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以静制动

    孙策的大营背山面水,黄忠在右翼,郭暾突前,辎重营和中军在一起。因为只是十天的短暂停留,所以没有伐木立栅,改用辎重营的大车代替,左侧就是何家庄园的庄河。唯一的麻烦是黄承彦造好的抛石机,因为太过沉重,移动不便,已经架在了何家庄园的正门,晚上也没收回来,而是派人看守。那些人对付何家偷袭的部曲没问题,对付曹操的大军就有些困难了。

    孙策紧急请来了黄承彦。黄承彦倒是很淡定。抛石机那么重,曹操就算看到了也拖不走,充其量掀翻或者放火烧掉吧。让他们烧吧,工匠们现在已经熟练了,工具、材料都是现成的,一两天的时间就能建好,不会耽误十天之限。

    孙策觉得也对,抛石机那么重,曹操也拖不走。不过他还是不肯就这么放弃,命令前营的郭暾安排两曲四百人护住抛石机。好在当初的计划就是集中攻击何家庄园的正门,这八架抛石机的位置比较集中,有四百人立阵足以守护。

    如此一来,前营就只剩下了两曲四百多人,有点单薄,孙策让北斗枫率领一百义从增援郭暾,自己则和周瑜一起登上了中军的将台。典韦、林风在台下等候,两百义从分列左右,随时准备出击。

    大营很安静,除了刁斗声,什么杂音也没有。几天的整训效果显著,准备接敌的几个营都是精选的战士,虽然半夜被叫起来准备战斗,却没有人惊慌,在各级军官的率领下迅速进入阵地。辎重营也很安静,虽然那些人很紧张,但他们不直接面对敌人,心理压力要小得多,但黄承彦安排的人强力压制下,除了操作抛石机的人进入阵地之外,工匠和杂役都留在自己的帐篷里,不得随便走动。

    其实他们也不必紧张,孙策多次交待过他们,你们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作战的事与你们无关。如果敌人冲到你们面前了,你们就投降,我不怪你们。

    孙策对部下的整体表现很满意,周瑜也很满意,两人并肩站在将台上,一左一右各有一支火把在熊熊燃烧,照亮了他们的脸庞。孙策看看周瑜,笑道:“和襄阳城下比,有什么不一样?”

    周瑜想了想。“襄阳城下,我虽然指挥五六千人,却没有现在只指挥两千多人作战更有把握。不仅仅是因为当时面对的是襄阳城,更因为将士们的士气。孙国仪也好,张虎、黄祖也罢,严格来说,他们都不是合格的将领,做一个统领两千人的校尉对他们来说太难了。”

    “你是拿黄忠做标准吧?”孙策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标准也太高了。就算历史不是演义,没有什么五虎上将,但黄忠后来可是蜀汉的后将军,能和他比的人本来就不是很多。而且现在的黄忠正当壮年,心态也完全不一样。别说指挥千把人,就算是指挥一万人也没什么大问题。

    “指挥精锐作战的感觉,真好。”周瑜轻拍栏杆,眼中闪烁中说不出的喜悦。

    “你不要急,慢慢享受。”孙策眯起眼睛,看向远处。远处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斥候说,敌人已经到了营前,但他却看不到他们的存在。这让他有些意外,虽说是平地,但月色不佳,难道曹操要黑灯瞎火的发起攻击。他拍打着栏杆,嘀咕道:“曹操搞什么鬼?”

    周瑜伸手按在孙策手上。“稍安勿躁,我们是主,他们是客,我们以静制动即可。”

    ——

    与孙策、周瑜相隔五百步,娄圭端坐在马背上,紧紧的勒住缰绳,身边是沉重的喘息声,连胯下的战马都在不安的打着喷鼻。急行军三十多里,他终于看到了对手。远处那如豆的火光下晃晃的身影应该就是孙策。隔得太远,他根本分辨不清,但他心里却充满了临战前的激动。

    如果能一战击杀孙策,他不仅立下了大功,而且为蒯越等人报了仇,名利双收。唯一的麻烦是他将面对孙坚的怒火,但是他相信,就算孙坚善战,他只要躲进宛城就是安全的。如果能将孙坚从豫州诱回南阳,他的功劳只会更大。

    曹操做不到的事,我做到了。如果我家父祖也是二千石的大官,我一定比曹操更出色。娄圭在心里嘀咕了两声,摆摆手,下达命令。

    “让文聘出击。”

    “喏。”一个传令兵飞快的跑向左翼。过了一会儿,左翼亮起了一个火把,接着又是一个,火把迅速增多,照亮了火把下士卒的身影,也照亮了中间马背上军司马文聘的身影。文聘举起手,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战鼓声响起,士卒在战鼓声的指挥下,迅速向前移动。

    ——

    孙策拍了一下栏杆,又拍了一下。“这老贼果然狡猾,虚虚实实,玩心理战啊。”

    周瑜没理他,静静地看着正在加速接近的敌军。冲在最前面的是一群弓弩兵,乌泱泱的一片,大概有三四百人。他们黄忠的大营前六七十步,留下来结阵,开始集射。一蓬蓬箭雨带着啸声跃出,射向黄忠的大营,即使隔着两百多步远,他们也能隐约听到,靠得最近的黄忠等人更是不用说。

    但是,黄忠的大营里一片安静,连个火把都没有。数百枝箭枝射入大营,就像石沉大海,连个响都没听到。如果不是孙策对黄忠也足够的信心,几乎要怀疑他弃营逃走了。

    弓弩手一口气射出几千枝箭,依然没有受到还击,都有些懵了。强弩都尉停了下来,回头向文聘请示。文聘也觉得有些诧异,但他还是派出两百步卒扛着架浮桥用的木板向前。步卒们走得非常小心,扛着木板的人在中间,拿着刀盾的人护在两侧,火把举得高高的,每个人都盯大了眼睛,盯着对面黑漆漆的大营。

    大营里依然平静,只有当作营栅的大车沉默的影子。

    步卒们赶到河边,将木板推入河中,架起浮桥。已是初冬,水很冷,架设浮桥的士卒又冷又怕,刚刚把桥架好就匆匆爬上了岸,在河边等候的刀盾手一看浮桥完成,立刻加快脚步,向浮桥冲去。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