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诱人功业

    看到骆俊来迎,孙策多少有些意外。这位准乡党可不是什么溜须拍马之辈,相反,他很看重名节,而且才兼文武,自视甚高,一般人还真不能入他的眼。他儿子骆统有其遗风,也是一个敢于犯颜直谏的能臣,在东吴很有名。

    “骆相,来得很早啊。”孙策下了船,大步走到骆俊面前,一边拱手施礼,一边开了个玩笑。“你不会是也有什么麻烦要我帮着解决吧?”

    骆俊苦笑道:“将军明鉴,统还真是有事相求。”

    “是黄巾杀来了,还是刘备杀来了?应该不是刘备吧,我听说刘备去邺城了。”

    骆俊很惊讶。他也是刚刚收到消息,说刘备离开了兖州,这才导致兖州局势大坏,怎么孙策也知道得这么清楚?他立刻想到孙策有细作来往于兖豫之间,还有可能经过陈国,只是他一点也没察觉。

    “是黄巾。鲍信战死,兖州兵一败再败,青州黄巾长驱直入,黑山黄巾又深入东郡,一旦他们会师,随时可能威胁陈国。”

    “不会的,袁绍已经派长子袁谭赶赴兖州,很快就会组织起攻势。刘备也在其中。有他们在,黄巾很难保持眼前的势头。只不过对你们来说,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

    骆俊先是一喜,随即又忧心忡忡。他明白孙策的意思,袁绍派长子袁谭入主兖州,自然是为与孙策争夺中原做准备,陈国作为豫州北部前线,首当其冲,战祸难逃。

    “兵凶战危,自然是祸,哪有什么福可言。将军,请岸上说话。”

    孙策、郭嘉跟着骆俊上岸,来到树荫下,吴瓘、袁敏等人上前行礼。孙策一一还礼,又看着袁敏说道:“袁君可是扶乐袁氏族人?”

    “正是。”袁敏客客气气地拱手答应,礼貌而保持距离。

    孙策笑笑。扶乐袁氏是汝南袁氏分枝,实力也很雄厚,眼界自然不低。袁涣和蔡邕是表弟兄,原本是梁相,被他撤掉之后,袁涣不去平舆,直接回老家闭门读书去了。眼前这个袁敏也是一副世家子弟的模样,看起来着实让人发笑。

    很多人不知道这位袁敏,但是孙策知道。袁敏是袁涣的从弟,在仕途上没什么成绩可言,因为好水功官至河堤谒者,县令级的小官,与他扶乐陈家的身份很不相符,所以正史无传。他在青史留名是因为他传授过曹丕武艺,在《典论》里提了一笔,情况与邓展类似。但邓展有学问,注过《汉书》,袁敏虽是袁氏子弟,却无功可称。

    “听说袁君武艺不错,能否和我手下的勇士比试一下?”

    “多谢将军谬赞,但我对从军没什么兴趣。”袁敏笑容矜持。“我听说过将军的募兵令。不过我学武只为健体防身,并非与人厮打,所以不敢从命。”

    孙策咂咂嘴。“这话也对,我虽然不是君子,也不愿意强人所难。实话跟你说吧,我本来有意请你到军中做个教头,禄比中郎将,既然你没兴趣,那就算了,反正我军中也不缺武艺高强的勇士。”

    袁敏的脸抽了抽,觉得有点疼。禄比中郎将,那可是比二千石啊,仅次于将军,比他现在这个郡国主簿可强太多了。虽说是袁家子弟,可也不是所有的袁家子弟都有机会官居二千石的。他虽然后悔,只是话已经出了口,也不好改口,只能摆出一副我不在乎的高冷模样。

    就在袁敏后悔的时候,孙策又说道:“听说你好水功?”

    这一次,袁敏不敢再摆谱了,躬身施礼。“略知一二。”

    “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请将军指教。”

    “人不可一日无水,不管是行军作战,还是开荒垦农,都要依水而居。天下山川河流数不胜数,但真正能搞清楚的人却没一个。人人都仰慕大禹治水的功绩,却没有能以实际行动追思圣贤。你既然好水功,何不效大禹故事,步量天下,将大小河流一一记载在案,著成水经一部,开一代风气?”

    袁敏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孙策。他出自世家不假,但是他对寻章摘句没什么兴趣。他的兴趣是实业,水功就是其中一种,原因和孙策所说大致相符,只是没孙策说的这么高大上。写一部《水经》,将天下河流全部记录在案,想想都让人神往。这可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功绩啊。天下经籍千千万,哪有这样的经?能与这部书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禹贡》了。

    这是可以传诸后世的大事业,如果如写成,开宗立派、留名青史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再不济也能在《艺文志》里留下名字。比起那些经文注家,这可是实学,不管是行军作战还是开荒种地,甚至于游历天下,都是用得上的,就算是再来一次焚书令,这样的书也能传诸后世。

    袁敏越想越觉得诱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骆俊却啼笑皆非。孙策这是什么意思,非要把我这个主簿挖走是怎么的?这袁敏也真是,刚才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变了态度,也不嫌丢人。

    “将军,如今天下大乱,要丈量天下,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事在人为嘛。大禹治水也不过用了十三年,如今各种条件都比那时候好,袁君又正当壮年,我想应该用不了十三年吧。”孙策淡淡地说了一句,和骆俊并肩向前走,把袁敏一个人扔在那里。“骆相,袁谭若来,你是战是降?”

    骆俊没想到孙策这么直接,他想了想。“我是朝廷任命的陈相,只听朝廷的诏令,按朝廷的制度做事。”

    孙策没有再追问。骆俊虽然没有下判断,但他倾向袁绍还是很明显的,只是说得比较隐晦。既然如此,那就不能把他留在陈国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和袁绍暗通款曲,眉来眼去。

    蒋干适时的接过了话头,冷笑一声:“看来骆相对袁绍还没有死心。没事,将军有足够的耐心,相信你很会就会辨明朱紫。我们先说说辅汉大将军的事吧,这……怕是不太合朝廷制度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