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黄忠对文聘(求推荐,求收藏!)

    就在他们快要接近浮桥的时候,黄忠的大营里忽然一声鼓响,紧接着数十面大鼓齐鸣,鼓声惊天动地,震得人耳膜生疼。眨眼间,刺耳的厉啸响起,数百枝箭从大营里跃出,直扑正在接近浮桥的敌人。

    听到鼓声的一瞬间,准备发起攻击的南阳郡兵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举起了手中的盾牌,但他们还是慢了一拍,箭雨又密又急,几个手脚稍微慢了一点的郡兵中箭倒地,发出惨呼,一下子打破了平静,引发了不小的慌乱,原本互相掩护的阵型也出现了一些破绽。

    “杀——”一个人影从大车后跃出,举刀狂呼,迈步飞奔。

    “杀——”百余人齐声响应,纷纷冲出战阵,踩着浮桥,如猛虎下山,冲向就地结阵防守的南阳郡兵。

    做试探攻击的南阳郡兵刚被箭雨突袭,伤了数人,正是紧张得腿软的时候,突然看到对手冲来,一时乱了阵脚,有的起身迎战,有的想结阵固守,还有的转身就想跑,负责指挥的曲军侯一边大喝制止,一边睁大了眼睛查看情况,但他的反应太慢了,没等他做出决定,双方已经接触。

    高下立现。

    率先冲入南阳郡兵战阵的黄忠部士卒并不恋战,他们挥刀砍倒几个拦在面前的对手,就迈开大步,冲向了他们身后的弓弩手。因为同伴已经冲到了前面,弓弩手并没有射击,只是持弓搭箭,随时准备射击,突然看到有人接近,他们纷纷举起弓,却没有射击。

    夜色之中,他们分不清接近的人影是敌是友,直到双方距离缩短到二十步,强弩都尉才意识到形势不妙,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嗖嗖嗖!”箭矢离弦,瞬息即到。

    冲阵的士卒早有准备,加固的盾牌护在身前,几个人互相掩护,低头狂奔。箭矢射在盾上,咚咚有声。一阵密集的箭雨过后,盾上的声音刚停,密集的阵形忽然散开,冲向正在上箭,准备第二波攻击的弓弩手。

    临阵不过三发,遭到反突击的郡兵弓弩手只射了一发,就被迫面对挥刀杀来的敌人。弓弩手的任务是远程攻击,一旦被对方近了身,几乎无还手之力,眨眼部就被砍断数十人。这些步卒散开,冲入人群,一阵乱砍乱杀,有几个人迅速突进,抢到强弩都尉面前。

    观阵的文聘暗叫不好,立刻下令步卒上前增援弓弩手。对方的目标根本不是试探性攻击的刀盾手,而是这些弓弩手。他统兵千人,弓弩手只有三百人,如果受损严重,接下来的战斗将丧失远程攻击能力。

    鼓声一起,准备接应的南阳郡兵立刻上前。正在追杀弓弩手的士卒们一看,发一声喊,掉头就跑。

    “撤!撤!”

    南阳郡兵紧追不舍,但他们受到了被杀得东倒西歪的弓弩手阻碍,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对手退回河边,沿着浮桥退回车阵之后,顺手掀翻了浮桥,有几个甚至连搭浮桥的木板都拖走了。南阳郡兵们气得大叫,纷纷追赶,想夺回浮桥。

    就在这时,对面的车阵里再次响起箭矢的厉啸,一阵更密集的箭雨急驰而至,追到河边的南阳郡兵阵型不够严整,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数十人中箭倒地。

    “结阵!结阵!”文聘心急如焚,连声大吼,传令兵将命令传出去了,鼓声也响起来了,但南阳郡兵却混乱依旧。他们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攻击打懵了,连身边曲军侯的喊叫都听不到,更别说远在百步之外的战鼓声。等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有一半的人倒在了箭雨之下,剩下的人再也坚持不住,不管曲军侯的阻止,掉头就跑。

    “咚咚!咚咚!”大营里鼓声再起,密集的箭雨停止,大营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河对岸受伤的南阳郡兵发出一声声惨叫。

    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黄忠打了一个成功的反击,杀伤两百多名南阳郡兵,更是将文聘麾下的弓弩手毁掉大半,自己付出的代价却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文聘惊骇不已,冷汗涔涔。他虽然年轻,却经历过不少战事。见过黄巾军,也见过朝廷平叛的北军,甚至还两度目睹过孙坚的部队。毫无疑问,孙坚的部队战斗力最强的,不仅远远超过黄巾军,也比朱儁率领的北军强,可是他却有一种感觉,对面漆黑大营里的对手绝不亚于孙坚的部队。

    难道我面对的不是孙策的右翼,而是孙策的中军?

    文聘不敢耽误,立刻派传令兵向娄圭汇报。对手强劲,我的弓弩手伤亡过半,短时间内很难组织起有效的攻击,更不可能攻破对方的大营。

    娄圭接到消息,虽然有些意外,却并不担心。他派文聘出击本来就是试探,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损失两三百人又算得了什么,试出孙策主力的位置,这个代价太值了。他立刻下令左部的文聘保持攻击,牵制住对方,右部宗承结阵防守,护住中军右翼,然后下令中军千人向孙策的中军发起攻击。

    出战之前,娄圭已经打听得很清楚,孙策号称有四千人,但战斗力最强的却只有孙坚留给他的一千多人。这些人既然在文聘对面,那孙策的中军就不足为惧,他不仅拥有足够的兵力优势,而且集中了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几家部曲,应该能够强行突破孙策的防线。

    他唯一的敌人是时间。一旦天亮,袁术知道孙策受到攻击,肯定会赶来支援。他必须抢在天亮之前结束战斗,否则就只能放弃。

    “何君,你该给庄园里的部曲发消息了,命令他们出击,与我夹击孙策。”

    何咸拱手,躬身一拜。“谨遵娄君令。”说完,他拨转马头,在几个部曲的护卫下,离开娄圭的战阵,奔向庄园的东南角。部曲举起火把,用力晃动,时间不长,庄园的望楼顶上也亮起了火把,做出了反应。

    紧接着,庄园大门轰然洞开,吊桥放下,数百人冲过吊桥,杀向抛石机阵地,又有数百人折向北,沿着护庄河杀向孙策的中军。

    “杀孙策,赏千金——”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