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流言

    第一次出府,更是第一次接触古代的人群,明菲忍不住撩起车帘往外瞧。

    此时天已大亮,商铺开始营业,路两旁的地摊也都出摊,街上行人很多,一副热闹的景象。

    明菲深吸一口气,心情极好。

    以后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了,她怎么有些跃跃欲试的心情呢?

    尼玛!好想带宝宝下车逛逛怎么办?

    明菲放下车帘,低头,一脸怨念的看着怀中的女儿:“好想出去逛逛。”

    “啊啊……”小婴儿呵呵直笑,眼睛轻眨。

    明菲噗笑:“等你百天之后,娘亲带你逛个够。现在嘛!也只能在马车中瞧着,不能下车。”

    女儿还小,不能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再加上现在春季温度不稳,女儿不适宜在室外多待。

    “啊……”小婴儿顿时露出苦瓜脸。

    小雅惊呼:“王妃,大郡主好聪明,她好像听得懂您的话。”

    明菲心里默默吐槽,当然听得懂,女儿都八岁了,而且在前世已经学完了初中课程,可谓是聪明的很。

    但这些她不可能说出来。

    她笑着解释道:“孩子与母亲是最亲的,她看到母亲的笑脸,自然也会微笑。”

    “嗯嗯。”小致点头:“咱们大郡主是最聪明的小孩。”

    说话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

    明菲主仆下车。

    在作坊后堂,明菲又给女儿喂了次奶,才去了加工部。

    负责收据票务水印工艺的工匠有五人,这五人可谓是明家钱庄的宝贝。

    明家钱庄所有的银票、收据、票根等纸质票务上面的水印防伪,都是经过这五人之手制作而成,具有很高的防伪标识。

    明菲并未动用她东家大小姐的身份,而是让程前给她找了套工人的粗衣换上。

    她跟在程前的身后,化作程前的下属。

    程前按照明菲的要求,在厢房分别召见了这五位工匠,并与五位工匠进行了交谈。

    程前的问话很犀利,直接询问各地出现的多张水印一模一样的存银收据是否是其所泄露?及一些其他很刁钻的问题。

    被问到话的工匠冷汗直流,都纷纷强调自己没有泄露,更没有出卖明家,更何况他们的卖身契还在明家手里攥着,他们又怎么会做这种背主的事。

    五人被问了一遍后,程前对明菲说:“大小姐,属下觉得这五人都未说谎。”

    明菲把手中她记录的笔记给程前看,道:“第三人。”

    “老冯怎么了?”程前接过笔记,低头查看,上面写着第三人反复强调自己未泄露水印制作术,而且反对程前对自己的怀疑是最热烈的,又是五人中表忠心最情真意切的那个。

    看过后,程前抬头道:“大小姐,这是好事啊!”

    明菲笑着摇头,“此地无银三百两。”

    程前与工匠谈话时,她一直盯着工匠的细微表情及肢体动作来分析他所言是否属实。

    通过认真对比,她得出了结论。

    她肯定道:“即刻派人调查老冯的经济状况,亲属关系网,老冯会是突破口。”

    “是。”程前应声。

    明菲站起身,交代道:“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派人禀报我。”

    “是。”

    程前抱拳离开,派人去办明菲吩咐的事。

    明菲又在作坊里转悠了一圈,体验了一番古代制作银票、收据的神秘过程,才返回后堂寻找女儿。

    明菲在程前及作坊管事的目送下,上了马车,离开了作坊。

    本来程前要驾马车送明菲回王府,但明菲却婉拒了,程前是执法堂管事,本身很忙,不能把时间浪费在驾车这等小事上面。她是经济学者,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故而她挑了个车夫,护送她们驾车离开。

    只是,马车走到半道上,明菲就哭笑不得了。

    因为……

    马车外的大街上,到处有人议论纷纷,议论的对象正是她。

    “喂,听说了吗?今早清王妃拖着大包小包的行礼,抱着清王府大郡主离家出走了。”

    “什么啊!明明是清王妃嫌弃自己生的女儿,打算把大郡主扔了呢!”

    “清王妃想儿子想疯了吗?”

    “谁不知道清王妃痴爱着清王,所谓母凭子贵,不是母凭女贵,为了能留住清王的心,她想生儿子的心也不为过。”有人一顿道:“只是某不赞同王妃扔女的做法。”

    “切,花痴王妃能生个女儿就不错了,在下曾听说清王只在新婚夜留宿过她房中一次,还指望生儿子,找谁生去?做梦去吧!”

    “不对,你们都说错了。”有人反驳道:“我三姑家的大嫂的哥哥的小舅子在清王府做活,他上街买菜时亲口说的,清王妃不是扔大郡主,而是要卖掉。”

    “什么?”有人愤怒道:“这比扔掉还让人发指。堂堂王府还养不起一个婴孩吗?”

    “走,咱们去清王府看笑话去。”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长点心吧!”有人提醒:“清王可是三皇子,你想看他后院的热闹,不想活了吗?”

    被训斥的那人缩了缩头,左右转头看了看,随即闪到人群中消失不见。

    马车中的明菲嘴角直抽抽。

    她不过是看王府女人生活无聊,给她们打一针兴*奋剂,刺*激一下她们无聊的生活而已,怎么就传到街上了?而且是人尽皆知?

    “王妃,这下怎么办?”小致苦着脸,气愤道:“这些刁民怎么能乱说呢!瞧瞧他们说的叫什么话。”

    “你安静会吧!”小雅小声提醒:“你没看王妃正在蹙眉嘛!”

    小致吐了吐舌头,不再做声,生怕打扰到明菲。

    明菲眼皮直跳,真的理解了那句“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的真谛。

    在前世,这样的话只是玩笑,没人当真。

    却没想到,一句玩笑,在这里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动荡。

    真是……

    看来她要彻底的入乡随俗,以后不能再随意玩笑,免得祸从口出,酿成大祸。

    她吩咐车夫:“走王府后门,直接进府。”

    西苑的小门外十几米处便是王府后门,平日里后门紧锁,只有一对小厮在此看门。

    马车在王府后门的街道上停下。

    这条街道上都是其他高宅大户家的后门,所以平日没有人影走动。

    小雅持金牌打开了后门,明菲抱着女儿入内,没有看地上跪着的小厮一眼。

    后门重新关闭,俩小厮面面相觑,心里惊讶连连。

    王妃以前不都是胡搅蛮缠、混乱撒泼吗?什么时候有这等气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