点早了吧?”何清风苦笑道。

    “我也想继续装下去,只是每晚都要和她做那种事情,我觉得自己太自甘堕落了。”

    “那么漂亮的女人,你也觉得自甘堕落,真是鬼扯。”何清风不信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是第一次耍这种套路,心里面还是不适应,决计不想再演下去,此刻已经足够了……”

    卓亦凡欲言又止,随之将目光投向西雨儿,只见她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相当的愤怒,而她苗疆蛊的手下更是相当愤恨。

    西雨儿一直认为自己的男女之蛊,已经将卓亦凡完全掌控,没有想到他竟然玩弄自己,怪不得每晚他都显得特别卖力,原来是故意在演戏,故意迷惑自己。

    倒是郁清秋和林清怡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怎么听也听不懂。

    卓亦凡收拢起自己的诧异,平静道:“何大掌门果然非同凡响,没有想到,你对所有的事情都能洞察。”

    何清风悲怆道:“你不必恭维我,我也是个悲情之人,如同阳揾邬一样。如你刚才所说,早猜到西雨儿这个人不简单,运用阴谋诡计,不断给你下蛊,然后牢牢抓住你,消灭掉我。为了弄清楚她背后的阴谋诡计,你于是将计就计,装作中了她的男女之蛊,为此还跟她上了床。其实,你跟我一样,也是个悲情之人,不是吗?”

    这段话,何清风是故意大声说给西雨儿和她的弟子们听的,当然还有郁清秋和林清怡。

    他的话音刚落,西雨儿就怒气冲冲道:“卓亦凡,你真卑鄙!骗了我的身体!”

    卓亦凡笑看着西雨儿,道:“卑鄙?你不更卑鄙吗?我只是假装中了你的蛊。不假装的话,你还是要与我做那种事,我只是配合你而已。”

    “你……”

    西雨儿无言以对,唯有脸色发黑。

    “该死!那我不白白的将自己送给卓亦凡糟蹋了,啊……”西雨儿冲天空怒号起来。

    卓亦凡则一脸邪气的看着西雨儿,道:“没有白白被我糟蹋,你那些天不是非常舒服吗?无法抑制的舒服。”

    “你……”西雨儿气得脸色煞白,尽管卓亦凡说的都是真的,她确实很享受跟他做那种事。

    就在两人说着那些令人无限遐想的事时,何清风却哈哈大笑起来。

    见状,在场的人都非常诧异,只有西雨儿情绪非常激动,手不停的发抖,显然被触动了。

    就在这时,忽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多士兵,为首之人,卓亦凡认识,乃是亳城的县太爷刘一手,还有他的儿子刘染墨。

    “西雨儿姑娘,所有士兵都已经就位,杀死卓亦凡与何清风,只听你差遣。”刘一手身穿将军服道。

    “该死的,谁让你上来的,我还没有把戏演完呢。”西雨儿气冲冲道。

    “我在远处隐蔽之时,发现你的阴谋已经被卓亦凡与何清风识破,难以再骗下去了,所以才急着出来协助你。”刘一手作揖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