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巡营

    辛毗一开始就说过,蒋奇持续攻击的目的就是不让孙策休息,消耗他的体力和箭矢,能否攻克孙策的阵地反而不是最主要的目的。现在伤亡虽然比预期的大不少,但基本目的还是达到了。袁谭就在十里之外,最多半个时辰就能赶到,拖住孙策就是胜利,如果让孙策跑了,这一夜的辛苦和付出就变得没有意义。

    功亏一篑绝不是蒋奇愿意看到的结果,辛毗的态度很严厉,却是为他着想。蒋奇非常感激。

    蒋奇翻身上马,命人击鼓。

    战鼓声一起,笼罩上战场上空的阴霾为之一空,将士们沮丧的心情也跟着振奋了一下。不少人抬起头看向中军,见中军旌旗招展,大纛也在移动,是大将巡营的征兆,立刻行动起来。校尉们下令击鼓回应中军,又喝令各曲重整队型,打起精神来,别在主将面前垂头丧气的。丢脸事小,丢命事大,主将巡营时看到衣甲不全、士气不振的士卒常常会杀人立威。

    虽然伤兵满营,折损不小,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士气还是有些恢复,至少阵型看起来整齐了不少。

    东汉末年征兵制已经不是主流,以募兵制为主,应募从军的人目标低的是穿衣吃饭,目标高的是为建功立业,不管是哪一类,立功受赏都是他们的主要目的,赏赐和杀戮是治军的不二法门。大将巡营并不是简单的走一走,看一看,而是兼行赏罚,鼓舞士气,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战事紧张时还会以重赏以激励士气。

    今天的战斗无疑很艰苦,悬以重赏的可能性极大,在此之前对受伤的将士予以赏赐也是必行手段。这时候不管是谁都不愿意错过机会。即使是受伤比较重,已经不能再战的士卒,只要还能站起来的都勉力挺起胸,摆出一副慷慨激昂、视死如归的威猛模样。如果主将看得满意,说不定会有重赏。

    人的精神有很强的感染性,明明知道大家都是硬撑的,可是看起来总比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好。片刻之间,全军士气大振,校尉、司马们大声命令部下立阵,军侯、屯长们也厉声喝骂,用最粗鲁的语言刺激部下,让他们行动起来。他们之中不少人是临阵提拔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立威。

    这时,后阵又传来阵阵香气,早餐准备好了。苦战半夜,大多数人都饥肠漉漉,能吃上一口热乎饭,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事。

    感受到全军士气的提振,蒋奇对辛毗更加感激。如果不是辛毗提醒,他几乎错过这个机会。名士就是名士,虽然不能提刀砍人,却能时刻保持清醒,查漏补阙。而征发民伕,提供后勤补给,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如果不是辛毗,他急切之间很难征发到这么多民伕,也无法及时准备早饭。

    蒋奇向辛毗拱手致意。辛毗欠身还礼,指了指后营方向,示意自己去准备早饭,待会儿就派人送到阵前,让将士们饱餐一顿,准备战斗。蒋奇很满意,带着亲卫,策马出营,先到阵前打得最辛苦的两个营巡视,鼓舞士气,同时查看前沿阵地,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他好奇不已。打了半夜,也没搞清楚孙策的阵势,现在终于可以一睹真容了。究竟是什么样的阵形,让他的部下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损失两千多人还无法前进一步。

    在亲卫的严密保护下,蒋奇来到阵前,远眺缓坡上的阵地。他很想靠得近一点,但亲卫将坚决不肯。孙策军中有神射手,能在一百二十步以外射杀对方将领,靠得太近很危险。

    蒋奇很遗憾,隔得这么远,一是看不太清楚,二是多少有些示弱,起不到展示勇气的应有作用。不过为安全着想,他也只能这么做。真要被对方神射手射杀,再有勇气也没用。

    虽然隔得远,蒋奇还是看到了山坡上的大纛,看到了大纛下的孙策。两个交战了半夜的对手第一次见面,虽然看不清面貌,却能感觉到对方的气势。

    蒋奇暗自心惊。他不仅看到了孙策挺拔的身影,更看到他身边严整的阵地。苦战一夜后,他需要巡营来提振士气,孙策却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他的阵地坚如磐石,将士们沉默而充满杀气,阵型很完整,看不出伤亡带来的影响。

    孙策的伤亡这么小?蒋奇心中狐疑,派人叫来参战的校尉张凯一问,才知道孙策的伤亡的确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反正他没看到几具尸体。张凯又拿来拿来一口刀,倒持递给蒋奇。

    “这是孙策亲卫营的战刀,到目前为止,仅发现七口。”

    蒋奇惊讶不已。战场上才发现七口刀,说明阵亡的人数真的有限,不会过百。他接过长刀,不由眼神微缩。这口刀装饰很普通,但刀身一看就不是普通战刀。他曲指轻弹,刀身发出龙吟般的轻鸣。

    “好刀。”

    张凯苦笑道:“不仅刀好、甲好,这些人还精得跟鬼一样,明明以屯为单位,但行动迅速,出手狠而不恋战。人数少了,拦不住他们。人数多了,又来不及调动。常常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得手撤退了。虽然每次伤亡只有十几二十人,积累下来伤亡依然可观,尤其是对士气影响很大,疑神疑鬼的,一有风吹草动就紧张万分。”

    蒋奇看看一脸郁闷的张凯,暗自心惊。如果张凯不是为自己屡攻不克找借口的话,那孙策的伤亡可能真的非常小,待会儿的战斗可能会比他预计的还要惨烈。第一次统领大军出征就遇到这样的对手,实在不是什么幸事。不期然间,他想起了去年南阳的那场战事。

    我会不会步徐荣后尘,成为孙策功劳簿上的又一个垫脚石?

    “将军小心。”张凯突然说道:“孙策有行动,可能会突袭将军。”

    蒋奇抬头看去,只见山坡上的孙策站了起来,正遥遥的指着他,大声说着什么,离得太远,听不清楚。他身后的传令兵摇动战旗,发出了进攻的命令,鼓手扬起了手臂,击响了战鼓,鼓声震耳欲聋,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沉默如山的士卒忽然齐声怒吼,正面三曲士卒如猛虎下山,迅速接近。

    蒋奇脸色大变,来不及多想,举手下令。

    “传我命令,击鼓迎敌,退后者,斩!乱阵者,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